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富裕中貧窮 實源自不公


    香港經濟日報 2013-10-02
    A34 | 國是港事 | 貧窮綫爭議 | By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工黨副主席(外務) 富裕中貧窮 實源自不公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官方貧窮綫,梁振英終於「劃時代」地制定下來。林鄭月娥說在貧窮綫下,貧窮情況「無所遁形」。

    對了,用國際經濟合作組織的貧窮定義,即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香港的貧窮住戶數目達54萬,即人口131萬,竟然佔了香港整體住戶近五分一(19.6%)!也就是說,每五個家庭便有一個貧窮家庭。經福利轉移後,即把綜援、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以及傷殘津貼等現金援助計算在內,貧窮住戶仍達40萬,佔整體住戶一成半(15.2%)。

    「滅貧非目標」 如未戰先降

    五分之一住戶貧窮是正常?20個世界最先進國家(OECD-20)的平均貧窮率是11%(註),其中丹麥及捷克只有6%,與香港接近的是經濟較落後的墨西哥和土耳其,連智利都比香港好一點(18%)。作為世界級的大都會,香港的經濟表現卓越,可說是全球最富裕的城市之一,怎可能有如此嚴重的貧窮問題?

    定出貧窮綫,知道問題嚴重,政治領袖最順理成章的做法,當然是制定滅貧目標,並訂立時間表,在任內減少相當比例的貧窮人口。像愛爾蘭,在2000年定下10年內將貧窮人口減半,結果3年便達標,現在的目標是在2020年內將貧窮率減至2%。
    可是,梁振英在他主持的扶貧高峰會上竟然宣布:「滅貧並不可能,也不應成為政策目標。」這不正是未戰先降的做法嗎?究竟特首要向香港人展現他扶貧的決心,還是要安慰商界,讓財團知道政府的扶貧不會太認真,更不會導致加稅。

    在貧窮綫下的人口面貌為何?原來超過一半的貧窮住戶,家中至少有一人工作,而且八成多是做全職工作的。證明這些家庭不是不願意工作,而是工資太低,全職工作的入息也不足以養家。

    領導人說,就業是解決貧窮之道。這樣,是否應該檢討最低工資,而且要每年一檢,讓基層打工仔女可以通過努力工作養家。
    此外,數字還顯示,在福利轉移後的40萬貧窮家庭中,竟然有四分之一(即10萬)是綜援戶,對於二人至五人的綜援家庭,貧窮綫比他們得到的援助金水平還要高。綜援本來就是要幫助貧窮人士的,何以10萬戶綜援人士(即近4成的整體綜援戶)仍然生活在貧窮之中?我們是否要檢討綜援的援助水平?

    出現貧窮綫高於綜援金的現象,究竟是綜援金太低,還是貧窮綫太高?要解答則必須釐定基本生活需要,亦即民間一直倡議的基本生活保障綫。
    是綜援金太低 抑貧窮綫太高?

    有人認為,定了貧窮綫,就必然引致社會福利氾濫,福利愈好,人就愈懶,最後會令香港沉淪。事實上,自當年林鄭做社會福利署署長至今,經濟改善了、失業率下降了,因失業而領取綜援的數目和比例不斷下降,現在佔整體綜援個案不足一成。今次貧窮綫的分析顯示,不到四成(38.2%)的失業貧窮戶有申領綜援。至於在職的貧窮戶,有申領綜援的更少至不足一成(8.4%)。這些事實都在在顯示香港人的自力更生精神,我們要防範的,不是市民對福利的依賴。剛好相反,我們要改善的是工作的環境和待遇,我們要對付的是失衡的地產和樓價,以及大財團的壟斷和巧取豪奪,使絕大部分的經濟發展成果被財團獨享。

    最後,我們無論怎樣努力、經濟如何發展,到頭來仍有這樣多人要生活在貧窮中。富裕中的貧窮,是源於不公平和不公義。

    註:OECD(2013),Crisis squeezes income and puts pressure on inequality and poverty。

  • 民間扶貧峰會促訂滅貧目標 蔡海偉冀貧窮率五年內降至單位數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出,雖然扶貧委員會多次表明貧窮綫只是指標,「但無理由度完就算」,必須再定出滅貧指標,並向低收入家庭提供補貼。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擔心,下周六的扶貧委員會高峰會只是「作狀」,政府的貧窮綫只為「交功課」,認為要集合民間力量、地區團體和學生,才有效商討滅貧指標。

