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鄭:研實物現金並行扶貧


    林鄭月娥認為,以現金津貼協助在職貧窮家庭較有效,但學童午膳津貼等的實物援助也應繼續推行。她表明,政府一向推行的援助政策均有資產審查,放棄限制不符合本港狀況。當局日後推行的扶貧工作,會堅守「資源用得其所」的原則,但可就不同的支援項目調校適當資產上限。

    她回應社會批評政府欠缺扶貧目標時強調,訂出貧窮線後,當局會就每項扶貧措施訂出指標,觀察對貧窮率的影響,也會繼續透過扶貧委員會探討扶貧政策。不過,她對扶委會過往的保密度有微言,稱日後只會與該會討論政策設計概念,未必觸及實際津貼金額,擔心計劃未成熟便洩漏細節。
    對於特首指滅貧是沒有可能,工黨副主席張超雄昨批評「唔好咁羞家」,建議當局透過公共政策如各項補貼,將貧窮人口拉回貧窮線上。主席李卓人亦批評,林太指為不同政策而設的「斬件式指標」等同無目標,無助監察扶貧成效。而新界社團聯會建議當局將交通津貼整合為低收入家庭生活補助計劃,支援在職貧窮人士。

    撮要來源:
    東方日報 2013-10-03 A25 | 港聞 林鄭:研實物現金並行扶貧

  • 富裕中貧窮 實源自不公


    香港經濟日報 2013-10-02
    A34 | 國是港事 | 貧窮綫爭議 | By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工黨副主席(外務) 富裕中貧窮 實源自不公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官方貧窮綫,梁振英終於「劃時代」地制定下來。林鄭月娥說在貧窮綫下,貧窮情況「無所遁形」。

    對了,用國際經濟合作組織的貧窮定義,即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香港的貧窮住戶數目達54萬,即人口131萬,竟然佔了香港整體住戶近五分一(19.6%)!也就是說,每五個家庭便有一個貧窮家庭。經福利轉移後,即把綜援、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以及傷殘津貼等現金援助計算在內,貧窮住戶仍達40萬,佔整體住戶一成半(15.2%)。

    「滅貧非目標」 如未戰先降

    五分之一住戶貧窮是正常?20個世界最先進國家(OECD-20)的平均貧窮率是11%(註),其中丹麥及捷克只有6%,與香港接近的是經濟較落後的墨西哥和土耳其,連智利都比香港好一點(18%)。作為世界級的大都會,香港的經濟表現卓越,可說是全球最富裕的城市之一,怎可能有如此嚴重的貧窮問題?

    定出貧窮綫,知道問題嚴重,政治領袖最順理成章的做法,當然是制定滅貧目標,並訂立時間表,在任內減少相當比例的貧窮人口。像愛爾蘭,在2000年定下10年內將貧窮人口減半,結果3年便達標,現在的目標是在2020年內將貧窮率減至2%。
    可是,梁振英在他主持的扶貧高峰會上竟然宣布:「滅貧並不可能,也不應成為政策目標。」這不正是未戰先降的做法嗎?究竟特首要向香港人展現他扶貧的決心,還是要安慰商界,讓財團知道政府的扶貧不會太認真,更不會導致加稅。

    在貧窮綫下的人口面貌為何?原來超過一半的貧窮住戶,家中至少有一人工作,而且八成多是做全職工作的。證明這些家庭不是不願意工作,而是工資太低,全職工作的入息也不足以養家。

    領導人說,就業是解決貧窮之道。這樣,是否應該檢討最低工資,而且要每年一檢,讓基層打工仔女可以通過努力工作養家。
    此外,數字還顯示,在福利轉移後的40萬貧窮家庭中,竟然有四分之一(即10萬)是綜援戶,對於二人至五人的綜援家庭,貧窮綫比他們得到的援助金水平還要高。綜援本來就是要幫助貧窮人士的,何以10萬戶綜援人士(即近4成的整體綜援戶)仍然生活在貧窮之中?我們是否要檢討綜援的援助水平?

    出現貧窮綫高於綜援金的現象,究竟是綜援金太低,還是貧窮綫太高?要解答則必須釐定基本生活需要,亦即民間一直倡議的基本生活保障綫。
    是綜援金太低 抑貧窮綫太高?

