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站僅一?,來往月台大堂


    【或涉歧視】
    本月初港鐵停用大圍站月台升降機以進行翻新工程,此舉惹來平機會跟進事件是否違反《殘疾歧視條例》。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今次觀塘站的月台升降機暫停使用,亦同樣可能構成歧視。他促請港鐵盡快補回涉事升降機的准用證,長遠更應改善各站的無障礙設施,考慮加設更多升降機。

    議員斥年賺百億不加建

    張超雄指出,現時不少港鐵站,包括涉事的大圍站、觀塘站,甚至旅客較多的尖沙嘴站,來往月台和大堂只得一部升降機,根本不足以應付乘客量。部份車站例如金鐘站,更加沒有升降機,相信需要等待配合沙中綫工程完成,港鐵才會加建升降機。

    張超雄質疑港鐵年賺100多億元,卻不願花錢增設升降機;又批評今次觀塘站停用升降機,港鐵行政上出問題,否則事發後應該毋須等待3日,才申請補發升降機的准用證。

    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成員范國威亦批評港鐵及機電署處事僵化,在事件上沒有照顧傷健人士,做法「非人性化」。他又質疑涉事升降機的准用證可隨便被乘客弄丟,港鐵應檢討相關設施是否出現漏洞。

    報導來源:
    蘋果日報 2016-05-30 A06 | 要聞 多站僅一?,來往月台大堂

  • 領展賣出停車場兩成撤傷殘優惠 變相加租1.7 倍議員指政府監管有責


    本報早前揭發領展(前稱領匯)拆售商場的新業主向非牟利機構「開刀」,在契約條款承諾的「福利租金」外,大幅增加管理費,令其難以負擔,原來傷殘駕駛者亦面對類似困境。目前傷殘人士在政府及領展管理的停車場泊車享有半價以上優惠,但本報接獲傷殘人士投訴,在領展已拆售的香港仔田灣停車場,新業主拒繼續提供優惠,變相加租1.7 倍,傷殘車主被迫改泊到附近咪表位。本報以市民身分致電23 個領展已出售的停車場,扣除不提供私家車位的廣田邨停車場,6 個停車場、即逾兩成半停止提供四折傷殘優惠。有立法會議員認為,政府有責任監管屋邨停車場的新業主履行落實政府的政策。明報記者劉嘉裕

    政策目標屋邨半價停車優惠

    政府為傷殘人士而制定的《康復計劃方案》訂立了政策目標,據1999 年方案文件,公共屋邨居住或工作的殘疾車主,均可在該屋邨內享用半價停車月費優惠。現時政府屬下停車場,包括房委會停車場均提供半價時租、月租優惠予傷殘人士,而領展自2005年從房委會購入物業後,亦有保持半價優惠,2012年起更提升至四折優惠。

    本報記者以市民身分致電23 個領展已出售或已落實出售的停車場,扣除不提供私家車位的廣田邨車場,有6個車場已停止提供四折傷殘人士泊車優惠,包括香港仔田灣邨、筲箕灣東熹苑及柴灣峰華邨等(見上表)。當中田灣邨停車場傷殘車位月租由1040 元大幅加至2800 元,增幅近1.7倍。車場內原有7輛月租傷殘車輛,取消優惠後,只剩下一輛傷殘車輛停泊。

    受影響的包括患有小兒麻痹症的田灣邨居民黃英與其丈夫。由於田灣邨於處於半山,交通相對不便,「當年政府鼓勵我們駕車,給予我們那麼多優惠,但現在轉了手便取消,對傷殘人士十分不公平。」黃英說,他們現時將車停泊在距離住所約600米的漁利街咪表位,但常人花10分鐘完成的斜路路程,他們通常要搭小巴來回,或走半小時斜路到咪表位。

    投資者林子峰:考慮提供優惠

    田灣邨停車場的新業主「傑熙投資有限公司」自3月起取消傷殘泊車四折優惠,記者在現場向車場管理公司職員秦先生查詢,秦引述業主指,取消優惠是一個商業決定。持有東熹苑及峰華邨停車場的資深投資者林子峰回應稱,不知房委會及領展向傷殘車主提供泊車優惠,會了解情况及考慮提供優惠。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認為,屋邨停車場本是政府興建給居民的配套設施,當年房委會出售物業時,曾承諾有關設施將繼續滿足居民泊車需要,現時新業主取消傷殘優惠是違反承諾, 「若因(政府)出售停車場而不能貫徹執行政策,政府有責任去糾正」。平機會回應指,取消優惠未有令殘疾人士受到較差待遇,故未有違反《殘疾歧視條例》,但平機會希望新營運商在可行的情况下,考慮為殘疾駕駛者提供優惠。

