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人,你可以不憤怒嗎?


     

    回歸十五年了,香港的財富增長了兩成。但是我們的收入,不升反跌。

    我們每天努力工作,得到的回報卻不合比例地少,我們日常的收入,大半被財團侵蝕了。

    我們想自食其力,卻不可以像以往一樣做小販、開小店;我們想安居置業,卻發覺用盡半生積蓄都不夠支付物業的首期。

    年輕人不敢成家立室,長者老無所依。

    我們的政府儲備很多,卻不願意分配給有需要的弱勢社群;我們的人均總產值超英趕美,豪宅越賣越貴,但我們的劏房亦越來越多。我們日以繼夜工作仍然脫離不了貧窮,商人和政府只叫我們盲目相信「愛拼才會贏」的香港故事...

    我們不要到那兒都擺脫不了財團壟斷的連鎖店;我們不要電煤公司及港鐵巴士年年賺大錢卻年年加價、教科書越賣越貴良知卻越來越少;我們不要孩子上課要學愛黨愛毛、大學畢業時還要欠一屁股的債。我們不要發燒時仍然要一早起床打電話預約政府門診、老來百病纏身卻無錢買藥救命、七十歲仍要在街上跟人家爭拾紙皮;我們更不要辛勤一生,最終卻老死在環境惡劣的院舍裡!

  • 行公義 尋公義 我們的公義之路


    我如何「行公義」

    我在大學讀的是社會工作,價值觀是不計功利地爭取公義。過去二十年,我沒有將社會工作只當成一份工,而是我做人的原則和生活態度,作為一個社工和社會政策的大學講師,我最著重的就是身教。

    我從來不會為金錢和事業而放棄發聲。我的僱主理工大學曾為省錢而將保安和清潔工作外判,當年校長每月的薪金高達36萬元,卻要把工友月薪削減至4千餘元,我看不過眼便在學校貼出大字報,問校長是否真的問心無愧?最終,校方把工友月薪提升至6千元;後來我擔任民選校董,著力監察大學高層利益衝突及大學商業化的運作,在我和同事的努力下,大學最終承諾檢討及改革附屬公司的管治。

    我的專業重視以人為本的福利和社會政策,在大學任教15年,我著力啟發學生的思想,我要求他們無論從事社工或其他工作,都要心懷社會,爭取公義。

    我們如何「齊話事」

    作為一個社運組織者,我盡力把最弱勢群體團結起來,我從不先估算政治利益才去做事或「以善小而不為」。我曾幫助全港只有幾十名的黏多醣症及罕有病患者爭取藥物津貼;又曾為促使迪士尼僱用殘疾人士而安排他們到立法會,為到訪的樂園總裁奉餐,最終令迪士尼承諾每年為殘疾人士提供20多個培訓機會。

    在2009年智障學童因為教育政策不善,竟然在18歲就被剝奪讀書權,我協助組織家長跟進並提出了司法覆核,最終雖然敗訴卻獲得法官同情,政府亦在輿論壓力下而改變初衷;此外,多年來我組織殘疾人士在地鐵內遊行,爭取交通優惠。長者及殘疾人士2元車費,終於在今年落實。

    大家還記得2004年天水圍發生倫常慘案後而被稱為「悲情城市」嗎?那時候我在區內組織居民發動了衝出圍城的單車遊行,引來社會人士關注及演藝人士的支持,之後天水圍居民就得到了多一點的關注和資源。今年三月,我聯同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鍾庭耀博士為「323全民投票」籌備民間票站,最終超過22萬人參與投票,一起用過半數的白票摑了醜陋的小圈子選舉一記耳光。

    我和你都是99%

    家庭對我來說是強而有力的後盾,特別作為一位智障女兒的爸爸,每天與她相處,提醒了我,被遺忘的弱勢社群的生活是甚麼樣。無論我有多忙碌,每天晚上,我總會和太太一起照顧盈盈。看到她對我們的依賴,總會提醒我無論在外面的工作有多重要,還是要肩負起做爸爸的責任。作為家長,我不再是講師或議員,而是一個社會服務的「用家」,亦因此,我更理所當然地要和弱勢社群同行,同喜同悲。

    張超雄


    「細孖」的公義之路

    我自幼住在馬鞍山,來自一家六口的基層家庭,爸爸肩上的重擔令我明白基層生活不容易。

    大學時期,在學長的啟發下,我參與不同的學生活動,形成民主、平等、自由的價值觀,自覺需要 ”make a difference” (帶來改變)。我曾擔任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香港大學校董會成員,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常委會主席等,參與大學及社會事務,爭取同學、勞工及弱勢和基層的權益。

