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議員轟「綠置居」 拖慢上樓速度


      【本報訊】立法會房屋小組委員會昨討論「綠表置居」先導計劃,多名議員質疑計劃拖慢公屋上樓速度。對於有議員建議容許居屋分租增加租盤,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強調問題複雜。

      立法會房屋小組委員會昨討論施政報告中的房屋政策,多位議員批評「綠置居」。工黨議員李卓人亦認為計劃涉及賣公屋的程序、翻新舊公屋,會進一步加長公屋輪候時間。
    居屋分租 張炳良:問題複雜

      另一名工黨議員張超雄指出,張炳良在過去數年不斷說不會出售公屋,而長遠房屋策略中沒有提到出售公屋,但港府又突然推出綠置居,質疑是特首梁振英的決定;衞生服務界議員李國麟認為,容許輪候公屋至最後階段的市民買公屋不合邏輯,「有能力買得都唔去排公屋啦」。

      張炳良回應時解釋,長策文件訂明「豐富資助自置居所形式」是為綠置居留下空間,而長策諮詢過程中亦有聽到相近的建議,現時就選址、價錢等細節未有定案,會聽市民意見。

      對於有不少議員建議當局考慮容許未補價的居屋業主,在與政府分享租金收入下分租單位,以增加市場租盤供應。張炳良強調房委會反對分租,以免居屋成牟利工具,加上容許出租背後的問題複雜,但「不敢一口拒絕」,可以研究。

    報導來源:
    香港經濟日報 2015-02-03 A22 | 港聞 議員轟「綠置居」 拖慢上樓速度

  • 喪子5年傷痛不癒轟業主漠視劏房失修 塌樓未警世童媽媽促政府從嚴


    不過,記者近日觀察馬頭圍道及土瓜灣3 幢在2010 年政府行動中被釘契的舊樓,發現業主從未遵從命令而加緊維修(見另稿)。現場所見,有關樓宇單位仍然充斥劏房,部分更見鋼筋外露。當中以塌樓位置斜對面的馬頭圍道58 和60 號最殘舊,3 樓有單位分成8 間劏房出租,當中30 歲菲律賓難民Jonie 與懷孕太太半年前因租金較便宜而居於60 呎劏房,月租2500 元。房內天花有一道柱現裂痕,須以帆布鋪頂以防漏水, 「驚好似斜對面咁倒塌,叫過包租婆介紹其他地方」。

    一成半舊樓業主無視釘契

    屋宇署發言人回覆稱,截至去年底,已拆卸當年須緊急修復的其中1 幢舊樓,另1 幢是「樓宇更新大行動」的目標,正在修葺。800 多幢被釘契的舊樓中,85 幢已拆卸,355 幢完成修葺,265 幢為「樓宇更新大行動」的目標,正在修葺。不過,餘下157 幢、佔逾一成半舊樓,業主仍無視命令。署方追溯最長的一張勘測令,於2006 年4 月發出,發言人稱,相關業主已完成勘測並提交改善建議,料短期內展開工程,署方會跟進其餘舊樓修葺進度,直至完成工程要求。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近年曾探望土瓜灣的唐樓住戶,他說劏房及失修情况與塌樓前無異,認為政府沒決心取締劏房問題,「(劏房)環境比汶川地震的臨時屋還差,至少臨時屋不漏水,又較闊落」。

    區議員倡政府先修葺後追討

    該區區議員任國棟說,近年屋宇署雖全面實施強制驗樓,但舊樓一般是「三無大廈」,難以處理驗樓或修葺, 「無法團、管理公司或居民代表組織, 若業主並非在該處居住, 租客很難跟進」。他促請政府主動承擔舊樓修葺工程,事後向業主追討維修費, 「就算業主走數,人命都重要過公帑損失」。

    撮要來源
    明報 2015-01-25 A02 | 要聞 | 頭條 喪子5年傷痛不癒轟業主漠視劏房失修 塌樓未警世童媽媽促政府從嚴

  • 指推高樓價 立會籲停「白居二」


    政府擬加推「白居二」計畫第二期二千五百個配額,容許白表人士免補價購買二手居屋。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昨通過無約束力動議,要求政府擱置「白居二」計畫,多位議員均批評「白居二」推高樓價,違反居屋作為房屋「旋轉門」的政策原意。