      另外,昨同場舉辦名為「見光墟」活動,邀來十多名天光墟或夜墟檔主擺賣。其中四十四歲的單親媽媽常女士,日間是保險從業員,但「今年未開過單,所以無收入」,晚上在夜墟賣舊衣飾,每月收入約四千元。她與十四歲女兒居於奶奶單位,生活緊逼,但堅持不領綜援,「不想小朋友以為攤大手掌就有錢」,但奶奶望收回單位,她無錢租劏房,惟望盡快可上樓。

    撮要來源:
    星島日報 2013-09-16 A17 | 港聞 民間扶貧峰會促訂滅貧目標 蔡海偉冀貧窮率五年內降至單位數

  • 麥當勞派包 長者晨早排隊


    撮要來源:
    Oriental Daily News A24 | 港聞 | 2013-03-19 麥當勞派包 長者晨早排隊

    【本報訊】連鎖快餐店麥當勞以推動早餐文化為名,昨在香港、亞洲、中東及南非等國家及地區逾五千間分店免費派包,但在物價飛漲下的香港,派包活動由推廣宣傳變成「扶貧」,全港多間麥當勞分店清晨未開門已有不少長者排隊取包,部分要輪候超過兩小時。有社福機構及立法會議員促請麥當勞等大企業做宣傳之餘也要盡企業社會責任;而麥當勞香港同日下午即宣布,會額外捐贈一萬張漢堡換領卡予香港紅十字會。

    大埔廣福道分店天未光就有大批市民排隊。(麥少峰攝)

    香港麥當勞昨晨六時起在約二百三十間分店共派發約廿三萬個「煙肉蛋漢堡」,基層長者較多的深水埗區欽州街分店,早上五時許已吸引數十名長者在門外排隊,不少長者指排隊取免費包可節省一餐的開支。雖然原本每人限取一個,但有長者「排完又排」,取包達六至七個「慳多幾餐」,麥當勞職員也「隻眼開隻眼閉」。

    海怡半島遲派掀鼓譟

    大埔廣福道分店外亦有約五十名長者排隊,需勞動警員維持秩序;海怡半島分店派包時間遲了半小時,惹起門外逾百排隊人士鼓譟,商場保安也要協助維持秩序。除長者外,就讀傳媒寫作的九十後副學士學生嚴同學昨早六時許到深水埗分店排隊取包,她表示與十多名友人約好分批「攞包」,再轉贈有需要長者。

    關注弱勢社群權益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施麗珊促請,大企業賺錢之餘應顧及基層市民負擔能力,最理想是食品價格不要一加再加。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形容在稱得上是富裕的香港,事件反映本港長者福利不足,他希望類似大企業有持久扶貧工作。

  • 兩成港人料劃入貧窮 張超雄促改革綜援制


    扶貧委員會將會為香港制訂首條貧窮線,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王卓祺建議以家庭收入中位數一半作為指標,按此推算,有近兩成港人屬貧窮人口,他認為應先落實好長者生活津貼及檢討強積金制度的工作,才考慮應否推行全民退休保障。有立法會議員要求政府立即放寬長津申領資格及取消綜援「衰仔紙」制度,並承諾推行全民退保。

    議員促請政府立即放寬長津申領資格及取消綜援「衰仔紙」制度,改善貧窮長者生活。

    王卓祺昨日接受電視訪問時表示,扶委會應參考國際標準制訂貧窮線,以家庭收入中位數一半作為指標,按此推算,有近兩成港人屬貧窮人口,比社會服務聯會早前估計的一成七更高,但相對其他國家仍算偏低。對於有聲音要求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他指新政府才剛推出長者生活津貼,現在應先落實好有關工作,並認真檢討和評估已實施十一年的強積金制度成效。

