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師奶變成了巨人


    《明報.世紀.給女兒的信》 2010年2月3日   張超雄
     
    盈盈:

    當師奶變成了巨人

    18歲,有書讀了!

    對!政府終於改變初衷,撤銷18歲的年齡上限,智障和其他有特殊需要的孩子不再受限,只要有合理原因,便可延長學習年期,直至完成高中階段。

    這是一個由悲轉喜的故事,這是一個由家長力量成就的非凡故事。這個故事,得從去年夏天開始說起。

    這個夏天特別炎熱,豬流感肆虐,令學校提早停課。然而,像你一樣的智障孩子別無選擇,走上街頭。政府要將18歲的智障孩子攆出校園,想讀書的孩子,只能等候餘額吸納。其實,這不是什麼新鮮事,政府為智障孩子劃下18歲的界線,始於05年,只是智障孩子從來都是社會最邊緣一群,家長們也習慣了默默承受。眼看離校的孩子無法完成學業,又無成人服務銜接,被迫呆坐家中,身為爸媽的,除了痛心,還可怎樣?更多孩子為趕及接受成人服務,未畢業便得匆匆離校。

    普天之下,人人平等,但智障孩子彷彿是個例外。

    閱讀更多

  • 香港家書–上學去!


    盈盈:

    今年夏天,真是發生了很多事,你和我都過了一個不平凡的暑假。幾個月以來,我們爭取讓智障學生不受18歲的限制而可以升讀新高中運動,經歷了四次的立法會討論、多次在狂風大雨或攝氏三十多度驕陽似火下的街頭行動,要去的地方都去了,要表達的渠道都用盡了。結果教育當局紋風不動,寸步不讓。最後,我們唯一的寄望:司法覆核,可惜事與願違,我們敗訴,結果令幾十名智障孩子失學。在萬般不情願下,在遮打花園舉行了最後一課。很多家長和我一樣,悲憤過後,我們很快便要收拾心情,各自繼續為子女找尋出路。

    看見佛教普光學校何巧嬋校長堅定的立場,表明要一個也不能少,對於撥款不足,辦學團體香港正覺蓮社願意一力承擔。我心裡感到安慰,亦由衷地敬佩普光上下員工。媽媽亦告訴我,學校承諾會作出妥善安排,無論官司結果如何,你應可跟以往一樣上學。可是,在開學前一天,社工來電,很官式的向我宣讀了學校的決定──由於只有一個餘額,卻有三個18歲的智障孩子申請讀書,結果另外一名孩子被選上,沒有你的份兒。但因為你沒有成人服務銜接,學校會以「支援生」的特別安排來容許你繼續留校。因為開學很忙,所以請你 九月一日 不要返學。詳細安排要在下星期再與爸爸媽媽商量。

    我聽了很失望。為甚麼?明天見開學的第一天,當所有同學興高采烈返學時,你卻要呆在家中?於是爸媽立即找校長理論,我向校長解釋,對於孩子,能與所有同學一同開學,及參加開學禮的儀式,是有特別象徵意義的。校長被感動了,改變初衷,願意讓你及其餘兩位同學在九月一日返學。

    你高高興興的上學了!可惜一入學校門口,過不了探熱的一關。你的體溫高了半度,結果只能在媽媽陪伴下於會議室坐了半天。進不了課室。不過學校也很周到,校長連同主任及社工,特意來為你進行了一個個人「開學禮」。告訴你當天是開學的日子。但因你中午吃得不好,媽媽很快便送你回家。

    第二天上學,今次體溫過關了。進入了課室,媽媽發覺有點不對勁。課室沒有你返學放學用的點名卡,也沒有為你準備個人毛巾及水樽等,總之課室應有一些同學個人的標記,其他同學有,獨是沒有你的份兒。

    中午時社工再次向媽媽宣佈,學校昨晚再收到教育局來信,多了一個餘額,但必須三選二,在幾項原則下,你仍未被選中,所以你仍是「支援生」,其中條件是家長必須全日提供一位成年人照顧你、未必有校巴服務、治療服務、也可能沒有成績表或其他文件。仔細安排則有待商議。我們對於這樣的處理很有意見,於是再度與校長商討。

