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育──環境公義 維護弱勢


    新界東北古洞村民

    「在經濟主導的發展觀下,政府以香港人住屋需要為名,大肆『盲搶地』,提出新界東北新發展區、大幅填海、龍尾泳灘的計劃等,但這些發展的最大贏家是發展商,不少基層市民的生活成為所謂發展的犧牲品。」

    反對「盲搶地」

    梁振英政府常以香港房屋需求為施政的重中之重為由,「水陸兩路」盲搶地,除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外,還有意在維港以外填海,提供2,000至3,000公頃的「土地儲備」,但政府一直沒有清楚交代人口政策,無法說明要那麼多土地儲備之目的,貿然要大肆填海,完全不符合可持續發展的原則。十大基建之一的港珠澳大橋,以及諮詢中的第三條跑道,對於香港海洋生態環境的承受力,已超出負荷,海洋生態已破壞得體無原膚。根據環保團體的資料,香港的吉祥物「中華白海豚」只剩78條!

    我認為,發展必須符合可持續、要維護跨物種的公義及土地公義的分配。所以,我分別在地區舉辦論壇、組織地區居民及團體、參與616反盲搶地大遊行,在議會內外監察政府「盲填海」方案。

    守護龍尾 不要人工泳灘

    守護龍尾灘政府硬推大埔龍尾人工沙灘工程,即使被指責破壞生態,被質疑為當區遊旅發展進行地產配套,仍一意孤行,還透過種種不公義的程序暴力,堅持發展社會普遍不認同的大白象工程。我的地區辦事處加入了「守護龍尾大聯盟」,揭露政府不公義的程序暴力,弄虛作假的環評報告。

     

    倡議回收再造 創造綠色就業

    堆填區對附近環境的影響被受質疑。我曾應村民邀請,親身到新界北的垃圾堆填區附近的河流視察過,河流傳來陣陣臭味,村內生物物種減少。由於政府未能落實減廢回收及檢討如何減少堆填區運作所產生的環境污染問題,我反對垃圾堆填區擴建計劃的撥款申請。我認為,政府應該資助本土的社區回收再造的工作,一方面可以減少垃圾堆填區的負荷,更可以創造大量的綠色就業的工作機會。

    違規骨灰龕 新界東重災區

    過去10年,因政府政策失誤,導致公營骨灰龕位供不應求,一些不法商人看準機會,在違反規劃及地契的情況下,在村屋、綠化地帶或借廟殼發展骨灰龕場。現時有95間被列為表二的違規龕場,當中35間(33.25%)在位置新界東,分別在大圍、沙田、火炭、大埔、粉嶺、西貢,對附近居民造成滋擾。

    議會外,我與受影響的居民爭取當局盡快取締違規龕場。議會內,除透過立法會申訴部跟進個案外,我在相關的事務委員會要求當局盡快落實發牌制度,規管私營骨灰龕,政府擬於2013年第4季將有關法案草提交立法會審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