    王卓祺推算香港有近兩成人屬貧窮人口,比社聯估計的一成七更高。

    張超雄促改革綜援制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則指出,政府就長津設下資產限制,令不少長者因儲蓄超標而未能受惠,批評政府根本無心扶貧。他又指王卓祺身為學者,明知社會有近兩成貧窮人口,仍不肯承諾研究全民退保,明顯「自打嘴巴」。他要求政府在施政報告提出改革綜援制度,取消俗稱「衰仔紙」的申請限制,容許長者及殘疾人士以個人身份申領綜援。

    撮要來源:
    Oriental Daily News A23 | 港聞 | 2012-12-30 兩成港人料劃入貧窮

  • 擔任扶貧小組委員會副主席


      各議員均對重設扶貧委員會表示歡迎,又欣賞政府將設定貧窮綫,但多個議員擔心委員會將落得「高大空」或「雷聲大雨點小」。街工梁耀宗擔心扶貧小組委員淪為被知會,工黨張超雄亦質疑日後如何扶貧委員會互動,又希望扶貧委員會提交六個小組議程及時間表,讓小組委員會配合。

      立法會扶貧小組委員會昨選出民協馮檢基及張超雄,分別擔任正副主席。下次開會將邀請團體討論貧窮綫,並決定退休保障將定為常設題目,抑或在扶貧小組委員會或福利事務委員會再下設小組討論。記者 羅嘉凝

    剪輯來源:
    星島日報 A09 | 政治 | 2012-11-06 葉劉促扶貧會勿淪「派糖」

  • 社會企業公關扶貧?—看看英國與西班牙


    《明報》09/10/2007

    近期社會企業就像「概念股」,成了特首的炒作題材,繼年初競逐連任時一度熱捧,即將發表的施政報告,社企也將再度炒熱,正式上場成為特首「以工代賑」的主要扶貧策略,但具體細節仍待落實,實質成效甚至可行性均成疑問。究竟發展社企的目標是解決貧窮,還是長遠作為促進社區共融的手段,是政府必須釐清的課題。

    事實上, 現時本港社企只有200 多家,共聘用了千多人。這個數字不論相對360 萬的勞動人口,還是16 萬的失業人口,都是九牛一毛。即使政府能將之「翻十番」,規模仍與扶貧目標相距甚遠。何况脫離公共或私人資助而自負盈虧的社企大多艱苦經營,能長遠經營的更只有鳳毛麟角。將以就業培訓和輔助收入為本的社企,提升至解決貧富不均的層次,只會將社企置於尷尬位置,反而掩蓋社企的真正社會效益。

    閱讀更多

  • 殺牛須用牛刀


    《東方日報》07/02/2007

    在立法會答問大會還不願承認貧富懸殊的曾特首,為了「做好呢份工」,最終迫於交代解決貧窮問題的構想。不過,曾特首的扶貧宏圖沒有政治家的高瞻遠矚,反而更像「打工仔」敷衍上司的砌詞,用來掩飾自己的一事無成。

    在洋洋政綱中,曾特首只提出推動社會企業解決貧窮問題,還在閉門諮詢會中點名要求選委商家支持。曾特首的構思顯然是利用商界的市場策略和資金投入協助社企發展,但在香港,社企仍在起步階段,工商界甚至只視企業社會責任為形象工程,有關概念一直未能進入企業營運,成為主流決策一部分。曾特首推動商界參與社企,政府無可避免必須提供巨大經濟誘因,並釐清非政府機構角色。要求商界增加社會投資當然還有很多途徑,但均不可能是朝夕的事。

    閱讀更多

  • 特首特首 給我援手


    《東方日報》23/01/2007

    財政司司長於低收入人士交通津貼一事出爾反爾,特首面對扶貧質詢閃爍迴避。政府對扶貧似乎既無誠意,也黔驢技窮。

    觀塘是第二貧窮人口集中區域。觀塘區家長教師會聯會和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最近舉辦「童四無稀扶貧計劃」,學生用圖畫和文章向政府獻計,結果反應踴躍,大會收回超過三千份作品。

    閱讀更多

第 1 頁,共 2 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