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8%中學生撐長遠扶貧 過半認為現措施無效


    新福事工協會舉辦的全港中學生五大貧窮要聞選舉,在全港50間訪問9,709名學生,從20段有關本港貧窮人士的生活新聞中,選出最感興趣的新聞。第一位是「政府公布131萬人活在貧窮線下」;第二位是「深水埗露宿者倍增」;第三位為「食環署被指欺負窮婦,充公一車紙皮」,而第四及第五位分別為「劏房戶廁所多煙火」及「八成人反對新移民領綜援」。

    在職戶津貼成效受質疑

    另外,協會亦訪問9,409名學生,當中45%學生認為市民關注貧窮問題,但53%認為港府的政策未能有效回應貧窮問題;亦有27%指《施政報告》建議用200億元協助低收入在職家庭的津貼計劃,未能有效改善在職貧窮;33%認為香港的低稅率無法改善貧窮問題。此外,78%認為政府需要訂定長遠的扶貧政策。

    協會相信,透過今次貧窮要聞選舉,可以提升中學生對貧窮問題的觸覺和關心,亦能讓他們自反思,以感恩之心珍惜目前所有。協會又進行一項「除去欠知眼鏡」的行動,盼能喚起市民正視香港的貧窮問題,明白不能單靠救濟回應貧窮問題,而是要讓生活匱乏的人靠努力,在公平環境下自力更生地脫貧。

    積極不干預致貧富懸殊

    關懷貧窮學校(義務)校長葉漢浩表示,很多學生對貧窮人士的苦況都帶有憐憫之心,亦能指出貧窮與剝削之間的重大關連。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認為,學生選出的新聞反映政府對貧窮問題處理不當,一直以「小政府,大市場」的政策偏袒商家,令貧者越貧,富者越富,又沒有長遠解決貧窮問題的政策。

    新報 2014-03-23 A09 | 港聞 78%中學生撐長遠扶貧 過半認為現措施無效

     

  • 首要工作訂貧窮線 學者指欠基層代表


    【新報訊】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認為,扶貧委員會的首要任務是界定貧窮線,國際已有一個標準,政府不應花太多時間去討論。他認為,委員會要因應不同的貧窮範疇,檢討政策及制定可量度的指標,例如減少貧窮人口和貧窮率。

    張超雄被問及扶貧委員會成員是否了解貧窮問題時,他認為,外界應給他們機會,委員會內亦有做了多年扶貧工作的委員,但若有更多基層和學者加入將更好。

    不過,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統籌幹事李大成表示,對委員會名單感到失望,因為當中沒有很重要的基層代表,亦沒有熟悉貧窮問題的學者,擔心委員會只會「由上而下」地處理貧窮問題。

    來源:
    Hong Kong Daily News A08 | 港聞 | 2012-11-11

  • 梁振英「示威」有地產霸權力撐 鄭家純變扶貧主將


    Apple Daily A05  |   港聞 2012-06-20

    【本報訊】有份提名唐英年參選特首,但最後甘願做「牆頭草」轉軚支持梁振英,並為他站台的新世界集團主席鄭家純,終獲邀加入扶貧委員會籌備工作小組,更是唯一的商界代表。有立法會議員和社福團體批評,梁振英意圖為地產霸權形象「洗底」,並質疑欺壓基層的大財團如何扶貧。

    記者:王家文、蔡建豪、陳雪玲

    統計處前日意圖淡化本港貧富懸殊惡化,堅尼系數達0.537歷史新高。梁振英於周日搶先公佈成立扶貧委員會籌備工作小組,昨日極速訂定小組名單,由他自己任主席,新任政務司司長和勞福局局長則任官方成員;其餘4名成員包括關愛基金執行委員會主席羅致光、社會服務聯會行政總裁方敏生、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喜華,及新世界集團主席鄭家純,7月1日起運作。

