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社區和土地應屬於人民

香港近年的發展傾斜於財經金融,社區和土地變成了炒賣賺錢的工具,粗暴破壞農地的收地行為、出售公屋商場、不斷加租趕走小商戶、市區重建往往成為豪宅,這些種種都是在破壞人和社區的有機連結,我們要重塑一個真正可持續的發展方式,反思過度消費及發展的方向。

城市發展的權利和利益由全民共享,因此政府必須有積極角色,不能任由市場主導。政府要確保少數的權益不會因為城市發展而被犧牲,也要帶頭以可持續的城市發展模式,推動香港整體的經濟和社會發展。


本土農業的發展

我們主張改革鄉郊發展政策,嚴格保護生態環境免受土地利益所破壞,並以生態和社區友善的綠色產業為鄉郊發展的基礎;訂定發展可持續農業、畜牧及漁業政策及措施;採取措施保存農地作為耕種用途,嚴格禁絕非法使用農地作為棄置汽車場或建築廢料傾倒場等用途。

我過去一直關注新界東北發展對本地農夫的影響,與居民同行,希望在招標、短期租約等的方式下,讓個別居民繼續務農。我深信,人與土地的連結,是可以有真正的本土實踐。

為黎先生一直按租約交租,在這片土地上已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地耕耘十多年,他只希望能多耕兩、三年,完成供養幼子讀書的責任。為甚麼一定要把勤奮的農夫逼走?為甚麼要把僅有的農地變成香港人買不起的低密度豪宅。這還是你和我認識的香港嗎?

摘自星島日報2014-03-14張超雄《大塊田黎先生的哀歌》


領展霸權要終結

當年領匯招股價每股$10

今天領展每股$50

當年政府出售公屋相關物業予領匯:340億

2015年領展基金單位總值:1100億

近年領展再變賣「不賺錢」的物業及資產:67億

領展發達方程式

  1. 無端端裝修
  2. 加租趕走小商戶
  3. 引入財團連鎖店
  4. 日用品及街市/食肆加價
  5. 行動不便老弱傷殘沒有選擇
  6. 居民受苦

解決方法:減少壟斷、居民自主,分期回購領展、興建公眾街市及發展社區墟市

領展所以成為問題,是基於其壟斷民生,如果能增加市民的選擇,亦能紓緩問題,所以回購以外,政府亦應盡快於各區增建公眾街市,政府提供的街市,能有效控制租金,讓小商戶有更多空間提供廉價貨品。

摘自星島日報2016-06-10張超雄《對抗領展壟斷 政府責無旁貸》

推動社區經濟

我們認為政府應投入資源,推動社區經濟,創造金融地產以外的經濟與就業空間。隨著近年以非盈利為目標的社會企業相應發展,而以社區為基礎的經濟模式如社區貨幣、共同購買及貨品與服務的自由交換,以至重訂小販發牌政策等運動亦相繼萌生,更值得當局重視及推動。社區經濟及墟市等的經濟模式,讓我們看見社區更多的可能性,人文關懷的連結,也是作為協助基層市民脫貧的一個好方法。

街市對於一個社區的意義,絕非只是一個販售食材、日用品的場所而已,它還是一個讓人與人互相交流,充滿人情味的公共空間,讓社區產生凝聚力。但是當街市變成地產項目,一切只以利潤最大化為先,我們所失去的,將會是一些超越金錢價值的生活質素,再也難以復回。

摘自星島日報2016-02-12張超雄《當街市變成地產項目時》

重建與保育

舊區老區,往往充滿人情和社區關係,現時香港的市區重建只集中於建築的重建,而無視社區的重建,每次殺區後只剩下一式一樣的新式建築物。我們深信,社區是充滿社會資本的,重建及保育,實應著重公義、民主、和人權的原則,並發展社區的互助力量。

我們倡議全面引入社會影響評估 (Social Impact Assessment)於重建項目當中,以全面考慮重建對個人、社區或社會的影響,在生活質素、社會能力建設和充權、社會參與等層面作出評估,並應以最大力量保存珍貴的社會資本。

衙前圍村的住戶商戶皆屬基層,不少理髮檔、小型手工業、二手地攤等皆依圍村的空間而有,附近亦為公屋區。現時市建局的重建方案正是保育公園上建兩座超過三十層的私人樓宇,此舉無疑讓衙前圍村的發展促使黃大仙地區仕紳化,例如加高地租及物價,亦可能引入大型連鎖店鋪,使其他小本經營商戶無法與之競爭,加速區內基層社區的消亡。

摘自星島日報2015-08-14張超雄《從衙前圍村看本港保育問題》


公營街市管理

大圍街市安裝空調系統

大圍街市一直沒有空調系統,商販多年深受高溫困擾,我聯同商販於收集逾85%的商戶簽名支持安裝空調。經多次與政府部門商討,食環署同意安裝空調的建議,並正進行技術研究,在安裝空調之前,食環署在本辦事處多次促請下,安裝多部冷風機及作全面清潔,改善通風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