    雖然我的本科是經濟及金融,但於我而言,經濟應為經世濟民之學,而非用來圖一己之利,因此我畢業後投身非牟利組織工作。

    2010年,我組織了「大專2012」推動參與「五區公投」,為民主運動獻一分力。去年八月十八日,國家總理李克強在香港大學主禮百周年慶典,高官巨賈滿座,但校友學生卻遭到排斥,當日,我聯同校友學生到場抗議,並在事件發生後組織遊行,力斥警方濫權。此外,我亦參與了不同的社會團體,如工黨、左翼21,在不同層面關注社會問題。

     

    尋找公義的路上,冀望能與您並肩前行,為社會、為下一代建設公義社會!

    郭永健(細孖)

  • 鄭家富:我相信張超雄必定係一位好好的泛民議員


    鄭家富:

    各位新界東街坊、朋友大家好,我係新界東立法會議員鄭家富。

    係新一屆既立法會選舉入面,我希望大家能夠支持工黨既張超雄。

    張超雄係一位好勤力,以學者既身分黎到社區。佢以佢既專業,黎作為佢對基層既關注。

    我相信,係未來既日子,張超雄必定能夠係立法會為你做事,為你爭取解決貧富懸殊既問題、社會福利既問題、公屋,房屋交通減免等等有關於我地民生既議案。

    張超雄係新界東雖然係個新面孔,但係佢作為泛民既一員,必定關注除左民生既問題,對推動民主,必定能夠去接棒,能夠為民主進程,真正既普選努力。

    我鄭家富係呢度,再一次推薦工黨既張超雄,請你係9月9 號,支持工黨既張超雄神聖既一票。


    訪問

    問: 好!家富,請問你識左超雄幾耐呀?

    鄭家富:佢04年曾經代表社會福利界,咁係果年我就識佢喇,咁即係而家已經8年喇。

    問:你認識佢,咁你覺得佢為人點呀?

    鄭家富: 張超雄佢做事十分踏實,即係佢每一次既立法會發言,同埋佢為一啲基層小眾既利益同埋福利,佢係好用心.佢係一個穩重,學者型既議員.我昐望市民能夠支持佢,以佢專業、以佢穩重、以佢對民主既抱負,我相信佢必定係一位好好既泛民議員。

     

  • 「行公義,齊話事,團結九十九」﹣工黨新界東團隊參選宣言


    公義,離我們有多遠?

    你是否知道,特首高官於豪宅僭建,但超過十萬人居住於籠屋、板間房、劏房、天台屋及工廈,街邊露宿亦遭到政府驅趕?
    你是否知道,高官外訪入住酒店一晚花費5萬元,清貧長者但卻要撿紙皮、汽水罐過活?
    你是否知道,去年有5000多名長者輪候不到院舍宿位便已去世,殘疾人士院舍輪候時間長達十年,政府卻沒有任何規劃去安置老弱?

    可是,香港政府財政連續九年錄得豐厚盈餘,庫房外匯基金更超逾2萬億!幾乎等於十年的政府經常開支!

    你是否知道,上屆自動當選的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高達14 人,較1998年還要多?
    你是否知道,不少為禍民生的議案(例如港鐵的可加可減機制)在功能組別護航下,遭到野蠻地通過?

    可是,我們到現在仍沒有普選路線圖,當權者還說,普選不一定要取消功能組別!

    重拾公義,改變社會,實在是刻不容緩。

    工黨新東團隊以「行公義,齊話事,團結九十九」為主題,認為香港社會公義不彰,政府鮮仁寡義,要改變現狀,唯有靠被欺壓的大多數團結一起,才能爭取大多數人的幸褔。

    四年前,張超雄毅然放棄參選社褔界功能組別,轉為參加新界西地區直選,惜以數千票之差落敗。離開議會後,沒有就此停下來,繼續走上街頭,組織弱勢群體、基層爭取自身權益。雖然未能在議會發聲,但張超雄卻有更多時間與最需要、最無助的一群共處,一起爭取基本權益。在民間運動遇到的困難,更令人認識到議會的重要,民間社會與議會應有機的契合,讓被忽視的群體獲得社會重視。

    郭永健大學讀書期間參加學運及社運,甫畢業便組織大專2012,參與「五區公投」,為民主運動獻一分力。去年八月十八日,國家總理李克強在香港大學主禮百周年慶典,高官巨賈滿座,但校友學生卻遭到排拒。當日,郭永健聯同校友學生到場抗議,並在事件發生後組織遊行,力斥警方濫權。

    張超雄與郭永健決定聯袂參選,就是要把自己心中的一團火,燃起大眾對公義的渴求,讓無助的弱勢基層不再受到蔑視、讓無權者得以充權、讓無聲者發聲、讓市民能安居樂業、讓社會的資源不再傾斜於財團權貴、讓我們每個人都能活得有尊嚴、讓下一代活在公義的社會!

