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求真鐸校方公開道歉


    星島日報 2013-12-30

    真鐸學校有教師涉及欺凌聽障學生,事件曝光至今已超過九個月,當中涉及言語侮辱、毆打及非禮,是一件涉及教育界、聽障人士及聾人界別的嚴重事件。上周四召開第一次教育局、投訴人與被投訴人的三方會議,此會議是我由一開始接獲事件便作出的要求,我要求於教育局完成調查工作後,主持三方會議作出溝通,並讓所有投訴人參與會議,這是非常基本的要求。

    法理基礎下的道德判斷

    教育局並不是一個專業的調查部門,但在這背景下教育局仍然確認有四宗投訴成立,涉及兩位在任教師,教育局亦指出不成立之個案並不表示沒有發生,只是未有足夠證據。涉事教師所犯的過失不只一宗,並於不同年期發生。結果,涉事教師只接受口頭及書面警告便了事。

    我們要求教育局及真鐸學校執行條例,要求涉事教師停職受查,儘管只是停職14天後復職亦應該執行,因為這是法理基礎最基本的要求。《特殊學校資助則例》第62(f)條指出,教師如涉及性質嚴重的刑事法律程序,或因嚴重不當行為而正接受調查,而該教師繼續上課會損害學校利益,則校董會可暫停該教師的職務。經由教育局確認的「不必要身體接觸導致學生受傷」,及現時正由警方刑事調查,明顯屬上述則例規定。先不論警方調查成立與否,自教育局發出調查報告以來,從沒執行資助則例,法理何在?
    法律精神是要保障基本人權,條例設於一個基綫及原則,因為仔細條文沒有可能涵蓋所有社會事件。在法理基礎下,我們要有道德判斷和底綫,兒童和學生是我們的下一代,理應受到保護,並讓其得到合適教育,使其發展成為一個社會公民,人權、人身安全及平等機會更是社會首要着重的價值。殘疾學生處於弱勢,社會對他們的保護理應更全面,欺凌、歧視及暴力事件,是絕對不能容忍。真鐸事件我們社會的道德判斷應該如何?

    會議期間,真鐸校董會的發言人說了一句:「校董會一致同意道歉」,我絕對不能夠理解此句說話為已向投訴人道歉。其實,事件曝光後,真鐸學校的態度一直強硬否認,擺出高調姿態指投訴人是誣衊學校、滋事分子,甚至直指「個別議員」炒作新聞,期間真鐸學校多次接受傳媒訪問、發公開聲明,否認事實、包庇涉案教師,該等訪問言論更包括「學生不喜歡學校可以轉校」。對於投訴人而言,更會讓其他同學感到投訴人是「滋事」,讓投訴人感到不被尊重和重視,是嚴重的再度傷害。

    為何要求公開道歉

    我必須重申,要求公開道歉及涉事教師按條例停職受查是一直以來的要求,並不是三方會議才第一次提出。還望教育局及真鐸學校反思整個事件的處理,在法理基礎下作出適當的道
    德判斷;亦希望此事件作為教育界及殘疾界別的一個警惕,不要再讓剝奪殘疾人士基本權利的事件發生。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

  • 張超雄籲真鐸教師停職


    接收聽障學童的真鐸學校早前有教師毆打及言語侮辱學生,教育局已經收到學校就當局建議所制訂的跟進和改善計劃,當局會監察各項工作的進展。教育局說,內部工作小組在有關教員牽涉的個案結束後,即證實再沒有上訴或完成調查後,檢討有關教員的註冊資格,真鐸學校校董會亦將會與投訴人會面,就事件直接溝通。

    協助學生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校方與學生將在下周四會面,他期望校方公開道歉,將涉事教師停職,承諾不會對仍然在學校就讀的學生秋後算帳。

    撮要來源:
    新報 2013-12-13 A12 | 港聞 | 新聞快訊 張超雄籲真鐸教師停職

  • 吳克儉:要求真鐸兩月內完成處理


      多名真鐸學校學生及家長,前日就該校有教師涉嫌與學生有不必要身體接觸一事會見教育局代表。

      吳克儉指出,現時會先由真鐸學校校董會決定如何處理涉案的人士,局方再於兩個月後檢視校方的決定,才決定下一步行動。教育局指,該校已向有關教師發書面警告,指該教師不能再犯,否則即時解僱。而一直跟進有關事件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日前要求校方立即將涉案的教師停職,