    團體引述領展條款訂明需提供優惠傷殘青年協會駕駛會副主席許志強曾與領展代表開會討論此事,他指對方稱房委會賣物業時曾與領展簽條款,訂明需提供傷殘泊車優惠,而條款亦適用於日後的業權人,故領展亦與新買家簽訂相似條款。協會多次就相關條款要求房署解釋,但他指房署屢次迴避問題,現要求政府盡快公開有關文件,保障傷殘車主權益。

    房屋署發言人指,房委會與領展就拆售商業及停車場設施的買賣契約中有限制性契諾,限制車場設施只可整項而不可分拆出售,但未有限制停車場的日常運作模式,即租金及優惠安排。領展對已出售物業的查詢則不作回應。

    報導:
    明報 2016-05-29 A02 | 要聞 | 頭條 領展賣出停車場兩成撤傷殘優惠 變相加租1.7 倍議員指政府監管有責

  • 九成未達規管要求 殘疾院舍 歎申牌難


    政府四年前以發牌制度規管殘疾人士院舍,惟實施以來,全港近九成津助及私營殘疾人士院舍未獲發牌,僅靠「豁免證明書」繼續經營;有私營院舍花費數百萬裝修,仍未符合法例要求,維修大廈消防設施又遭大廈法團阻撓,更有業主在院舍申牌後大幅加租,瓜分利潤,令業界陷入經營困難。

    社署最新數字顯示,全港共三百一十二間殘疾人士院舍,只有四十間獲發牌照,其餘二百七十二間只有社署發出有效期不超過十八個月的「豁免證明書」,換言之,市面近九成殘疾人士院舍,仍未達到法例規定的基本要求。
    靠「豁免證明」續營

    大量殘疾人士院舍未達《條例》要求,有正在申請院舍牌照的女負責人向本報訴苦,指前年十一月開始裝修院舍,花費了四百五十萬,並且繳付十五個月的空租,但至今仍未能取得牌照,「我們有七十個位,月租十八萬八千,十五個月來完全無收入,現在我兒子大學三年級開學,學費也要問人借。」

    她解釋,正準備申請院舍的大廈無消防花灑,大廈業主立案法團不喜歡有人經營殘疾人士院舍,諸多阻撓,牌照處似乎也受到壓力,不夠膽貿然批出牌照,「原本說去年七月發牌,一直拖到現在。」

    中小企國際聯盟安老及殘疾服務聯會主席李伯英稱,現時所有私營院舍均按法例要求進行申請,但要符合法例,需要處理消防、走火通道等諸多問題,動輒花費數十萬。他估計,部份位於舊樓或村屋的小型院舍,很可能未能按要求改建,最後要執笠。

    現時社署有為業界提供改善工程津貼,但要求院舍在工程完成後仍有兩年租約年期,業界認為此舉等於助長業主瘋狂加租。香港私營復康院舍協會主席兼沐恩之家集團總監李若瑟說,「業主得悉你投資了很多錢,又會乘機加租,一般加租三至四成,令很多現有殘疾人士院舍卻步。」

    他以旗下四間殘疾人士院舍為例,涉及三百五十個牀位,早前向社署申請六百萬元津助,仍要自付六百萬元做改善工程,「我其中一間院舍為了要符合採光要求,牀位不可以離窗戶超過九米,但我的院舍左邊是廚房、有窗,右邊是牀位、無窗,於是我們便要把廚房及牀位左右調轉,電、煤氣喉等全都要改,單是要符合採光要求,已花逾百萬元。」  李若瑟直言,裝修後的租約年期剩下三年,未知能否回本。「我與很多行家都面對很大的財政壓力。」
    集團式院舍愈做愈大

      雖然殘疾人士院舍業界對《條例》一面倒,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卻有另一看法,而且以他所知,執笠的主要是小型院舍,相反集團式院舍愈做愈大,所以牀位數字一直沒有減少。他續說,本港殘疾人士宿位嚴重不足,需求極大,政府又傾向通過向私營院舍買位的形式,解決牀位不足,令營運殘疾人士院舍商機處處,認為是「業界覺得政府不敢從嚴執法,才會一直拖延改建進度。」

