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優化融合教育師訓政策


    星島日報 2014-01-10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優化融合教育師訓政策

    筆者讀書年代的書友們,久不久便來個類似總結:某某老師的一句話,令我啟發良多,沒她便沒有今日的我!老師對於學生的重要性,並不是純粹知識傳授,那些生命感動生命、智慧啟發思想的故事,筆者聽得多。緊扣的師生關係,不敢說這年代已鮮見,只是經歷教改洗刷後,師生增進了解的時間,難免給繁瑣的行政工作抹走。

    教育局回應慢數拍

    十六年前,香港把推崇平等、權利、反歧視等絕好理念的融合教育引入社會、帶進校園時,教師們也是擔心負擔大、行政工作過多,難有餘力照顧有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生的學習差異。

    今天,教師面對的困局沒多大改變,這個不得不怪教育局回應政策,總是慢數拍。早於九五年,《康復政策及服務白皮書》已提出要為主流學校的教師做好培訓準備,包括在教師培訓課程中加入特殊教育的元素;○七年,即融合教育政策推出的九年後,才有院校在教師學位課程中,加入與融合教育相關的內容供選修。同年,教育局找了教院開辦「融合教育的教師專業發展架構」課程,為現職主流學校的教師提供分別三十小時基礎課程、九十小時高級課程,以及六十小時專題課程。換句話說,在上述「分水嶺」前,主流學校教師接受過特殊教育需要訓練的,少之又少。就算有了培訓課程,也不見得困局紓緩了。

    根據教育局最新數字,至去年七月止,即經歷五年培訓周期後,全港有四成一公營小學和一成七公營中學的教師,接受過三十小時或以上培訓課程;另九成九小學和八成四中學已有一成以上教師接受培訓。當教育局沾沾自喜宣布成功達標(每所學校至少有一成教師完成三十小時的基礎課程),並承諾會開展另一個五年培訓周期之際,卻沒理會一成相對全校教師數目來說只屬少數的事實!更糟的是,這五年間,教育局從未把前綫教師對課程內容和運作上的「意見」當成一回事。

    提高教師培訓比例

    筆者多次在教育研討會上,聽聞老師們大吐苦水,不是工作太忙難以抽身報讀課程,就是抱怨要三十小時內學懂如何應對八類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根本是水過鴨背;尤其當回到課室同時,要面對十多個不同類別的SEN學生時,那些皮毛「認識」,難以學以致用。

    許多研究已說明,教師是融合教育的成敗關鍵。然而,莫說目前的培訓課程不足以讓教師應付所需,就連學校對SEN學生的認知與態度,十多年來幾乎也沒太大轉變。

    由我出任主席的立法會融合教育小組委員會,曾多次邀請教育局官員聽取各方意見,無奈官員的回覆總是千篇一律。究竟融合教育之目的為何?教育,又是為了誰?還望當局深思。

    當務之急,學校可考慮為完成培訓課程的教師提供晉升機會;而教育局該全面提高教師培訓比例與要求,並把特殊教育訓練列為大專教師培訓的必修課程,另可為學校提供「到校訓練課程」等,以優化現行的師訓政策。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

  • 學習困難中一生 校內危坐獲救


    陳校長表示,事發昨早約9 時,該男生在2 樓課室上課,其間突情緒激動,高聲講粗口,又用塗改液塗污桌椅,班主任連聲勸喻無效,男生更一怒之下稱往洗手間,未待教師同意便步出課室,危坐在走廊欄杆上,班主任見狀不斷勸導男生,副校長與社工聞訊趕至加入勸導,終勸服男生返回地面,為保安全,校方召喚救護車將男生送院檢查,並通知家長到校陪同兒子送院。

    張超雄:「主流中學」教師倍感吃力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佛教志蓮中學與炮台山的循道衛理學校,主要接收有學習困難的學生,有各類特殊學習障礙的學生佔近九成,但兩校同被教育局列為「主流中學」,人手編制、資源均與其他學校無異,令這些學校難以安排人手針對地照顧每個學生,既令前線教師倍感吃力,也令學生無法有效學習。

    撮要來源:
    明報 2013-11-27 A12 | 港聞 學習困難中一生 校內危坐獲救

  • 小學教師涉體罰學生被捕 無停職受查議員質疑不妥


      去年曾獲「最關愛教職員團隊」大獎的藍田循道衞理小學(見圖),輔導教師涉嫌體罰學生。該校家長曾女士的九歲兒子患有讀寫障礙及過度活躍症,四月底她接兒子放學時,發覺他左手發燙,送院求醫發現身體多處骨折及瘀傷,須留院四日。翌日她向警方報案,兒子稱自己弄髒學校廁所,被罰清潔廁所期間,懷疑被老師體罰。

