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者跪求張建宗 勿拆石仔嶺安老院

    長者跪求張建宗

    為配合新界東北發展,政府將在二○一八年及二○二三年分兩期清拆古洞北石仔嶺花園全部安老院,近千名長者受影響,昨有多名長者由石仔嶺千里迢迢往立法會表達不遷不拆訴求,兩名長者更分別向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下跪及哭求勿作趕絕。張建宗指今次是個兩難決定,預期首批清拆受影響長者最多三百人。

    昨早立法會舉行福利事務委員會,十多名石仔嶺安老院長者、院舍經營者,帶同「抗議政府不仁不義」標語到場抗議,促政府不遷不拆石仔嶺十六間安老院。在會議上,年邁瘦削的梁伯表明希望政府保留石仔嶺安老院,「希望局長比我生活好點」,他說畢更向張建宗跪下及合十雙手作求情狀。另一長者溫漢強哭訴,「政府似在趕絕我,想我快點死,希望政府可答我一句,保留石仔嶺讓我們安享晚年,大家兄弟姊妹好擔心。」
    議員炮轟「好涼薄」

    石仔嶺其一安老院負責人溫陳淑韾說,區內多間院舍付出十七年心血經營,歷年培訓數百名物理治療師、護士、護老者,是社署及醫管局合作夥伴,接收同區大量復康長者,減低醫院壓力。

    張建宗指,關注長者福祉是大前提,今次是兩難決定,社署副署長將率領跨部門工作小組,與十一家營辦者及長者家屬溝通,望做好無縫交接。

    多名議員炮轟張建宗「好涼薄」,公民黨郭家麒批評局長面對長者丟低尊嚴下跪,仍無動於衷;工黨張超雄提出無約束力動議促政府保留石仔嶺不遷不拆獲通過。

    報導來源:
    星島日報 2014-05-13 A10 | 港聞 長者跪求張建宗 勿拆石仔嶺安老院

     

     

  • 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討論石仔嶺私營安老院


     

     

    今早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上,我指責勞福局置長者的福祉於不顧。在原訂於上月舉行的會議上,當局並沒提交任何有關石仔嶺安老院的遷拆方案,但短短一個月後的今天,卻突然向委員會遞交分兩期進行的遷拆方案,這顯然是當局為了爭取某些政黨支援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策略,完全沒考慮過長者的福祉。

  • 救救石仔嶺 救救新界東北

    今早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討論粉嶺石仔嶺花園私營安老院舍的安置事宜。數十名石仔嶺安老院代表和院友則在立法會外請願,要求不遷不拆。 我認為,政府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未獲撥款前,便已停止向石仔嶺的安老院轉介個案,有陰乾之嫌,實在是不顧道義的做法。 我在會上動議:「已成近千位長者安老的老人村,環境優美,適合長者居住,本委員會認為石仔嶺花園應予保留,新界東北發展應以不遷不拆原則重新規劃,讓長者能安心頤養天年。」 最後動議獲通過。

    今早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討論粉嶺石仔嶺花園私營安老院舍的安置事宜。數十名石仔嶺安老院代表和院友則在立法會外請願,要求不遷不拆。

    我認為,政府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未獲撥款前,便已停止向石仔嶺的安老院轉介個案,有陰乾之嫌,實在是不顧道義的做法。

    我在會上動議:「已成近千位長者安老的老人村,環境優美,適合長者居住,本委員會認為石仔嶺花園應予保留,新界東北發展應以不遷不拆原則重新規劃,讓長者能安心頤養天年。」

    最後動議獲通過。

     

     

  • 倘短期收地長者難安置

    探訪石仔嶺老人院

    石仔嶺花園前身為英軍已婚宿舍,位於擬建古洞鐵路站南面,自回歸後由政府產業署接手,租出23 幢兩層院舍予私營安老院經營,成為現時擁有逾千個宿位的「長者村」。政府若在短期內收回地皮,超過300 名買位長者會經社署安排入住其他資助宿位;另外逾550 名入住私營宿位的長者,或需要自行尋覓出路,但石仔嶺院舍宿位已佔北區整體達六成,同區接收能力一直成疑。

