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碼頭工潮的啟示

    葵涌碼頭工人罷工

    Sing Tao Daily
    A18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 2013-05-09

    葵涌碼頭工潮經過工人長達四十日罷工後,以會員大會通過接納加薪方案而暫時告一段落,工會將其比喻為「半杯水」的勝利。雖然只有「半杯水」,但卻折射出香港不少勞資關係的問題。

    今次工潮為回歸以來時間最長的罷工,猶勝○七年歷時三十七天的紮鐵工潮。工潮的發展跌宕起伏,由最初工友在碼頭內罷工,到資方成功申請臨時禁制令,以致工友需在碼頭外餐風露宿,最後工友移師至長江中心至今。工潮當中,資方一直態度強硬,兩度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工友進入碼頭及在長江中心外留守,惟最後法庭分別確認工人能在工作場所履行糾察權及在私人管理的公共空間的示威權利。法庭的兩項判決均對日後工人罷工的權利及公民集會示威的權利影響深遠。

    工會連結社運

    此外,今次工潮堪稱為工運與社運連結的範例。工潮開始的第三天,由不同學生團體及民間團體組成的各界支援碼頭罷工後援會便宣告成立,協助罷工網上及社區的文宣工作;組織學生、婦女、基層支援罷工;合辦多次的打氣晚會及街站籌款;發起多場杯葛長和系商店以及狙擊李嘉誠、張建宗等活動。後援會成功把罷工的戰綫擴展至社區,引起更多市民聲討壟斷財團,反抗在不同生活層面進行的剝削。這些行動不單止沒有如一些人士或左派報章所言模糊了焦點,相反更讓工會能專注處理與資方的談判及凝聚罷工工友的共識。

    政府助長資方氣燄

    除了以上的成果外,工潮亦讓香港市民見盡香港社會作為經濟發達地區對工人權益保障的匱乏。不論碼頭工友一直以來經歷的辛酸,包括惡劣的工作條件、工業意外頻繁及長時間連續工作等,抑或資方在談判上蔑視工會及工人的表現,都凸顯了勞工及福利局和勞工署在監督工作場所及工業安全上的缺失,以及在介入工潮時的遲緩及軟弱無力。

    作為主事問責官員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在工潮第二十六日才首次會晤工人,對於工人的職安健問題,竟表示需要先諮詢律政司意見。財團肆意剝削、「聲大夾惡」固然是源於其賺盡錢財、利潤最大化的思維,但是政府當局漠視不理的態度、顢頇無能的表現亦助長了財團的氣燄。

    雖然工潮似將完結,但是維護勞工權益制度的改革仍是漫漫長路。香港社會必須吸取此次工潮的教訓,完善保障工人的制度及法例,包括檢討現時職安健、加強工作場所的巡查、監管外判制度、立法標準工時及集體談判權。不少研究均指出,香港八十年代勞工法例的立法、勞工保障的改善,得助於工潮的出現、七十年代後期來自英國工黨政府的壓力、英國團體及國際組織對勞工狀況的關注與批評。

    自此以後,除了最低工資立法為一大突破外,其餘勞工保障便裹足不前。面對現時服膺自由市場放任自流邏輯的特區政府以及實行權貴資本主義的中國,只有依靠民間不同的力量, 包括工人、工會、市民及政黨在工作場所、社區及議會的工作, 才能夠逼使政府促進勞工的保障,改變香港倚靠剝削勞工的發展模式。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 OL熱血支援碼頭工人 團體今夜發起圍長江中心  提到罷工 李嘉誠:一句都唔講


    碼頭罷工今踏入第23天,李嘉誠昨晨離開香港仔壽臣山大宅準備去打高球前,被記者追問會否探望罷工工人,他只說:「早晨!我唔會……一句都唔會講,Sorry嚇!」然後在保鑣駕電單車開路下,前往深水灣高爾夫球場,與鷹君主席羅嘉瑞打波,其間李嘉誠與波友有講有笑。打波後李嘉誠向記者說:「乜嘢都唔會講,對唔住呀,我唔會答問題,拜拜。」之後便離開。

    料HIT至今損失近億元

    全城巿民持續捐錢及物資撐工人,但碼頭公司HIT一直置身事外,只列席勞資談判,李嘉誠亦從未回應事件。大批工人前日起在長江中心外紮營露宿,即使外判商高寶昨突宣佈今年7月結業,工人意志仍然堅定。

    大批工人昨午遊行到中環和記大廈門外示威,高呼「李嘉誠,吸血鬼!還錢!」又大罵李嘉誠長子李澤鉅「仆街」,力斥李氏父子靠剝削工人致富。

    議員促張建宗出席晚會

    職工盟估計工潮以來,HIT損失近一億元,早前又花錢發禁制令逼罷工工人離開碼頭,但始終不肯答應工人加薪,秘書長李卓人推算加400多名工人薪酬,一年只需約2,200萬元,「一億夠加五年啦!」

    工潮轉戰中環,不少白領也力撐工人,紛紛捐錢。在長江中心內上班的非長實員工鄧小姐說,十分同情工人遭遇,支持他們罷工爭取合理薪酬;任職金融業的劉小姐也捐款予罷工基金,「工人一定要對抗剝削」。在教育局工作的李小姐認為,工人長期受不公平對待,喚起市民關注剝削勞工問題,今晚會參加集會。

    職工盟昨宣佈今晚6時在長江中心外舉行「全民包圍長江反剝削晚會」,街工、關注綜援聯席及多名立法會議員撐場。社福界議員張國柱說,全港市民不斷貢獻勞動力及金錢予李嘉誠,「有人形容香港受『李氏力場』操控,我哋要打破佢!」工黨張超雄斥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從無探望工人,要求他及李嘉誠今晚出席晚會。