    學生身體多處骨折

      警方證實,經調查後在四月以涉嫌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為由,拘捕一名四十四歲李姓男子,他獲准保釋候查,須在十一月中返警署報到;案件由觀塘警區刑事調查隊第七隊跟進。曾女士接受電視台訪問指,不滿教育局以校本管理為由,把事件交給校方處理,質疑有所包庇。

      校長陳翠珍接受本報查詢,證實涉事教師已停止訓導及行政工作,但迄今仍在校任教,而涉事學生則已復課,「我相信教師負責任,放心他繼續任教,但為保護學生,已安排涉事師生在不同樓層,平日沒有見面機會;家長是得悉安排的,而學生近來表現亦如常。」她以警方調查為由不透露事件詳情,但強調屬個別個案。

      立法會融合教育小組委員會主席張超雄質疑,校方容許涉事教師繼續在校任教有不妥,「警方已調查及拘捕涉事教師,繼續讓他留在學校任教是不適當,而教育局亦無作出規範,令學校無權要求教師停職,處理無所適從。」他促請當局從政策堵塞漏洞,確保涉及欺凌個案的教師在受查期間停職,保障學生安全。

    教局關注事件進展

      《教育規則》指明教員不得向學生施行體罰,教育局的《學校行政手冊》亦列明,學校處理屬刑事性質的教師行為不當個案時,須「考慮在必要時暫停有關教師的正常職務」。教育局回應指,四月知悉事件後,已即時聯絡學校跟進,學校已啟動危機處理程序,為有關學生輔導,局方會繼續密切關注事件的進展,提供適切支援。至於教師的註冊資格,則待個案完結後檢討。

    撮要來源:
    星島日報 2013-10-30 F01 | 星島教育 小學教師涉體罰學生被捕 無停職受查議員質疑不妥

  • 吳克儉:要求真鐸兩月內完成處理


      多名真鐸學校學生及家長,前日就該校有教師涉嫌與學生有不必要身體接觸一事會見教育局代表。

      吳克儉指出,現時會先由真鐸學校校董會決定如何處理涉案的人士,局方再於兩個月後檢視校方的決定,才決定下一步行動。教育局指,該校已向有關教師發書面警告,指該教師不能再犯,否則即時解僱。而一直跟進有關事件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日前要求校方立即將涉案的教師停職,

    撮要來源:
    晴報 2013-10-21 P18 | 新聞 吳克儉:要求真鐸兩月內完成處理

  • 吳克儉擬派專人入真鐸校董會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表示,諮詢法律意見後,已將事件交由警方跟進,會考慮委派專業人士進入校董會,不過現階段會按既定程序處理,先由真鐸學校的校董會跟進,局方再作最後安排和檢視。教育局昨回應稱,局方一直十分關注事件,而學校已根據《資助則例》向教師發出書面警告,要求教師不能再犯,否則會即時解僱。

    張超雄感失望和遺憾

    真鐸學校昨亦發聲明,稱已向兩名涉事教師發出書面和口頭警告,兩人已經致歉,校方亦向全校家長發出通告邀請出席溝通會,並邀請平等機會委員會培訓全體教師。
    張超雄昨聯同大約30名「真鐸學生權益關注組」的代表,與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鄧發源會面,討論事件。張超雄在會後批評局方,未能以學生的利益和監察學校的角色處理事件,感到極度失望和遺憾,認為當局在處理被欺凌學生的投訴事件上不應抱中立態度,而要有「黑與白」的判斷。

    曾說「弱智都好過你」

    受害學生陳婉婷較早前遭教師指摘「弱智都好過你」,局方裁定投訴成立。她表示,自己有聽障,但不希望被欺凌,期望老師視他們為正常人。她又稱,有關教師事後態度無改善,並以輕浮態度跟學生說,「不滿意的可以投訴」,令她感難受。

    張超雄認為,當局應按照《教育規例》執法,有關教師應該停職,並派代表加入真鐸學校的校董會監察運作,避免欺凌事件再發生,又謂關注組正計劃前往申訴專員公署投訴教育局,並會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提出討論今次事件。

