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談齊昕個案曾偉雄:家暴指引不適用


    特首梁振英的女兒梁齊昕, 上周初在facebook 留言聲稱被母親掌摑和腳踢,警務處長曾偉雄昨日被問到會否主動調查有關家暴事件,他說警方不能就個別人士的網上言論調查,又指最近有報道將「家暴」和「親屬之間的暴力」混淆,指「家暴」是配偶、有親密關係或不論性別伴侶間的暴力,否則不是「家暴」,故警方的「家暴指引」不適用。
    家暴條例已修訂涵成年子女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批評曾偉雄法律知識貧乏,警方的指引亦過時。他說,《家暴條例》於2008 年曾作修訂,修訂前,只有婚姻一方、同居關係者,及同住的18 歲以下兒童受條例保護,但修訂後,成年子女、以至甥侄、叔伯、表兄等,也屬受保護範圍。張超雄正是該條例草案委員會主席。

    張超雄質疑,條例已通過近7 年,若按曾偉雄說法,警方「家暴指引」便完全過時。立法會社福界議員張國柱批評曾偉雄「思想狹隘」,指虐老、虐兒也是家暴,警察不是法官,不應由他們下定義。張超雄表明會於立法會相關小組委員會討論曾偉雄的說法。

    警方剛於今年早前提交立法會相關小組的文件顯示,需警方介入的「家庭暴力」為婚姻或親密伴侶關係,以及分手情侶間所涉的暴力或破壞社會安寧的刑事或雜項案,沒提及對子女的保護。

    至於特首家庭是否發生「親屬暴力」,曾偉雄說: 「我不想揣測究竟有冇發生過暴力或者哪種暴力。」只稱警方會專業地處理所有報警求助個案。他又說,網上有很多言論,不能所有言論都去調查, 「等於你喺網上講嘅嘢,都唔希望警方調查,係咪?」

    談齊昕:不全查網上言論
    談反水客:監察網上言論

    另一邊廂,曾偉雄昨在撲滅罪行聯席會議,被問到警方會否從源頭打擊因反水貨客行動產生的暴力行為時,指警方會在網上巡邏,留意討論區有沒有違法言論,強調網上世界與現實世界一樣,任何言論煽動他人犯罪,都可能受法律約束。

    明報 2015-03-22 A08 | 港聞 談齊昕個案曾偉雄:家暴指引不適用

  • 兩派議員同籲給齊昕空間


    但工黨張超雄表示,從目前所得資訊可見,梁齊昕有明顯求助訊息以及自殺念頭,又提到其身份讓她無法行使正常法律權利,從這個角度看,認為她需要外界協助。

    工聯會陳婉嫻表示,完全明白作為父母,尤其是行政長官的困難,但梁齊昕作為特首的女兒,一定受到外界關注,如果大家關係緊張的話,應給女兒多一點空間發展。她認為,父母當然想保護子女,但很難保護到最好,既然女兒希望表達,只能順着女兒想法。

    另外,與特首夫人梁唐青儀相識多年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在個人社交網站表示,絕不相信梁太會如梁齊昕所述般責打女兒,形容是外界將梁太「妖魔化」;並指為人父母者應理解梁振英請求外界予女兒空間的心情,呼籲傳媒要有同理心,避免追訪令梁齊昕病情惡化。

    撮要來源:
    信報財經新聞 2015-03-18 A14 | 政情 兩派議員同籲給齊昕空間

  • 齊昕稱遭家暴 要離家出走想自殺 梁振英:女兒情緒有起伏


    梁振英下午3時30分再與傳媒會面,公開透露梁齊昕健康「有一啲問題」,又稱他上任後禮賓府的公務活動較多,不是很有利於她休息,因此有情緒起伏,但已得到專業照顧。他表示,自己在聽到救護車和警察到禮賓府後已立刻回去了解情況,他有與女兒傾談,她情緒亦已逐漸平伏。

    梁振英否認禮賓府有出現家暴,「警察亦說沒有任何有人受傷的情況。」他說做人父母都有體會,「只有子女口中不是的父母,沒有父母口中不是的子女。」被問到梁齊昕所指連上救護車的權利都沒有,是否涉及非法禁錮,梁振英說,一個20多歲的人,怎樣可以在禮賓府被非法禁錮?

