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浸大管理不善藝術中心屢失竊


    政府積極活化空置建築物,早年將逾三十年歷史的石硤尾工廠大廈交由浸大管理,打造「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為百多名藝術家提供創作場地。不過,多名藝術家向本刊投訴,指藝術品常被破壞及失竊,質疑浸大管理不善,政府監管不足。

    從事油畫及雕塑藝術多年的彭先生,早在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下稱藝術中心)○八年開幕時,經遴選後獲准進駐,一直租用六樓一個約三百呎單位作工作室,現時月租二千五百元,他在工作室定期開班授徒,約有五十名學生。

    彭先生投訴,藝術中心保安大有問題,藝術品曾多次被偷去及被毀壞。去年二月,他將自製的一隻藤鹿藝術品放置在工作室門口,打算供訪客欣賞,卻被人偷走,他即時向中心反映及報警,惟最終案件調查無結果。同年五月,彭先生於中心二樓平台展示作品,卻發現其中一幅油畫被人踩爛,即使翻看閉路電視亦無所獲,他質疑中心未有盡力保護藝術品。彭先生非常無奈:「藝術中心平日已經冷冷清清,我哋將作品放出門口,都係想加強同訪客交流,無諗過保安咁差。就算報警,警察都無權入中心巡邏,保安問題始終都係中心負責。」

    彭先生屢次向中心反映仍無改善,遂在中心範圍張貼海報及橫額表達不滿,不料藝術中心指其用字涉及誹謗,發出律師信,最後更指他滋擾及不合作,拒絕續租。彭先生怒言:「而家就係因為我唔聽話就無得續租,好無理!」

    跟進藝術品多次被偷

    其實,藝術品失竊並非單一事件,工作室設於八樓的Ban透露,拍檔曾兩次被偷去單車;在三樓設立「自得窰」工作室的鄭先生亦曾被偷去放在門外的陶製品,平日放在露台曬乾的作品亦不時被人破壞。此外,藝術家林漢堅去年亦被偷去畫作:「當時幅畫掛喺七樓工作室外面做展覽,我背住門口做緊嘢,幾個鐘之後就發現幅畫唔見咗,中心睇番閉路電視話無發現,報埋警都無用,最終不了了之。」

    出言批評不獲續租

    根據彭先生出示的相片,他曾在藝術中心電梯大堂貼上海報,希望負責管理藝術中心的浸大能尊重及保護藝術品、正視失竊問題,卻被中心的海報審查小組指海報違規。其後他又張貼寫上「浸大霸道管理」的橫額,藝術中心卻引用租約條款,指他未經批准張貼橫額屬違規,加上內容有中傷成分,發律師信要求他道歉,今年初更以事主「曾發放內容令中心及或香港浸會大學造成滋擾及構成影射或中傷的物品」為由,拒絕為其續租,結果彭先生於本月初約滿,被迫遷出。協助處理事件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直言,浸大管理的藝術中心未有評估租戶的藝術表現,卻以此為由拒絕續租,變相打壓言論自由,做法不公。

    撮要來源:
    Next Magazine A012-014 | 時事 | 投訴 | 2013-03-21 浸大管理不善藝術中心屢失竊

  • 就議程項目”使用土地作教育用途的現行政策相關事宜” 通過的議案


    本委員會反對政府將前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李惠利分校的教育用地改變用途,撥入賣地表作興建中密度豪宅。並要求政府保留前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李惠利分校校舍用地作「政府、機構或社區」(GIC)用途,包括作原教育用途。

    (毛孟靜議員動議並經張超雄議員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