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立會否決重置垃圾站露宿者之家


    撥款在民建聯支持,民主黨、公民黨及工聯會反對下,以14 票反對,11 票贊成被否決。支持撥款的民建聯蔣麗芸指露宿者希望盡快有新地方生活,批評反對政府方案的人「是為自己爭取政治本錢」,但工黨張超雄指她的言論是一派胡言, 「講到咁恨去垃圾站上面住,你搬去住呀笨!」

    工黨:設計賤視窮人

    民主黨劉慧卿直斥政府的安排是「完全不可接受」,認為大家都要有尊嚴地生活,而不是「有人好像垃圾一樣被放在一堆」。工黨何秀蘭批評把露宿者之家設在垃圾站上是「賤視窮人」。支持撥款的民建聯葉國謙認為有關設計不算是歧視,他表示: 「即使是豪宅區,也有不少在樓下或附近就是垃圾站。」

    民政事務局及後發聲明指出,對撥款被否決感極度遺憾,指現時油麻地戲院無法擴建、上海街垃圾站及露宿者之家也無法享用新設施,以及周邊的環境亦將無法得到提升,是「三輸局面」。八和會館發聲明指對決議深感遺憾,認為油麻地戲院無法擴建會窒礙粵劇界發展。

    撮要來源:
    明報 2014-01-30 A08 | 港聞  立會否決重置垃圾站露宿者之家

     

     

     

  • 議員指言論遭誤導 強調無歧視露宿者


    深水埗區議會於本月四日討論露宿者問題,當中源自兩份文件,其中一份由區議員李祺逢提出,李指有地區綠化天橋底受到露宿者阻撓,建議處理或安置露宿於天橋底的露宿者後,所有天橋底要加設鐵絲網及警告牌。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露宿者通常不受街坊歡迎,部分議員利用露宿者議題「幫街坊做事」,藉此爭取支持,結果進一步將露宿者邊緣化,加上當局一直設法驅趕露宿者,如派員在公園噴灑消毒藥水和灑水等,讓露宿者無法過夜,「令他們有時可能會和社區、市民有衝突」。

    促政府提供棲身所

    深水埗區議員李祺逢回應時稱,他提交的文件內容,並非指深水埗的天橋底,他提交文件只想喚起公眾人士關注問題,並非想將露宿者趕走,結果因誤會令他遭受指責,不過他關注到有不少露宿者在天橋上搭棚居住,認為政府應想法為他們提供棲身之所。

    撮要來源:
    星島日報 2013-09-17 A13 | 港聞 議員指言論遭誤導 強調無歧視露宿者

  • 露宿者人不如狗?


    星島日報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筆者:張超雄 | 2013-06-13

    油麻地渡船街天橋下,有一群尼泊爾裔露宿者聚居。多年來,不少尼泊爾裔的港人都知道,這裏是他們走投無路的棲息地,一旦潦倒到無瓦遮頭,他們總可來這裏棲身,且有一群兄弟互相照應。露宿人數變化不定,有時十數人,有時二十多人。由於地點不就腳,與民居隔了兩條行車綫,不會有行人經過,可以說與區內居民互不相干。

    前年,油尖旺區議會主席鍾港武與區議員楊子熙兩位民建聯議員,為了綠化該地,防止露宿者聚居,遂建議進行小型工程,花二百五十三萬公帑,放置二百多個花槽,並要將該處變成寵物公園。政府批准了該項工程,並由民政署統籌共七個政府部門,去配合執行此項以美化天橋底為名、驅趕露宿者為實的工程。

    為建花槽趕走無家者

    今年四月十日,地政署發出通告,要求該處露宿者於五月七日前停止佔用該地。四月十六日,獨立媒體記者 訪問該處一位露宿者,他說社署沒派人接觸他們。五月十三日,社區組織協會連同一批尼泊爾露宿者來立法會申訴,表示沒得到任何政府部門協助。在六月十日的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上,社署表示該處只有十名露宿者,有些已去了朋友處居住,有些已離開,個別個案則正協助他們申請綜援。

    這是一個甚麼社會?我們寧願用二百多萬去設置一些毫無作用的花槽,也不願用一分一毫去幫助無家可歸的露宿者!試想想,現在單身劏房月租約二千元,一年租金二萬四千元,十名露宿者一年租金是二十四萬,二百五十多萬足夠他們租住十年有餘!