    關注家庭暴力受害人法權會司庫吳惠貞表示,事件中有人報警,即使當事人放棄投訴,警方亦應認真處理,「現在各說各話,如有第三者例如社工或精神科醫生睇住當事人,一來可以公正啲,亦可以讓家長無咁擔心。」工黨張超雄認為,在家暴案件中執法機關有責任調查,視情況轉介社工處理。

    兩人均表示,一般情況下社工可透過報章或網上主動接觸有需要人士,但這個個案情況特殊,加上梁齊昕已成年,相信社工較難直接介入。

    撮要來源:
    信報財經新聞 2015-03-18 A14 | 政情 齊昕稱遭家暴 要離家出走想自殺 梁振英:女兒情緒有起伏

  • 家暴妻啞忍與夫同居 房署社署推卸責任


    公屋單位難求,即使曾遭丈夫揮刀相向,夫妻已離婚三年,但由於未獲另配單位,二人至今仍處同一屋簷下。社工認為房署和社署失責,無為受虐者辦理「有條件租約計畫」,有立法會議員擔心受虐者與施虐者被逼同居,隨時釀成血案。

    張超雄:隨時會釀血案

    四十三歲的阿芳(化名)從深圳嫁來港,七年前誕下女兒,與丈夫及家婆同住公屋,但婆媳不和致家庭關係緊張,阿芳提出離婚,丈夫要脅抱女兒跳樓,又曾用刀劈衣櫃、斬衣物。二人三年前離婚,她一直申請安排另一公屋單位,「社署叫我找房署,房署叫我找社工」,至今她仍與前夫一家同居,「我一開聲就叫我走,但我又無錢租屋住。」

    一直協助阿芳的同根社總幹事楊媚認為,房署和社署失責,兩署職員只懂叫阿芳申請分戶,但其實家暴受害人可即申請有「條件租約計畫」,又指不少受虐婦女擔心無屋住而被逼啞忍。

    立法會處理家庭暴力及性暴力的策略和措施小組委員會今開會,討論對家暴受害人的房屋援助,委員會主席張超雄認為,家暴個案不斷上升,但預留體恤安置的數目多年不變,現時每年約七、八千宗家暴個案,但有條件租約個案僅四、五百宗,反映部分無能力租屋的家暴受害人,被逼與施虐者同居,「每日與敵同眠,隨時釀成血案」。記者 羅嘉凝

    報導來源:
    星島日報 2015-03-09 A08 | 港聞 家暴妻啞忍與夫同居 房署社署推卸責任

  • 家暴罪成照做社工 受虐妻:註冊局冷待我指控


    現年25歲的陳小姐,前年11月下嫁一資深社工,但蜜月期只有不足兩個月,便深陷家暴的死亡陰影下。陳小姐憶述,去年1月初與丈夫因家務問題起爭執,數日後一個清早,丈夫發難緊握其手臂「狂搖」,再拉她入廚房拿起菜刀喊:「大家攬住一齊死」,然後將她拖入房瘋狂掌摑逾30巴掌,又用膝壓其背,手緊箍其頸至幾乎窒息才罷手。

    以社工身份誣蔑妻精神有問題兩日後,陳小姐提及手臂瘀傷,丈夫隨即再發難,她躲進房間,尾隨的丈夫將整度門推倒,並將櫃上所有東西掃跌,然後離開報警,並向到場警員聲稱自己是專業社工,已評估妻子有精神問題但拒就醫,令其生命受威脅,最後陳小姐要靠身上纍纍傷痕證清白,這名家暴社工亦刑事恐嚇罪成,兩人現正分居。

