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假如斯諾登在港申請成為難民


    原文刊於信報論壇:http://forum.hkej.com/node/103141

    斯諾登事件最近在香港弄得滿城風雨,因為他揭發了美國政府的廣泛監聽及截取美國本土以至全世界的電話及網絡通訊,泄露了美國國家安全局的「錂鏡行動」,使他頓然成為政治難民。斯諾登選擇了高度曝光,受到全球注目,引起了廣泛關注。雖然美國政府表明要港府遣返他回國受審,但有不少人甚至有國家表示願意幫助斯諾登。最後,特區把這個燙手山芋送了去俄羅斯,避免卷入一場外交風波。

    大概從來沒有人想像到,連美國人也可以成為一個國際難民。但除了美國,世界上的確有不少國家和地區的人民,正在面對戰爭及各種形式的種族、宗教及政治迫害。假若有被迫害的人來到香港,我們應該怎樣對待他?以香港今日的經濟水平,我們絕對有能力讓他們得到最基本的保護,並且應以人道的方式去處理他們的需要。事實上,這亦是作為國際社會一員的基本責任,况且,我們還受到一些國際公約的法律約制,令我們必須這樣做。

    現實是否如此?假若斯諾登是一位從孟加拉來並且身無分文的難民,他在香港的命運會如何?首先,他大概會去駐港的聯合國難民專員公署,申請進行難民身分評估。但由於公署的資源和人手有限,評估一般需時三至四年。在這段期間,斯諾登可以向國際社會服務社申請援助;他可以每十天得到一袋食物,國際社可以代他租一個住所,每月的租金最多一千二百元,租金會直接由國際社代交,而國際社亦不會提供租金上期或按金。用這樣的條件,不要說租劏房,就連租個床位都困難。沒有雪櫃,食物變壞了怎辦?這是閣下的問題。病了怎辦?可向國際社申請醫藥費,但必須在批准後才可去看病。交通費怎辦?也必須事先申請,而且只能用於必不可少的活動,例如來往住所及難民公署。國際社提供的一切只是少得可憐的實物援助,沒有分毫現金會落在斯諾登手上。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