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訂“優化失業綜援”議案


    經張超雄議員修正的議案

    鑒於本港沒有立法禁止年齡歧視,學歷偏低的中、老年人尋找工作極之困難,當中部分需要申請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本會促請政府盡快採取有效措施,包括重振勞動密集的工業、人本服務、農業及其他行業,讓經濟有多元化發展;增加培訓機會,建立各行業的晉陞階梯,製造更多工作機會,推動家庭友善工作環境;以及優化失業綜援制度,放寬入息豁免機制,以鼓勵就業,推動有能力者自力更生,並採取措施杜絕濫用失業綜援,以便集中資源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士。

    註: 張超雄議員的修正案以粗斜字體標示

    發言內容:

    張超雄議員:對於自由黨提出“優化失業綜援”的議案,其實我的感覺是遺憾,感到不舒服。田北俊議員剛才說我沒有反對,甚至他說我贊成他的原議案,我想是因為他看到我的修正案,對他原議案一個字也沒有修改。沒錯,他原議案本身的內容,例如要“推動有能力者自力更生,杜絕濫用失業綜援”,其實是必然的道理,我沒有理由反對。

    但是,我們提出議案時,要明白對社會的影響。在立法會提出一項議案,我們相信是一個社會關注,影響重大的議題。而我們現時將失業綜援一事,將當中的一小部分人有可能濫用,或你認為他可以工作但他沒有,而將此事放大,這種做法我是絕不認同的。如果我們假設所有人都是懶惰,給他們福利,他們便寧願要福利而不工作,這種看法實在很負面,為甚麼我們要這樣假設呢?為甚麼我們要這樣標籤一些人,只要他正在申請福利,我們便說他有問題?

    試想一下,香港的貧窮問題是嚴重的。就多個民間團體,社聯是一個大家都覺得值得尊重的團體。社聯用國際貧窮線來量度,發現多年來我們的貧窮情況是嚴重的。我們有17%、18%的人口是屬於貧窮線以下,這是一個驚人的比例,任何一個先進的城市,沒有理由有接近兩成人口是屬於貧窮。對於貧窮問題,我們應否做些事?應否幫助貧窮的人呢?如何幫助呢?最直接的,我們一直以來,當然是提供服務,提供實物,例如房屋、醫療和教育,但他們要生活,所以最直接的便是給予現金,綜援正由此而來。
    閱讀更多

  • 減綜援金額對領取綜援人士影響很大


    《都市日報》02/06/2003

    綜援標準金額及傷殘津貼昨日起下調11.1%,傷殘綜援亦開始分期下調。社署預計,5月份的綜援數字會再破紀錄。另外,社署亦要求長期領取失業綜援的人士參與全職無薪形式的社區清潔工作。

    記者:減少綜援金額對領取綜援人士有何影響?

    張超雄:影響十分之大。早前我接觸過不少領取綜緩的家庭,他們的生活已非常艱苦,若生病或有任何額外支出根本應付不了。早前疫症爆發,有綜援家庭對我說沒有餘錢去購買口罩或清潔用品等。

    記者:疫症令不少人失業,會否更多人領取綜援?

    閱讀更多

  • 何苦為省1%開支 向弱者開刀


    《香港經濟日報》19/12/2002

    政府近月不斷放風,要削減綜援金,原因之一是要解決財赤問題。政府不斷強調,綜援開支近年直線上升,必須加以控制。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當然要控制開支,但香港的社會援助開支是否失控?政府放在綜援、高齡津貼、以及傷殘津貼等現金援助,是否太高?相對於其他與香港人均本地生產總值相若的先進國家,我們在這方面的開支是否太闊綽?

    香港現時在有關社會援助的開支,其實是非常低,相對於一些福利較好的國家,如英國和新西蘭,香港的社援開支只及它們的十分之一左右。

    社會福利署署長在其隨筆,指出因失業而申領綜援的個案大增,並且強調必須嚴格執行一些強制措施,使有工作能力的失業綜援人士回到勞動市場。言下之意,似乎暗示若不強迫失業綜援人士找工作,他們就會長期倚賴綜援,就算有工作也不願意去做。結果可能會造成失業綜援個案繼續上升,成為社會的負累。

    閱讀更多

  • 綜援非過高工資實太低


    《明報》19/07/2002

    綜援檢討

    最新公布的失業率進一步上升至7 . 7 % ,失業人數逾 26 . 4 萬人。政府一方面警告失業率可能會繼續高企,似乎要降低市民對政府解決失業問題的期望。另一方面卻透過社署的數字,突顯領綜援好過打工的現象,暗示現時綜援金額過高,使部分失業人士喪失工作意欲,寧依賴政府救濟,也不願意自食其力。於是,綜援養懶人的論調再現江湖。這種將社會問題個人化;將失業、貧窮等社會現象歸咎於個人的手法,正是近年持區政府常用的管治技巧。依照這個邏輯,部分失業問題也可以用削減福利去解決。

    這似是而非的道理很簡單:綜援金調低,再加上強迫工作的要求,就可以使一些拿綜援的人士放棄綜援,選擇工作。這樣一來可以減輕政府福利開支,二來鼓勵自力更生,甚至可以因為多些人工作而減低失業率,正可謂一石二鳥,何樂而不為?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