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照顧者津貼 政府期票 四年未兌現


    近月先有一名父親疑手刃患有自閉症的兒子,再有父親將智障兒子遺棄在新加坡,再次敲響照顧者壓力爆煲的警號。本報記者採訪不同的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照顧者,發現他們均面對沉重的身心壓力,部分個案更曾面臨崩潰。關注組織直指,照顧者肩負重大責任,社會卻缺乏適當支援措施,甚至未能得到當局於政策上的認可,設立照顧者津貼已成燃眉之急。事實上,立法會早於一○年已通過推出照顧者津貼的議案。事隔四年,說好的津貼呢?

    一○年二月,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會議通過「殘疾人士家居照顧者津貼」議案,惟四年後的今天,卻只有由扶貧委員會經關愛基金撥款的「為低收入家庭護老者提供生活津貼試驗計劃」出台,為期兩年,「照顧者津貼」至今下落不明。

    照料輪椅夫 俞太曾萌死念

    「對住部輪椅,有幾大壓力,外人點會明?」八年前,俞太的丈夫因意外引致嚴重腦創傷,至今不能言語,只有右手能稍微移動,需要餵食。俞太坦言曾有輕生念頭,幸得親友支持,才度過困境。現年六十多歲的她,每天抱丈夫上落床至少八次,年老力衰,令她壓力更大。這些年來疲於奔命照顧丈夫的俞太,月前大病發燒,由救護員送院。她憶述:「醫生話我唔只身體上嘅疾病,仲有心裏面嘅疲勞,再唔調理,會支持唔住。」
    兒患玻璃骨 苦媽捱足半生

    除了殘疾人士,長期病患照顧者的擔子亦不輕。珍媽的兒子患有「玻璃骨」,她不諱言,「(兒子出生時)啲人都叫我唔好要」,一份責任感,令她堅持了五十多年,「我驚唔要佢,最後過唔到良心。」珍媽回想,為了減少兒子受傷機會,多年來避免遠行,「有喜慶都唔敢去」,即使如此,兒子依然曾斷骨逾三百次。七十多歲的她,手、腳長期勞損,更有多種老人病,「都冇辦法,照顧得幾耐就幾耐。」
    已照顧自閉症兒子二十年的Peggy則坦言,多年來為教導及了解兒子,勞心勞力,「淨係教佢食西瓜,都用五年時間。」而近月兒子被診斷患有自閉症的林女士,亦謂感到求助無門,心情跌至谷底,「知道咗之後好唔開心,好辛苦。」她表示,每堂療程均要過千元,若有照顧者津貼,可以幫補開支。

    本港約卅多萬名殘疾人士及逾百萬名長期病患者,長期跟進相關個案的註冊社工葉健強指,照顧者多會身體勞損,加上長期放下工作照顧傷病者,更會產生經濟及心理上的壓力。他指,照顧者津貼除了可幫補開支,更重要的是代表社會認同照顧者的努力,「如果佢哋放棄照顧,反而需要用到其他更多嘅資源。」

    議員不滿當局決而不行

    事實上,發達國家如英國早有照顧者津貼,甚至有照顧者法案。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直言,當局早知「護老者津貼」難取代照顧者津貼,至今決而不行,相信是政府不希望貿然增加經常性支出,卻忽略照顧者津貼的重要性。

    就上述問題,勞工及福利局和社會福利署發言人聯合回覆表示,當局一直致力為殘疾人士的照顧者提供一系列的訓練和支援;當局亦會密切留意護老者津貼的發展和成效評估,包括相應措施是否適用於殘疾人士。

    報道來源:
    東方日報 2014-08-11 A04 | 港聞 | 探射燈  探射燈:照顧者津貼 政府期票 四年未兌現

  • 團體轟長者支援欠缺彈性


    【新報訊】當局正檢討安老服務統一評估機制,改善長者長期護理服務編配工作。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昨召開公聽會,有與會關注團體批評目前由社署為長者提供的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計劃彈性不夠;同時,多名議員批評機制對患有認知障礙的長者門檻過高,議評估工具應要劃一,不應排除接受綜合家居服務的長者。

    社署將加快評估速度

    多名議員批評,現有機制對患有認知障礙的長者門檻過高,現時約有10萬名該類長者正等候評估,以輪候安老服務,惟大部份不符合排隊資格,未能得到支援;又指機制不評估中度缺損或以下長者,是漠視他們需要。當中議員張超雄表示,評估工具應要劃一,不應排除接受綜合家居服務的長者。

    社會福利署官員回應指出,並非所有缺損或患有認知障礙長者,要長期護理服務,現時有逾2萬名長者有長期護理需要;機制只集中評估需要資助長期護理服務的長者。

    官員指社署現時約有二千多名評估員,輪候評估時間平均為35日;承認有個別地區等侯時間較長,該署將於10月增加資源或人手到長者中心,以加快評估速度。

    另外,勞工及福利局代表亦指出,輪侯院舍或社區服務人數較多,當局會於2016年前增加1,500個社區服務名額,院舍或社區日間照顧服務日後亦會增加合共9,000個名額。
    團體會後遞信請願

