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超雄關注智障童誤服冰毒案


    一名五歲智障男童於二○一三年猝死,驗屍後證實其血液含有冰毒,而其母及她的男友有吸食冰毒習慣,死因庭早前裁定男童死於不幸。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昨討論事件,議員張超雄指,事發家庭經歷多重保障制度,但最終仍上演悲劇,質疑當局是否得悉問題源頭。防止虐待兒童會前總幹事張慎佳則指,個案明顯是高危個案,擔心其他面對隱藏危機的兒童命運更坎坷。社會福利署助理署長馮民重回應,該名男童的死因研出結果後,已向前線工作者發出電子簡訊,提醒他們處理懷疑照顧者濫藥時須注意的事項。

    報導來源:
    頭條日報 2016-05-29 P02 | 港聞 張超雄關注智障童誤服冰毒案

  • 家長盼設公共信託 照顧智障子女餘生


    【記者袁柏恩報道】18歲原是子女踏入成人階段的里程碑,但於智障人士家長而言,卻是喪失子女監護人身份的分水嶺。父母在生時,智障子女做手術、院舍住宿都要申請監護令;當父母死後,由於本港沒有公共信託服務,遺產也無法經公共信託用在子女身上,只能將照顧子女責任拋給政府。智障人士家長期望本港仿效外國設公共信託機構及

    檢討監護令範疇。

    古慧慈是中產家庭,不希望死後智障女兒Andrea要入住院舍,曾考慮購入村屋讓女兒與數名智障朋友同住,由類似舍監照顧。她稱有不少國家設有公共信託機構,在父母離世後將遺產交予公共信託,照顧智障子女生活及財產,希望港府也可成立類似機構或基金,為監管該物業及遺產,直至Andrea離世。

    惟本港無公共信託,所以她死後,政府反要撥院舍宿位及綜援予Andrea,「我唔想畀任何責任其他人,只係想死之前做好啲,相對政府可以做得少咗㗎」。
    私人信託收費高昂

    本港家長可成立私人信託,確保子女按父母生前意願獲最佳照顧,但收費高昂。若無遺產又無親友,社署會接管及送往院舍,以綜援方式給予照顧。類似古慧慈的中產家庭,大多將遺產交予親戚作為監護人處理,但監護人每月最多只可為智障子女處理13,000元款項,亦不可代為買賣物業、保險等,若因特殊需要動用更多資金,要向高等法院申請,不一定獲批。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將遺產交親戚監管衍生不少問題,曾有兄長作為監護人騙取智障弟錢財。本身育有智障女兒的張稱,家長要擔心同輩親戚先後離世,或其他子女各有家庭,無力照顧女兒等,最大願望是遺產由政府保管。

    張指澳洲、加拿大均有政府監管的公共信託機構,行政費低且有保障,父母可將遺產交予公共信託機構,代智障子女租借及買賣物業、管理業務、購買保險等。同時由社工衡量個案需要運用遺產,如添置新衣、外遊等,直至遺產用完或子女離世,「我哋想留少少錢畀佢,但香港冇一個制度可以令我哋安心。」

    蘋果日報 2014-09-19 A10 | 港聞 2 / 2 家長盼設公共信託 照顧智障子女餘生

  • 輕度智障「日薪21元」


    現時智障人士中學畢業後,大多只能到技能訓練中心升學或庇護工場工作,只有少數人可以公開就業。有在技能訓練中心就讀的輕度智障人士指,渴望能升讀有文憑認證的課程,幫助於社會上公開就業。

    21歲的何文強屬輕度智障,現時在明愛樂務綜合職業訓練中心就讀,但他認為課程不合時宜,而且亦不屬於文憑課程,在社會上難找工作。文強擔心畢業後只可以到庇護工場工作,而庇護工場的日薪只有21元,只能「蝕住做」。文強說:「希望可以到大專院校修讀文憑課程,幫助就業。」