    梁振英指,工作小組將就扶貧委員會的職能和人選草擬建議報告,又暗批前財政司司長唐年英出任主席時的扶貧委員會,漠視持份者聲音,扶貧不濟。他引述前委員指,當時委員會成立時,其職能已全由政府界定,「唔一定從佢哋角度嚟睇係符合社會扶貧嘅需要」,扶貧措施實施後也無法解決貧窮問題。

    工作小組名單中,羅致光、方敏生和何喜華均是前扶貧委員會成員,全來自社福界;鄭家純則有份提名唐英年選特首,投票當日卻「轉軚」支持梁振英及為他站台,曾揚言不怕被人視為「牆頭草」。

    「高調畀番個位置佢」

    立法會社福界議員張國柱認為,梁振英邀請鄭家純加入工作小組,而鄭是四大地產商之一,背後意義顯然是向外界宣稱,有地產商支持新政府,也同時向其餘三大地產商示威,「你唔支持我,都有人會支持我」。他指小組引入商界代表,問題不大,但質疑「純官(鄭家純)都唔知係咪真係關心扶貧」。

    工黨副主席張超雄認為,鄭家純在梁展文事件中跟政府打官司,表現地產如惡霸,質疑他如何去協助基層脫貧,他不諱言鄭為梁振英站台,故極速獲邀任公職,「高調畀番個位置佢」。 閱讀更多

  • 單靠經濟發展難惠及基層


    Hong Kong Daily News A05  |   港聞  |   各界反應2012-06-19

    社會服務聯會指,經濟連年增長,但貧富懸殊的問題並無改善,本身就是一個警號,反映單靠發展經濟惠及基層的漏斗效應不可行,促請政府訂立消貧目標和扶貧政策。港大教授周永新建議政府推行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紓緩人口老化對貧富懸殊的影響。

    倡訂全民退休保障

    社聯行政總裁方敏生指,過去5年經濟增長強勁,但貧富懸殊的問題並無改善,顯示單靠發展經濟惠及基層的漏斗效應並不可行,政府必須採取更積極的政策支援基層人士,並且必須訂立中、長期的消貧目標和消貧策略,又期望候任特首梁振英日後成立的扶貧委員會,會密切留意長者及兒童的貧窮問題。

    她又說,堅尼系數只是量度收入差距的其中一個指標,當局應作更詳細的調查,分區份及年齡,了解本港貧窮問題。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周永新說,數字反映貧富問題嚴峻,即使政府推出各項福利政策,仍無法解決產業結構失衡的根本問題。他又建議政府推行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紓緩人口老化對貧富懸殊的影響。

    具體政策補貼生活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張超雄指,在實施最低工資後,堅尼系數不跌反升,反映貧富差距問題嚴重。他指社會的整體資源及財富分配都集中在上層,這與少數寡頭壟斷市場有關。

    工黨主席李卓人表示,即使撇除無經濟收入的住戶,相關數字令人驚訝,反映香港貧富懸殊的情況十多年來都沒有改善。他又指,候任特首梁振英只提扶貧,但沒有指明縮窄貧富差距,希望新政府訂出具體政策,例如為低收入家庭提供生活補貼,改善基層人士生活。
    社區組織幹事施麗珊亦建議政府放寬申請交通津貼的要求,增加退休保障及租金津貼,以紓緩低收入人士的經濟困難。新報記者

  • 天水圍街市物價高 團體歸咎領匯抬租


    明報
    A15 | 港聞 2011-01-20

    【明報專訊】一項調查發現,天水圍街市的物價較元朗、屯門及灣仔的物價可高出一成以上,其中菜芯更加高出三成,調查機構認為天水圍物價高與區內街市全由領匯管理有關,要求政府在區內興建市政街市引入競爭。

