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爭取標準工時立法

瑞銀的調查於去年三至四月在全球七十一個城市進行,搜集了十五個行業共六萬八千項數據,當中包括建築工人、護士、老師等。結果發現,全球每周平均工時約為三十六小時二十三分鐘,但香港僱員每周平均工時卻長達五十小時,高出三成八,高踞全球排行榜首位

根據標準工時委員會的住戶統計調查2014年本港僱員的工時情況

  1. 全港所有僱員(不包括留宿家庭傭工)(3142500人)在統計前七天總工時的平均數和中位數分別為43.5和44.0小時。不同行業僱員的工時情況有很大差異,每周工時中位數由40.0至54.0小時不等;教育程度較低(中三程度或以下)及較低技術職業5組別僱員的工時中位數相對較長,分別為48.0及45.0小時。
  2. 在所有僱員中,有25.2%(790700人)在統計前七天曾超時工作。7.3%(228300人)曾從事有補薪及/或補假(有償)的超時工作,涉及的有償超時工作時數的中位數為5.0小時;18.4%(578300人)曾從事沒有獲得工資或補假作償(無償)的超時工作6,涉及的無償超時工作時數的中位數亦為5.0小時。
  3. 標準工時委員會委託顧問進行的研究報告指全港有近七十二萬八千名打工仔每周工作逾五十一點五小時,飲食業僱員每周工時中位數更達五十四小時。
  4. 以8小時為每日標準工時的有韓國、日本、新加坡及加拿大、以40小時為每週標準工時的有韓國、日本、台灣、加拿大、美國、歐盟等。

根據標時委員會「工時政策方向諮詢文件」的調查指出,當僱員工時減少,他們會:

  • 63.7%選擇休息;
  • 51.9%享受家庭樂;
  • 42.7%發展個人興趣,例如運動、娛樂。

有標準工時,香港人有更多時間為自己,為家庭、為興趣等,人人更健康、家庭生活更美滿。政府及功能組別議員拖延標準工時立法的藉口,包括「香港是自由社會」、「有市場自由」、「標準工時議題好複雜」,「要尋找社會共識」等等。這些人口中的自由,只是「老闆的自由」,而按照他們的說法,「弱肉強食嘅原始森林就最自由」。


勞工不是商品

在資本主義下,勞動力無可避免地包含商品元素,其供求和價格受市場邏輯規範。不過,勞動力跟其他商品不同,勞動力和勞工不可分割。勞工有思想、有感情,是有血有肉的道德主體,將勞動力和勞工當作純商品看待,無論在倫理上抑或分析上,都是錯誤。

 市場邏輯絕不可凌駕人性價值。勞工政策必須以人為本,確保每人都可享有體面勞動的權利,包括充分的就業機會、工人的民主參與、公平的薪酬待遇,以及安全和健康的工作環境。

 工人的結社自由和集體談判權,是維護勞動尊嚴、伸張社會公義,以及在工作領域實踐民主的重要環節。對等的勞資關係,亦有助提高企業的生產力,促進經濟穩定發展。

  •  增加五天有薪勞工假期,將星期日以外的所有公眾假期納入為法定假日。
  •  爭取七天全薪侍產假,並增設有薪家事和培訓假期。
  •  立即提高最低工資至時薪40元,以後每年根據工人和家庭的生活需要,調整最低工資水平。
  •  廢除可以強積金僱主供款支付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的規定。
  •  容許僱員可選擇將強積金供款存放在外匯基金,回報率跟財政儲備回報掛鈎。
  •  研究為低收入及非在職配偶提供強積金補助供款。
  •  立法禁止在就業方面的年齡、宗教和性傾向歧視,包括落實同值同酬原則。
  •  立法禁止不公平解僱,規定僱主必須有正當理由才可解僱工人。
  •  加強對零散工人的保障,包括取消「4-18」規定,並立法規定零散工人可享有不低於全職工人的待遇。
  •  確立集體談判制度,促進勞資平等對話,並確保公營部門工人同樣享有組織工會和集體談判權利。
  •  停止將政府服務外判,將有長期需要的合約職位轉為常設編制,並因應社會服務的需求,增聘公營部門和資助機構人手。
  •  加強職業教育和培訓,包括鼓勵企業為員工提供在職培訓,藉此提升工人的潛能,增加晉升機會。
  •  協助解決不同群體(如家庭照顧者、長者、殘疾人士、少數族裔、低學歷人士等)在就業方面面對的困難和特殊需要,包括增加托兒服務、實行配額制度、改良學徒訓練計劃等。
  •  由勞資雙方參與制定職業安全和健康守則,並加強工人代表參與職業安全管理的角色。
  •  定期更新職業病類別,設立中央僱員補償基金,並加強工傷復康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