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判辯市價議員倡改制


    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回覆本報,指市場價格「非常浮動」,不應直接比較兩者價錢,又稱每個食物分派點會提醒受助人檢查清楚食物,如發現有問題,受助人可即場要求更換。ISS補充,如受助人有需要增加食物分量,個案工作員會因應受助人實際情況把食物量增加。對於難民居住環境惡劣,服務社則回應稱,未能證實有多少名受助者居於上址,如發現住處不適合居住,員工會勸喻受助人搬遷。

    記者再就難民援助的外判問題向社署查詢,惟截稿前仍未有回覆。

    應檢討外判制度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批評,社署外判難民援助服務,但難民多年來仍未得到基本保障,食物供應價格亦欠缺透明度,外判成效令人質疑。他認為當局不應將所有援助服務交由單一機構負責,建議拆細分工以改善現行外判制度。

    撮要來源:
    都市日報 2014-02-20 P03 | 新聞專題 外判辯市價議員倡改制

  • Signs of stalling over asylum plan


    Changes to the screening of asylum seekers have been postponed, but authorities maintain a reworked system will be launched “as soon as possible”.

    Concern groups for foreigners seeking temporary refuge in the city have questioned the government’s commitment to streamlining the assessment process, pointing to its refusal to set a deadline.

    Last year, the government indicated that the revisions were to come on stream by the end of 2013. Yesterday, the Immigration Department said a definite deadline had never been set.

    “We hope it will be [ready] as soon as possible so that we won’t have to wait until the end of this year for the new mechanism [to take effect],” deputy secretary for security Maggie Wong Siu-chu told a Legislative Council panel on welfare services.

    Currently, the three types of claims – torture, persecution and the risk of being subjected to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if repatriated – are assessed independently.

    The government says the system invites exploitation, as some claimants prolong their stay by filing one claim at a time.

    A new unified screening mechanism would consider all three claims in one go.

    “It’s incredibly disappointing,” Refugee Advice Centre executive director Aleta Miller said. “They are definitely stalling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new mechanism.” Miller said the delay would only add to the already high anxiety of asylum seekers and create a backlog of cases.

    The government’s proposal to raise the rent allowance for asylum seekers by HK$300 to HK$1,500 also came under fire from pan-democratic legislators on the panel, who said this was still far from adequate.

    “What the government is doing now is forcing them to work illegally so that they would get arrested and repatriated,” independent lawmaker Wong Yuk-man said.

    Dr Fernando Cheung Chiu-hung, of the Labour Party, and Emily Lau Wai-hing, of the Democratic Party, urged the government to bring the allowances on a par with the Comprehensive Social Security Assistance scheme for Hongkongers.

    The Social Welfare Department said the current level was appropriate and estimated that HK$1,200 covered the full cost of rent paid by 13 per cent of asylum seekers, and that 73 per cent of asylum seekers would benefit from the HK$300 increase to HK$1,500 in rent allowance.

    “The allowance is humanitarian aid, not welfare,” Maggie Wong said.

    The humanitarian package, proposed by the department and the Security Bureau, is expected to take effect next month.

    Sourc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4-01-14 CITY2 | CITY | HUMAN RIGHTS | By Samuel Chan  Signs of stalling over asylum plan

  • 難民租津增至1500元


    根據社署資料,當局將由下月起推行相關改善措施,指理解聲請人背景特殊,與業主言語不通,加上市場租金有所上升,決定提高租津至1500 元,並新增租屋按金及物業代理費,分別等同3000 元或相等於兩個月租金,及750 元或相等於半個月租金,以較少者為準。而每名聲請人的平均食物津貼預算由1060 元增至1200 元,並可按個人意願,每月分3次或6 次到指定中心領取食物。

    張超雄促逐年檢討

    當局會預先發放聲請人定期車程的交通津貼,並預留緩衝金額應付非常規車程,其他如水電煤等開支均會微增40 元至每人每月300 元。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認為,政府今次的措施對難民援助確有所改善,尤其是增設按金、物業代理費等津助,但每月租津金額對個別聲請人而言,始終有租屋困難,又促請政府逐年檢討水平,避免與現實脫軌。