    運輸及房屋局擬於今年下半年,推出新一輪二千五百個配額的白表免補價購買二手居屋計畫。運輸及房屋局稱首批五千個名額中,截至九月底已有二千一百六十一個家庭完成交易;而前年八月至去年六月「白居二」計畫實施期間,居屋第二市場樓價上升三成半,高於中小型私樓同期二成二的升幅。

    馮檢基促開發軍營地

    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昨討論「白居二」計畫時,議員批評「白居二」推高樓價,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稱,計畫沒有增加房屋供應,卻增加居二市場的需求,違反居屋原來作為房屋「旋轉門」的政策目標,「白居二」亦不會加快公屋輪候冊人士上樓。委員會最終通過無約束力動議,要求政府立即擱置「白居二」計畫。

    運輸及房屋局副秘書長王天予表示,計畫初期居屋樓價升幅較快,後來已趨穩定,認為「白居二」僅得二千多宗成交,不可能影響同期五萬多宗成交的私樓市場,並指協助低收入人士置業亦是居屋的政策目的之一,由於未有足夠理據決定是否應該繼續計畫,故打算加推一期,以便進行整體檢討。

    撮要來源:
    星島日報 2015-01-06 A06 | 港聞 指推高樓價 立會籲停「白居二」

  • 房協收回彩頤居長者屋管理權 蝕1900萬料加管理費外判設施省成本


    房協去年收回長者屋樂頤居自行管理, 並決定今年11月,從聖公會福利協會手中收回另一座長者屋項目彩頤居的管理權,自行營運。房協總經理(長者服務)張滿華接受查詢時表示,過去3 年彩頤居錄得超過1900 萬元虧損,明年1月會檢討管理費水平,承認管理費將會按通脹調升,並將餐廳和健康中心等再外判,以保收支平衡。明報記者黃俊鋒

    不過,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房協兩個長者屋項目均是由政府撥地,屬於公共資源,但近年房協以「中高檔次」定位長者屋,走向愈趨商業化,認為房協定價要考慮原有住戶的承擔能力,否則加價過高會趕走住戶。他又指出,房協以節省成本及重整資源為由,不再交由有經驗的非牟利團體經營長者屋, 改為自行接管,擔心會影響服務質素,部分免費項目恐會變成收費項目,認為政府應檢討房協的長者屋經營模式是否已偏離原意。

    自行管理議員憂服務質素

    房協樂頤居及彩頤居兩個長者屋項目,合共提供576 個長者單位及100 個護老院舍牀位,當中房協去年11 月已接收樂頤居,改為自行管理;另一由聖公會福利協會管理達10 年的彩頤居,合約期將於今年10 月底屆滿。房協總經理(長者服務)張滿華表示,為整合資源,房協今年2 月已提早通知彩頤居住戶,指聖公會完成合約後,房協會於11 月收回及自行管理彩頤居。

    11 月收回明年調整管理費

    房協資料顯示,過去3 年,彩頤居共錄得有1900 多萬元虧損;而樂頤居則錄得200 多萬元虧損,全數由房協補貼。
    張滿華表示,為確保彩頤居順利過渡,房協在接收後,管理費暫維持現時水平,至明年1 月檢討;但他承認有需要加價, 「房協因為要自負盈虧,保持財政平衡, 財政上面對一定壓力,因此管理費會按機制,跟隨通脹調升」。

    護理員薪酬推高成本

    被問及虧蝕原因,他稱長者屋的管理費訂價已算不高,當中護理人員的薪酬佔支出很大部分, 「薪酬要跟隨市場, 不能減人工, 否則會請不到人,影響質素」,另外亦涉及內部資源調配欠效率。他說,房協去年接收樂頤居後已累積經驗,相信接收彩頤居後,房協會加強管理長者屋, 「過往房協是交予其他機構管理長者屋,但面對人口老化,社會需求大,房協希望統一自行管理, 從而整合資源」。
    他指出,收回彩頤居後,部分設施包括餐廳、健康中心會計劃透過外判,以減省成本,改善效率,長遠計劃建立電腦系統,以節省人手支出。他說,目前約有600 人正輪候樂頤居及彩頤居,房協正構思未來興建同類型長者屋項目。

