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與偏見—論終院綜援判決


    星島日報 2013-12-27 A12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終審法院上周二頒下判詞,宣布申領綜援要居港滿七年的限制違憲,並要求政府把居港的期限回復為一年。判決一出,引起社會巨大迴響,質疑判決的合理性及帶來的額外財政開支。翻開判詞,我們發覺早在一九七一年,政府便把領取公共援助的居港期限由五九年訂立的五年期限縮短為一年。因此,現在把○四年訂立的七年期限回復至一年,只是時光倒流。

    估計額外開支十二億

    財政司司長在其網誌表明終院判決後,政府明年的福利開支無可避免會增加。但實際每年的「額外」支出為多少?財爺有責任估計實際財政影響,而非空泛地指出福利無可避免地增加。

    我們可參考○三年或以前新移民的領取數據,作為當居港期限為一年時領取綜援的比例。○四年起,政府雖實施七年的居港期限,但當時已在香港的新來港人士不受影響。因此,一一年的數據可視之為當居港期限為七年時領取綜援的比例。

    九九年至○四年,領取綜援的新來港人士佔過去七年累計的單程證持有人,平均比率為百分之十六點零四。一一年,因收緊居港期限,有關比率跌至百分之五點四。以一二年過去七年累計的單程證持有人為三十一萬九千人計算,額外的綜援申請人約為三萬四千人。

    基於新移民家庭多數住在三人及四人家庭,以三人住戶平均綜援金額每月二千九百六十九元計算,綜援額外支出約為十二億。

    值得注意是,九九至○三年新移民申領綜援的比率與整體綜援佔全港住戶數目的趨勢一致,後者的比率由百分之十一點五五上升至百分之十三點三七,同期失業率亦由百分之六點二上升至百分之七點九。今年綜援佔全港住戶數目比率為百分之十點八五,失業率只有百分之三點三,估計約一成六的新移民領取綜援應該會高估。

    生活狀況不斷改善

    新移民的勞動人口參與率亦由○一年的約四成四,上升至一一年的近四成八,每月主要職業收入中位數亦由六千元升至七千五百元。事實上,新移民當中較多擔當家庭照顧者。一一年,新移民男女合計有百分之二十六點二為料理家務者。若認同料理家務為「家務勞動」的話,把家庭勞動及勞動人口相加,得出與相應人口的比率,新移民佔近七成四,即十名新移民中,有七名為家庭照顧者或在外工作。

    綜合上述數據,我們估計綜援因終審庭判決而新增的開支每年不會超過十億,佔整體綜援二百億開支約半成。綜援是社會幫助窮人的安全網,應按需要而非身分去審批。希望香港社會大眾能脫下有色眼鏡,弄清事實真相。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 工黨張超雄:放寬綜援居港要求 政府開支不虞大增


    終院裁決申請綜援的7年居港要求違反基本法,工黨的張超雄及李卓人表示,不擔心會增加政府的財政負擔,及權益會延伸至其他福利。

    工黨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接受《主場新聞》訪問表示歡迎裁決,指綜援本身是幫助窮人維持基本生活的計劃,不應只視乎其身份,尤其是原告人亦是香港人,她居港不足七年,跟綜援本身的意義無直接關係,政府本身法例都跟家庭團聚的原則和人口政策有抵觸。

    張超雄認為,香港人口面臨老化,需新移民來補充,新來港的婦女即使只在家照顧親人,亦是對本港社會作出貢獻。

    他估計,雖然此後可能令綜援申請數字上升,但升幅會很輕微,而申請數字上升與否,是跟本港經濟狀況有關,近2至3年亦出現下跌趨勢。

    撮要來源:
    http://thehousenews.com/politics/%E8%AD%B0%E5%93%A1-%E6%94%BE%E5%AF%AC%E7%B6%9C%E6%8F%B4%E5%B1%85%E6%B8%AF%E8%A6%81%E6%B1%82-%E6%94%BF%E5%BA%9C%E9%96%8B%E6%94%AF%E4%B8%8D%E8%99%9E%E5%A4%A7%E5%A2%9E/

