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逾八成殘疾院舍無領正式牌 燒賣當餸折射的不公義


    「國寶之家」懷疑虐待院友個案,揭示私營殘疾院舍缺乏有效監管,服務良莠不齊。事實上,殘疾院舍虐待院友的醜聞多年來時有發生。政府2011 年起實施殘疾院舍發牌制度,欲立法規管以保障院舍質素,然而5年來,全港300 多間殘疾院舍中,竟有逾八成尚未取得正式牌照,只以「豁免證明書」方式經營,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質疑,面對宿位數量嚴重「落後大市」,政府無法承擔院舍「釘牌」或停業後果,一直投鼠忌器,無決心全面取締無良院舍,令傷殘人士「屈就」劣等院舍成為常態。

    「國寶之家」爆出違例捆綁,膳食及環境差劣等多項問題,記者曾接觸多名受害院友或家長,惟他們大多不欲詳談,甚至有家長坦言早知情況,卻選擇啞忍不舉報, 令弊病一再拖延。經常接觸院舍投訴的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李芝融慨嘆,家長群體中一向瀰漫的「怕事」情緒,往往出於院舍宿位長期短缺。「搵一間院舍肯收(殘疾人士)已經唔容易,家長覺得如果搞大件事被退院,又要再搵新院舍、同樣要憂心食宿環境、子女適應等問題。好多家長認為間間院都係咁,覺得無選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下,李芝融坦言,家長有苦水多數私下吐過便算,甚少願公開舉報,「但我想強調的是,社署對服務質素水平早有明確規定,即使家長能夠忍受情況,也不代表社會能不聞不問。我們發聲,是為了捍衛目前擁有的,不希望見到社會不斷退步。」

    津院動輒輪候10 年

    根據社署最新數字,全港目前共有310 間殘疾人士院舍、共提供16,700 個宿位,分為政府津助院舍、非政府組織如扶康會、香港心理衛生會等機構營辦的自負盈虧院舍,以及私營院舍3 種,當中殘疾人士輪候津院時間往往長達10 多年(詳見下表),以中度弱智個案為例,現時輪候人數多達2,000 人,平均須8 至13 年才能「上院」。

    「津院一般較有規管,而且開支獲政府資助,院費可平至每月2,000 元以下,自然是殘疾人士的首選,一向供不應求。」李芝融指,情況好比公屋輪候時間過長,低下層家庭只能屈居劏房,在長達10 多年的津院輪候期中,許多來不及上院、家長又難以照顧的殘疾人士,結果只能住進私營殘疾院舍。私院不獲資助,收費自然不受監管,一般定價都會與綜援金額相約,即每月5,000 至7,000 元不等,「津院每月收政府約15,000 元補貼去提供服務、私院只能向家屬收6,000 多,質素可以想像。」

    八成院舍無領牌 五年巡查零檢控

    更令人憂慮的是,殘疾院舍欠量之餘,往往同時欠質,過去一年最少發生了5 宗虐待智障院友的醜聞。本來政府於2011 年推出《殘疾人士院舍條例》並配以《實務守則》,希望透過發牌制度,確保院舍服務、處所環境及設施達到一定標準,惟條例生效5 年,至今全港竟然尚有逾八成殘疾院舍未獲發牌,就連環境理應較理想的津院,也有197 間一直只以「豁免證明書」經營。本身也是智障人士家長的議員張超雄亦慨嘆,家長處境相當被動:「自負盈虧院舍一般只接受自理能力高的患者,津院又排長龍,他日我倆不在,女兒都唔知點照顧?」

