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殘疾人士苦候 梁未現身接信


    2012-07-04

    【明報專訊】新一屆行政會議昨日召開首次會議,殘疾人士監察特首施政大聯盟的數十名殘疾人士,頂着烈日在特首辦外苦候個半小時,但一直等不到首天上任的特首梁振英接請願信。其間輪椅人士羅偉祥(圖)一度不適,但行政處未有安排他進室內休息,他最後召救護車送院。

    工黨副主席張超雄表示,輪椅人士出入不便,花了半小時從中環走到政總,故未能趕及會議開始前到場。有使用呼吸機人士,需於現場借電源充電。他怒斥梁振英落區「做騷」,但殘疾人士向其發出邀請會面信件統統石沉大海,昨更連踏出政總接信也不願。

    另外,會議開始前約40名社協代表在場外請願,要求新政府關注基層困苦。梁振英接收社協的請願信,並與數名代表握手及交談。

  • 特首的龍耳


    《星島日報》一家之言 2009年11月11日

    張超雄 「正言匯社」社長/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施政報告出台,特首民望應聲狂瀉,禮賓府上下百思不得其解,唯一想到是傳媒無中生有,惡意中傷,打擊政府威信。於是,特首官員自我感覺良好,行事方式一切照舊。然而我想,其實特首只要暫且放下那防衛思維,走進平常人的生活,那他很容易便會察覺,社會的廣泛不滿非因傳媒炒作,而都是人們的切身體驗。

    假如你是智障孩子家長,面對孩子到了十八歲被迫中斷學業,待在家中又乏人照顧,你如何不憤恨政府?這些困難的家庭,在這個夏天不斷進行抗爭,終於引起了輿論關注,然後政府才稍作讓步,承諾擴充學額。但是,年逾十八歲的孩子日後可否在完成新高中課程後方才離校?政府可會撤銷十八歲孩子需經審批才可留校的規定?統統仍是沒有任何保證。政府的官員,彷彿只懂盤算成本效益和法律風險,人本需要是次要考慮。

    那天,我參加了一個研討會,是有關聽障小學生在融合教育下面對的挑戰。教育學院研究特殊教育的學者冼權鋒,發表了一系列驚人的數字,每項都在控訴政府的無情。在場的官員面對具體的質疑,始終認為政府做得很好,還告誡家長對孩子的學習不應抱有不合理期望。

    隨著融合教育成為趨勢,專為聽障孩子而設的特殊學校殺的殺,或已完全主流化,絕大部份聽障孩子都往主流學校去。但政府可有關心他們的學習情況?似乎沒有。調查發現,多達一半在主流學校就讀的聽障孩子正面對多方面困難,四成人在中英數三科全不合格。面對這樣的數據,就連一般人也會疑竇:聽障孩子在主流學習環境,是否都得到所需支援?

    答案或許可以由上述調查的數字繼續揭開。調查結果清楚顯示,聽障孩子所需最基本的助聽設備,是完全不足夠的。即使大部份聽障孩子都是雙耳弱聽,但政府不論情況,都只會每五年才向他們提供一只(不是一對)助聽器,而且質素差劣,是故多達四成多人根本放棄使用政府提供的助聽器,而正使用的,也有四成半人對質素不感滿意。若要自資購買,費用一點也不便宜,一只便達一萬至數萬元,不是一般貧苦人家可以輕易負擔。

    那麼協助孩子在上課時直接接收老師講話訊號的無線調頻系統(俗稱FM機)又怎樣?即使效用龐大,但只有五成七患有極嚴重或嚴重聽障的孩子正在使用,原因是政府供應不足,而FM機費用高昂,即使家長自資購買, 卻有 老師不願在講課時使用。事實上,只有不足一 成 老師曾接受教導聽障孩子的訓練。

    在所有聽障孩子中,程度屬於極嚴重或嚴重的其實佔去五成半。按常理,學校應為他們制訂個別學習計劃,以決定向他們提供什麼學習支援。但實況是,只有三成半聽障孩子獲得這個安排,更有多達四成三孩子並無接受任何言語治療,即使有的,逾半每月也只有一至三次。

    在考試或其他評核安排上,學校可有為這些孩子進行調適?五成沒有。即使家長向學校反映需要,未獲校方接納者竟多達八成多。學校有跟家長討論如何協助孩子學習嗎?六成沒有。即使家由長主動提出,竟有六成人遭校方拒絕,或未獲明確答覆。

    還記得兩年前,年輕的聽障老師李菁雖然苦學成材,但仍抵不住讀書時期累積下來的精神壓力,最終選擇從高處一躍而下,死了。她的一篇日記「龍耳」,正訴說著很多聽障孩子的無奈。

    其實聽障孩子人數不多,中小學加起來只不過六百多人,我不明白政府何以可吝嗇至此。得悉立法會今天將會辯論何秀蘭議員有關改善特殊教育的議案。還望議案能夠提醒政府教育的本義不是賺錢,而是讓所有孩子懂得追尋真正的快樂,成為生命的主宰。

    但願李菁的悲劇不再發生。

  • 香港俠義精神將不可能變可能


    明報
    L08 | 新界西專線 2008-07-12

    香港人營營役役,時間的擠壓造就了一群「認命」的人,他們未開始已經認輸,從沒想過為自己爭取些什麼。幸好,良知同時警醒一班社會有心人,願意與有需要的人一起努力,站出來爭取社會公義,為「不可能」而努力,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香港霍金」的獨立願望

    很多人只會用「憐憫」的眼光看待殘障人士,有多少人能夠從他們的角度,真正了解他們的所需?

    有「香港霍金」之稱的鄭家龍,是個四肢癱瘓、全身痙攣的廿來歲年輕人。他有非凡的睿智,但殘障的身體像個牢籠,在院舍十年如一日的刻板生活,令他困坐愁城。他自信能離開院舍獨立生活,奈何院舍、主診醫生甚至母親皆反對。

    創造可能多年夢想終實現

    兩年前,家龍在一個研討會上遇到張超雄議員。雖然家龍無法說話,但他利用語音合成器回答觀眾問題有條不紊,反映了超卓的智慧和心思。從他的眼神裏,張超雄更看到強烈的求知慾。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