    有與會關注團體批評目前由社署為長者提供 的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計劃彈性不夠。有團體建議增設社區飯堂,除可減低送飯成本外,也可令長者結識朋友,建立社區網絡。

    旁聽公聽會的「關注家居照顧服務大聯盟」在會議結束後,向與會的政府官員遞交請願信,以及早前落區收集到的1,200個聯署。他們要求政府馬上就家居照顧服務進行檢討,正視服務使用者的需要,並希望能於下月與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會面。

    報導來源:
    新報 2014-07-26 A04 | 港聞 團體轟長者支援欠缺彈性

  • 心力交瘁最痛的抉擇


    上月杪元朗發生苦爸爸涉殺自閉兒後,僅相隔一個月,牛頭角坪石邨又有狠父涉遺棄智障兒在新加坡,揭出父母照顧智障兒女的哀歌。父母既要為口奔馳,又要勞心勞力照顧子女,心力交瘁壓力瀕爆煲,一時想不通鑽牛角尖,選擇最狠心的方法逃避,再喚起社會正視這些父母的處境和困難。

    長期照顧壓力大

    社福界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父母須長期照顧智障子女,又要為口奔馳,壓力不足為外人道。他指智障兒童可於入讀特殊學校時申請寄宿,但子女周末亦須回家,加上不少地區支援組織皆於周六、日休息,他坦言父母只能「自求多福」,當沒有親友支援及依靠時,所面對的壓力和責任便顯而易見。

    張又稱,政府早前推出的長者社區服務照顧券試驗計劃,讓長者可彈性選擇安老服務,惟計劃現時仍未有相關服務可惠及殘疾人士及其家庭,提供支援,建議當局應多加留意照顧者壓力。家長倘情緒受到困擾,可向社會福利署、志願服務組織尋求協助和幫忙。

    臨床心理學家洪雪蕙表示,狠父越洋棄子無疑是逃避責任;她深信父親壓力非外人能夠想像,「有一種無得走、無得釋放嘅壓力」。洪又估計,狠父把兒子遺棄在新加坡、一個被譽為亞洲福利完善及文明的國家,可能希望兒子能有美好的將來。父親這個選擇,反映他其實仍疼錫兒子。

    報導來源:
    太陽報 2014-07-27 A02 | 港聞 心力交瘁最痛的抉擇

  • 新加坡智障童福利較好


    【本報訊】狠父向警方聲稱因為新加坡(圖)保護兒童及社會福利較好,所以將孩子遺棄在新加坡。

    據了解,現時新加坡及台灣對智障人士的照顧確勝於香港,在亞洲區屬前列,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不排除狠父仍有愧疚之心,選擇把智障兒子遺棄在治安及福利均較香港好的新加坡;做法就恍如有內地父母藉詞來港旅遊,把殘障嬰孩遺棄在香港一樣。

    遺棄兒童在新加坡極罕見,棄嬰一年僅三、四宗,而新加坡智障童的福利亦較香港全面,例如新加坡智障人士福利促進會每年開支逾一億港元,它除開辦多所特殊學校,管理社企及安排庇護工場給智障人士外,更創立信託戶口,容許智障者家長把存款存入由公共信託人管理,確保家長去世後仍能妥善運用存款照料智障兒女。另新加坡政府為減輕殘障家庭負擔,今年起有殘障成員家庭即使只是讓孩子接受部份時間託管服
    務,也可獲得八成的政府津貼。

    報導來源:
    蘋果日報 2014-07-27 A04 | 要聞 新加坡智障童福利較好

  • 張超雄:深明壓力難明棄兒


    中年父親狠心將聾啞智障兒子棄於新加坡後獨自返港,育有智障女兒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對涉事父親予以強烈譴責,強調事件「完全不能接受」。他表示,深明智障兒童家長感受,體力及情緒上俱面對沉重壓力,很多時候面對子女情緒波動,家長亦難與他們溝通,當子女日漸長大後更多擔憂,很多家長會心力交瘁,甚至患上不同程度的抑鬱。張超雄批評港府對智障人士家庭的支援極度不足,各類資源短缺及服務時間有限,暫宿服務難以申請,要求緊急暫宿更是絕無可能,有關家庭承受極大壓力。

    香港弱智人士家長聯會副主席盧鄭玉珍表示,涉事父親行為自私和不負責任,若有困難,應先向特殊學校的社工求助,同時亦有非牟利機構提供支援,家長組織更可擔當同路人角色,互相支持。但男士多在外工作,即使有壓力,亦難以宣之於口或尋求幫助。張超雄及盧鄭玉珍均表示,若父母面對極大困難,無法照顧智障子女,可以與社署聯繫,透過法律程序放棄撫養權,等候領養。雖然年逾3 歲的智障兒童被領養機會微乎其微,但他們呼籲有關家庭應先尋求機構或社工協助,商議對策,以免悲劇發生。