    九成入住者領綜援

    根據政府資料,截至今年3月底有958 名長者入住石仔嶺花園,當中近300 名入住買位計劃下的資助宿位,其餘逾660 人在私營宿位居住(當中110 人正在中央輪候冊上)。

    石仔嶺安老服務聯會秘書長曾儉光指出,九成入住長者依賴綜援維生,遭逼遷或無以為計,政府曾提出擴大經營者在其他地區的院舍買位數目,但始終無法做到原區安置,難滿足長者安居至百年歸老的需要。

    面對本港安老宿位緊絀,工黨張超雄認為,政府延遲清拆計劃,相信可令長者人數自然流失,甚至可減半,而院舍入住人數由去年的千多人逐漸減少,反映當局亦開始暫停轉介個案。中大社工學系副教授黃洪表示,安老宿位供應緊張,要靠私營院舍提供空間予長者入住,暫緩清拆可紓緩壓力,但認為石仔嶺的環境及空間較寬闊,始終較一般院舍擠迫環境為佳。明報記者

    報導來源:
    明報 2014-05-10 A02 | 要聞 | 拆局 倘短期收地長者難安置

  • 村民集會阻東北工程撥款


    受新界東北發展影響的粉嶺北及古洞北村民,與土地正義聯盟、土地民化陣線及捍衞農村青年陣線等團體,昨午起進駐公民廣場,聯手捍衞新界東北。村民今、明兩日舉行大規模集會,希望集結民間力量,阻止東北發展計劃上馬。村民又會在公民廣場搭建農舍,希望將新界農耕文化帶到鬧市,讓市民反思過度城市化對香港持續發展的影響,並尋求立法會議員支持,否決發展局的撥款申請

    古洞北發展關注組李肇華指,村民要以抗爭行動,抵抗政府黑箱作業。政府一旦取得撥款展開前期工程,將正式入侵社區影響村民生活,令村民承受沉重壓力。他說,政府在新界東北發展過程中,絕對「冇商冇量」從未直視村民訴求。他聲言會以一切辦法保衞家園。

    石仔嶺安老服務聯會項目總幹事蔣月蘭稱,安老院住有逾千長者,大多生於北區,為區內發展貢獻良多,但政府的發展大計,卻令長者面臨逼遷,「係咪覺得我哋老人家係次等人?」
    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工黨張超雄、社民連梁國雄及人民力量陳志全,已承諾支持新界東北村民,並計劃於明天會議「拉布」。

    撮要來源:
    蘋果日報 2014-05-01 A04 | 港聞 村民集會阻東北工程撥款

     

     

  • 立會通過東北設計勘探撥款


    發展事務委員會審議增加發展局人手及新界東北發展區詳細設計勘探撥款申請,均獲通過。議員張超雄批評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不公義,城規會仍未審議分區大綱圖,公眾諮詢九成屬反對意見,質疑當局「偷步」申請開職位及撥款。議員陳志全直斥當局企圖「先執行,後審議」,若立法會通過撥款,形同脅迫城規會批准改劃。

    多名議員關注石仔嶺安老院安置問題,要求政府交代細節,保留或重置該安老院。發展局副局長馬紹祥指未有任何定案,正與社會福利署緊密聯繫。

    另外,二十多名新界東北居民立法會門外示威,批評有地產商「偷步」挖地勘探,影響村民生活。代表指,馬屎埔村內被挖十多個洞,部分鄰近農地,擔心土質受影響。地產商更走入租戶農地,插旗規劃位置,質疑「勘探」並不合法。馬紹祥表示,會了解工程的安全及合法性。

    撮要來源:
    太陽報 2014-02-26 A04 | 港聞  立會通過東北設計勘探撥款

  • 關心社會──同心、同憂、同行


    發展高爾夫球場

    「我一直重視如何把社會各界的聲音跟議會連結起來,凡遇上不公義的事情,我會主動與市民及關注團體連成一線,一起同心、同憂和同行。」

    新界東北 為誰發展?