    亦被評為輕度智障的李宇龍(Victor)今年20歲,2008年曾在台灣特殊奧運會乒乓球項目中奪得2金1銀,生於單親家庭的Victor,放學後會到茶餐廳兼職送外賣,但收入不穩,他擔心自己中學畢業後的出路,沒法與公開市場的求職者競爭。

    促辦文憑課程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不少輕度智障者現時在職場可謂「高不成,低不就」,認為他們可以從事更高要求的工作,但卻缺乏工作機會。他希望有相關課程,可為智障人士提供學歷認證。

    撮要來源:
    都市日報  2013-12-16 P10 | 新聞  輕度智障「日薪21元」

     

     

  • 智障青年骨折留宿學校無交代


    【明報專訊】在特殊學校慈恩學校留宿的18 歲嚴重智障男生高健豪,今年2 月底在校內無故右大腿骨折,需送院動手術,其母稱健豪於手術後認人能力大不如前,更因長期窩在輪椅上,健康轉差。高母批評,事發3 個月後校方至今仍以需待醫療報告才能判斷受傷原因為由,遲遲未有交代其子無故骨折的原因,質疑校方人員疏忽照顧致其子受傷。

    健康轉差現寧留院拒回校

    健豪於慈恩就讀12 年,高父於2月27 日接獲校方通知,指其子大腿紅腫送明愛醫院治理,後證實右大腿骨折,翌日要麻醉接受駁骨手術。高母引述骨科醫生稱,高的骨折情况不輕,八成機率是因外來因素如扭曲致斷骨,餘下兩成機率是自發性骨折。對於骨折原因,父母引述校方稱,班主任及教學助理於午膳後助健豪穿上腳托,安排上牀午睡時仍安好,至午睡後工友替其換尿片時發現健豪右大腿紅腫後送院,但未有交代骨折前情况。

    本身患有大腦麻痺致肢體攣縮的健豪要長期坐輪椅。高母指兒子過往可在協助下簡單活動,現時則活動能力大降,想起也心痛。健豪父母無力照顧兒子,但又不敢將兒子送回學校,只能讓健豪繼續留院,憂心未來的費用及承擔。

    協助健豪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稱,無法接受校方至今仍拒交代,醫生稱骨折很大可能是外力造成,但校方調查「指『一切(步驟)正常』,當中肯定有什麼遺漏了」。他指事態嚴重,得悉校方未就事件報警及上報教育局。

    慈恩:未有證據人為錯失

    慈恩學校表示,校方已進行內部調查,未有證據顯示涉人為錯失,造成受傷原因須由醫生判斷,但家長未答允將醫療報告轉交學校。校方又稱,曾多次與家長溝通及到醫院探望,邀資深護士到校培訓,以便為健豪回校時提供更完善照顧。教育局稱,得悉事件後已展開調查,提醒學校如發生嚴重事故,須按指引通知教育局及提交書面報告。校方及教育局均未正面回應校方曾否上報事件。明愛醫院發言人指,據醫學文獻,大腦麻痺加上肢體攣縮兒童, 骨折率達23% 至39% , 有關骨折可由輕微碰撞引致,或在正常護理情况下出現自發性骨折。發言人稱,健豪康復進度理想。警方則證實,上月24 日接獲高父報警求助,暫列「求警調查」,由深水埗警區刑事調查隊跟進。

    撮要來源:
    Ming Pao Daily News A09 | 港聞 | 2013-06-03 智障青年骨折留宿學校無交代

  • 允增殘疾牀位 政府大「拖數」 名額少一半 嚴重智障等近7年


    撮要來源:
    明報 A12 | 港聞 | 特稿 | 2013-02-25 允增殘疾牀位 政府大「拖數」 名額少一半 嚴重智障等近7年

    政府承諾每年增加資助殘疾院舍宿位,但宿位仍嚴重不足;原來過去10 年每年實增宿位,遠遠追不上財政預算案的承諾,最嚴重的精神病患者長期護理院及嚴重弱智人士宿舍,仍有約五成宿位未兌承諾,致平均輪候時間長達近7 年。育有兩名智障兒的父母,由中年等到老年,連扶抱兒子亦無力,其中一兒始獲派院舍(見另稿)。社福界炮轟政府一直知悉問題卻沒積極處理。明報記者袁柏恩

