Navigation

不要讓家庭暴力受害人再受傷害

最新一年家庭暴力和家庭事件個案數字:13745
庇護中心宿位:260
庇護中心入住率:97.1%
家庭危機支援中心宿位:40
家庭危機支援中心入住率:125.4%

過去數年的體恤安置數字:

2011-12 2103
2012-13 1863
2013-14 1661
2014-15 1340

我非常關注遭受家庭暴力人士的福祉,在過去的任期,我曾任處理家庭暴力及性暴力政策小組委員會主席,部份爭取工作可算是有些成果。庇護服務長期嚴重不足及爆滿,爭取後終見政府願意增加庇護中心宿位。此外,少數族裔家庭也可能有較高風險受暴力對待,相關支援服務的翻譯工作有所改善,能更好地支援這些家庭。

此外,我一直關注到家暴受害家庭的住屋需要,過去數年,社署有將有條件租約及體恤安置政策收緊,令有迫切住屋需要的婦女及兒童無法在經歷家暴風暴後有安居之所,事實上庇護中心的爆滿有部份原因是由於房屋問題致妃婦女滯留於中心裡。我一直爭取改善體恤安置等的房屋政策,以讓遭受家暴家庭可以走出困局。

阿欣和女兒遭受家庭暴力,當天報警求助及轉介社工提供協助。由於為家暴受害人提供的庇護中心服務爆滿,職員請她先找親友幫忙,惟因為憂心丈夫得知親友的住址,故不是一個好選擇。職員再請阿欣考慮入住露宿者之家,她不能接受這個安排,最後在公園及醫院急症室之間,她選擇了在急症室度過受傷害後的一個晚上。

我深信,沒有一位社工會希望見到有逼切需要的家暴受害人露宿街頭,今天無可避免地被逼拒絕服務。事實上這不是社工與服務使用者的矛盾,我們應指向政府政策的不足。如我們能夠重尋社工與服務使用者的連結,社工除了提供直接服務外,也是與服務使用者同坐一條船的夥伴,一同向政府爭取資源,相信定可改變現況。

摘自星島日報2015-02-13張超雄《家暴受害人苦無庇護》


促進婦女就業

根據統計處《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 2015年版》,反映職場上的男女不平等

 

經理及行政級人員 66.3% 33.7%
專業人員 63.7% 36.3%
文書支援人員 27.1% 72.9%
每月入息中位數 $15000 $11000

由上述數字可見男女的就業不平等,基層婦女所面對的問題更為嚴峻,包括凌散工、低收入、欠缺勞工保障等的情況。我倡議性別觀點主流化,改善婦女就業的情況。同時我們倡議最低工資一年一檢,長遠亦應參照其他先進地區,落實生活工資,以保障基層家庭的收入。


倡議照顧者津貼和支援

統計處《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 2015年版》

單親人士數目 17665人 64040人
料理家務者 16300人 632100人

不少婦女是家庭的照顧者,不論是兒童、長者、殘疾人士或長期病患者等,都需要婦女照顧。「女人頂起半邊天」不是空話,要照顧殘疾或有病患的家人,往往需要不少醫療知識,日做夜做,可算是半個專業人員!

社會整體老齡化對婦女衝擊也很大,隨著醫療技術的進步,長者、殘疾、長期病患等的人士的年齡將會越來越高,其身體機能的退化,對於照顧的需求也會越來越大。同時,作為照顧者的婦女,也面對自身體力下降,因照顧工作而勞損的情況。

照顧工作,在極瑞資本主義的香港,是不被認同為「有經濟價值」的工作,這對於婦女是一種嚴重的剝削,不論是實質收入和自身價值亦然。我認為推行照顧者津貼乃是必須,而且能同時賦予兩種意義,一為肯定照顧者的貢獻,二為實質上的收入補貼。

爭取多年,政府終願意透過關愛基金為護老者及殘疾人士照顧者提供照顧者津貼。可是這兩個津貼計劃條件苛刻,有嚴格的經濟審查及照顧要求等安排,而且受惠人數極少,每項津貼只有2000人受惠。我會繼續聯同婦女、長者、殘疾人士團體,倡議放寬資格及增加受惠人數,真正向照顧者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