    張超雄:政府須拿出管治意志張超雄批評《條例》空有目標,實行卻停滯不前,「好多院舍都係舊樓單位,通風、逃生設備未必滿足到防火要求,一直出唔到牌。但現實上政府唔可能完全取締,於是就豁免囉,12 個月、18 個月,好坦白署方都話講唔到(停止豁免)個時間表。」發牌規管未見成效,就連執法巡查也成效不彰。《條例》生效至今,社署牌照部共進行超過7700 次突擊巡查,每間院舍約被巡查25 次,但當中有紀錄的「懲罰」,只有千多封勸喻信,警告信更只有13 封,遑論檢控及釘牌。張超雄直言,社署執法投鼠忌器,院舍漏弊根本無法根治,「輪候冊已經咁多人,政府處理唔到再有院倒閉,難聽講就係驚拿屎上身。」社署今年5 月提請立法會,希望額外開設助理署長職位、並新增39 位牌照部職員,組成共120 人的編制,以增加巡查院舍的效率,又研究公開被檢控院舍的詳細資料。李芝融期望,短期做法是讓家長代表加入巡查隊伍,直接了解院舍質素,「我不是期望社署講邊間院最好住,而是要求按客觀準則去評分;透明度提升了,其實都係幫到一些有心的業界。」張超雄則認為,惟有增加院舍供應及修例阻嚇,方能長遠根治問題:「政府要拿出管治意志,提升人手、處所,各方面的要求,院舍不遵行便要認真執法。」他舉例指,若以未來4 年落成逾60,000 個公屋單位計,只須撥出1% 即600 個單位作福利處所,已能額外提供長者及殘疾人士宿位各逾千個,加快疏導輪候冊。「所以你話地方係咪真係冇?點解拎1% 都唔得?呢個要政府解答。」社署只是口頭警告,口頭警告沒用便書面警告,書面警告沒用才罰數千元,並沒有阻嚇作用! ——張超雄

    我希望家長分清什麼是包容、什麼是縱容。你在生時不企出來為子女爭取權益,離世後子女環境只會更惡劣。——李芝融

     

    資料來源: 香港01周報 2016-07-01 A02 | Big Story 逾八成殘疾院舍無領正式牌 燒賣當餸折射的不公義

  • 立法會十四題:殘疾人士就業


    以下是今日(六月二十二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張超雄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的書面答覆:

    問題:

    二○一三年,殘疾人口的貧窮率在政策介入前後分別為45.3%和29.5%,較同期整體人口的19.9%及14.5%為高;在18至64歲適齡工作的殘疾人士中,從事經濟活動及失業的百分比分別為39.1%及6.7%,遠遜於同期整體人口的72.8%及3.7%。關於(i)整體人口、(ii)殘疾人口及(iii)視障人口的統計數字,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二○一三年,上述三類人口及當中持有專上教育學歷人士的就業數據(包括失業人口、非從事經濟活動人口及就業不足人口的數字及百分比)分別為何,並按年齡組別分別使用與表一相同格式的表格列出分項數字;

    (二)二○一三年,上述三類人口中持有專上教育學歷人士的職業及每月就業收入的分布數字分別為何,並按(i)非學位持有人及(ii)學位持有人分別使用與表二相同格式的表格列出分項數字;及

    (三)有何新政策協助視障人士及其他殘疾人士就業,以改善他們的貧窮情況及生活質素?

    答覆:

    主席:

    就張超雄議員的提問,我現答覆如下:

    (一)及(二)根據政府統計處的「綜合住戶統計調查」及於二○一三年就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進行的「殘疾人士專題訪問」,二○一三年本港15至64歲的整體人口(註)、殘疾人士及視障人士的失業人口、非從事經濟活動人口及就業不足人口的數字載於附件一;持有大專學歷的就業人士的職業和收入載於附件二。

    (三)政府的政策目標是為殘疾人士(其中包括視障人士),提供訓練及支援服務,使他們憑自己的能力(而非因其殘疾)覓得合適的工作,並同時為僱主提供協助,以及致力推廣傷健共融的社會。有關措施包括:

    (i)為殘疾人士提供在職培訓及各類職業康復服務,包括庇護工場、輔助就業、綜合職業康復服務中心、綜合職業訓練中心、在職培訓計劃等;

    (ii)為殘疾求職人士提供免費的個人化就業服務和為有意聘用殘疾人士的僱主提供免費招聘服務;