    經歷家暴的死亡恐懼,陳小姐患創傷後壓力症,暴瘦30磅,精神科醫生處方13粒安眠藥,亦不入眠。身為幼稚園教師,每日照顧弱小的幼童,陳小姐驚覺使用暴力對待自己的丈夫,每日照顧的弱能學童更弱小,更不懂保護和表達自己,亦猛然想起丈夫曾談及工作期間弱能學童受虐事件,憂慮丈夫成為弱能學童身邊的計時炸彈,故先後知會丈夫工作的機構及學校,但不獲理會,才向社工註冊局舉報。

    向註冊局舉報是陳小姐另一噩夢開始。

    她指,註冊局要求她在聆訊中接受丈夫盤問,否則或不受理案件。她質疑為何已有法庭及警方文件作證明,仍要她面對施虐丈夫盤問,而非接受註冊局聆訊小組的提問,令她再次面對恐懼。她又認為,註冊局只給予一個聆訊日期,她不能出席便作罷,是對投訴人不友善及冷漠。

    暴力社工或危害受助人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認為,若社工有暴力傾向,對保護不到自己的受助者很危險。

    他批評,社工註冊局對投訴人並不友善,程序令申訴人困難重重,效果是令投訴人放棄,削弱註冊局的把關功能。他亦批評,註冊局要投訴人接受施虐者盤問,再次經歷創傷,又未有為投訴人安排保護措施,例如容許親友陪同、與施虐者前後卻離開及安排視像盤問等。

    浸大社工系講師邵家臻不評論註冊局投訴程序是否留難投訴人,但指社工註冊局與其他行業的註冊局一樣,「好保衛專業,好多宗投訴,告得入往往只得幾宗」。社工註冊局在截稿前未有回覆。

    撮要來源:
    am730 2013-07-25 家暴罪成照做社工 受虐妻:註冊局冷待我指控

  • 奶茶淋妻囚3月 警員獲保釋上訴


    【明報專訊】警員因為女兒簽手冊問題與妻子爭執,盛怒下掀開妻子上衣,將熱奶茶倒向其胸口和背部, 令妻子一級灼傷,再揮拳毆打她。男警早前被裁定襲擊罪成,昨被判囚3 個月,獲准保釋上訴。被告曾健榮(43歲)昨被判刑時,妻子劉佩娟神情哀傷。辯方形容被告性格和善,兩夫妻的婚姻走到如斯地步,十分悲哀;被告現失去妻子和女兒,他與女兒的關係沒有以前般親密。辯方引述心理報告稱被告重犯機率中等。

    裁判官表示十分重視這宗案,判刑必須向公眾發出不能容忍暴力事件的信息。她又斥責被告沒有悔疚之意,但考慮這非加刑因素,故判囚3 個月。

    官斥被告無悔意

    裁判官接納辯方申請,批准被告以現金5000 元及人事擔保5000 元保釋等候上訴,其間不得與妻子同住,另到大埔警署報到。早前劉佩娟尋求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求助,張透露在保釋條件中,裁判官沒有加入被告不得接觸控方證人的命令,劉擔心被告會騷擾她,張表示建議劉可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被告騷擾她。

    撮要來源:
    Ming Pao Daily News A06 | 港聞 | 2013-04-26 奶茶淋妻囚3月 警員獲保釋上訴

  • 男警涉家暴妻斥同僚包庇 查案警:追究會無宿舍無長糧


    去年十月,劉女士被任職警察的丈夫用熱奶茶淋潑胸背,於是報警。她直斥警方不但沒有主動提供協助,更多次「提醒」她追究的後果,希望她銷案。有立法會議員批評做法不合理,要求政府增撥資源,處理家暴。男警本月被裁定襲擊罪成,將於本周四判刑。

    「他有第三者,想離婚,我不想女兒在破碎家庭長大,所以不肯,他便打我。」劉女士憶述家暴經過,去年初任職警察的丈夫已多次恐嚇她,如洗澡時關掉燈和熱水爐、燒掉她的衣服,甚至衝入廁內用螺絲批指嚇她。去年十月,丈夫又用熱奶茶淋潑妻子胸背及拳打手臂,她最終報警拘捕他。