    弱智人士宿舍一直是重災區,以嚴重弱智人士宿舍為例,2000/01至10/11 年度增加了900 個宿位,但與政府承諾增加1802 個宿位仍差五成;10/11 年度預期新增315個宿位,最終只加了135 個,翌年預算案新增名額亦只有276 個。不過,輪候人數則有增無減,最新數字為2173,平均輪候81.6 月。另一需求嚴重的肢體傷殘人士宿位情况亦差不多,2000/01 年度至今的輪候人數卻由223 增至433,增幅達94%,平均輪候37.4 月。嚴重殘疾人士護理院、長期護理院等,差額亦達三至五成(見表)。

    在家乾等的阿花,育有中度自閉兒子浩賢,他們自2003 年登記輪候院舍,至今10 年。阿花說,若希望子女在自己離世時適應,必須及早放手,因自閉症患者有自己的一套生活模式,愈年長愈難適應,擔心自己離世時才讓浩賢入院舍,他會適應不來。

    社署指因諮詢地區工程需時

    社署發言人表示,當局會因應已預留作殘疾人士院舍處所的計劃落成日期,預算每年服務名額。至於預算宿位與實際增幅不同,社署解釋是因部分計劃會因地區諮詢、申請批出處所和進行翻新或裝修工程等所需時間延誤,而未能如期推出,將在接下來的年度投入服務。

    立法會長期護理政策聯合小組委員會主席張超雄批評政府說法不負責任, 「當局態度不緊張,其他部門不會讓院舍優先」。他又分析按年宿位,政府雖稱「追回」名額,但來年名額實際並無加倍。他又說,政府須同時加快提供日間服務,並在公屋預留單位作較小型的殘疾家舍。小組委員會明天開會討論宿位問題。

  • 溫柔的抗爭者——張超雄


    教育局於2009年切實執行新高中學制,這同時意味著所有智障學生18歲時必須離校,張超雄(阿Fer) 與一班憤怒的家長組織了「關注特殊教育權益家長大聯盟」,在2009年的夏天開始了一場「十八歲 無書讀」的抗爭運動,Steve亦因此認識阿Fer。

    當年還是實習社工的Steve,以半義務半實習的身份參加運動。運動由5月舉辦第一次家長聲討大會到9月成功令政府全面讓步,十八歲有書讀。雖然只有短短的4個月,但經歷了多次上街遊行、立法會門外的示威,記者會、以至司法覆核敗訴及於遮打花園上新高中最後一課,一路走來,絕不簡單。

    對Steve來說,阿Fer不單是戰友,亦是良師,「人的價值不在於他多有錢、多聰明,而是人本身就有價值;愛不是憐憫,而是平等的關懷」,阿Fer這兩句說話,不單令Steve深受感動,更令他反思「社工」的身份。

    「以前一直認為社工是專業人士,要幫助受助人,但這亦是上而下的權力關係,而阿Fer卻沒有墮入這種專業的迷思,反而身體力行,告訴我社工如何扮演同行者的角色,與受助人在爭取的道路上同行」。 閱讀更多

  • 智障童拜神險葬火海


    東方日報
    A14 | 港聞 2011-02-04

    男童年初一疑玩火燒毀家園。粉嶺一名十四歲智障童,昨晨疑在住所模仿母親燒香拜神時,不慎燃着雜物起火,父親在睡夢中驚醒,慌忙間先將另一名兒子帶出屋外逃生,當再次折返企圖救智障子時,因火勢已經蔓延,濃煙布滿全屋,欲救無從,幸消防員及時趕抵將男童救出,他僅吸入濃煙不適送院。起火單位付諸一炬,綜援戶一家六口新年無家可歸。

    起火單位嚴重焚毀,牆身熏黑。 (梁少恆攝)