    (iii)為僱主提供津貼,符合規定的僱主每聘用一名有就業困難的殘疾人士,可就首兩個月的僱用期獲得相等於每月已支付予殘疾僱員薪金減去500元的津貼金額,最高以每月5,500元為限。在上述兩個月期間後,僱主可享有最高達六個月、相等於每月已支付薪金的三分之二(上限為每月4,000元)的津貼金額;

    (iv)資助聘用殘疾僱員的僱主購買輔助儀器及改裝工作間,僱主可為每名殘疾僱員申請最多20,000元的資助以改裝工作間及╱或購買輔助儀器,或最多40,000元的資助以購置單一輔助儀器及其必要配件;以及

    (v)向合資格的企業撥款不超過200萬元,以作開業資本成本和應付業務運作首三年招致的營運虧損;受資助的企業必須最少一半僱員為殘疾人士,從而直接為殘疾人士創造就業機會。

    為進一步鼓勵殘疾人士就業,扶貧委員會在二○一六年六月十三日通過透過關愛基金撥款推行兩個試驗計劃:

    (i)提高在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下的殘疾受助人的豁免計算入息上限由現時每月2,500元提高至4,000元;和

    (ii)向領取「高額傷殘津貼」並從事受薪工作的合資格殘疾人士提供每月5,000元的額外津貼用作聘請照顧者。

    政府預計上述計劃可於二○一六年十月開始接受申請。

    此外,勞工處會在二○一六年下半年推行一項試驗計劃,聘用非政府機構支援有輔導服務需要的殘疾求職人士。

    註:整體人口是指政府統計處「綜合住戶統計調查」內的「陸上非住院人士」,涵蓋約佔居港人口的99%,並不包括公共機構╱社團院舍的住院人士及水上居民,亦即是附件中所提及的「陸上非住院人士」。

    2016年6月2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15分

     

    資料來源:  香港政府新聞 中文版 2016-06-22 新聞公報

     

     

     

     

     

     

  • 議員籲政府加強上門護理


    【本報訊】本身是社工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對於癱瘓漢輕生感難過。他指癱瘓者需家人深度照顧,隨年紀漸大,癱瘓者或覺得自己成家人負擔。

    促放寬癱瘓者領綜援資格

    他呼籲政府加強上門護理服務,並應放寬癱瘓者的領取綜援資格。張又認為講述生命鬥士事迹有助加強癱瘓者求生意志。

    張指若發現癱瘓家人言談間顯示人生觀消極,便須盡快向專業人士求助,因病者可能會有抑鬱傾向。他認為若要燃起癱瘓者求生意志,最重要是令他們有正常社交以及覺得自己有用。如應盡量讓他們上課、工作或是上網結識朋友。

    張又指向病者講述生命鬥士故事如斌仔,亦有助他們更積極面對人生。斌仔(鄧紹斌)年輕時因打空翻失手受傷致頸部以下癱瘓,他曾於2003及04年去信時任特首董建華及立法會尋求安樂死,引起各界關注,他後來重新振作,四出演講分享他對生命的看法,惜2012年他因細菌入血病逝。

    報導來源:
    蘋果日報 2016-05-29 A08 | 港聞 議員籲政府加強上門護理

  • 7.3億拓東涌新市鎮撥款通過


    【本報訊】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昨日經過近四小時激辯,終於通過總額近七億三千萬元的東涌新市鎮擴展設計及工地勘測撥款。多名議員批評東涌缺乏街市、圖書館、殘疾人士院舍及特殊學校等社區設施,居民將來須長途跋涉及支付高昂交通費到其他地區。當局則承諾會在設計時預備地方興建相關設施。

    公民黨議員郭家麒在會上指出,撥款文件未有清楚交代將來東涌新市鎮是否有足夠社區設施,包括公眾街市、圖書館等,故決定提出中止待續議案。

    工黨議員張超雄亦指,東涌地方偏遠,如要居民到區外取得服務是強人所難,惟現時設計未有殘疾及智障人士宿舍及庇護工場等,明顯是規劃失當。

    工聯會議員麥美娟反對中止待續,指新市鎮規劃包括一個新港鐵站,居民「好恨有」,擔心撥款一再拖延將會影響工程進度,但她亦關注東涌是否有足夠公眾街市。另一工聯會議員郭偉強更表示,拉布成性的基因已植入泛民議員,「我睇唔過眼、我心情唔好、我情緒病就將所有嘢推翻晒!」