    有人認為,定了貧窮綫,就必然引致社會福利氾濫,福利愈好,人就愈懶,最後會令香港沉淪。事實上,自當年林鄭做社會福利署署長至今,經濟改善了、失業率下降了,因失業而領取綜援的數目和比例不斷下降,現在佔整體綜援個案不足一成。今次貧窮綫的分析顯示,不到四成(38.2%)的失業貧窮戶有申領綜援。至於在職的貧窮戶,有申領綜援的更少至不足一成(8.4%)。這些事實都在在顯示香港人的自力更生精神,我們要防範的,不是市民對福利的依賴。剛好相反,我們要改善的是工作的環境和待遇,我們要對付的是失衡的地產和樓價,以及大財團的壟斷和巧取豪奪,使絕大部分的經濟發展成果被財團獨享。

    最後,我們無論怎樣努力、經濟如何發展,到頭來仍有這樣多人要生活在貧窮中。富裕中的貧窮,是源於不公平和不公義。

    註:OECD(2013),Crisis squeezes income and puts pressure on inequality and poverty。

  • 林鄭:政府有決心扶貧 張超雄轟貧窮綫無減貧目標


    按照新制定以住戶入息中位數一半為界的貧窮綫,全港貧窮人口高達一百三十一萬,即使計算了恒常現金福利介入,即綜援、生果金等,貧窮人口仍有一百零二萬。身兼扶貧委員會主席的林鄭月娥表示,政府有決心、有勇氣處理貧窮問題;之所以無同時宣布扶貧政策,是因為社會需要時間消化數據。

    林鄭表示:「要從根本上解決貧窮問題,一定要從教育及就業入手。」她強調,當局首要幫助在職貧窮人士,尤其是有小朋友的家庭,有關政策已有腹稿,期望能在明年施政報告中公布。
    需從教育就業入手解決貧窮

    全港有五十三萬貧窮人口是在職人士,佔貧窮人口的一半,當中九成都沒有領取綜援。林鄭月娥說,這些在職貧窮人士可能擔心被標籤,所以不領綜援,現時正在研究如何消除標籤效應,考慮一站式發放各種政府津貼,將政府的各種支援、特別是需要入息審查的支援集中起來,找一個較中性的機構發放。

    林鄭月娥又說,香港是外向型經濟體,福利主義和高稅收並不適合香港。她又認為,香港人仍有強烈的自力更生精神,不會依賴社會福利。
    梁耀忠:扶貧政策無效

    不過,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批評,政府對扶貧無決心。他說,愛爾蘭等國家都有訂明減少貧窮人口的時間表和路綫圖,但港府卻只有貧窮綫,沒有減貧目標。他又促請政府制定五年內將貧窮人口減半的目標:「政府自己都計好條數,每年一百四十八億元就可以消滅現時的貧窮。一百四十八億是甚麼概念?我們每人派六千元,用了四百億元,這些錢可以令我們三年沒有貧窮。」
      
    撮要來源:
    晴報 2013-09-30 P08 | 新聞 林鄭:政府有決心扶貧 張超雄轟貧窮綫無減貧目標

  • 民間扶貧峰會促訂滅貧目標 蔡海偉冀貧窮率五年內降至單位數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出,雖然扶貧委員會多次表明貧窮綫只是指標,「但無理由度完就算」,必須再定出滅貧指標,並向低收入家庭提供補貼。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擔心,下周六的扶貧委員會高峰會只是「作狀」,政府的貧窮綫只為「交功課」,認為要集合民間力量、地區團體和學生,才有效商討滅貧指標。

      另外,昨同場舉辦名為「見光墟」活動,邀來十多名天光墟或夜墟檔主擺賣。其中四十四歲的單親媽媽常女士,日間是保險從業員,但「今年未開過單,所以無收入」,晚上在夜墟賣舊衣飾,每月收入約四千元。她與十四歲女兒居於奶奶單位,生活緊逼,但堅持不領綜援,「不想小朋友以為攤大手掌就有錢」,但奶奶望收回單位,她無錢租劏房,惟望盡快可上樓。

    撮要來源:
    星島日報 2013-09-16 A17 | 港聞 民間扶貧峰會促訂滅貧目標 蔡海偉冀貧窮率五年內降至單位數

  • 有關貧窮線的動議


    扶貧小組委員會通過張超雄議員動議的下列議案

    訂立貧窮線的最終目的,應該是幫助市民脫貧及改善生活質素,而非隱藏貧窮問題。本小組委員會認為把貧窮線訂在住戶入息中位數的50%是偏低的,亦不贊成把公屋福利轉化為現金入息的一部分來計算貧窮線。本小組委員會又認為,應該以可動用入息的概念,訂立基本生活保障線,以達至扶貧及脫貧目的。

  • 2013年5月8日扶貧小組委員會第七次會議紀要


    扶貧小組委員會
    第七次會議紀要

    日 期 : 2013年5月8日(星期三)
    時 間 : 上午8時30分
    地 點 : 立法會綜合大樓會議室3

    小組委員會通過張超雄議員動議的下列議案 

    “訂立貧窮線的最終目的,應該是幫助市民脫貧及改善生活質素,而非隱藏貧窮問題。本小組委員會認為把貧窮線訂在住戶入息中位數的50%是偏低的,亦不贊成把公屋福利轉化為現金入息的一部分來計算貧窮線。本小組委員會又認為,應該以可動用入息的概念,訂立基本生活保障線,以達至扶貧及脫貧目的。”

