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綜援職員只辦手續 議員促增社工審視


    抑鬱母親攜子女遷往新居半年有多,長期與鄰居不相往來,不論領取綜援過程、區議員登門探訪,也未被發現情緒問題,疑因抑壓多時的鬱悶一下子爆發,造成慘劇。案中家庭雖領綜援但沒有社工跟進,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社署審批綜援的社會保障部職員並非社工,只處理文件,未必能察覺到個案的其他社福支援需要,反映現綜援制度「只係派錢,未了解受助人的真正需要」,敦促社署有必要安排專業社工進入負責綜援的社會保障部,審視綜援個案。

    張超雄:只派錢未察真正需要

    張超雄指出,負責審批綜援的社署社會保障部職員並非專業社工,僅處理文字工作, 「只是一些資料蒐集、審批、提供現金援助的工作」,少有仔細了解申請人的困難、問題,認為未能真正扶受助人一把,建議安排專業社工到社會保障部協助審視綜援申請個案。

    華員會社會工作主任分會主席梁建雄指出,保障部職員入職時接受7 日的訓練,當中會有介紹辨認受助人有否其他需要。

    張超雄又認為,小童在抑鬱母親照顧下成長,難免同受影響,學校社工如能盡早介入,或能及早提供支援,但他認為,學校社工角色相對被動,要靠教師仔細觀察學生的學習表現,發覺問題時向社工反映,才有機會介入輔導。
    鄰居少接觸「不知從何幫」

    報導來源:
    明報 2014-06-06 A06 | 港聞 綜援職員只辦手續 議員促增社工審視

  • 2014年1月13日福利事務委員會會議紀要


    福利事務委員會
    會議紀要

    日 期 : 2014年1月13日(星期一)
    時 間 : 上午9時45分
    地 點 : 立法會綜合大樓會議室3

    張超雄議員深切關注刪除活動工作員職位對服務供應的影響,並希望政府當局將活動工作員定為常額職位。他表示,由於社區對社會福利服務的需要日增,對支援人手的需求相當殷切。雖然東華三院的”護老天使”先導計劃已招募30名活動工作員,而圓玄學院推行的青年安老服務啟航計劃(下稱”啟航計劃”)亦將為青年人提供200個名額,但此等名額遠不足以吸納受影響的 2 000多名活動工作員。潘兆平議員亦關注到對服務供應的影響,並認為政府當局應全面檢討社福界的人手編制,以應付服務需求。張超雄議員和潘兆平議員詢問政府當局有否評估刪除活動工作員職位對服務所帶來的影響。張議員又要求當局提供有關社福界人手需求及未 來5年人手規劃(包括支援人手的事業發展規劃)的資料。

    張超雄議員贊同政府當局須確保調配所需的資源,以滿足社福界支援人手的需要。

    易志明議員建議在”重視社福界人手規劃”後加入 “盡快檢討 “,並刪除 “避免造成失業 “。黃毓民議員建議,在經易志明議員修訂的議案中,於”盡快檢討”後加入”有關政策”。張超雄議員建 議在經易議員和黃議員修訂的議案中,於”盡快檢討有關政策”後加入”及於半年內向本事務委員會提交
    報告”。

    副主席將下述經易志明議員、黃毓民議員和張超雄議員修訂的議案付諸表決 

    “本事務委員會促請社會福利署肯定活動工作員的貢獻,重視社福界人手規劃,盡快檢討有關政策及於半年內向本事務委員會提交報告,並開設常額輔助支援職系,吸納約2 100名活動工作員,以提升服務質素。”
    所有出席會議的委員一致表決贊成議案。副主席宣布議案獲得通過。

    張超雄議員認為,由於綜合社會保障援助(下 稱”綜 援”)與給予聲請人的援助均旨在應付受助人的基本需要,聲請人應獲得與綜援受助人相若的
    援助水平。

    張超雄議員表示,現時僅委託一間機構(即服務社)為聲請人提供援助服務的安排有欠理想。此外,過去亦曾出現關於服務的爭議,但由於缺乏
    申訴機制,該等爭議未能獲得妥善處理。為改善此情況,政府當局應考慮委託兩間或以上的機構提供聲請人援助服務,並設立申訴機制處理有關服務的投訴。

    張超雄議員表示,聲請人於逗留香港期間不可工作。鑒於不少聲請人在其聲請獲得裁定前必須留港數年,政府當局應考慮准許他們在若干條件下從事有薪工作或在非政府機構擔任義工。此安排可讓聲請人活得更有意義,亦屬一項基本人權。