    報導來源:
    頭條日報 2016-03-05 P36 | 港聞 | 城中故事 九成未達規管要求 殘疾院舍 歎申牌難

  • 美林邨命案翻版 旺角騷亂 警拒智障被告見家屬


    去年五月,警方錯誤拘捕三十歲中度智障男子,指控他在美林邨誤殺七旬放狗翁,其實他案發時身在屯門院舍。事件揭發警方無視智障人士的對答障礙,不安排家人陪同落口供,引導他認罪,又拒絕讓他服藥,惹來各方譴責。警方忽略智障人士權益,事後只表示抱歉並承諾檢討。事隔九個月,警方並未吸取教訓。年初二凌晨旺角騷亂,警方大規模拘捕並起訴示威者,包括已成年的輕度智障人士Ricky(化名),他涉嫌搬水馬出馬路,阻塞交通,被控暴動罪。Ricky父母透露,兒子從未參與社運,當晚致電母親稱身處旺角,發現「有人佔中」,其後便告失蹤。至年初三黃昏,父親憂心忡忡到旺角警署查問,當值警員證實Ricky被捕。父親出示兒子的傷殘證,警員拒絕讓父子見面,打發他離去。案件翌日提堂,家人亦沒接獲通知。最終所有被告獲保釋後,Ricky才獲好心人幫他保釋。Ricky母親既擔心兒子要坐監,又感到憤怒:「雖然佢成年,但都係小朋友,冇出示傷殘證都話,明知佢咩環境都唔俾見,唔通我哋一啲權都冇?」立法會議員及律師均批評,前線警務人員處理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被捕個案時,警覺不足、表現草率。 閱讀更多

  • 調查:近三成殘疾者失業逾年


    殘疾人士渴求自力更生,但求職路上屢屢碰壁,要如願進入職場困難重重。一項調查發現,三成七受訪殘疾人士未有工作,當中合共七成四人失業逾一年,待業超過五年者更高達四成一。有大腦麻痹症患者雖擁專上學歷及文書技能,但畢業至今四年,仍苦無就業機會。調查團體認為,目前殘疾就業政策不甚完善,要求政府制訂殘疾者就業配額制。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亦批評政府僱用殘疾人士比率偏低,僅佔整體公務員百分之二,而部分公營機構更於過去五年出現「零聘請」情況,認為港府有很大空間增聘更多殘疾僱員,以起帶頭示範作用。

    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就業關注聯席於今年四至七月期間,以網上及實體問卷,分別成功訪問一百八十二名殘疾人士及四百五十九名市民,以了解他們對殘疾就業政策的意見。結果顯示,合共六成三受訪殘疾者表示現正就業,但當中三成五人對工作有不滿,主因與工資太低、工時過長及工作性質不適合等有關。市民意見方面,九成九受訪者支持殘疾人士就業,另有三成四人認為政府鼓勵商界自願聘請的政策未見成效。

    團體籲政府帶頭設配額

    聯席建議政府效法歐洲及日本等地,設立殘疾人士就業配額,規定擁有逾一千名員工的機構或企業,需聘請至少百分之五的殘疾僱員,保障殘疾人士就業機會。

    張超雄則引述立法會回覆的文件,指部分公營機構如醫院管理局僱用殘疾人士數量明顯較多,但亦有公營及法定機構包括藝術發展局、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及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等,過去五年並無僱用殘疾人士紀錄,他認為政府應帶頭聘用殘疾僱員,讓商界倣效。

    報導來源:
    東方日報 2014-07-23 A23 | 港聞 調查:近三成殘疾者失業逾年

  • 為份工忍不公 政府漠視殘疾


    本港殘疾及智障人士的就業情況多年來未有改善,即使面對不公平對待亦只能啞忍。有立法會議員批評現時勞工處未有相關支援措施,協助在職殘障人士免受欺凌,認為當局需在展能就業科下設立投訴機制並展開主動調查。另有社福機構批評,多年前已要求政府倣效其他地區設「配額制」政策,規定機構必須按比例聘請殘疾人士,但當局卻闊佬懶理,甚至連承諾在公務員體系聘請一定比例的殘疾人士亦不敢答應,要求當局盡快實施「配額制」,以改善殘疾人士的就業情況。