      不過,劉女士指警方到達住所後,並沒有關心其傷勢,第一句便問「你追不追究?你會離婚、無宿舍、無長糧的。」其後警方又多次「提醒」她追究的後果。多番轉折下,她到明愛向晴軒宿舍暫住,直至警方起訴丈夫才搬回住所。

    外傭當證人也受壓

      她表示,警方多輕視家暴案件,「我是自己打電話到警署查詢,才知道原來已經起訴丈夫。」她又指,在其居住的警察宿舍,男警虐妻是常見之事,但多數不了了之,「通常叫阿嫂唔好搞咁多嘢,最後報警都冇。好官僚,幫番自己人。」

      她又指,家中外傭是其中一名證人,在案件審訊期間,曾有一名警員涉嫌向外傭施壓,明言其證供或會令僱主失業、失去居所等,有妨礙司法公正之嫌,丈夫亦有意解僱外傭。她認為家庭傭工若須上庭,應受到保障,令他們有勇氣。

    議員倡增資源處理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政府應增撥資源,處理家暴問題,「最好是被虐者、施虐者和其子女分開不同社工跟進,才可以安排最適合的輔導和協助。」警察公共關係科回應查詢時表示,由於有關案件的司法程序仍未完結,警方不作評論,並強調市民如認為於警方處理任何事件時,受到不合理對待,可向投訴警察課投訴。

    撮要來源:
    Sing Tao Daily A28 | 港聞 | 2013-04-23 男警涉家暴妻斥同僚包庇 查案警:追究會無宿舍無長糧

  • 家暴受害者盼加強支援 議員促立會增設關注組


    二○一○年從內地隻身來港的阿萍(化名),指丈夫終日喝酒賭錢,每次她遲幾分鐘回家,丈夫就起疑心,「問我是否在外面和其他男人睡覺,之後更拿鐵錘追着我,嚇得我跑後樓梯落街」。

    當晚她沒有再回家,身上只有幾百元,去過庇護中心,又租過小劏房,但無力交租,四個月後硬着頭皮回家和丈夫同住,未幾又再起爭執,「去報警,警察跟我說未住夠七年,幫不到你,更反問我是不是和他耍花槍」。兩人未正式離婚,阿萍早前忍不住再次搬走,獲得恩恤發放綜援,但社署向她說,下月起將中止援助金,她又再前路茫茫。

    六十五歲的阿梅是土生土長港人,和丈夫結婚幾十年,被丈夫虐打足幾十年,「早上上班前都會提出性要求,我拒絕他就掌摑我」。她懷疑丈夫有外遇,結果更被他拳打鼻梁,血如泉湧。她到醫院驗傷和報警,警察說她沒有人證物證,難以治罪。

    新移民「跨性別」保障不足

    男兒身的Angel,五年前向母親告白,希望「從男變女」,但母親不接納,要他立即搬出,衣服丟了,門鎖也換了。髮型屋僱主逼他辭職,他沒有收入,流落街頭,打過逾百電話都求助無門,「打電話去社署,說我在街上睡覺會有安全威脅,對方跟我說『我們不知道甚麼是跨性別人士,我們沒有這個服務』,之後就掛斷電話。」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以往警方處理涉及家庭暴力罪行,一般以刑事和雜項作分類,但近年加入「家庭事故」一項,他擔心部分涉襲擊造成受傷的家暴個案,會被歸類成家庭事故,令不少家暴情況隱藏。

    他建議在立法會架構下,成立一個「家庭暴力關注小組」,長遠考慮將性暴力、精神虐待等行為,列入家庭暴力一種,令保障範圍更廣。他促請社署行使酌情權,讓新來港家暴受害者可獲體恤安置和綜援,避免繼續和施暴者「共處一室」,和為跨性別人士提供正式服務。

    撮要來源:
    Sing Tao Daily A08 | 港聞 | 2013-01-13 家暴受害者盼加強支援 議員促立會增設關注組

第 1 頁,共 2 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