    未來數年兩公屋落成
    政府代表說,東涌未來數年會有兩個公屋項目落成,兩者均設有新街市,當局亦會在區內預留地方建殘疾人士院舍、特殊學校及兩所老人院。財委會最終否決中止議案,並以廿二票贊成對九票反對通過有關撥款。

    報導來源:
    東方日報 2016-05-28 A23 | 港聞 7.3億拓東涌新市鎮撥款通過

  • 申領新牌 「劍橋」改名「老闆」照舊


    去年被揭安排長者在露天平台洗澡的大埔「劍橋護老院」,有傳媒昨引述員工消息指,「劍橋」將於本年7月改名為「 森林護老院」,惟幕後老闆不變。社署昨回覆指,該安老院正申請換持牌人及更改名稱,惟未有收2字樓及3字樓經營安老院的新牌照申請。

    《港台》報道指,位於大埔運頭街「劍橋護老院」正進行裝修,並於7月改名為「森林護老院」;護老院的門外,亦貼出通告知會院友及家屬相關事宜。
    有員工表示,有新的投資者加入護老院,但其幕後老闆並無改變,已入住的長者只需簽署協議便可於護老院易手後以相同條件繼續入住。

    批評「換湯不換藥」

    社署昨證實事件,強調處理申請時,會將過去的相關違規紀錄存檔在新發牌照的紀錄內。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批評做法「換湯不換藥」,促請社署應修改法例,改善私人安老院的質素。

    報導來源:
    都市日報 2016-05-27 P10 | NEWS | 申領新牌 「劍橋」改名「老闆」照舊

  • 討論增加一社署助理署長職位加強院舍質素監管


    2016年5月9日福利事務委員會

    討論增加一社署助理署長職位加強院舍質素監管

    張超雄:

    加強規管院舍的原則,沒有人會反對,但今次社署提交的文件中,我看不到具體的政策改變和工作計劃,只是加強現行的巡查云云,是現有的工作。說實在如果單靠巡查是有效話,就不會連年出現如劍橋一般的事件。在未有新計劃和實質法律修訂、加強罰則下,要增加一助理署長職位,和40個人手去擴充院舍牌照部,我不知是增加了長者生活質素,還是增加了新助理署長的生活質素。我要求政府在上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及財委會時,提交更具體的工作計劃,而不是開一個升職位就收工。

  • 九成未達規管要求 殘疾院舍 歎申牌難


    政府四年前以發牌制度規管殘疾人士院舍,惟實施以來,全港近九成津助及私營殘疾人士院舍未獲發牌,僅靠「豁免證明書」繼續經營;有私營院舍花費數百萬裝修,仍未符合法例要求,維修大廈消防設施又遭大廈法團阻撓,更有業主在院舍申牌後大幅加租,瓜分利潤,令業界陷入經營困難。

    社署最新數字顯示,全港共三百一十二間殘疾人士院舍,只有四十間獲發牌照,其餘二百七十二間只有社署發出有效期不超過十八個月的「豁免證明書」,換言之,市面近九成殘疾人士院舍,仍未達到法例規定的基本要求。
    靠「豁免證明」續營

    大量殘疾人士院舍未達《條例》要求,有正在申請院舍牌照的女負責人向本報訴苦,指前年十一月開始裝修院舍,花費了四百五十萬,並且繳付十五個月的空租,但至今仍未能取得牌照,「我們有七十個位,月租十八萬八千,十五個月來完全無收入,現在我兒子大學三年級開學,學費也要問人借。」

    她解釋,正準備申請院舍的大廈無消防花灑,大廈業主立案法團不喜歡有人經營殘疾人士院舍,諸多阻撓,牌照處似乎也受到壓力,不夠膽貿然批出牌照,「原本說去年七月發牌,一直拖到現在。」

