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司12局長全年外訪開支逾600萬 吳克儉外訪花90萬議員質疑成效


    吳克儉的外訪開支和日數是3 司12 局官員中排第三,支出近90 萬,外訪日數達37 日。其外訪覆蓋範圍比財金界官員有過之而無不及,足迹遍佈內地、英國、美加、韓國、澳洲、新加坡和印尼等。他主要到英、美、加和印尼推廣香港作為區域教育樞紐的角色,到星洲、澳洲和韓國就為考察幼稚園教育,而非有實質雙邊計劃有待他落實。

    議員:應先處理本土教育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成員、工黨張超雄表示,吳克儉雖外訪頻密,但見不到他的外訪對施政有顯著成效。張超雄也指出,過去一年香港教育界出現不少問題,包括幼稚園學額不足和副學士危機等,質疑吳克儉充當「推銷員」到國外推銷香港作為區域教育樞紐的成效。他也批評,吳克儉是否應多留時間處理本土教育問題。

    撮要來源:
    明報 2013-12-28 A04 | 港聞 | 特稿  3司12局長全年外訪開支逾600萬 吳克儉外訪花90萬議員質疑成效

     

     

  • 憂放寬監管現「野雞大學」立會否決修訂《專上學院條例》


    《專上學院條例》監管本港6 間頒授學位的自資專上院校,教育局建議修例,簡化審批程序,增加院校開辦課程的靈活性,例如將現時由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批准院校開設學位,改由教育局負責。

    不過,議員均擔心修例等同政府放寬對專上院校監管。公民黨陳家洛擔心修例後令大學產業化問題日趨嚴重,導致「野雞大學」湧現。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質疑,修例建議取消現時設有最低入學資格限制等,規範院校收生, 「修例後將刪除多項規例,沒有任何規例將好危險」。

    代表教育局出席該節會議的副局長楊潤雄多次強調,條例不涉及監管提供副學位的自資院校,目的為簡化審批程序而非放寬監管。不過,委員會最終以大比數否決政府修例建議,議案需重新排期交委員會討論。

    教局稱簡化審批非放寬

    委員會昨同時討論本港專上教育問題,工黨議員張超雄質疑,政府現時是在辦「自資課程大躍進」,要求政府將質素保證局、聯校素質檢討委員會、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3 個機構統一成一個監管機構。他同時動議要求政府就統一監管專上院校機構的細節,於下次會議向議員書面匯報,並獲委員會通過。

    吳克儉:統一質保無既定步驟陳家洛則引用公民黨調查,指該黨上周透過電話訪問逾700 名市民關於自資專上教育意見,發現38%人表示對自資課程質素欠信心,並有63%人認為政府對自資課程監管不足。他要求政府盡快採取措施加強監管自資院校,確保課程質素。

    出席會議的教育局長吳克儉回應指出,會先就統一質保機構一事諮詢上述機構和教資會,並鼓勵機構朝上述方向發展,目前沒有既定步驟。他強調,去年因雙軌年而出問題,期望今年問題減少,又強調不接受副學位劣質化,另已派人仔細研究嶺大社區學院超收事件報告。

    撮要來源;
    Ming Pao Daily News A26 | 教育 | 2013-01-15 憂放寬監管現「野雞大學」立會否決修訂《專上學院條例》

  • 就“重振本地教育質素,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修正案發言


    張超雄議員:主席,首先我要申報,我在香港理工大學(“理大”)任教,歷時已有十多年。這項議案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正因為我在大學任教,而且曾代表教職員加入校董會,所以我能看到大學產業化、高等
    教育產業化的禍害。我目睹當一切都以做生意為目的,都以效率、賺錢為目標時,大學如何埋沒良心,大學高層如何喪失了大學的教育理想,大學如何走上一條歧途。我想在這裏和大家分享一下我過去十多
    年在香港的大學教學的經驗。

    大學本來是要培養年青的一輩。除了葉劉淑儀議員原議案中所說的德、智、體、羣、美之外,大學作為知識增長與產生之地,具有培養年青人的人格,為社會的未來培育一羣人才的使命,這些都是對大學的最基本要求。但是,在產業化的背景下,在大學營運越來越像是一盤生意的背景之下,大學已經不再談論這些東西。以我過去所見,大學所想的是如何不斷擴展市場,如何爭取一己的利益和利潤。簡單來說,以我在理大所見,大學高層所想的只是如何做好這一盤生意。
    閱讀更多

  • 議員促遏教育盲目產業化


    立法會昨動議辯論教育產業化政策,通過無約束力議案,促請政府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席間不少議員批評本港專上院校只顧賺錢,喪失教育理想。其中,議員張超雄質疑政府為推動教育產業化,令院校高層趨向視教育為一盤生意,例如不少院校不斷推出自資副學士課程,部分更引發「超收」問題,反映院校忽視教育質量,促請當局成立獨立機制監管。

    吳克儉:探討設機構保證教學質素有關要求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的動議由新民黨葉劉淑儀提出,她指現時本港每年有過萬名合資格中學畢業生未能入讀資助大學學位,但政府卻把土地批給外國私立學校,部分學校更收取高昂學費,批評政府做法「埋沒良心、對不起本港學生」。大部分發言議員要求增加資助大學學額,同時加強監察專上課程,重振專上教育質素。