    校長清楚表示學校的立場是認為三選三,即不應有同學落空。但教育局一定要學校三選二,因為你比另一位同學早了兩個月讀書,以及家庭支援能力較強,所以只能當作支援生。學校從未試過超收,今年開11班,每班8人。現在連你是89人。其中有16個非口腔進食,工作量極繁重。因此只能以支援生形式協助你。我們希望校方給予你正式學生身份及一致對待。既然校方立場是三選三,就應貫徹此精神,不應當你是88+1的額外支援生,而是全校89個學生之一。可惜學校不同意。

    學校現在的處理,使我們覺得盈盈變成學校的負擔。我們與學校多年的感情,似乎抵禦不了政府不公義的政策。

    我衷心希望政府省悟:教育不是負累,智障孩子需要較長的時間去學習,難道他們不明白?

    盈盈,無論往後怎樣,爸爸媽媽必定會一生一世陪伴著你,用盡我們的力量,為你爭取最好的安排。這個暑假,我們就當是一起上了一堂通識課吧!

    最疼你的爸爸

     

    香港電台《香港家書》 2009年9月5日  張超雄

  • 孩子,我惦掛著明天


    《明報.世紀.給女兒的信》 2009年8月30日    張超雄

    盈盈:

    當你看到我的眼藏有淚光,你便知道,我們的司法覆核敗訴了。百多個智障孩子和你一樣,要競逐特殊學校可以留給18歲孩子的剩餘學額。就在這場零和遊戲間,原來溫暖的學校,頓時變得冷酷,校長被迫對孩子鐵下心腸。

    這算是什麼教育?這是一個什麼社會?

    今個暑假,我和你都參與了這場轟烈的運動,有了一次深刻的體會。你常常發覺爸爸不見了,其實爸爸與很多都育有智障孩子的爸媽在一起,討論各項爭取行動的細節。自5月起,我們便沒有停下來,然後成就了一個又一個非凡故事。令人難以想像的是,我們每個行動總能動員上百位爸媽和孩子參與,正如你每次都參與其中,向社會上奇異的目光,展示智障孩子的堅毅和堅持。

    閱讀更多

  • 沒有將來 但有希望


    《明報.世紀.給女兒的信》 2009年1月13日   張超雄

     盈盈:

    相信你也感覺到,近日學校的氣氛似乎有點沉重。雖然日常運作依然,但因為你兩位多年的好同學最近都離開了,永永遠遠的離開了我們,很多老師、教職員和家長口中沒說,心裡卻很是難過。雖然對於很多殘障孩子的父母親,死亡從來都是如影隨形,但當死亡降臨的一剎那,感覺仍是多麼的震撼、百般的無奈。

    這半年來,小恩的病情反覆不定,曾經在死亡邊緣掙扎徘徊,但每次總能很好的恢復過來,回到了爸媽的身邊,誰會料到今次會是個例外?家人這些日子如坐過山車的複雜心情,如今終於得到釋放,但若然事情可以重頭再來,我相信他們仍會無悔有這麼一個女兒,因為小恩帶給他們的,是團結一家人的力量,是別人無可比擬的親密關係。

    閱讀更多

  • 我和你的一切,不言而喻


    《明報.世紀.給女兒的信》 2008年12月2日   張超雄

    盈盈:

    從沒想過會用這種方法和你溝通,因為我和你的一切,都是不言而喻,無聲勝有聲。但寫這封信,讓我更加珍惜和你相處的日子。回望過去,更覺現在的一切得來不易,因為沒人能夠保證將來會是怎樣。這樣的心情,相信每一個殘障孩子的父母親也能理解。孩子不論傷健,始終都是父母眼中的寶貝。