    領匯:確保價格居民能負擔

    領匯發言人回應稱,物價取決於多個因素,而租戶的定價要保持競爭力,確保價格是居民所能負擔,而天水圍區內有多個街市和新鮮糧食店供市民選擇。

    貴灣仔等一成以上

    關注綜援檢討聯盟、社區發展陣線及天晴關注組在2011 年1 月1 日和2 日,在天水圍、元朗、屯門及灣仔區內14 間街市,抽查20 種由70 名天水圍居民挑選出來的最重要物品,發現20 種物品的總物價,天水圍較其他3 區高出13%。其中最嚴重的是菜芯、雞翼及鯇魚等日常食品,較其他3 區高出一成至三成。

    聯盟發言人侯詠璇稱,天水圍共有6 個街市,全由領匯管理。領匯壟斷市場,引入大量的大商戶於商場內開業,扼殺小商戶的生存空間, 同時抬高街市租金,租戶將成本轉至居民身上,令區內物價長期較其他地區為高。

    有天水圍街市的商販表示,租金佔總開支五至六成。負責調查的侯詠璇表示: 「天水圍區內只有很少的小商戶營運,區內的街市及商場沒有競爭,形成獨市生意現象,居民只好無奈地面對極高物價。」 居民盼政府引入競爭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張超雄表示,天水圍是政府一手規劃出來的悲情城市, 區內居民有27% 為綜援戶,入息低於綜援金額的家庭、失業人口、無業家庭等數字,也是全港排行第一, 「天水圍是全港最窮的地區,但物價高首屈一指,比灣仔區還要高……這個荒謬的情况是規劃出來的,是由政府一手造成」。

    區內居民曾要求發展露天市集及在食環署街市引入競爭, 但建議一一被否決。

    天水圍居民代表卿姐表示,天水圍百物騰貴,她通常會騎自行車到元朗區購物,但日日要用4、5 小時去買菜只是為了節省十元八塊,對生活及情緒造成很大困擾。

  • 基層市民荷包大縮水


    新報
    A06 | 港聞 | 民怨激增 2011-01-06

    未來一年通脹將會持續上升,但政府已表明不會隨便「派糖」,有學者指政府資金充裕,但基層市民卻荷包大縮水,完全感受不到經濟暢旺,這只會讓民怨激增。有基層團體指,食物及日用品已不斷加價,若通脹加劇,將令基層市民難以生活。

    有工作亦感百上加斤

    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張超雄示,如果今年通脹率達到4%,對基層的市民影響會很大。他指,雖然社會的經濟暢旺,但普羅市民的實質生活質素卻不升反降。他說,通脹加劇,衣食住行樣樣都加,即使有工作的基層市民亦會感到百上加斤,而一些沒有工作能力的長者及領取綜緩的人士,生活就更加艱難。

    他指出,政府資金充裕,但基層市民荷包就大縮水,完全感受不到經濟暢旺,這只會大大增加民怨。

    閱讀更多

  • 貧窮、壟斷與通脹


    《星島日報》一家之言  2011年2月9日  張超雄

    最近關注綜援檢討聯盟等民間團體曾進行兩個街市物價調查,第一項調查比較了天水圍、元朗、屯門及灣仔四區的20項基本食品及日用品的價格,結果顯示天水圍物價竟然冠絕全港,平均比灣仔和元朗高出13%。天水圍是全港最貧窮的地區之一,公屋佔總房屋比例六成,天水圍北的公屋比例更達85%(全港公屋比例只有三成);另一方面,該區居民消費力薄弱,綜緩戶佔整體比例達27%,但物價竟遠比住戶入息中位數達兩萬七千元的灣仔高得多。

    閱讀更多

  • 失業援助金有何不可?


    失業援助金有何不可?  