    撮要來源:
    明報 2014-01-09 A10 | 港聞 難民租津增至1500元

     

     

  • 難民人道援助擬全綫提高


      據悉,政府完成檢討涉酷刑聲請申請人及尋求庇護者等的人道援助計畫。政府消息人士稱,市面租金升幅顯著,倡參考住屋甲類消費物價指數,提升租金津貼(現為一千二百元),兒童租金資助(原為六百元)擬加至成人水平,「新津貼額夠他們租住市區單位」,另容許協助推宜計畫的香港國際社會務社(ISS)在合約金額內,支取租金按金及物業經紀費用開支。

    鑑於該合約生效後,食物的甲類消費物價指數升約百分之五,消息人士指諮詢衞生署兒科醫生和營養師後,亦建議食物津貼金額;將兒童申請人公用設施開支金額,由半額提升至成人水平,並改變以往水電媒各設津貼額,容許申請人合併不同公用設施開支援助額。而交通津貼擬由由以往屬事後發還形式,改為預先提供現金津貼,供其往返入境處、約見律師及領取食物等。

    酷刑聲請去年四百多宗

      今年度有關資助預算開支為二億零三百萬元,若落實所有優化措施,政府需增加有關開支,但會平衡以免產生磁石效應,對本港支援系統的長遠承擔能力及入境管制造成嚴重影響,而以後的津貼金額亦絕非與通脹掛鈎。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稱歡迎政府落實優化計畫,他認為津貼金額應與綜援看齊,如一人租金津貼應達一千四百四十元,並讓申請人留港時工作和做義工。

      此外,現時處理酷刑聲請、不人道處遇及逼害的申請,分三個機制審核,政府將推出「三合一」的統一審核機制。保安局回應,自○九年底經改進酷刑聲請審核機制,至去年十一月,只有十一宗個案被確立。去年首十月酷刑聲請申請個案共四百七十四宗。

      三十歲印度人Gaurav稱在家鄉被政黨追殺,○八年九月以旅行簽證來港,逾期後提出酷刑聲請,曾在公園或天橋睡覺、去廟宇領免費飯餸,去年九月起申領人道援助。記者 羅嘉凝

    撮要來源:
    星島日報 2014-01-03 A06 | 港聞 難民人道援助擬全綫提高

  • 關心社會──同心、同憂、同行


    發展高爾夫球場

    「我一直重視如何把社會各界的聲音跟議會連結起來,凡遇上不公義的事情,我會主動與市民及關注團體連成一線,一起同心、同憂和同行。」

    新界東北 為誰發展?

    政府提出新界東北土地發展計劃,把古洞北、粉嶺北和打鼓嶺坪輋三區的農地等劃為新界東北新發展區,作為興建住宅和商業發展。計劃牽涉新界東北居民的世代相傳家園,他們在此落地生根,但計劃卻將他們的家園連根拔起。我曾探訪當地的村民,部分仍然是活躍農戶,透過務農養活一家幾口,且為香港市民提供本地的新鮮疏菜……然而,發展計劃尚在諮詢階段,他們已被發展商逼走。

    位於古洞北石仔嶺花園的「安老院村」,住上逾千名長者,但他們的院舍要配合新界東北發展,即將被夷為平地,那裏的老人家也勢將被迫「搬遷」。我曾探訪那裏的老人,並與石仔嶺安老服務聯會舉行會議,作為立法會「長期護理政策聯合小組委員會」的主席,我將在小組內討論,也會在發展事務委員會跟進事件。

    我在2013年8月份的發展事務委員會提出將粉嶺高爾夫球會及特首別墅的土地,一併納入新界東北發展規劃的議案,要求政府重新規劃發展區,將對居民的影響減至最低。

    議會外,透過接觸受影響的村民、參與村民發起的「護村」行動;舉辦社區論壇及派發單張等,讓公眾明白土地規劃及房屋不配不公義的問題。

    滯港難民 被忽略的一群

    滯港難民 被忽略的一群香港目前有近4,700名南亞和非洲裔滯港難民,他們一直在等待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署就申請難民身份進行確認,或向特區政府申請酷刑難民身份評估。但由於審核過程緩慢至極,他們普遍都會在港滯留三年或以上。難民為了免受迫害,幾經難辛逃離家鄉來到香港,希望能得到庇護和人道安排,無奈事與願違,他們來到香港後不僅僅面對生活條件惡劣如第三世界的問題,更面對生而為人最基本的人權問題。