    露宿街頭並不舒服,為甚麼有人要露宿?有露宿者在立法會表示,他在哪裏工作,就睡到哪裏。看來五十多歲的他,只找到散工,每天在餐館洗碗五小時,收入微薄,租不起劏房,也負擔不了昂貴交通費,只好露宿。社區組織協會去年年底發表一份露宿者研究報告,發現有四成露宿者無領取綜援,其中逾六成有工作。他們露宿並非自願,而是因人工太低,或因疾病(包括精神病)影響工作能力而被逼露宿。

    綜援不足以付租金

    有露宿者表示,就算拿了綜援,租金津貼只有一千四百多元,根本不足以應付牀位或劏房租金,且要付按金及上期,綜援並無額外津貼。就算要輪候公屋,在單身人士計分制下,也至少要等七至八年。其中一位露宿者現租住被劏為十三個棺材房的地方,因無窗口,晝夜不分,一進門便要點燈,他稱之為南北極房。除了沒光綫、空氣混濁、衞生環境惡劣外,最難忍是不斷被木蝨咬,多次被咬至手腳紅腫。在炎熱夏天更是悶熱難耐,我認識有劏房戶在夏季寧願在附近麥當勞坐着睡,也不願留在劏房裏受罪!

    香港究竟有多少露宿者?社署說有六百四十多位向政府登記,較兩年前上升近一半,但數字其實被嚴重低估。關鍵是登記程序:首先,社工須確定露宿者在同一地點露宿逾七天才可進行登記;第二,登記表格有四頁,部分露宿者因不願透露全部資料而未能完成登記;第三,若該露宿者在登記後即月內獲安排住宿,該登記會即月取消。

    露宿是貧窮問題、房屋及高地價政策的問題、是公義問題。但政府及區議會視而不見,甚至要以建寵物公園及美化環境去趕絕他們,是否露宿者真的人不如狗?

  • 斥253萬建寵物公園趕露宿者 政府眼中 人不如狗


    香港政府視人不如狗,情願豪使253萬元建寵物公園而要驅趕在該處的露宿者。有露宿者自力更生,沒領綜援,但租金貴、上樓難,結果「做到邊就瞓到邊」;也有露宿者獲批綜援租津,要補貼才夠住棺材房,不見天日,「好似南極北極,冇分日頭同夜晚」。剛被政府清場的露宿者也質問:「有冇當我哋係人?」

    全港現有逾四成露宿者沒領綜援,劉一忠是其中一人。他昨在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直言:「通常做到邊就瞓到邊,好似早輪喺尖沙嘴掃街,就瞓後巷,瞓人哋天台,第二朝返工」。他指自由行開放後,房租被炒高。他早前做洗碗時薪35元,日做僅五小時,「邊度夠錢租地方住」。他慨嘆靠自己勞力也付不起房租,「要四海為家,唔係咁好」。

    同樣因租貴而露宿街頭的黃濟雄,獲安排暫住仁愛之家,後因申領了綜援要遷出。他曾由尖沙嘴走到荃灣搵房租,但租金太貴無力負擔。經社工協助才找到月租1,500元的板間房,沒窗沒光,「好似南極北極,冇分日頭同夜晚」,晚晚與木蝨同眠,被咬到手腫,因仍未獲分配公屋,只好死忍。

    民建聯龜縮

    油尖旺區議會早前以美化環境為由,斥資253萬元公帑在油麻地渡船街天橋興建寵物公園,目的是要驅趕露宿者。委員會昨討論相關事宜,有份建議的民建聯無人出席會議。日前向最高法院提出司法覆核的尼泊爾露宿者Number批評,政府花錢圍封天橋底,也不肯讓他們棲身,是不負責任及不人道,「我們是露宿者,也是香港人,應待我們是人,不是動物」。