    政府提出新界東北土地發展計劃,把古洞北、粉嶺北和打鼓嶺坪輋三區的農地等劃為新界東北新發展區,作為興建住宅和商業發展。計劃牽涉新界東北居民的世代相傳家園,他們在此落地生根,但計劃卻將他們的家園連根拔起。我曾探訪當地的村民,部分仍然是活躍農戶,透過務農養活一家幾口,且為香港市民提供本地的新鮮疏菜……然而,發展計劃尚在諮詢階段,他們已被發展商逼走。

    位於古洞北石仔嶺花園的「安老院村」,住上逾千名長者,但他們的院舍要配合新界東北發展,即將被夷為平地,那裏的老人家也勢將被迫「搬遷」。我曾探訪那裏的老人,並與石仔嶺安老服務聯會舉行會議,作為立法會「長期護理政策聯合小組委員會」的主席,我將在小組內討論,也會在發展事務委員會跟進事件。

    我在2013年8月份的發展事務委員會提出將粉嶺高爾夫球會及特首別墅的土地,一併納入新界東北發展規劃的議案,要求政府重新規劃發展區,將對居民的影響減至最低。

    議會外,透過接觸受影響的村民、參與村民發起的「護村」行動;舉辦社區論壇及派發單張等,讓公眾明白土地規劃及房屋不配不公義的問題。

    滯港難民 被忽略的一群

    滯港難民 被忽略的一群香港目前有近4,700名南亞和非洲裔滯港難民,他們一直在等待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署就申請難民身份進行確認,或向特區政府申請酷刑難民身份評估。但由於審核過程緩慢至極,他們普遍都會在港滯留三年或以上。難民為了免受迫害,幾經難辛逃離家鄉來到香港,希望能得到庇護和人道安排,無奈事與願違,他們來到香港後不僅僅面對生活條件惡劣如第三世界的問題,更面對生而為人最基本的人權問題。

    我曾到訪打鼓嶺坪輋、元朗洪水橋的難民,眼見面前由豬欄雞寮改建成的劏房,設施非常簡陋、沒有清潔食水、偶爾傳來惡臭,我難以相信,眼前就是難民的居所,更難以接受,富裕的香港政府,竟容讓難民過著沒有尊嚴的生活。

    2013年6月起,我先後在立法會的保安事務委員會及福利事務委員會中要求就難民政策以及關注難民在港生活條件進行討論,而福利事務委員會亦在6月24日就難民議題召開公聽會,聆聽難民以及關注難民議題團體的意見。

    議會外,我一直與關注難民議題團體緊密聯繫,共同支援難民,堅持以人道對待難民,以及就現時未盡完善的難民政策提出倡議,要求縮短難民身份的審核時間,讓他們能夠盡快到達收容國或者遣返原居地。

  • 長者──退休保障是權利,不是福利


    探訪石仔嶺老人院

    我一直主張推出一個全民性、沒有資產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以社會保險方式,讓大家共同承擔養老責任。這絕非什麼遙不可及的天方夜譚,退休保障從來都是我們的權利,而不是福利。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

    隨着長者生活津貼於2012年年底引發社會討論,社會對養老的概念有了更多看法。我在2012年10月24日立法會會議中提出「全民退休保障制度」議員議案,於11月2日內務委員會要求成立「退休保障小組委員會」,可惜議案遭否決,小組委員會也無法成立。雖然內會下沒有成立小組委員會,但隨後我在福利事務委員會下成立了相關小組,正輪候運作,我將會加入此小組。在社區層面上,我舉辦及參加全民退保論壇,在街站派發宣傳單張,同時支援其他民間團體的相關行動。

    成立小組研長護政策

    長者晚年生活的長期護理政策,是對長者及其家人重要的支援。現時的院舍及社區照顧服務規劃嚴重不足、質素參差,而且服務凌散,長者的生活質素實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我要求成立「長期護理政策聯合小組委員會」,並擔任該小組主席,先後安排討論不同政策議題的聽證會,讓民間團體、長者直接走進議會發聲,表達意見。過去曾討論過院舍規劃及質素、社區照顧服務規劃及質素、照顧者津貼、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等議題。各聽證會皆有逾20多公眾人士或代表團體發表意見。

第 1 頁,共 2 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