    報導來源:
    明報 2014-09-03 A10 | 港聞 | 特稿 房協收回彩頤居長者屋管理權 蝕1900萬料加管理費外判設施省成本

  • 業主陰招劏房戶捱貴電


    剛過去的一個月,是本港自一八八四年有紀錄以來最熱的七月,家家戶戶電費飆升,劏房租戶竟更要「捱貴電」﹗早前有團體調查發現七成劏房業主「賣貴電」,本報與一批劏房租戶接觸,發現業主奇招盡出「掠水」,包括在租約隱瞞每度電收費,以便自行定價;不安裝獨立電錶,租戶被迫攤分電費,甚至有租戶懷疑電錶被「做手腳」;更有甚者,有劏房租戶向業主繳交的每度電收費,竟高出電力公司的平均總電費水平逾六成,變相轉售電力圖利。事件足見當局監管不力,劏房業主有恃無恐,租戶百上加斤。

    個案1:電錶疑做手腳 慳住用都咁貴

    「為咗慳錢,我哋都慳住用電,冷氣機都係瞓覺前先開一陣就熄咗佢,平時就開風扇,唔知點解電費會咁貴。」劏房戶馮女士與兩名年幼子女,同住約一百一十平方呎的劏房單位,惟近日發現電錶跳動異常,業主所講的用電量與實際用量不符。

    最近兩個月,她共要繳交電費五百多元,又察覺電錶的轉動速度特別快,因此懷疑電錶被「做手腳」,「同隔籬錶相比,轉得特別快,不過我自己唔識得睇錶,都係業主講幾多就畀幾多。」

    個案2:鄰戶人數多 同費不公平

    為免麻煩或省時省費,部分業主不會安裝獨立分錶,令劏房戶繳交電費時,被迫與鄰戶攤分。「隔籬單位住咗一家五口,我就一家三口,人哋梗係用電用得多過我,但大家都係交咁多電費,係咪唔公平先?」剛獲派公屋的李女士與家人,之前一直租住一劏三的單位,另外兩個單位分別是獨居婆婆及五口家庭。由於單位沒有分錶,每期電費都是一除三,她對此大呼無奈:「我有叫過業主裝分錶,不過佢一直唔肯理,我哋又可以點?」

    個案3:月月「皇榜」發布 每度電海鮮價

    「業主一向無講清楚每度電收幾錢,直至上期電費貴過平時,我哋一計之下先知每度電收一蚊八毫,貴過中電六成幾,咁樣對我哋好唔公平。」黃太一家四口租住葵涌區一個僅九十平方呎的劏房單位,月租三千七百元,依靠從事地盤散工的丈夫養家,生活拮据。惟她想不到不但要「捱貴租」,還要「交貴電」。

    每次繳交電費,黃太的業主都會把每戶的用電量及總收費寫在紙上,然後貼在單位門外,不過每次定價不一,最近一期的電費每度電約一元八毫。根據中電住宅客戶用電收費,平均電費是每度一元一毫,換句話,黃太繳交的費用高出中電定價逾六成多。

    「劏房租戶都係普通市民,大家都係用中電提供嘅電,點解我哋住劏房就要畀貴啲?」黃太向記者展示租約,雖然租約上寫有「電錶度數」一欄,但業主在簽約時卻刻意留空,令黃太大嘆無奈,最終她亦只能按時繳費,以免「自食其果」,「就算我哋覺得唔合理都無辦法,唔交一係無電用,一係連住都無得住。」

    議員轟監管不力

    對於劏房租戶任人魚肉,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亦炮轟當局監管不力,「當局唔可以話無例可依而敷衍了事,每戶嘅每月電費好似係小數目,但對於劏房呢批低收入人士嚟講就係大數目。」