    撮要自:
    Ming Pao Daily News A30 | 教育 | 2012-12-21

  • 修正葉劉淑儀議員就“重振本地教育質素,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的議案


    2012年12月19日(星期三)立法會會議席上張超雄議員

    對葉劉淑儀議員就“重振本地教育質素,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所提議案作出的修正

    議案措辭

    鑒於前任行政長官於2009年提出發展教育產業,發展私立大學和自資大專課程,將教育責任推給家庭和個人,結果令謀利成為不少院校的辦學宗旨,更加重基層學生的承擔;諸如嶺南大學及香港大學的附屬社區學院接連被揭發超額收生及設施不足,反映本港專上學院近年為追求利潤而集中資源開設大量學費高昂但資歷成疑的自資大學學位及副學士學位課程,使持該等資歷的本地生甫畢業便需面對僱主質疑其學歷資格的窘境,以及因高昂學費而須背負巨額債務的問題;另外,部分私立大學及各大院校的附屬社區學院集中有限資源開辦以吸引內地生來港就讀為主要目標的課程,使大量本地生面對學位不足,即使符合入學資格亦無法獲得適當大專教育的難題;更有甚者,政府將珍貴的土地資源以象徵式價錢售予國際學校集團,並容許其向外地學生收取高昂學費以牟取暴利,既無益於吸引外資,亦攤薄本地學生的教育資源;上述做法,實無助本地學生投身社會,亦無益於本港大專院校提升學術水準,有損香港的長遠發展;就此,本會敦促政府採取以下措施:

     

    (一) 向社會重申教育乃用於提升學生德、智、體、羣、美五方面的素養, 並通過視野、知識和技能的增長,充分培育和發展個人的潛能,彰顯和承傳社會基礎價值,培養擁有自由和獨立人格,關懷社群和胸懷世界的未來公民,以及增進中產及基層向上流動的機會,拉近貧富差距,促進社會進步,而非價高者得,用以牟利的工具;

    (二) 擬訂規管大專院校有關開辦課程及收生的政策,確保所開辦的學位課程具備獲政府資歷架構認可的學術水準,以及在相同條件下優先錄取符合入讀資格的本地學生,盡量滿足本地居民對教育的殷切需求;

    (三) 成立獨立監察機制監管學位、副學位的自資課程;

    (四) 增加資助學士學額及資助銜接學士學額;

    (五) 立即停止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優配學額」機制,讓院校自行決定學額安排;

    (六) 改革教資會組成,引入本地教職員及學生的民選代表;

    (七) 協助殘障及少數族裔學生入讀高等院校,鼓勵各院校成立專責機制為他們提供適切支援;

    (三)(八) 確保公帑用作提升本地公立大學的師資、科研能力及校園設施、幫助符合入學資格的本地清貧學生,以及資助本地優秀學生到海外大學交流,以恪守公器公用的原則,並進一步裝備港人面對國際間與日俱增的挑戰,促進香港的全球競爭力,保持香港作為世界一流都市的地位;

    (四)(九) 採取適當政策以鼓勵大學集中資源提升科研能力及學術水準,並協助本地大學邀請境外一流學者來港交流甚至執教;及

    (五)(十) 借鑒先進國家的經驗,增加研究經費,投放更多資源以促進學界與業界合作研究,協助大學藉技術產業化以獲得更多科研資金,形成自我增值的‘科研―產業鏈’,使香港的大專院校能自我增值之餘,亦有助本港產業升級及轉型。

    http://www.legco.gov.hk/yr12-13/chinese/counmtg/motion/cm20121219m4.htm

  • 教育


    1. 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反對以學生對黨國情懷的感動作評分標準,立即重新諮詢
    2. 增加資助大學學位,發展多元化人民學科,提昇年青人素養
    3. 立即推行小班教學,停止縮班殺校
    4. 改善特殊學校設施及增加學位,檢討融合教育
    5. 實施15年免費教育

    閱讀更多

  • 不要洗腦 ! 向國民教肓說不 / 讀大學越來越難、越來越貴 !


  • 溫柔的抗爭者——張超雄


    教育局於2009年切實執行新高中學制,這同時意味著所有智障學生18歲時必須離校,張超雄(阿Fer) 與一班憤怒的家長組織了「關注特殊教育權益家長大聯盟」,在2009年的夏天開始了一場「十八歲 無書讀」的抗爭運動,Steve亦因此認識阿Fer。

    當年還是實習社工的Steve,以半義務半實習的身份參加運動。運動由5月舉辦第一次家長聲討大會到9月成功令政府全面讓步,十八歲有書讀。雖然只有短短的4個月,但經歷了多次上街遊行、立法會門外的示威,記者會、以至司法覆核敗訴及於遮打花園上新高中最後一課,一路走來,絕不簡單。

    對Steve來說,阿Fer不單是戰友,亦是良師,「人的價值不在於他多有錢、多聰明,而是人本身就有價值;愛不是憐憫,而是平等的關懷」,阿Fer這兩句說話,不單令Steve深受感動,更令他反思「社工」的身份。

    「以前一直認為社工是專業人士,要幫助受助人,但這亦是上而下的權力關係,而阿Fer卻沒有墮入這種專業的迷思,反而身體力行,告訴我社工如何扮演同行者的角色,與受助人在爭取的道路上同行」。 閱讀更多

第 1 頁,共 4 頁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