    我曾到訪打鼓嶺坪輋、元朗洪水橋的難民,眼見面前由豬欄雞寮改建成的劏房,設施非常簡陋、沒有清潔食水、偶爾傳來惡臭,我難以相信,眼前就是難民的居所,更難以接受,富裕的香港政府,竟容讓難民過著沒有尊嚴的生活。

    2013年6月起,我先後在立法會的保安事務委員會及福利事務委員會中要求就難民政策以及關注難民在港生活條件進行討論,而福利事務委員會亦在6月24日就難民議題召開公聽會,聆聽難民以及關注難民議題團體的意見。

    議會外,我一直與關注難民議題團體緊密聯繫,共同支援難民,堅持以人道對待難民,以及就現時未盡完善的難民政策提出倡議,要求縮短難民身份的審核時間,讓他們能夠盡快到達收容國或者遣返原居地。

  • 假如斯諾登在港申請成為難民


    原文刊於信報論壇:http://forum.hkej.com/node/103141

    斯諾登事件最近在香港弄得滿城風雨,因為他揭發了美國政府的廣泛監聽及截取美國本土以至全世界的電話及網絡通訊,泄露了美國國家安全局的「錂鏡行動」,使他頓然成為政治難民。斯諾登選擇了高度曝光,受到全球注目,引起了廣泛關注。雖然美國政府表明要港府遣返他回國受審,但有不少人甚至有國家表示願意幫助斯諾登。最後,特區把這個燙手山芋送了去俄羅斯,避免卷入一場外交風波。

    大概從來沒有人想像到,連美國人也可以成為一個國際難民。但除了美國,世界上的確有不少國家和地區的人民,正在面對戰爭及各種形式的種族、宗教及政治迫害。假若有被迫害的人來到香港,我們應該怎樣對待他?以香港今日的經濟水平,我們絕對有能力讓他們得到最基本的保護,並且應以人道的方式去處理他們的需要。事實上,這亦是作為國際社會一員的基本責任,况且,我們還受到一些國際公約的法律約制,令我們必須這樣做。

    現實是否如此?假若斯諾登是一位從孟加拉來並且身無分文的難民,他在香港的命運會如何?首先,他大概會去駐港的聯合國難民專員公署,申請進行難民身分評估。但由於公署的資源和人手有限,評估一般需時三至四年。在這段期間,斯諾登可以向國際社會服務社申請援助;他可以每十天得到一袋食物,國際社可以代他租一個住所,每月的租金最多一千二百元,租金會直接由國際社代交,而國際社亦不會提供租金上期或按金。用這樣的條件,不要說租劏房,就連租個床位都困難。沒有雪櫃,食物變壞了怎辦?這是閣下的問題。病了怎辦?可向國際社申請醫藥費,但必須在批准後才可去看病。交通費怎辦?也必須事先申請,而且只能用於必不可少的活動,例如來往住所及難民公署。國際社提供的一切只是少得可憐的實物援助,沒有分毫現金會落在斯諾登手上。 閱讀更多

  • 加快核實程序


    《東方日報》24/03/2007

    一批非裔尋求庇護者,日前在入境處羈留所絕食,抗議當局無了期拘押。然而,這不過是事情一部分——在二千多名在港尋求庇護者中,超過三百人正被羈留,很多已被拘押超過六個月甚至兩年,當中無人知道何時可以離開,也無人了解為何自喻自由開放的香港,人的價值竟可如此低落。

    現時港府並無簽署《難民公約》,難民甄別工作於是交回聯合國難民專員公署。由於審核時間往往超逾一年,港府以往會向他們發出行街紙。但政府近年只批准他們旅港兩星期,時間落差令他們必然逾期居留。入境處卻以此為由,未經審訊便將他們無了期關押,這做法顯然是違反基本人道立場。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