    撮要來源:
    晴報 2013-10-21 P18 | 新聞 吳克儉:要求真鐸兩月內完成處理

  • 吳克儉擬派專人入真鐸校董會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表示,諮詢法律意見後,已將事件交由警方跟進,會考慮委派專業人士進入校董會,不過現階段會按既定程序處理,先由真鐸學校的校董會跟進,局方再作最後安排和檢視。教育局昨回應稱,局方一直十分關注事件,而學校已根據《資助則例》向教師發出書面警告,要求教師不能再犯,否則會即時解僱。

    張超雄感失望和遺憾

    真鐸學校昨亦發聲明,稱已向兩名涉事教師發出書面和口頭警告,兩人已經致歉,校方亦向全校家長發出通告邀請出席溝通會,並邀請平等機會委員會培訓全體教師。
    張超雄昨聯同大約30名「真鐸學生權益關注組」的代表,與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鄧發源會面,討論事件。張超雄在會後批評局方,未能以學生的利益和監察學校的角色處理事件,感到極度失望和遺憾,認為當局在處理被欺凌學生的投訴事件上不應抱中立態度,而要有「黑與白」的判斷。

    曾說「弱智都好過你」

    受害學生陳婉婷較早前遭教師指摘「弱智都好過你」,局方裁定投訴成立。她表示,自己有聽障,但不希望被欺凌,期望老師視他們為正常人。她又稱,有關教師事後態度無改善,並以輕浮態度跟學生說,「不滿意的可以投訴」,令她感難受。

    張超雄認為,當局應按照《教育規例》執法,有關教師應該停職,並派代表加入真鐸學校的校董會監察運作,避免欺凌事件再發生,又謂關注組正計劃前往申訴專員公署投訴教育局,並會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提出討論今次事件。

    撮要來源:
    成報 2013-10-20 A07 | 港聞 吳克儉擬派專人入真鐸校董會

  • 毆打聾童後應加強家校合作?

    真鐸事件

    星島日報 2013-10-10 A18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真鐸學校的聾童被教職員毆打、非禮及言語侮辱等欺凌事件,擾攘數月,校方和控方各執一詞,事件由教育局直接介入調查。調查結果終於出爐:就十二位個案共十七項的投訴,有四項成立,其餘大部分為無法查證。就涉嫌毆打學生的三宗投訴,有兩宗成立,包括:「某老師與某學生有不必要的身體接觸以致傷及該學生身體,指控成立。」另一個案「老師涉嫌拖行學生二百米的指控,並非事實。但涉事教師與學生發生不必要身體接觸的指控則成立。」

    發回校方以校本處理

    另涉嫌言語侮辱學生的四宗投訴,則有兩宗成立:「某老師因中五生錯用膠筷子來烹調食物,對學生說『弱智好過你哋』,並不恰當。投訴成立。」另一指控「某老師涉嫌在同學面前辱罵學生媽媽簽署體溫記錄表的字體『不知所謂』,故證實該老師的說話不莊重。」
    此外,某老師涉嫌在走廊公開責罵某同學說:「你有冇用腦呀?佢叫你食屎、你就去食屎?」一事無足夠證供證明屬實。

    另有關於教師涉嫌教學態度差的投訴,教育局的報告指出:「某老師涉嫌上課時只叫學生抄作業答案,很少解說;課堂上看報紙、批改其他班的課業、『玩電腦』、瀏覽色情網頁、在預備室睡覺等,由於無具體時間和教學安排內容,難以查證。但學校必須繼續監察該老師的教學情況,作適當支援,以改善教學效能。」

    繼續不認錯難令人接受

    調查報告作結如下:「就上述投訴的調查結果,調查小組要求學校檢討處理教職員不當行為的校本機制、檢視學校的訓輔理念及加強家校合作和溝通。教育局會將調查結果和建議通知學校,並要求學校作出跟進。」

