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殘疾權利需要被正視

殘疾人士:約 66 萬
殘疾人士是最多人的弱勢社群

我們一直關注殘疾社群的狀況和處境。同為平等的社會公民,我們相信只要消除制度及社會上的障礙,重視殘疾朋友的聲音,無論是職場、政治,還是文化等層面也可以讓他們發揮能力、大展所長。

如果大家能夠跳出「少數」及「弱勢」的框架,其實社會每個人也有機會面對殘疾,如疾病、意外、年老等,大家其實只是「暫時健全」的人,未來的高齡化社會下,其實也會是殘疾化的社會,為「少數」的政策,其實是為所有人平權的政策。若大家不以憐憫和驚慌的角度看待不同需要人士,少一點歧視的態度,多一點的平等信念,尊重和欣賞殘疾人士的強處,已可一點一滴改變社會。

摘自星島日報2015-06-12張超雄《香港殘疾權利大落後》


殘疾人士貧窮和就業

殘疾社群面對的貧窮問題遠比整體社會嚴重。造成殘疾貧窮的成因包括教育和就業困難、制度性的歧視和障礙、照顧者支援和社會保障等的種種政策問題。

貧窮率(政策介入前) 貧窮率(政策介入後)
殘疾人士 45% 29%
整體社會 20% 15%

不少殘疾人士雖有能力,卻苦無工作機會。我們一直倡議立法殘疾人士就業配額指標,規定100僱員以上的公司聘請一定比例殘疾人士,以增加他們的就業機會。在未立法前,我們要求政府及資助公營機構增聘殘疾人士,作為私人市場的榜樣。


住屋和無障礙

我們持續關注殘疾朋友的住屋需要,因此倡議在公屋輪候機制為殘疾人士設立類似長者的專隊,或為殘疾人士家庭輪候公屋加分。同時,我們過去一直幫助有急切需要的個案爭取體恤安置。

此外,我們也關注無障礙設施和交通的情況。現時的無障礙公共交通有所不足,不少殘疾人士依賴復康巴士出行,可惜復康巴士嚴重不足。

資助復康巴士數目:147
過去5年每年平均拒絕預約服務數字:13000

我們一直倡議引入及普及化無障礙的士及無障礙小巴,並先在地點偏遠的醫院試行可接載輪椅人士的小巴,過往有些進展,我會持續跟進。我們也一直關注無障礙設施的改善,聯同殘疾人士團體,發掘多個「無障礙黑點」,並要求政府逐一改善並檢討法例,以與設施要求與時並進。

住劏房慘,殘疾人士住劏房,更慘。

劏房環境惡劣、租金昂貴、危機四伏,基層的住屋情況相當惡劣,而殘疾人士居於劏房的情況更是令人悲痛。我探訪一位居於土瓜灣的聽障女士,與七歲侄子同住一間數十呎的板間房。聽障不但令她難與鄰居溝通,不時發生衝突,更曾試過在住所發生火警時因聽不到警鐘,鄰居拍門也不知,險被燒死,幸有侄兒提醒逃生。

摘自星島日報2014-05-09張超雄《殘疾人士的住屋困境》


長期照顧和公共信託

輪候各項長期照顧服務的殘疾人士數字:11170
輪候嚴重智障人士宿位:15年
輪候中度智障人士宿位:15年
輪候嚴重肢體傷殘人士宿舍:18年
過去十多年政府承諾增加宿位最後走數的情況:3300

長期照顧服務嚴重不足,殘疾家庭經年累月輪候。苦無支援下,過去發生多宗慘案。譬如智障子女在家中伴著離世父母、發生意外、自殺等的情況,實令人極為心痛。加上,香港以院舍主導的模式,實是與國際社會提倡的社區照顧背道而馳。我們倡議大幅增加長期照顧服務,並以社區照顧為主,並設定最高輪候時間,以讓殘疾家庭有所預算。

此外,過去我們一直與關心智障人士的團體,倡議為智障人士設立公共信託制度,以保障他們在父母離世後的財產安排。經過多年倡議,終見政府有稍作回應,未來我們會持續爭取!

「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為人父母者,即使兒女早已長大成人,都難免會擔憂他們的未來生活。對於一群智力障礙人士的父母而言,需要考慮的問題更是長遠。智障人士父母現正面對的一大課題,正是如何確保智力障礙子女長遠享有具質素的生活,包括擁有自主生活選擇及解決長遠照顧需要。

摘自星島日報2015-11-13張超雄《給智障孩子們的禮物——特殊需要信託》


其他政策主張:

  • 殘疾觀點主流化及落實《殘疾人權利公約》,要求各政府部門在制訂政策時必須考慮殘疾人士觀點及需要
  • 要求修訂《殘疾歧視條例》,引入合理便利的概念於法例中,以更全面保障殘疾人士的權利
  • 全面改革傷殘津貼制度,及容許殘疾人士個人申請綜援,以全面應對殘疾社群需要及處理貧窮問題
  • 爭取放寬殘疾人士照顧者津貼資格及常規化政策,增加受惠人數,肯定照顧者貢獻
  • 要求制定新一份殘疾人士政策規劃,及全面諮詢殘疾人士組織,由下而上制定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