    報導來源:
    明報 2014-07-27 A01 | 港聞 張超雄:深明壓力難明棄兒

  • 張超雄促設無障礙醫院小巴


    輪椅人士需經常到醫院覆診,但香港不少公立醫院位置偏遠,地鐵或巴士未能直達,需轉搭其他公共交通工具如小巴、復康巴等,立法會議員促請政府盡快推行無障礙小巴及的士服務。

    順仔今年24歲,因出生時腦部缺氧致中度弱智及輕度痙攣,需長期坐輪椅。媽媽自順仔孩提時便要帶他到醫院覆診,由於位於薄扶林的大口環根德公爵夫人兒童醫院只有小巴可直達,順仔媽媽每次也要從天水圍坐巴士到上環再坐的士前往,「有時要等3、4架車先有低地台巴士,仲試過有巴士乘客放雜物霸佔輪椅位。」

    與小巴公司商討遭拒

    順仔媽媽年屆60,因長期照顧順仔而得肩周炎,試過與小巴公司商討設立無障礙小巴,但對方稱無法承載重量而一口拒絕,張超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助理社區主任盧浩元指技術上並非不可行,「點解復康巴得但小巴唔得?」現時收費的無障礙交通工具如「鑽的」和易達轎車雖可直達醫院,但費用昂貴,若以順仔個案而言,大約五至六百元一程。要預約免費復康巴士更難,「喺繁忙時間預約復康巴要提前4-12個月,上年用唔到電話預約服務嘅個案就有一萬三千幾宗。」

    張超雄明天與團體約見政府,要求用醫院小巴線作試點,長遠設立無障礙的士及小巴。

    報導來源:
    蘋果日報 2014-07-16 A08 | 港聞 張超雄促設無障礙醫院小巴

  • 個案經理1人跟60康復者


    上周二凌晨,出院不久的精神病男子在旺角高處擲下電腦椅擊斃途人,至昨日又有精神病患者出院後不久自殺,令人擔心社區復康跟進服務是否有漏洞。工黨立會議員張超雄稱,跟進服務人手不足已是多年難題,前線負責跟進嚴重精神病康復者的個案經理,工作量頗高,需處理的個案數字,比外國同類經理多兩倍。

    張超雄稱,政府約3 年前起,就精神病康復者重投社區推出個案經理計劃,個案經理由社工或復康護士擔任,局方則先將康復者分類,病情嚴重者可獲個案經理每月密切跟進,為期至少一年。張擔心計劃在第一步分類上或已有漏網,另外每名
    經理負責約50 至60 個案,相對外國的個案經理只負責約20 個案,工作壓力較大,難以全面檢視患者所需,籲當局盡快增加人手,避免再發生慘案。

    另外,中大精神科學系教授李誠稱,一般單因失眠而自殺的案例甚少,若精神病患出現幻聽及失眠徵狀,則有可能患上嚴重抑鬱症,患者會受「命令式幻聽」影響,不能抗拒地做出失常行為,籲家人發現患者覆診後很快重現失眠徵狀,要多加留意,盡早預約快期覆診。

    報導來源:
    2014-06-18 A08 | 港聞 個案經理1人跟60康復者

  • 慈父盼設照顧者津貼


    【本報訊】年屆79歲的葉伯,肩上重擔背了49年,窮一生努力照顧中度智障、智力只得六歲的兒子志和。志和年輕時很「百厭」,經常走失,試過被貨車撞斷腳入院,數個月沒有消息,令葉伯心驚膽跳;亦曾在青山醫院逃走,在街頭小便被捕。葉伯沒怨言,頻說「(志和)宜家乖咗好多喇,唔辛苦」,但他坦言政府如有津貼,他或太太可輪流留在家照顧兒子,或能避免兒子遇險。

    因工作難看實智障兒子

    志和不擅辭令,但不時拉着記者,熱情分享他最愛的電影,又嚷着要記者幫他拍照,似小孩般天真瀾漫。如葉伯所言,接觸過志和便知他沒惡意。可惜並非所有人都包容,如在街頭小便那次,目擊的女教師二話不說報警,警察也形式化地落口供,把他送上法庭。事隔多年,葉伯已釋懷,「唔可以怪人,佢真係做錯」。

    葉伯要時刻「睇實」志和,他說八十年代最辛苦,他和太太當時是魚販,由清晨起工作至晚上8時,風雨不改帶同兒子開檔,「佢好活躍,睇漏眼就走咗去」。1993年志和獲派院舍宿位,行為漸改善,不再出走,也甚少發脾氣。志和現可自行洗澡和吃飯,葉伯自言「舒服咗好多」。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不少智障人士及嚴重殘疾人士須24小時貼身照顧,家人或因此辭去工作,心理及經濟均承受極大壓力,促政府推「照顧者津貼」,肯定照顧者的貢獻及舒緩壓力。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 2014-06-15 A09 | 港聞 慈父盼設照顧者津貼

第 4 頁,共 6 頁« 最新...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