    根據公務員事務局的數字顯示,過去兩年殘疾人士員工佔整個公務員體系約百分之二,約有三千四百人,當中僅得十九人為智障人士。而透過勞工處協助就業的殘疾人士個案,在過去三年平均每年約有二千四百多宗,當中僅得三成為智障人士。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殘障人士成功獲聘的機會偏低,家人大多會勸喻逆來順受,直至忍無可忍時才離職,即使飽受欺凌亦難以被揭發,當事人的求助意識不足,職場上難以獲保障。他表示勞工處現時設立展能就業科為殘疾人士提供職場輔導及工作轉介,但未有設立投訴機制,建議政府加強宣傳,讓殘障人士加強自我保護意識,並主動調查。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總主任(復康服務)郭俊泉指,殘疾人士的就業情況多年均無太大改善,很大原因是政府欠缺相關政策,他舉例指,台灣規定私人機構的員工數目達到一定人數時,必須按比例聘請殘疾人士,否則會受懲處,以提高殘疾人士的就業機會,「唔好話訂立配額制,好多年前叫政府承諾會請番依家嘅比例,即係百分之二,佢都唔肯承認,咁點推動私人機構去請呀?」

    報導來源:
    2014年07月18日 東方日報 為份工忍不公 政府漠視殘疾

  • 港鐵壞輪椅升降台 困張超雄助理句鐘


    擔任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助理的殘障人士葉榮,昨早坐電動輪椅乘港鐵到金鐘站後,使用傷殘人士專用的升降台上樓梯時,升降台突然停頓,令他在樓梯上「半天吊」1 小時始脫困。葉指兩年前亦曾在金鐘站遇升降台故障,當時連人帶輪椅仆倒地上,又指不少傷健朋友亦曾遇過同類事故,盼港鐵盡快改善。

    張超雄說,類似的事故時有發生,有輪椅人士需等待逾兩小時才獲救援。

    他估計有關的輪椅升降台或未能承受電動輪椅的重量,希望港鐵盡快檢驗。

    張超雄批時有發生港鐵發言人表示,涉事升降台上周曾作例行檢查,昨事故後已隨即通知承辦商及消防員到場協助,承辦商檢查後懷疑升降台的安全裝置過敏引致停止運作,經承辦商調校後已確定升降台安全,並於昨午1 時回復正常,而受影響人士亦安全離開港鐵站。

    葉榮昨早10 時許乘港鐵到金鐘, 準備出席立法會政改記者會。他在港鐵職員協助下使用輪椅升降台離開大堂到金鐘廊,但升降台途中故障停下。港鐵職員曾重開升降台都無法啟動,拖延半小時後才報警及通知承辦商。維修人員到場後以手動方法重新啓動升降台,將葉榮送回安全位置,事件擾攘近1 小時。

    兩年前跌出升降台留陰影葉榮批評港鐵的升降台殘舊,他經常聽到其他輪椅人士遇上同類事故,他指該款升降台的負重量應達250 公斤,即約550 磅,而他連同輪椅重量約500 多磅,估計未超出負荷。

    葉榮又說,他兩年前在金鐘地鐵站A 出口使用升降台下樓梯時, 亦因故障連人帶輪椅向前衝,結果跌倒地上,自此對A 出口有陰影,改用D 出口,想不到又遇事故。

    他批評港鐵站不少出口仍未有輪椅升降機。

    香港專業教育學院(青衣)副院長邵志勇工程師表示,是次事故除了機件老化可能使升降台效能下降外,亦有機會是超負荷所致, 因升降台應有數十磅重量「走盞」,太貼近負重上限亦可能引發故障。

    報導來源:
    明報 2014-07-17 A13 | 港聞 港鐵壞輪椅升降台 困張超雄助理句鐘

  • 殘疾人士的住屋困境

    殘疾人士住屋

    星島日報 2014-05-09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殘疾人士的住屋困境

    住劏房慘,殘疾人士住劏房,更慘。

    劏房環境惡劣、租金昂貴、危機四伏,基層的住屋情況相當惡劣,而殘疾人士居於劏房的情況更是令人悲痛。最近,我探訪一位居於土瓜灣的聽障女士,與七歲侄子同住一間數十呎的板間房,問及有否申請公屋,她便傷心痛哭,通過手語翻譯,表示她沒有監護權,只能以單身申請,已有五年卻未有回音。聽障不但令她難與鄰居溝通,不時發生衝突,更曾試過在住所發生火警時因聽不到警鐘,鄰居拍門也不知,險被燒死,幸有侄兒提醒逃生。 閱讀更多

第 1 頁,共 4 頁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