    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衞東批評,政府對露宿者採取不友善政策,令人失望,縱容區議會亂用公帑,「唔係幫人,係幫動物」。他促政府提供安置,並取消單身人士輪候公屋計分制,且重設廉價宿舍。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斥,政府歧視少數族裔,「令人遺憾、齒冷」。社會福利署助理署長馮民重稱,已跟進部份露宿者的住宿安排。委員會昨一致通過動議,譴責政府圍封橋底趕走露宿者。

    此外,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表示,「廣東計劃」在今年11月前實施,移居廣東的合資格長者可申領生果金,預計三萬人受惠,首年涉款約3.95億元。當局將在上水廣場會設立專責辦事處;因健康理由而不能回港辦理申請的長者,社署也會委託代理機構家訪辦理。

    撮要來源:
    蘋果日報 A12 | 港聞 | 2013-06-11  斥253萬建寵物公園趕露宿者  政府眼中 人不如狗

  • 露宿者立會申訴反迫遷


    油尖旺區議會今年2月,接納耗資253萬元推行「渡船街天橋底綠化區工程」,將用鐵網封天橋底及放置200個石屎大花盆,亦有部分地方會用作寵物公園。不過,此舉將影響寄身該處多年、約20名包括港人、尼泊爾籍等露宿者,他們需要搬走。

    不滿綠化天橋底無家可歸

    協助該批露宿者的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昨日聯同20多名露宿者到立法會申訴部,向民建聯李慧琼、經民聯張華峰、公民黨毛孟靜、工黨張超雄等約十名議員求助,反映政府部門一直對露宿者有「不友善政策」。

    SOCO幹事吳衛東稱,地政總署已於本月初進行「渡船街天橋底」封場行動,天橋底已圍上鐵絲網。會方亦於上月底申請法援「司法覆核」,反對政府作出此決定。

    他又稱,政府一直都對露宿者有針對性行動,如深水埗楓樹街、旺角麥花臣球場等地,執法人員經常無故撿走露宿者的物品、球場晚上被封鎖等。他認為政府應該做好露宿者的安置工作,如復建市區廉價單宿、立法保障露宿者權利等;亦希望立法會議員能作出跟進。

    議員冀舉行個案會議溝通

    李慧琼、毛孟靜、張超雄等議員都期望,政府、區議會、壓力團體、露宿者等持份者,能就此議題舉行「個案會議」。李慧琼認同,城市規劃不應該令其他人無家可歸,同時亦希望社署、行政署等部門跟進。

    露宿者浩文一直流離於油麻地、深水埗、觀塘等地。他稱,自己的物品不時被執法人員清走。打散工的他坦言,租金昂貴難以負擔,現時正在輪候公屋,期望最終可以上樓,亦希望政府能善待露宿者

    撮要來源:
    Hong Kong Commercial Daily A15 | 香港新聞 | 2013-05-14 露宿者立會申訴反迫遷

  • Plan to house homeless with rubbish slammed


    Officials seeking to redevelop the Yau Ma Tei Theatre came under fire yesterday for proposing to keep a rubbish collection point next to a street sleepers’ shelter when the two are moved.

    Both facilities share a building next to the theatre on Shanghai Street and current plans are to move them together to a new site in 2016.

    But lawmakers, describing the plan as inhumane and unacceptable, voted down a request from the Home Affairs Bureau to pass the plan to the Legislative Council’s works and finance subcommittees for discussion.

    Undersecretary for Home Affairs Florence Hui Hiu-fai, said it was a “historical coincidence” that the shelter and the rubbish point were put together.

    Questioned by education constituency lawmaker Ip Kin-yuen, Hui acknowledged difficulty in finding an alternate site for the street sleepers.

    She also said removing the two facilities would help “create a better cultural ambience” for the theatre – a remark that brought on swift criticism.

    “I can’t see how a refuse collection point created ambience for the street sleepers,” Labour Party lawmaker Fernando Cheung Chiu-hung said.

    Hui said the new rubbish site would have better air-purifying equipment.

    資料來源: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CITY3 | CITY | development | By Stuart Lau | 2013-04-16 Plan to house homeless with rubbish slam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