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遠社福規劃得四版紙 議員怒轟


    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昨天討論中長期社福規劃,全民退休保障繼續成為團體最關注的項目。72個團體代表一致狠批當局欠缺長遠福利規劃,只圖以長者生活津貼敷衍市民對全民退休保障的訴求,直指這「乞丐政策」涼薄又蠱惑,僅是特首梁振英欲挽民望的棋子。有議員則批評現政府是歷來最無能的班子。

    工黨代表:又虧又蠱惑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組織幹事歐陽冠東批評當局沒有承擔,指政府既有盈餘便應積穀防饑,落實全民退保,「唔只係希望少啲長者執紙皮,而係全部人都有基本生活保障」。照顧者關注組成員朱滿真亦指出,長生津是「小恩小惠」,「梁振英唔想民望再跌到落谷底」。社福團體早於梁振英仍然是行會成員時,已經約見他和提出全民退保方案,「

  • 鬧政府老人福利:審查多餘


    對於長者兩元乘車優惠,老廖說:「兩蚊有乜用?老人家搭小巴落觀塘,我請佢哋搭幾轉車,都慳番一餐茶錢啦!」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大讚老廖善行:「小巴司機搵食好辛苦,老廖請老人家搭車,長者直接受惠。」張超雄指,港府去年撥150億元作生果金及綜援福利用途;全港65歲以上長者人口達98萬人,每位長者每月只攤分千多元,幫助有限,「搭車都唔夠」。張認為,長者兩元乘車優惠覆蓋面有限,最大好處是減輕長者搭港鐵及巴士負擔,但不包括小巴;制度應延展至小巴,才能減輕長者乘車支出。

    撮要自:
    Apple Daily A02 | 要聞 | 2012-12-06 鬧政府老人福利:審查多餘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206/18092125

  • 傷殘津貼書面質詢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211/14/P201211140271.htm

    立法會九題:傷殘津貼
    **********
      以下為今日(十一月十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張超雄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的書面答覆:

    問題:

      香港申訴專員公署(公署)在二○○九年十月二十九日發表的主動調查報告指出,傷殘津貼的申領準則、社會福利署(社署)在傷殘津貼計劃中的角色,以及該署處理上訴的程序等方面存在問題,公署並作出若干建議。社署即日回應報告時表示,該署聯同勞工及福利局、醫院管理局及生署成立跨部門工作小組,全面檢討傷殘津貼計劃的執行細節,預計六至九個月內完成,但至今仍未公布檢討結果及具體建議。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上述的跨部門工作小組的運作情況,包括該小組於何時成立、成員的姓名和職稱、主席/召集人的姓名、小組的職能、至今舉行會議的次數、如何收集各持分者的意見(尤其是申領傷殘津貼的人士和家屬的意見)、工作時間表、至今未公布檢討結果的原因,以及何時會完成檢討並公布結果;

    (二)有否檢視或修改現時的申領準則,包括有否制訂「嚴重傷殘」的新定義;有否檢討現行水平的傷殘津貼對申領人「應付因嚴重殘疾而引致的額外需要」有多大的幫助,以及能否達致政策目的;及

    (三)有否考慮開發一個電子批核平台,取代現時以紙張傳遞的處理申請模式,讓工作人員可藉該電子平台交換資訊和處理申請;如有,時間表及方案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閱讀更多

  • 挾長者以令立會張建宗捱批


    是次特惠生果金方案雖然得到大部分建制派支持,但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的處理手法受到部分建制派議員批評。特別是政府為推銷方案的電視廣告,被泛民和工聯會議員批評為不尊重立法會。工黨張超雄更對此提出動議,對政府此舉表示遺憾。

    張超雄提出動議,對於政府在立法會未有決定之前,就推出電視宣傳,誤導長者,亦不尊重議會表示遺憾。他促請政府停止宣傳,並保證以後不會作類似行為。張超雄的動議將會在討論完結後才進行表決。

    節錄自: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A14 | 政情 | 2012-10-31 挾長者以令立會張建宗捱批

  • 我的理念闡釋:公民社會 共同進退


    【明報專訊】訪問張超雄,以為要排隊,即使不用排,估計他也好忙,或要休息,沒料到他爽快答應,他自嘲﹕「無人訪問我,傳媒對我無興趣。」

    他自覺欠缺星味、不夠娛樂性。不知何時開始,議員竟然要以這些引起大眾注意,重點不再是工作態度、理念、往績。

    但張超雄當選應該已經說明,一些理性的選民對議員仍抱有若干期望,不光是謾罵(和反駁)的技巧、助選人牆、在街站插滿嚴重浪費地球資源的旗幡……

    選舉結果公布後,很多人分享心聲,說張超雄當選是唯一安慰。

    要是你不上網,未必知道這是多大的讚許,相比起某建制派議員出局後不停被轉載的冷嘲熱諷普天慶祝圖片,張超雄得到的恭賀,更加難能可貴。

    當議員政客忙着出位或出糗,張超雄埋頭做實事,不間斷地爭取公義。

    幸好選民的眼睛仍然雪亮。

    1. 一個專門幫人的行業

    訪問的開場白,是別人平常怎麼稱呼他。

    「他們叫我阿Fer。」張超雄答,這出自他西班牙名字Fernando的頭三個字母。這位港版法蘭度,本在澳門出世,爺爺是華人,卻去了秘魯,生下法蘭度的父親,「爺爺認為爸爸要學習中國事物,將他送到澳門念書,爸媽在澳門結識結婚,我在澳門出生後來港。」他的家庭,以服務別人為業,爸爸教書,媽媽是護士,在多元文化背景下長大,使張超雄從小懂得﹕「種族、語言、文化的差異是很自然的,我不會覺得某種文化比其他更正統。」他大學畢業後在美國念碩士、博士,生活了十五年,令他建立了宏觀的世界觀,不會只着眼香港。「我在美國主要服務華人團體,以亞裔移民為主,我的移民觀是我不覺得移民是負擔,因為我在美國看到華人的貢獻,幫他們爭取平等的對待。」回到香港,他反而覺得香港人歧視新移民﹕「我們去到外國,要求乜乜乜,但換轉在香港,卻歧視其他人。」

    張超雄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不僅念社工、當社工,亦教出不少社工學生,社工是他的終生職業,即使進入議會,他做的亦是同一件事﹕幫助弱勢的人和為有需要的人發聲,一個自稱性格內向的人,為何會挑選這為終生職業?

    「其實我幾靜,很多人甚至形容我為孤僻,父母鼓勵我做義工,希望我多接觸外邊的人,能夠幫人我好開心,後來發現有一個專門幫人的行業,既然我不喜歡做生意,數口唔叻,中學讀書成績麻麻,不如一試?」當時的社工行業受人敬仰,薪酬不錯﹕「大家爭着入行,出路好,但當時吸引我的,是我認同這行的理念,希望為社會帶來公義和改變。」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