    張超雄議員察悉,政府當局發出了8 500封邀請信,但僅有749名合資格長者參與第一階段試驗計劃;他促請政府當局因應社區照顧服務的龐大需求,審慎檢討計劃的現有內容。他指出,政府當局解釋參加人數下降,是由於獲邀長者當中49%已有人照顧,22%則只想接受住宿照顧服務。他認為,政府當局試圖以此等原因淡化長者對社區照顧服務的需求。依他之見,參加率偏低歸咎於試驗計劃的設計。計劃的服務模式並不切合部分長者的需要;另有部分長者可能亦無法負擔須分擔的費用。此外,經濟狀況申報規定亦可能是長者對試驗計劃反應欠佳的主因之一。鑒於不少持份者批評試驗計劃的設計,政府當局應重新審視試驗計劃,並修正設計上的錯誤。

    應副主席和張超雄議員要求,政府當局答應提供資料,闡述合資格長者不參加試驗計劃的原因。

    張超雄議員表示,長期護理政策聯合小組委員會(下 稱”聯合小組委員會”)曾就試驗計劃進行討論。為跟進此課題,聯合小組委員會將會邀請服務使用者和服務機構在其會議上提供意見。他指出試驗計劃不受長者歡迎,並籲請政府當局盡快對計劃內容作出初步評估,以及改善有關的服務模式。

    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panels/ws/minutes/ws20140113.pdf

  • 升大學失綜援少女三兼職補家計 全家綜援月少3300 同類個案1.3萬


    但學資處的助學金額等於學生應繳交之學費,以及學系的學習支出等項目。若要應付其他生活開支,學生可申請年利率一厘的貸款,學生畢業後必須歸還,最高貸款額約4.1 萬元。根據學資處資料,現時有1.3 萬名綜援大專生申請資助,主要來自3 至4人家庭,相信已受扣減綜援影響。

    20 歲的阿欣(化名)正是其中之一,她前年獲嶺南大學取錄後,取得約4.3 萬元的助學金,以應付4.21 萬元學費,而她沒有申請貸款。社署在她升大學後即發出扣減綜援的信件,她說: 「當時媽媽心情很矛盾,一方面想我繼續讀書,將來搵份好工,一方面屋企收入大減……」她說,過往一直與母親和妹妹,以每月1.1 萬元綜援及租津維持生計,但升學後綜援額的計算即由3 人戶減至2 人戶,整體綜援額減至約7300 元,少了3300元

    每月「倒貼」1800 元交租

    眼見家庭生活愈為拮据,阿欣唯有每周抽兩三天做3 份兼職,包括學生助理、馬會接線生及教小提琴,以掙取每月1500 至3000 元收入,當中逾1700 元用於膳食、交通及學習開支,加上現居村屋的租金達每月4500 元,在租津被扣後,更要倒貼1805 元負擔屋租。她坦言不想畢業後要一邊還債一邊供養妹妹升學,寧願只取助學金的全額津貼,亦不申請貸款應付開支。

    阿欣要兼顧學業及工作,經常面對「是否要走堂返工」的矛盾,「唔返工就少了200 多元,但走堂就等於忘記升學的初衷」,遂盡量減少膳食和社交等開支,甚至吃麵包代飯。

    議員質疑制度不公脫節

    工黨議員張超雄稱現時綜援制度與社會脫節,促政府在《施政報告》檢討有關制度。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社工林敏華指出,不少綜援大學生在升學後,會因影響家中生活與父母摩擦,建議政府盡快改善。

    「半杯水援助」

    綜援家庭的子女升讀大專後,會即時被剔除申領綜援資格,等同扣減受助家庭的唯一收入來源,猶如得「半杯水」的援助。受扣減影響的大專生阿欣(化名,圖)說,現時做3 份兼職,亦僅夠應付個人日常必要開支,而家中更要「倒貼」逾1800 元應付被扣減的租津。

    撮要來源:

    明報 2014-01-02 A06 | 港聞 | 特稿 升大學失綜援少女三兼職補家計 全家綜援月少3300 同類個案1.3萬

     

  • 西環集中營: 綜援官司敗訴 社署倒瀉籮蟹


    終審法院裁定申領綜援須居港滿七年的限制違憲,一石激起千重浪;裁決公佈後,社會福利署當日已接獲逾三十宗居港未滿七年的綜援申請個案,令社署突然「倒瀉籮蟹」。有政界中人向季陶說,社署官員私下也承認今次是「漏招」,因為從沒預算最終會輸官司,現時不單要修訂審批指引,同時也要檢視現行其他政策,還有沒有因今次判決而牴觸法律的條文,人手十分緊張。

    申請突增缺人手處理

    單程證婦人孔允明08年起申請法援,就居港未滿七年未能申請綜援的政策提出的司法覆核敗訴,再上訴亦維持原判,政府或因此掉以輕心,沒料到終審法院會在最後判孔上訴得直,故此社署根本未就此官司一旦敗訴作好應變準備。