  • 葉劉憂增財政壓力 自由黨促修例堵漏洞


    今次終審法院裁決影響深遠,各政黨反應各異,行會成員葉劉淑儀擔心,裁決會吸引更多居港未滿7 年新移民領取綜援,對政府財政構成壓力;自由黨青年團促請政府盡快修改法例堵塞漏洞。工黨和民協則歡迎裁決,認為對政府財政影響不大;公民黨則要求政府交代裁決的影響及提出解決辦法。

    葉劉:97 至今社福開支升179%

    葉劉淑儀表示,1997 年回歸至今,本港社會福利開支升幅高達179%,內地人在港產子人數已多達20 萬,認為裁決涉及的綜援開支難以估計,擔心會促使更多新移民申請綜援,長遠增加財政負擔。

    自由黨青年團「反對濫用綜援大聯盟」在終院頒布裁決後請願,召集人李梓敬說,根據《基本法》145 條,政府可根據經濟和社會情况修訂福利制度,要求政府盡快立法堵塞漏洞。

    公民黨促政府提解決辦法

    公民黨黨魁梁家傑表示尊重裁決,但說這可能影響福利和公屋政策,要求政府解釋裁決的影響以及提出解決辦法。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認為,裁決約束整個政府,有深遠意義。

    工黨主席李卓人表示,數據顯示,居港年期限制與申領綜援人數沒直接關係,相信同類安排不易延伸至其他福利範疇。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說,綜援應按需要發放,與居港年期無關,希望綜援制度日後可協助有需要新來港人士。

    撮要來源:
    明報 2013-12-18  A02 | 要聞  葉劉憂增財政壓力 自由黨促修例堵漏洞

     

  • 修訂“制訂政策時需以‘港人優先’為依歸”議案


    2013年10月30日的立法會會議
    “制訂政策時需以‘港人優先’為依歸”議案辯論

    范國威議員的原議案

    本會促請政府積極處理中港矛盾,並在制訂政策時需以‘港人優先’為依歸。

    經張超雄議員修正的議案

    本會促請政府積極處理中港矛盾,在制訂政策及規劃社會發展時需以‘港人優先’及確保港人利益為依歸、維護香港的獨特性及規劃自主、堅守以人為本的原則、確保港人家庭團聚的權利,以及堅決反對仇外和歧視新移民或其他族羣的言論

     

    會議詳情: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counmtg/motion/mot_1314.htm#cm20131030

  • 新移民太多令房屋土地不足?


    星島日報 2013-09-12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較早前我因為退出由譚凱邦和范國威發起的「換特首、抗融合」聲明而引起小風波。我同意聲明的部分內容,但對於聲明把香港的房屋問題歸咎於新移民,指他們的數目太多,並要以「源頭減人」的方式針對房屋問題的核心,我實在不能同意。消息傳出後引起一些網上討論,不少活躍於社運的朋友互相批評,對於新移民與目前香港面對的困境的關係,各有不同分析。

    最近政府發表長遠房屋策略諮詢文件,表示未來十年房屋需要達四十七萬單位;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網誌撰文表示土地供應不足,面對大量房屋需要下,要考慮發展郊野公園,進一步引起土地資源不足而要限制新移民人口的爭議。

    特首上任前後說法有異

      首先,香港的土地是否不足?梁振英作為產業測量師,一早提供了專業答案:他在競選政綱中指出:「香港並不缺乏土地,只缺乏長遠規劃」。他還說明:「香港的土地利用率偏低。目前所有公私營住宅只佔全港百分之六點九的土地,商業用地佔百分之零點四,工業用地佔百分之二點三,農業用地佔百分之六點一,市區及郊野公園以外,全港仍有大量未開發土地。」究竟是甚麼土地?他再具體說明:應「盡快檢討政府的中、短期規劃。考慮將空置的政府用地、廢棄的政府建築、短期租約用地、鄉郊和工業用地,在基建配套許可下,更改土地用途,興建房屋……」。究竟香港是否缺乏土地興建房屋,還是梁振英上任後沒有盡力開發土地? 閱讀更多