    張超雄議員認為 
    (a) 非現金形式的社會福利,包括公共房屋福利,不應算作收入,因為此舉會大幅壓低貧窮人口的數目;
    (b) 由於人口老化,2012年第四季的個人入息中位數為3,650元,低於一人住戶 4,351 元的每月平均綜合社會保障援助(下 稱”綜 援”)金額。政府當局應採取措施,以處理兩者之間的差異;及
    (c) 貧窮線若劃定於住戶入息中位數的50%,將會遠低於一人住戶的每月平均綜援金額,即一般視為僅足生存的水平。政府當局應提供理據,說明為何把貧窮線劃定於僅足生存的水平之下。

    政府當局回應時表示,以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訂立貧窮主線,有其局限,但能更好地發揮貧窮線的主要功能。

    張超雄議員要求政府當局進行具體研究,探討法定最低工資的實施能否幫助殘疾人士脫貧;並提供資料,說明就法定最低工資對殘疾人士進行生產能力評估的結果。

    政府當局回應時表示 
    (a) 會研究在實施法定最低工資後,就殘疾人士的就業情況進行具體研究的可行性;及
    (b) 已收取法定最低工資或較高工資的新入職殘疾人士,無須接受生產能力評估。生產能力評估機制現正在法定最低工資實施兩年後予以檢討。

    http://www.legco.gov.hk/yr12-13/chinese/hc/sub_com/hs51/minutes/hs5120130508.pdf

  • 2013年4月27日扶貧小組委員會第六次會議紀要


    扶貧小組委員會
    第六次會議紀要

    日 期 : 2013年4月27日(星期六)
    時 間 : 上午9時
    地 點 : 立法會綜合大樓會議室1

    張超雄議員認為 
    (a) 雖然以住戶入息中位數的 50%作為貧窮線基準的做法在本港已廣獲接納,但政府當局應確保其適合本地獨特的社會經濟特徵;

    (b) 把貧窮線訂於住戶入息中位數的50%並不合理,因為一人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即3,650元)遠低於相同人數住戶所領取的平均綜援金 額(即4,351元);及

    (c) 扶貧委員會應披露有關制訂貧窮線的數據及討論文件,供市民閱覽。

    政府當局回應時表示 
    (a) 扶貧委員會有必要將部分資料保密,因為該等資料涉及討論和初步考慮;及
    (b) 貧窮線的制訂不代表有需要的人士會因收入水平高於貧窮線而得不到福利援助。扶貧措施會繼續以不同弱勢社群的需要作為考慮基礎。舉例來說,申領交津的入息限額,約為住戶入息中位數 的60%至100%。

    http://www.legco.gov.hk/yr12-13/chinese/hc/sub_com/hs51/minutes/hs5120130427.pdf

  • 貧窮綫下社福政策有衝擊 綜援金及公屋申請門檻首當其衝


    若貧窮綫最終定於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一家四口的阿May,將被「定義」為活在貧窮綫下。阿May一家靠做水電工的丈夫維持生計,月入僅一萬零五百元,較現時四人家庭入息中位數五成為低。她認為,政府在制定貧窮綫後,應一併檢討現行資助。如今她租住公屋,扣除每月八百元的租金津貼後,繳付月租一千元,兩子女現時就讀小學,雖能領取兩份全額書簿津貼及每月百多元的車船津貼,但子女教育開支依然最大,每月「清袋」,長遠難以脫貧。「交租一千元,水電一千元,丈夫基本開銷三千多元,四口子買餸錢四千元,生活餘錢不多,原本想為兒子請補習,因太貴而放棄,近日連每月五百三十元的校巴接送也取消了,因政府車船津貼只計港鐵,實在花不起!」

    貧窮家「手緊」遲交租

      阿May不諱言,經常「手緊」要遲交租,因毫無儲蓄,談不上有甚麼娛樂,「我們不希望靠綜援,只求貧窮綫能確實反映現有資助不足以支持基本生活。」

      究竟制定貧窮綫會否牽一髮而動全身?現行資助是否有需要檢討?扶貧委員會主席林鄭月娥及其委員雖一再重申,制訂貧窮綫不會影響現時福利政策,但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相信,就算政府短期內按兵不動,社會必定有輿論壓力要政府重新檢討其他福利政策。

      他舉例,若貧窮綫最終高於現時綜援金的申領水平,是否意味綜援水平有必要調整,「又如貧窮綫若低於公屋申請的入息上限,是否代表公屋不止幫窮人?」他續說,最低工資水平或有機會受影響,「假設三人家庭中,只有一人工作,以最低工資水平計算,該家庭若仍未脫離貧窮綫,代表最低工資水平太低,要立即檢討。」

    撮要來源:
    Sing Tao Daily A17 | 每日雜誌 | 2013-04-03 貧窮綫下社福政策有衝擊 綜援金及公屋申請門檻首當其衝

第 1 頁,共 2 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