    有政界中人引述社署形容今次是「漏招」,但也「慶幸」本財政年度將近尾聲,即使申請個案突增,也對社署的財政影響不大,反而要分配人手處理急增的申請個案,同時又要修訂指引等,令該署工作量大增,但卻沒足夠人手應付,目前情況可謂「倒瀉籮蟹」。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則提醒政府檢視時,應特別留意「衰仔紙」政策。自99年起與子女同住的長者,不能獨立申領綜援,必須以家庭為申請單位,政府批核長者申請綜援時,要子女簽署俗稱「衰仔紙」的不供養父母證明書,張認為政策同樣是回歸後作出修改,容易受到法律挑戰。

    季陶

    撮要來源:
    蘋果日報 2013-12-27 A16 | 專欄專論 | 西環集中營 | By 季陶 西環集中營: 綜援官司敗訴 社署倒瀉籮蟹

  • 事實與偏見—論終院綜援判決


    星島日報 2013-12-27 A12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終審法院上周二頒下判詞,宣布申領綜援要居港滿七年的限制違憲,並要求政府把居港的期限回復為一年。判決一出,引起社會巨大迴響,質疑判決的合理性及帶來的額外財政開支。翻開判詞,我們發覺早在一九七一年,政府便把領取公共援助的居港期限由五九年訂立的五年期限縮短為一年。因此,現在把○四年訂立的七年期限回復至一年,只是時光倒流。

    估計額外開支十二億

    財政司司長在其網誌表明終院判決後,政府明年的福利開支無可避免會增加。但實際每年的「額外」支出為多少?財爺有責任估計實際財政影響,而非空泛地指出福利無可避免地增加。

    我們可參考○三年或以前新移民的領取數據,作為當居港期限為一年時領取綜援的比例。○四年起,政府雖實施七年的居港期限,但當時已在香港的新來港人士不受影響。因此,一一年的數據可視之為當居港期限為七年時領取綜援的比例。

    九九年至○四年,領取綜援的新來港人士佔過去七年累計的單程證持有人,平均比率為百分之十六點零四。一一年,因收緊居港期限,有關比率跌至百分之五點四。以一二年過去七年累計的單程證持有人為三十一萬九千人計算,額外的綜援申請人約為三萬四千人。

    基於新移民家庭多數住在三人及四人家庭,以三人住戶平均綜援金額每月二千九百六十九元計算,綜援額外支出約為十二億。

    值得注意是,九九至○三年新移民申領綜援的比率與整體綜援佔全港住戶數目的趨勢一致,後者的比率由百分之十一點五五上升至百分之十三點三七,同期失業率亦由百分之六點二上升至百分之七點九。今年綜援佔全港住戶數目比率為百分之十點八五,失業率只有百分之三點三,估計約一成六的新移民領取綜援應該會高估。

    生活狀況不斷改善

    新移民的勞動人口參與率亦由○一年的約四成四,上升至一一年的近四成八,每月主要職業收入中位數亦由六千元升至七千五百元。事實上,新移民當中較多擔當家庭照顧者。一一年,新移民男女合計有百分之二十六點二為料理家務者。若認同料理家務為「家務勞動」的話,把家庭勞動及勞動人口相加,得出與相應人口的比率,新移民佔近七成四,即十名新移民中,有七名為家庭照顧者或在外工作。

    綜合上述數據,我們估計綜援因終審庭判決而新增的開支每年不會超過十億,佔整體綜援二百億開支約半成。綜援是社會幫助窮人的安全網,應按需要而非身分去審批。希望香港社會大眾能脫下有色眼鏡,弄清事實真相。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 正確計算綜援金額方法

    正確計算綜援金額方法

  • 政府正研究 前提需工作 在職貧家兒童月助千元


    政府早前訂出貧窮線,正研究不同方法援助貧窮人士,特別是15萬個在職貧窮家庭,其中一個方案包括發放低收入補貼,向在職貧窮家庭的每名兒童發放每月不多於1,000元的現金資助,但受助家庭成員必須每月工作達140小時,如果工作時數低於這個水平,得到的補貼金額會遞減。

    居港年期待扶貧委員會討論

    此外,有關的家庭成員亦要符合指定的居港年期要求,並要通過資產審查,但實質年期和受助兒童年齡範圍,仍有待扶貧委員會討論。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認為扶貧不應仿照申領綜援的準則,毋須要有7年居港要求。他認為,這些人明明有需要,但制度指明要幫助窮人,但又因他們的居港年期未能夠符合資格,是制度上的失敗。至於家庭有殘疾、特殊學習需要的兒童、或長者,會否得到額外的津貼,據指因現在已有傷殘津貼及生果金已經能夠幫助這些家庭,傾向不會向他們再發放額外的補貼。