    撮要來源:
    成報 2013-10-20 A07 | 港聞 吳克儉擬派專人入真鐸校董會

  • 議員促落實智障生支援


    本港融合教育涵蓋八類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SEN),分別為聽障、視障,肢體傷殘、自閉症但智力正常、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語障、特殊學習障礙及輕度智障的學生。其中「輕度智障」的劃分標準為智商在50至70之間的學童,智商在49或以下的學童為中度至嚴重智障,屬於精神問題學生且不屬於融合教育涵蓋的範圍。除智障外,精神問題還包括抑鬱、思覺失調等精神疾病。根據醫管局的記錄,2012/13年度共有1.7萬18歲以下學生接受醫管局精神科服務,其中約六成屬於融合教育涵蓋的SEN學生,另有約三成為非融合教育下的SEN學生。

    醫管局代表表示,精神問題如思覺失調等與SEN學生的差別在於,SEN學生的情緒及行為問題屬於漸進式,而精神問題通常為「時好時壞」,難以把握。教育局的數據顯示,本港共有約160位精神問題學生就讀於主流學校。議員張超雄質疑,雖然教育局與醫管局轄下7個「思覺失調」服務中心合作,轉介學校出現的相關個案,但教師沒充足的知識及支援以識別精神問題學生。「即使轉介治療,因為他們不屬於融合生,治療結束後返回學校依然缺乏支援適應主流學校生活。」
    前校長批家長無選擇權

    曾任職校長的梁耀忠議員質疑,精神問題學生是否適合入讀主流學校。「精神問題學生一旦出現問題,整班同學都不能繼續上課。」他認為精神問題學生要融入主流學校,需要增加人手進行分組教學。「因為差異巨大,有些輕度智障學生希望轉介特殊學校,但家長卻沒有選擇權。」
    教育局副局長楊潤雄回應,此類情況下,局方會與家長溝通,再做特殊處理。「在尊重家長意見的同時,局方在做特殊安排的時候也要考慮現時特殊學校的承受能力,如果完全放開,則可能有約160名學生要求轉讀特殊學校。」

    至於精神問題學生是否應該列入融合教育範圍內,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認為,如果不將精神問題學生列入融合教育範圍,則政府需建立另一套系統支援相關學生。「教師除了要有相關培訓,還需要有方便及時的信息,及時判斷有需要的學生,同時獲得針對性的培訓。」

    撮要來源:
    大公報 2013-10-04 B17 | 教育 議員促落實智障生支援

  • 曾芷君入中大苦無點字書殘障生欠支援難踏成功路


    融合教育成效「災難性」

    但是,即使有電子書,亦不代表能解決到其他不需要電子書的學障問題。要討論其他的學障問題,就要由融合教育說起,而曾芷君正正就是融合教育下的成功例子。根據教育局的資料顯示,1997 年9 月,香港政府表示要配合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的提倡,推行「全校參與」模式的融合教育,目的是提升本港融合教育的質素。

    而文件定義了「殘疾人士」八個類別,包括身體活動能力受限制、視覺有困難、聽覺有困難、言語能力有困難、精神病╱情緒病、自閉症、特殊學習困難、注意力不足╱過度活躍症及智障。這些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可以入讀普通學校。《全校參與模式:融合教育運作指南》更指出學校需消除的障礙包括態度方面(例如教師/學生對殘疾人士歧視、放棄或抱着偏低的期望)、設施方面(例如學校設施未能方便學生的活動和學習)和機會方面(例如沒有提供足夠機會給學生參與校內的各種活動)。

    但是,融合教育已經推行了16 年,成效又是如何?莊陳有表示「政府推出融合教育的速度比配套措施快很多,所以中間有很大的gap,成效非常參差」。他指出,雖然有成功的案例,但很多的支援仍然不足夠。政府投放的資源,包括錢、訓練的人才、學校的支援及民間團體的服務支援都不足夠。

    張超雄亦言: 「我覺得好唔OK,做得好差。」雖然曾芷君算是一個成功的例子,是令人鼓舞的,但整體來說「是災難性」。現在的學校多是各自為政,而學校內部亦不例外,而且,大學並沒有一個專門支援特殊需要學生的部門或接觸點,亦沒有清楚的指引告訴老師應該如何處理, 「中大亦只是學生事務處負責」,結果都要看每個學科自己的處理手法。