    若你問我有沒有一刻嫌棄你那嚴重弱智的身軀,是的,18年前你來到世上,我和你媽媽也曾經反覆的問自己,上天為何賜予我一個這樣的女兒?選中的為何偏偏是我?像這樣的問題,當然是永遠沒能找到答案。

    閱讀更多

  • 我和你的一切,不言而喻


    《明報》02/12/2008

    世紀. 給女兒的信

    文╱ 張超雄

    編按:前立法會社福界議員張超雄有一個嚴重弱智的女兒,盈盈。今次他將定期為世紀版撰寫「給女兒的信」系列,與盈盈對話。

    盈盈:

    從沒想過會用這種方法和你溝通,因為我和你的一切,都是不言而喻,無聲勝有聲。但寫這封信,讓我更加珍惜和你相處的日子。回望過去,更覺現在的一切得來不易,因為沒人能夠保證將來會是怎樣。

    這樣的心情,相信每一個殘障孩子的父母親也能理解。孩子不論傷健,始終都是父母眼中的寶貝。

    若你問我有沒有一刻嫌棄你那嚴重弱智的身軀,是的,18 年前你來到世上,我和你媽媽也曾經反覆地問自己,上天為何賜予我一個這樣的女兒?選中的為何偏偏是我?像這樣的問題,當然是永遠沒能找到答案。

    無論怎樣,日子總得要過。我們很快便從茫然中走過來,開始憂心如何照料常常出入醫院的你,亦同時嘗試打開心窗,認真看看自己的女兒。縱然你從不能跟我說上一句簡單話,以言語表達簡單的情感,但你的那雙大眼,一直以來就是我們最好的溝通橋樑。微妙而深刻的眼神交流,勝過別人的千言萬語,讓我感到彼此的親近和默契。

    自小你便喜歡看電視。雖然我們永遠無法得知你能看懂的節目會是多少,我卻敢說你是最有要求、也最忠實的觀眾。遇上喜歡的節目,可以一看再看,家裏數以百計的錄影帶和VCD╱DVD,也是為你而設;但只要是不喜歡的,你連一秒也不能忍耐,懶理誰在看得津津樂道。為了表達不滿,要麼使勁地拍打自己頭顱,要麼在別人的臂膀上的咬牙切齒,家人都給你弄得遍體鱗傷。

    我最知道你的心意,多能替你選中合心的影碟,但總有時候即使千挑萬選,也找不上你心儀的,令你感到不快樂。你不快樂,我會讓你盡情發怒;你有要求,我會讓你盡量表達,為的只是讓不能言語的你,也像普通人一樣,有選擇的權利。 閱讀更多

  • 盈盈令我做的事


     明報專訪:盈盈令我做的事
    2008年11月24日上午5:48公開累積瀏覽 8 1

    編按:張超雄可說是最具人性化形象的政客。下周始,他將於世紀版撰寫專欄「給女兒的信」系列——她的大女兒,嚴重弱智、身患多種疾病,同時擁有天真的心。今天先由他談談,這位女兒,如何賦予他半生工作使命。

    關於張超雄,我們知道的,可能是:他在九月的立法會選舉中競選連任議員失敗、一個文質彬彬的社工、過去四年任內他如何為弱勢社群爭取權益。較鮮為人知的是,他同時是一個好爸爸,一個每天替智障女兒刷牙的好爸爸。他將會以爸爸的身分,用家書的形式,跟我們分享他和子女的相處,以及他關懷弱勢社群的心。

    二○○四年,張超雄參加立法會功能界別選舉勝出,代表社會福利界,任內四年,曾經為不少弱勢社群如傷殘人士、婦女等向政府爭取權益。今年,他改為代表公民黨參與新界西地區直選,惟以四千票的微差敗給對手, 「知名度、人氣、於地區的曝光率、選民的感情和候選人的理念都是地區直選勝負的因素。而今屆的投票率偏低,選民的感情因素是關鍵,我在新界西缺乏地區工作的經驗,這些都是我這次失敗的原因。」可是他推動社會前進的心,卻並未因為失掉議會的工作而冷卻下來。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