    中小企國際聯盟安老及殘疾服務聯會主席李伯英稱,現時所有私營院舍均按法例要求進行申請,但要符合法例,需要處理消防、走火通道等諸多問題,動輒花費數十萬。他估計,部份位於舊樓或村屋的小型院舍,很可能未能按要求改建,最後要執笠。

    現時社署有為業界提供改善工程津貼,但要求院舍在工程完成後仍有兩年租約年期,業界認為此舉等於助長業主瘋狂加租。香港私營復康院舍協會主席兼沐恩之家集團總監李若瑟說,「業主得悉你投資了很多錢,又會乘機加租,一般加租三至四成,令很多現有殘疾人士院舍卻步。」

    他以旗下四間殘疾人士院舍為例,涉及三百五十個牀位,早前向社署申請六百萬元津助,仍要自付六百萬元做改善工程,「我其中一間院舍為了要符合採光要求,牀位不可以離窗戶超過九米,但我的院舍左邊是廚房、有窗,右邊是牀位、無窗,於是我們便要把廚房及牀位左右調轉,電、煤氣喉等全都要改,單是要符合採光要求,已花逾百萬元。」  李若瑟直言,裝修後的租約年期剩下三年,未知能否回本。「我與很多行家都面對很大的財政壓力。」
    集團式院舍愈做愈大

      雖然殘疾人士院舍業界對《條例》一面倒,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卻有另一看法,而且以他所知,執笠的主要是小型院舍,相反集團式院舍愈做愈大,所以牀位數字一直沒有減少。他續說,本港殘疾人士宿位嚴重不足,需求極大,政府又傾向通過向私營院舍買位的形式,解決牀位不足,令營運殘疾人士院舍商機處處,認為是「業界覺得政府不敢從嚴執法,才會一直拖延改建進度。」

    報導來源:
    頭條日報 2016-03-05 P36 | 港聞 | 城中故事 九成未達規管要求 殘疾院舍 歎申牌難

  • 私營安老院 尿片入住費海鮮價


    【本報訊】 私營安老院舍的服務質素參差,情況令人關注。香港大學社工系學生以「神秘顧客」形式,巡查九龍城三十三間私人
    安老院舍,發現只有兩成半的院舍每天為院友沖涼,亦發現有院舍標價不清,額外收費如尿片說是逐片收費,但每片尿片收費多少
    就有回應說要看實際情況。院舍入住費亦出現「海鮮價」問題,致電查詢與親身到院的報價竟不同。
    多不會安排院友日日沖涼
    該調查以兩名學生一組,巡查約四間安老院及查詢入住事宜。發現巡查院舍中,只有八間會安排院友每天沖涼,有二十四間院舍安
    排院友每兩日沖涼一次,亦有十間院舍要每三至四小時才為院友換尿片。另外,其中有二十二間院舍並無在院內張貼列明收費的項
    目及金額。
    雖然三十三間院舍的整潔度平均獲得約七分(十分為滿分),但最低一間只獲四分,普通情況良好。惟只有一半數量的院舍,巡查
    義工表示願意自己或家入入住,反映安老院舍質素只屬一般。
    有參與調查的余同學指有院舍在查詢時不斷游說建議老人家領取綜援,確定有「鐵飯碗」的資助。她又指部分安老院未有列明額外
    收費金額,「有時打電話去,到真實去到問的收費有差異,差額達每月一至兩千元;而額外收費如尿片,就話要逐片收費,但每片
    尿片收費幾多,又話要實際情況先知。」
    香港老年學會會長梁福萬醫生認為港府應將認證制度納為安老院舍的必須部分,無認證就撤銷資助,亦應以認證取決港府在私營安
    老院的「改善買位計劃」(即購買宿位),以吸引私院參加認證制度。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建議社會成立「老人義工」等認可社區團隊,定期監察安老院服務,並向當局直接上報情況。

第 1 頁,共 6 頁12345...最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