    不論是大學還是中學,張超雄表示,他接觸的普遍入讀正規學校的特殊需要學生成績都不好,但不好的原因不是能力問題,是因為學校的支援很少, 「變成隨班就座」。他形容,現在的融合教育就像「大煉鋼」一樣,所有學校都要接收上述殘疾類別的特殊需要學生。但是,每一種殘障都有他們自己特色和一些特別需要,普通中小學一般都很難處理, 「在現在講求生存、講求成績的實際環境下,收得最多特殊需要的學生是band 3 學校,平均都會收到五至六種(殘疾類別),但不會處理到他們」。

    張超雄亦認同,現時的融合教育是一步到位,更笑言:「如果普選係咁就好了。」一推行的時候就說「所有學校都可以收所有特殊需要學生」。根據教育局的資料顯示,現在局方會按融合生的適應和學習情況分為三等,一等是沒有額外資助,二等資助1 萬元,三等資助2 萬元,但是「如果收十個二等,是10 萬,連請一個助教都請不到,不要說請老師」。張超雄更舉例,結果令到很多學校只是請一些如中五、中六程度的助教。另外,融合教育是校本,要全校參與,教育局更有多個指引,然而張超雄直言,指引只是放在一邊,「一些校長甚至不會知道有關指引的存在」。

    「有教無類」一直是教育的宗旨,但是, 「心有餘而力不足」卻會影響着成千上萬的殘疾學子,只懂躲在奶媽後面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應否告知奶媽,要進行徹底的檢討?

    撮要來源:
    信報財經新聞 2013-07-31 A12 | 獨眼香江 | 獨眼香江 | By 紀曉風 曾芷君入中大苦無點字書殘障生欠支援難踏成功路

  • 智障青年骨折留宿學校無交代


    【明報專訊】在特殊學校慈恩學校留宿的18 歲嚴重智障男生高健豪,今年2 月底在校內無故右大腿骨折,需送院動手術,其母稱健豪於手術後認人能力大不如前,更因長期窩在輪椅上,健康轉差。高母批評,事發3 個月後校方至今仍以需待醫療報告才能判斷受傷原因為由,遲遲未有交代其子無故骨折的原因,質疑校方人員疏忽照顧致其子受傷。

    健康轉差現寧留院拒回校

    健豪於慈恩就讀12 年,高父於2月27 日接獲校方通知,指其子大腿紅腫送明愛醫院治理,後證實右大腿骨折,翌日要麻醉接受駁骨手術。高母引述骨科醫生稱,高的骨折情况不輕,八成機率是因外來因素如扭曲致斷骨,餘下兩成機率是自發性骨折。對於骨折原因,父母引述校方稱,班主任及教學助理於午膳後助健豪穿上腳托,安排上牀午睡時仍安好,至午睡後工友替其換尿片時發現健豪右大腿紅腫後送院,但未有交代骨折前情况。

    本身患有大腦麻痺致肢體攣縮的健豪要長期坐輪椅。高母指兒子過往可在協助下簡單活動,現時則活動能力大降,想起也心痛。健豪父母無力照顧兒子,但又不敢將兒子送回學校,只能讓健豪繼續留院,憂心未來的費用及承擔。

    協助健豪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稱,無法接受校方至今仍拒交代,醫生稱骨折很大可能是外力造成,但校方調查「指『一切(步驟)正常』,當中肯定有什麼遺漏了」。他指事態嚴重,得悉校方未就事件報警及上報教育局。

    慈恩:未有證據人為錯失

    慈恩學校表示,校方已進行內部調查,未有證據顯示涉人為錯失,造成受傷原因須由醫生判斷,但家長未答允將醫療報告轉交學校。校方又稱,曾多次與家長溝通及到醫院探望,邀資深護士到校培訓,以便為健豪回校時提供更完善照顧。教育局稱,得悉事件後已展開調查,提醒學校如發生嚴重事故,須按指引通知教育局及提交書面報告。校方及教育局均未正面回應校方曾否上報事件。明愛醫院發言人指,據醫學文獻,大腦麻痺加上肢體攣縮兒童, 骨折率達23% 至39% , 有關骨折可由輕微碰撞引致,或在正常護理情况下出現自發性骨折。發言人稱,健豪康復進度理想。警方則證實,上月24 日接獲高父報警求助,暫列「求警調查」,由深水埗警區刑事調查隊跟進。

    撮要來源:
    Ming Pao Daily News A09 | 港聞 | 2013-06-03 智障青年骨折留宿學校無交代

第 1 頁,共 2 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