    現場為雍盛苑雍華閣十二樓,起火單位住有姓馮一家六口,包括父母及兩子兩女(十三至十六歲),全家靠綜援金過活。據馮(五十三歲)表示,其三子屬中度智障,不時「搞搞震」,今次已是他第二次玩火出事,惟因兒子亦不能自控,不能責怪他,並打趣稱「唔通打死佢咩」。

    昨日年初一,馮的兩名女兒結伴回鄉過年,妻子一早外出與親友飲茶,剩下三父子在家,早上七時許,馮的三子起床後獨自在客廳玩耍,二子(十五歲)在睡房上網打機,馮仍在睡覺,期間,三子疑見母親拜神,覺得有趣,竟有樣學樣,燒起香燭參拜,不料香火燃着報紙及雜物引發火警,馮在夢中驚醒,連忙走出客廳,赫見濃煙密布,一片漆黑,立刻叫二子用電筒照明查看情況。

    一家六口 新年無家可歸

    馮發現三子趴在地下,以為他無反應,遂急急先攜二子逃生,他將二子帶到安全地方後,欲再回家拯救三子時,因受大火濃煙所阻,無法入屋,幸消防員迅速趕至,及時將智障童救離火場,他仍然清醒,但臉孔被濃煙熏黑,並吸入濃煙感到不適需送院,情況穩定。

    起火單位客廳嚴重焚毀,馮表示,十多年前花約十餘萬元裝修住所,現時家園被毀,再無力重新裝修,極度無奈,惟有到親友家中暫住。

    本身為智障人士家長的理大應用及社會科學系講師張超雄表示,部分中度智障兒童,完全不懂分辨危險與否,加上對事物好奇,覺得好玩就會去做,因此,家長應將利器、火柴及火機等危險品放好,並需教導兒童哪種物件有危險,有需要時更要寸步不離「實」。若因工作不能照顧他們,可找有關團體協助,以免發生事故。

  • 特殊學校校長何巧嬋:難忘Fernando的男兒淚


    三年前,教育局不讓18歲以上的智障學童繼續讀書,讓特殊學校校長何巧嬋認識了張超雄。她和他,一起帶領數以百計的智障學童和家長一起上街。何校長發現,張超雄當時雖然已不再是立法會議員,卻沒有放棄為弱勢社群爭取權益的心,因為他有切膚之痛,因為張超雄二女兒盈盈,也是受影響的智障學童。

    何校長記得,2009年夏天遊行集會期間,天氣悶熱,偶爾下雨,張超雄總是向來遊行的孩子們噓寒問暖。隊伍之中,經常可以見到張太和女兒盈盈的身影。後來家長們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希望法院可以判處教育局殘疾歧視,然而卻被判敗判,令不少家長都感到傷心和失望。

    「當時輸咗官司,法院外有一大班記者等待我們發言。我很傷心,有點情緒,超雄看到我這個樣子就跟我說:不如待會由我跟記者發言,你休息一下吧。但後來到我們出去見記者,他一開口說話,眼淚已經流下來了。」何校長形容,這一幕很深刻,因為她記得,張超雄在整個運動一直很冷靜,但到了關鍵一刻也忍不住流下男兒淚。何校長說:「他不只是對孩子的情況理性關注,而是身同感受。」

    雖然官司敗訴,但法官卻對家長的情況深表同情。後來教育局把18歲的中學畢業期限取消,智障學童的情況亦喚起了社會關注。何校長和張超雄一起成立了「特殊教育家長大聯盟」,持續關注智障學生的需要。

    何校長投身特殊教育20多年,她覺得,張超雄的加入,對整個界別起了關鍵作用:「張超雄角色是特別的,他本身也有個智障女兒,對特殊教育有第一手理解。但另一方面,他亦曾經是立法會議員,所以他可以在立法層面推動。在香港歷史上,從沒像他對特殊教育這麼熟悉,又能倡議政策改變的人出現過。」

    但何校長強調,張超雄對智障學生的關心,是超越個人的:「有些人會覺得,他是否因為自己有個殘障女兒才出來為殘障人士爭取呢?我的感覺是,他的關心面不是個人,而是整個社會弱勢社群的福利。」

第 1 頁,共 3 頁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