    各界支援碼頭罷工後援會指香港普羅巿民,與罷工工人遭遇相似,經濟不斷增長,貧富差距卻不斷擴大,生活苦不堪言,同受剝削,呼籲市民今日一同站出來,向剝削和奴役說不,集結力量對抗財團無盡剝削。

    全民包圍長江反剝削晚會

    日期:今日

    時間:晚上6時

    地點:中環長江集團中心外

    內容:多個工會及民間團體齊齊撐碼頭工人,控訴市民受大財團剝削苦況,邀感同身受的市民一起參與

    資料來源:
    Apple Daily A06 | 要聞 | 2013-04-19 OL熱血支援碼頭工人 團體今夜發起圍長江中心  提到罷工 李嘉誠:一句都唔講

  • 碼頭風雲

    碼頭工人遊行到政府總部

    碼頭工人遊行到政府總部

    Sing Tao Daily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 2013-04-11

    葵涌貨櫃碼頭工人的血淚與辛酸,觸動了不少香港市民。工人的薪酬,較九七年時還要低,他們只是向年年賺錢的大老闆和記黃埔和外判商,提出卑微的要求:改善薪酬和待遇。二百多位碼頭工人率先發起罷工,抗議和黃及外判商長期剝削。

    環顧全球,不少碼頭也曾發生罷工事件,工人要求改善的待遇,不少均享有與資方作集體談判的權利。所謂集體談判權,是工友們集體通過工會與資方進行協商,資方有參與的必要,協商結果也具有法律約束力。過程中勞工有更大的議價能力,更可確保勞資的糾紛能在談判桌上解決。

    去年十二月,美國東岸港口碼頭曾就「集裝箱使用費」上演一場 「貨櫃懸崖」(Container Cliff)。勞資雙方的薪酬協議談判斷續地持續了九個月,於十二月十八日破裂。國際碼頭工人協會拒絕美國海運聯盟的要求,在「集裝箱使用費」上讓步。按照以往協議,每裝卸一噸貨物,資方需與工會成員分享集裝箱使用費。資方希望凍結對現有的碼頭工人支付的這筆費用,並且取消支付新加入的工人。國際碼頭工人協會曾表示,若未能於十二月底前達成協議,將會號召一萬五千名碼頭工人大罷工。經延長舊協議三十天後,勞資簽訂了集體協議。
    閱讀更多

  • 撐碼頭工人罷工

    葵涌碼頭工人罷工

    葵涌貨櫃碼頭工人忍受了15年無人工加、工時長達24小時、工作中無食飯休息時間的攞命生涯,終於爆發怒吼,自3月28日上午8時開始無限期的罷工行動,要求李嘉誠旗下的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HIT)及外判公司盡快會面協商,工人時薪多加$12.5元。

    碼頭工人的辛酸

    1. 12小時甚至24小時都要在吊機內操作,一日三餐都只能在吊機內 解決。基於身處高空,為了保持運作,工人不能往來復返,結果 被迫大小二便皆在吊機內解決。
    2. 工友每天連續坐十二小時,不少因而頸骨變形、腰骨弧度拉直, 嚴重勞損。
    3. 工時超長令碼頭意外頻生,包括交通意外、貨櫃掉下和火警等。
    4. 工人被要求在八號風球下繼續工作,直至完成該貨櫃交收,外判 商完全漠視工人的安全。

    工人罷工的付出

    1. 罷工工人手停口停,沒有收入;
    2. 因為碼頭24小時運作,罷工必須長期進行。晚上碼頭風勢很大,工人卻只能忍受風吹 雨打,靠些紙皮或膠袋舖在地上睡覺。
    3. 這幾天急風暴雨,雖然罷工工人已盡量找地方躲避風雨,但仍然全身濕透。
    4. 外判商製造白色恐怖,令罷工工人很擔心之後被僱主針對,甚或找藉口解僱。

    捐款罷工基金

    以資方現時的態度,罷工難以斷言在短時間內完結。希望大家一起支持弱勢辛勞的工人,爭取卑微的加薪,抵抗老闆的無良剝削。香港職工會聯盟現發起成立「碼頭工人罷工基金」,補助工人罷工期間失去的收入及罷工所涉的開支。 特設的獨立捐款戶口:恆生銀行(024) 295 – 8067833 戶口名稱:香港職工會聯盟 查詢請寄電郵至 donation@hkctu.org.hk,或致電2770 8668。

    「撐碼頭工人罷工」單張

    撐碼頭工人罷工 撐碼頭工人罷工

    更多資訊:

    貨櫃碼頭工人facebook專頁:「碼頭的辛酸」http://alturl.com/w2abx

    職工盟facebook專頁:http://alturl.com/mngo6

  • 社福界罷工非留戀鐵飯碗


    《明報》29/11/2007

    11 月28 日,對社福界有特殊意義,因為沉默的界別不再沉默,20 年後終於踏上罷工征途,要求政府檢討整筆撥款。不過,因長期受壓而觸發的抗議行動未有贏得輿論同情,反而惹來質疑。周一本報社評便對界別爭取同工同酬表示懷疑,認為界別的人力資源架構與公務員既已脫鈎,加上公務員薪酬機制僵化,界別訴求似乎沒有依據。何况社福機構管理自主,機構將撥款變成儲蓄,矛頭應指向管理層。

    筆者意見與社評其實部分相同,但社評對社福界別運作,卻是存在局部誤判——社福界罷工的核心,不是戀棧與公務員薪酬掛鈎,而是薪酬機制被推翻後,界內的巨大薪酬差距的確導致專業不穩,而這又的確導致服務質素下降。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