    閱讀更多

  • 那些年,我們做社工很自豪 ﹣張超雄:十年社福路


    「我出身社工界在80年代初,那時社會氣氛很正面。還記得有電視劇叫北斗星(無線電視1976年劇集),港台電視節目獅子山下亦有好幾集提及社工。那些年,我地做社工好鬼自豪。我們代表著幫助弱勢社群,代表著正義能量。」

    「那時是羅曼蒂克的時候,雖然70-80年代社會還是貧窮,但真正是有種獅子山下精神,互相關懷的氣氛。各種非政府組織,有自己的理念,可能是教會價值,或者是照顧鄉里,扶助弱小。雖然當時社福制度不是很完備,但這些組織回應社會需要,發展各種服務。而政府亦樂意有非政府機構的存在,隨著社會經濟資源增多,政府就進行撥款和服務標準化。那時社福界很蓬勃,欣欣向榮。整個社會是一心搞好服務,把最好給最有需要的人。當時的氣氛,社會運動和社工的理想是活出來了。」

    「那時候,政府和非政府組織是伙伴關係,當時大家有傾有講。例如港英政府就有白皮書政策規劃,是很好的。那時,社署、社聯、大小社福組織、服務使用者等,會一起就不同範疇每年交流意見,制定計劃。例如就社會需要設立新服務,服務的人手,資源,理念,實行方案等。這種規劃,是民間、政府和服務使用者一起參與制定的,有理性、透明度高。大家都知道未來社福發展的方向。」 閱讀更多

  • 十五年,你的生活好了,還是差了?


  • 溫柔的抗爭者——張超雄


    教育局於2009年切實執行新高中學制,這同時意味著所有智障學生18歲時必須離校,張超雄(阿Fer) 與一班憤怒的家長組織了「關注特殊教育權益家長大聯盟」,在2009年的夏天開始了一場「十八歲 無書讀」的抗爭運動,Steve亦因此認識阿Fer。

    當年還是實習社工的Steve,以半義務半實習的身份參加運動。運動由5月舉辦第一次家長聲討大會到9月成功令政府全面讓步,十八歲有書讀。雖然只有短短的4個月,但經歷了多次上街遊行、立法會門外的示威,記者會、以至司法覆核敗訴及於遮打花園上新高中最後一課,一路走來,絕不簡單。

    對Steve來說,阿Fer不單是戰友,亦是良師,「人的價值不在於他多有錢、多聰明,而是人本身就有價值;愛不是憐憫,而是平等的關懷」,阿Fer這兩句說話,不單令Steve深受感動,更令他反思「社工」的身份。

    「以前一直認為社工是專業人士,要幫助受助人,但這亦是上而下的權力關係,而阿Fer卻沒有墮入這種專業的迷思,反而身體力行,告訴我社工如何扮演同行者的角色,與受助人在爭取的道路上同行」。 閱讀更多

  • 工黨 「父親節」工時問卷調查報告



    下載完整報告 PDF

    現況分析

    香港長工時問題一直嚴重。在沒有標準工時法例保障下,僱員往往被迫無償加班。而部份行業的合約規定工時更長達每天12小時,對工人的健康及家庭生活構成重大傷害。

    無償加班佔7

    政府統計處於2008年製作《第五十號專題報告書 僱員工作時數模式》,統計當時約2,680,100名非政府僱員的工時狀況。根據報告書,絕大部分僱員有固定的每天協議工時和每周工作日數,當中約六成半僱員每天工作8小時或以下,而有接近三成半僱員每天工作8小時以上;當中接近七成僱員每周須工作5天以上至6天。在是次統計當中,約兩成僱員有超時工作,而當中更只有兩成僱員,即159

    691名僱員有超時工作津貼或補假作為補償。另外,是次統計結果顯示僱員平均工作時數為44.8小時,當中超時工作平均
    2.2
    小時。當中7成屬沒有任何補薪或補假的無償加班。

      閱讀更多

第 1 頁,共 2 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