    被指控(成立)毆打及言語侮辱學生的老師繼續若無其事地在真鐸任教,教育局的調查報告完全無提及任何懲處。真鐸事件曝光後,校方曾全盤否認有關指控,反而發聲明指議員「高調炒作」,並指投訴的學生為「滋事分子」。現在教育局介入調查後證明部分指控屬實,且性質嚴重,結論卻輕描淡寫地把事件交回學校跟進,實在令人無法接受。

    首先,毆打以至傷害他人身體,肯定違法。為何教育局不直接轉介警方跟進?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專業守則有列明:「在執行專業職務中若發現有兒童被虐待,應向當局舉報。」難道教育局的官員,連專業守則也不用跟隨?此外,香港法例第二七九A章《教育規例》五十八條:「教員不得向學生施行體罰。」任何教員違反此項條文,即屬犯罪。為甚麼教育局不執法?

    學校、師生及家長處於一個權力不平等的關係。學生及家長要投訴學校並不易。對於聾童及聽障學生來說,要站出來面對校方更加困難。

    經過很多努力,事件終於由教育局介入調查,大家都希望教育局能主持公道,但現在部分投訴成立,教育局竟將事件發回校方以校本處理,對於家長及學生簡直是雙重打擊。

    做錯事要承認、道歉。若性質嚴重,應受到懲罰;若引至他人有損失,應予合理賠償。這些道理,我們在幼稚園應已學到。現在教育局證實有關指控屬實,校方只發聲明感謝教育局的報告,並說會跟進。做出令人髮指的暴力及歧視行為的老師繼續任教,校方繼續不承認錯誤,這是甚麼世界?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 真鐸家長平機會請願新聞報導總匯


    真鐸家長平機會請願報導總匯

    取錄聽障學童的真鐸學校近期傳出多宗懷疑老師欺凌學生事件,校監高華文月初在一電視節目中提及「聽障學生若不喜歡學校,可轉校」,有學生及家長指其言論令學生感到不被尊重及被歧視。二十多名學生及家長昨到平等機會委員會請願,並就5名學生疑遭老師禁錮、侮辱、毆打的欺凌個案提出申訴,求平基會介入調查,並促請教育局加快調查進度。平機會發言人稱基於私隱,不會詳述個案細節,會後團體引述平機會職員回應稱,聽過學生申訴後,部分個案申訴內容屬《殘疾歧視條例》保障殘疾人士的範圍,會研究如何跟進。

    協助學生及家長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至今收到30宗投訴個案,主要是帶有歧視性的辱罵、毆打,而教育局正處理二十多宗投訴個案,但進度緩慢,擔心學校會以敵意態度面對學生,令他們無法在安心情況下學習,促請教育局加快調查進度。他亦希望學校可以持平的態度處理事件。
    撮要來源:
    新報 A09 | 港聞 | 2013-06-12 指校監「不喜歡可轉校」涉歧視 真鐸家長平機會請願

    「昨日往平機會投訴的,是五宗新個案涉及三名仍在學的學生及兩名剛畢業校友的個案。該校中五學生陳婉婷昨指出,曾在烹飪課用錯筷子被老師喝罵「基本嘢都唔識做,智障都好過你哋。」她站出來投訴是要取回公道。另一同學張永賢說曾被罵:「叫你去食屎,你就去食屎?」她向校方投訴後被老師帶到房間疲勞式轟炸,查問為何投訴,六個鐘內無返回課室,令她十分害怕。剛畢業的郭文輝則以手語指曾被老師罵「無腦」。協助學生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要求平機會盡快介入調查,遏止涉及殘疾歧視的情況,並促請教育局盡快完成調查。」
    撮要來源:
    太陽報 A13 | 港聞 | 2013-06-12 真鐸欺凌風波 家長促平機會調查

    議員張超雄指,有投訴人是在校生,擔心他們未來繼續在該校就讀時或面對不少壓力,亦對校方透過傳媒的「隔空回應」做法感遺憾。
    撮要來源:
    香港經濟日報 A15 | 港聞 | 2013-06-12 真鐸學生求助平機會 投訴被辱

    張超雄認為,事件曝光後,校方的處理手法,包括個別隔離投訴的學生,以及校監和校長公開在電視節目中指責學生滋事的言論,擔憂仍在學校就讀的投訴學生,難以面對壓力。
    撮要來源:
    成報 A11 | 港聞 | 2013-06-12 真鐸生投訴遭禁錮辱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