    《明報》  2009529

    張超雄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科學系講師 

    金融海嘯影響無遠弗屆,香港作為全球化城市階模,衝擊自然不小。香港既是地球村得益者,但經濟全球化同時卻又加速不平等擴大,增加了社會不穩定的風險。從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到03年沙士疫潮的連鎖反應,以至是次金融海嘯,經濟景氣盛衰的循環恐怕只會越見頻繁。在這個背景下,各國政府已開展有關建立或改進社會保障系統的討論,唯獨香港在這方面毫無寸進。 

    不過,面對失業率持續攀升,民間已開始關注綜援能否真正發揮安全網作用。筆者曾多次論及綜援的弊端,在此不贅。但任憑常識觀之,綜援作為非供款式的社會保障體制,不可能承受開支無止境膨脹,特別是面對人口老化和經濟收縮週期的挑戰。何況綜援只能提供最低水平的生活保障,加上本身極其嚴苛的資格審查,以及政府多年不遺餘力的負面宣傳,綜援在某程度上已失卻了社會保障的效能。 

    香港的社會保障體系比絕大部份發達國家都落後。當其他國家已為失業者提供多層以保險為本、救助為副的失業保險制度,香港卻仍僅靠綜援支撐整個失業福利系統。所謂失業保險,就是由僱傭雙方(或再加上政府)向中央戶口集體供款0.5%2%,非自願性失業者可在時限內領取相等於原來入息40%80%的保險金。他們一般只在領取時限過後繼續失業,才會接受公共援助。與綜援的救濟性質不同,由於失業保險是供款式制度,除了能夠「保底」(解決溫飽問題),同時也有其發展性,讓失業者於較接近其原來生活水平的基礎上,在勞動市場繼續尋找可能。亦由於失業保險非由一般稅項支撐,即使經濟情況持續向下,政府財政負荷也不會大幅增加,自然也能減少社會爭端。 

    當然,香港一直不存在社會保險的概念,對於生老病死等必然現象,我們不慣社會成員之間的風險分攤。有這種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心態,才會產生香港獨有的強積金怪胎(強積金與供款掛鈎,令貧富更懸殊)。或許政黨也充分了解推動社會保險的難處,因而在援助失業者的問題上,一直只倡議設立失業援助金或貸款等短期計劃。 

    雖然筆者認為失業援助金始終無助社保系統的可續性,但在當前嚴峻的市場環境,失業援助金卻能增加打工仔安全感,不致在裁員陰影下減少消費,繼而打擊內需。在更實際的層面,由於綜援為申領者設了不少關卡(例如綜援規定受助人在申領前一年必須連續居港,不少自國內或澳門失業回流的港人的申請因此被拒;本年初逐漸出現的露宿潮,即與此相關),失業援助金作為短期過渡措施,爭議性較低,靈活性也較高,肯定比綜援更能保障失業者。 

    相對其巨大的社會效益,失業援助金的成本其實不高。各黨建議的失業援助金方案,均設定不同限制,有的規定月入八千以下方合資格,有的則規定必須失業三個月以上。依筆者所見,即使採用最「慷慨」的做法,即不設以上所有限制,失業援助金所涉總額也不過24億元,甚至更少。相對本年度預算案差餉寬免措施的42億元、另調低薪俸稅的41億元,政府為失業援助金所付出的則是相當有限。 

    計算方法是這樣的:目前香港的就業人口約有340萬,假設未來失業率平均達到6%水平,失業人口有20萬人。假若援助金金額為每月4,000元,領取期限半年,政府一年的開支約為48億元。當然,在最惡劣情況下,失業率可能升至8%以上,但失業率並不會長期在高位徘徊。 

    不過,由於援助金只限非自願性失業者申領,而且很多失業者根本不會領取援助金,原因是原處於中高層的失業者,可能選擇以儲蓄暫時維生,所以最終領取援助金的人數其實不多。根據外國經驗,領取援助金的失業者,只有總失業人口少於一半。故此,筆者估計失業援助金涉及24億元開支,其實已是高估。 

    失業保險牽涉社會制度改革,或許需要較長時間醞釀,但失業援助金卻可在短期內付諸實行,代價低而成效高。社會當然可就申領資格再作討論,但政府最少也應交出援助失業者的方案,而非只在「保就業」和「創職位」上反覆兜轉。特別是提供失業援助已是黨派共識,援助失業者刻不容緩。

第 1 頁,共 2 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