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站僅一?,來往月台大堂


    【或涉歧視】
    本月初港鐵停用大圍站月台升降機以進行翻新工程,此舉惹來平機會跟進事件是否違反《殘疾歧視條例》。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今次觀塘站的月台升降機暫停使用,亦同樣可能構成歧視。他促請港鐵盡快補回涉事升降機的准用證,長遠更應改善各站的無障礙設施,考慮加設更多升降機。

    議員斥年賺百億不加建

    張超雄指出,現時不少港鐵站,包括涉事的大圍站、觀塘站,甚至旅客較多的尖沙嘴站,來往月台和大堂只得一部升降機,根本不足以應付乘客量。部份車站例如金鐘站,更加沒有升降機,相信需要等待配合沙中綫工程完成,港鐵才會加建升降機。

    張超雄質疑港鐵年賺100多億元,卻不願花錢增設升降機;又批評今次觀塘站停用升降機,港鐵行政上出問題,否則事發後應該毋須等待3日,才申請補發升降機的准用證。

    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成員范國威亦批評港鐵及機電署處事僵化,在事件上沒有照顧傷健人士,做法「非人性化」。他又質疑涉事升降機的准用證可隨便被乘客弄丟,港鐵應檢討相關設施是否出現漏洞。

    報導來源:
    蘋果日報 2016-05-30 A06 | 要聞 多站僅一?,來往月台大堂

  • 回購港鐵,有何不可?


    各位讀者,不知道有沒有人是在四月二十七日生日?如有的話,恭喜恭喜,閣下將會獲得港鐵特別為每月生日之星送上生日驚喜。

    港鐵花盡心思推出花多眼亂的優惠,但市民最渴望看到的減價,卻從未出現。今年港鐵盈利高達一百三十億元,卻連續第七年加價,根據可加可減方程式增加票價百分之二點七。在市民對港鐵的怨氣愈益加深下,政府亦深知不妙。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在港鐵加價後,隨即要求港鐵提早一年檢討「可加可減」機制來應對,試圖紓解民憤。經過一輪表面工夫後,港鐵兩日前同意提早一年進行相關檢討。

    以股東利益 犧牲社會利益

    根據現行票價調整方程式為:整體票價調整幅度=(0.5x綜合消費物價指數變動)+(0.5x工資指數變動)-生產力因素。這條方程式保障了港鐵可以把經營成本的上升,包括工資、工資外的成本,完全經票價轉嫁予乘客,而當中生產力因素的釐定更加非常隨意,由最初的零,然後百分之零點一,再修訂為百分之零點六。再者,假如增加生產力令到票價降低,影響港鐵的利潤,港鐵又怎會有誘因增加生產力。即使經過一三年四月,港鐵與政府檢討後加設封頂機制,票價加幅不得高於家庭每月收入中位數按年變動,但亦無阻港鐵年年賺錢,年年加價。

    特區政府持有港鐵七成六的股份,但港鐵卻形同「獨立王國」,以股東利益、利潤最大化來犧牲整體社會利益。即使政府在董事會中有官員代表,卻形同虛設,相關政府部門亦難以起監管作用。以廣深港高鐵超支延誤的事例中,政府對港鐵工程監管無力,港鐵內部管理混亂,又以「政府撥款、港鐵借錢派息」的財技來掩飾問題。

    在鐵路優先交通政策下,期望通過其他公共交通工具與港鐵競爭,來逼使港鐵改善服務,提升效率,根本不切實際。況且,交通政策是明顯地向鐵路傾斜的,即政府在地區規劃以至批核巴士及小巴路綫時,首先考慮了港鐵的載客量和利益,很多地區的巿民,尤其是偏遠地區,其實並無選擇,只能使用鐵路。

    以上的公共事業私營化的惡果,除了見諸港鐵外,領展同樣令人恨之入骨。綜觀世界各地的公共交通,大都是政府營辦、以服務巿民為目的之公共事業。政府應回購港鐵,由政府直接管理、審計,並由立法會監察,讓港鐵擺脫以盈利掛帥的營運方式,實現以民為本的公共事業。

    張超雄工黨立法會議員

    星島日報 2016-04-22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 反映紅磡港鐵站的月台及接駁天橋過於擁擠的問題


    張超雄議員:

    主席,有市民向本人反映,在每天的上下班時段,紅磡港鐵站有很多乘客在月台候車,亦有大量乘客使用扶手電梯往返各月台轉車,以致月台十分擁擠和混亂;而接連該站A、B及D出口的行人通道和天橋,是通往隧道巴士站、小巴站、香港理工大學及香港體育館的必經之路,因此亦擠迫不堪。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過去5年,每年(i)紅磡港鐵站、海底隧道九龍入口的巴士站、上述的行人通道及天橋的人流數字分別為何, (ii)該等地點過於擠迫所導致的意外宗數,以及(iii)有關當局接獲市民就該處的擠迫情況作出投訴的宗數;有關的政府部門、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公司”)、各專營巴士公司分別在該等地點採取了甚麼措施維持秩序及疏導人潮;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