  • 有關退出聯署《換特首是出路還香港人一個家》聲明


    有關九月三日刊登《換特首是出路還香港人一個家》的聯署聲明,我最終決定退出聯署的原因,主要是不認同聲明部分內容,把本港的房屋、生活空間等問題,純粹歸咎新移民,我認為問題核心是香港的高地價政策、地產霸權和官商勾結,故應針對現行的不公義政策,而不是把新移民放到對立面。我重申,認同檢討單程證的審批權,以確保新移民均以家庭團聚來港。

    張超雄
    二零一三年九三日

  • 過半新移民 住劏房等上樓


    14/6/2012 星島日報

    明天為土瓜灣馬頭圍道劏房四屍五命大火一周年,貧窮新移民蝸居問題未見改善,首選租住劏房。有調查反映逾半新移民租住劏房,有尚未成為永久居民的新移民輪候公屋六年未有回音,坦言每天要慳家生活,盼政府取消全家人必須住滿七年才獲編配「上樓」的規定。

    阿珍(化名)與夫育有三名兒子,長子十八歲,一對八歲孖仔則活潑好動,五口之家擠在深水埗唐樓不足一百五十方呎劏房內,廚廁廳房俱備,但放下兩張碌架牀後,空間無幾。

    盼取消住滿七年規定

    ○六年起,阿珍與兒子先後獲批單程證來港,丈夫做裝修散工,蝸居劏房已八年,業主年年加租,現時月租達三千六百元。其夫在開工淡季時,只好向判頭賒借交租,一家人寧少吃點,如只花六元買五塊麵餅回家煮足兩餐,另買十元豬肉蒸梅菜當晚餐加餸,也決不領綜援。惟每次回家需行六層樓梯,孖仔叫苦連天。阿珍一家輪候公屋剛滿六年,但她明年才居港滿七年成永久居民,料最快到明年才符上樓資格。

    住隔鄰劏房的阿珠(化名)來港六年,將被加租至二千八百元,她已育有兩名五歲及七歲兒子,現臨盆在即,一家四口擠在百多方呎劏房內,雜物滿布每個角落,壓逼感重,她因此患上抑鬱症,但仍然無望上樓。

    同根社早前訪問二百零八名新移民,了解他們的住屋情況,發現五成六人住劏房,近一成人住板間房,百分之七住天台屋;逾半月租介乎二千至四千元。工黨副主席張超雄指,房署輪候公屋政策規定申請家庭成員均需為永久居民,其中一人未住滿七年也不符資格,令新移民愈多租住劏房,促新政府增建公屋,並盡快修訂輪候政策,讓新移民家庭未同住滿七年亦獲編配上樓。記者 張一華

  • 別視新移民為代罪羔羊


    《明報》02/05/2002

    綜援檢討

    每當社會環境轉壞,經濟不景時,外來的人總是最容易被人排擠,被認定為搞亂社會、破壞經濟的罪人。

    在東南亞,每當政局不穩、經濟逆轉時,往往會出現排華的情况。我在美國十多年,也親身感受到移民被歧視的痛苦。

    和美國一樣,香港本來就是個移民社會,可是,我們並沒有因此而寬待新移民,也沒有因為從內地來港的新來港人士,與我們同是華裔而顯得分外融和。相反,我們普遍看不起新移民,恐怕他們會爭奪我們的飯碗,現在經濟不景時,更加對他們懷有敵意,亦以為他們會成為香港的負累。

    新移民單親失業綜援只佔6 . 7 %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