    撮要來源:
    新報 2013-11-10 A12 | 港聞 政府正研究 前提需工作 在職貧家兒童月助千元

  • 2013年11月11日福利事務委員會會議紀要


    福利事務委員會
    會議紀要

    日 期 : 2013年11月11日(星期一)
    時 間 : 上午10時45分
    地 點 : 立法會綜合大樓會議室3

    關於上述(c)項,張超雄議員詢問政府當局是否亦會在下次會議上向委員簡介有關傷殘津貼的檢討。主席表示,據政府當局所述,當局只會向
    委員簡介傷殘津貼醫療評估表格的擬議修訂。

    張超雄議員表示,在2013年7月22日特別會議上,政府當局答允在3個月內,向事務委員會匯報為在港難民、酷刑聲請者及尋求庇護者(下稱”庇護聲請者”)提供人道主義援助方案的擬議改善措施。他建議事務委員會在2013年12月討論此課題。

    張超雄議員表示,庇護聲請者的情況亟需改善,因為他們須依靠政府當局的援助來應付日常生活開支。他促請政府當局盡快完成檢討並向事務委員會作出匯報。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回應時表示,檢討正在進行中。政府當局會致力盡快完成檢討。

    委 員贊同主席的建議,認為應在2013年12月中與保安事務委員會舉行聯席會議,討論對庇護聲請者的援助,惟須視乎該事務委員會是否同意。張超雄議員表示,倘若保安事務委員會不同意舉行聯席會議,事務委員會便應舉行特別會議,以討論有關事宜。

    張超雄議員指出,生活在貧窮線之下的綜援家庭約有10萬個,並表示目前的綜援水平不足以應付基本需要。在現行的調整機制下,綜援金額根本追不上當前的通脹,以致未能跟上生活開支變動的步伐。他表示,上一次有關基本需要的研究於1996年進行,此後政府當局未有進行任何類似的研究。政府當局應重新設定基本需要的水平,並檢討有關的調整機制。

    張超雄議員認為有約半數的綜援住戶生活在貧窮線之下,難以令人接受。此情況反映出現行綜援制度有不足之處。他重申,政府當局應審慎檢討現行綜援制度,並推行措施將綜援住戶的生活水平提升至貧窮線以上。

    張超雄議員察悉到,目前有逾7 000名申請人正在輪候學前兒童康復服務,但2013-2014年 度僅約有607個額外名額會投入服務。他對此等名額嚴重短缺表示深切關注。他表示,及早識別及介入對殘疾兒童的成長和發展相當重要,惟漫長的輪候時間剝奪了他們接受適切服務的機會。依他之見,在政府當局的現行方針下,學前兒童康復服務永遠追不上需求。他強烈促請政府當局以創新方法解決有關問題。

    張超雄議員表示,關愛基金提供的學習訓練津貼僅為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服務而設,未能應付殘疾兒童(特別是中度及嚴重弱智兒童)的需要。此外,津貼金額亦不足以供家長為其子女安排私營學前兒童康復服務。他指出,鑒於非政府機構自資營辦的學前兒童康復服務輪候者眾,有關的非政府機構無法估計輪候其服務的時間。他認為情況相當嚴峻,政府當局應以創新的思維解決此等服務嚴重短缺的問題。

    鄧家彪議員及張超雄議員察悉該合約安老院舍及長者日間護理中心需時大約10年才可投入服務,他們關注到有關工程需要如此冗長時間方能完成。社署總行政主任(津貼/策劃)回應時表示,地政總署在推算竣工時間時,曾考慮有關工程的規模和要求。根據賣地條件,用地買家須於接納相關條件後的 72個月內完成該合約安老院舍及長者日間護理中心的建築工程。考慮到遴選合適機構營辦該合約安老院舍及長者日間護理中心的程序所需的時間,預計相關設施可於2021年第四季左右投入服務。

    鄧家彪議員、張超雄議員及譚耀宗議員表示,政府當局應嘗試加快工程,讓該合約安老院舍及長者日間護理中心可盡早啟用。副主席表示,為了讓該合約安老院舍及長 者日間護理中心可早日投入服務,政府當局應在建築工程完成的6個月前就服務營運進行招標。社署助理署長(安老服務)回應時表示,政府當局會竭盡所能,縮短有關的招標程序。

    張超雄議員表示,部分合約安老院舍自資宿位的月費由10,000元 至20,000元不等,而很多需要院舍照顧的長者根本無 法負擔如此高昂的收費。政府當局不應把四成合約安老院舍宿位撥作自資宿位,而應資助其建造工程項目下各合約安老院舍的所有宿位,以收納更多有經濟困難的長者。

    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panels/ws/minutes/ws20131111.pdf

第 1 頁,共 4 頁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