    報導來源:
    太陽報 2014-08-27 A06 | 港聞 SUN焦點:業主陰招劏房戶捱貴電

  • 七成劏房戶捱貴電 業主涉轉售違例


    劏房戶直接向業主交電費,涉令業主有空隙多收電費。有調查發現,七成劏房戶向業主繳交每度電費超過一元二角以上,高於電力公司電費每度一元一角,部分劏房戶電費更高達一元四角至一元五角,業主從中濫收電費牟利。調查團體指出,業主加電費等同向第三者轉售電力圖利,涉違反《電力則例》,中電稱會跟進。

    貴過電力公司

    「爭取低收入家庭保障聯席」訪問逾一百七十個劏房戶,發現有近七成劏房住戶,需要向業主繳交高於電力公司售電價格的每度電一元一角,為每度電價超過一元二角,當中部分劏房戶每度電價更高達一元四角至一元五角,高出電力公司電費兩成多至逾三成。經過地產中介人討價還價後,部分住戶的電費調低至每度一元二角,仍高於電力公司訂價。

    中電跟進調查

    聯席認為,劏房戶難以得知每戶實際使用的電力及應付的電費,電費有如海鮮價,令業主有空間收取更多的電費,賺取利潤,而變相加價及向第三者轉售電力,涉觸犯《電力則例》,但質疑機電工程署及中電一直無視問題,未有監管濫收電費,使基層市民遭受剝削。聯席續指,業主未經批准下不合法改裝電力分表,電表隨時超負荷,短路引致火警,威脅住戶安全。
    聯席昨日向立法會申訴部投訴,並到中電請願要求跟進。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認為,劏房戶租金開支已佔日常開支的三分之一,業主抬高電費估法有如「苛索」,一般租客即使知道業主多收電費不合理,但擔心被業主趕走,寧願噤聲,故政府需要主動調查。

    中電發言人回應指,根據中電與客戶簽署的供電則例,客戶不得把取自中電的電力轉售予第三者,但這只是中電與客戶之間的合約,並非法例;而中電會跟進調查每宗懷疑轉售電力個案,如有具體舉證,必會採取適切行動,要求客戶停止售電,如情況未有改善,可以向違規客戶停止供電。

    報導來源:
    星島日報 2014-07-29 A04 | 港聞  七成劏房戶捱貴電 業主涉轉售違例

  • 劏房業主分錶掠水 中電調查


    爭取低收入家庭保障聯席調查發現,七成受訪劏房戶向業主繳交電費,高於中電每度電收費一元一毫的水平,有深水埗劏房業主更在租約訂明每度電收一元八毫,收費高出約六成四。聯席及十多名劏房戶昨向立法會議員申訴,投訴機電工程署及中電監管不力,令業主有恃無恐。中電回應指,若收投訴並查明屬實,或向違規客戶停止供電。

    聯席向中電遞交請願信表達不滿,中電派員接信。(高嘉業攝)

    租約定價高六成四

    聯席代表楊佩艮指,現時中電收取住宅用戶每度電約一元一毫,但部分劏房業主會將電錶分錶,並向分租戶收取較高電費,早前聯席調查一百七十二個劏房戶,發現七成人向業主繳交每度電費一元二毫或以上。該名租約訂明每度電繳交一元八毫的深水埗劏房戶,曾與業主理論不果,現時更需實繳每度電兩元。

    機電署將巡查跟進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及梁家傑聆聽申訴後,承諾會召開個案會議質詢相關部門。張超雄認為,表面證供顯示相關行為已構成非法轉售,會促請政府跟進。聯席及十多名劏房戶隨即轉往中電總部抗議,並上演街頭劇諷刺中電監管失職及遞交請願信。

    中電發言人稱,根據公司《供電則例》第二百一十七條所示,客戶不得把電力轉售予第三者,惟《則例》只屬公司與客戶之間合約,本港並無此方面法例,中電亦非執法機構,但倘收到投訴及相關證據,中電會調查並要求該客戶停止有關行為。機電署發言人指,該署會對懷疑有電力安全問題的樓宇進行巡查,亦會就相關通報進行跟進調查。

    撮要來源:
    東方日報 2014-07-29 A23 | 港聞 劏房業主分錶掠水 中電調查

     

     

  • 租管正反意見壁壘分明 政府態度保留施拖字訣


    運輸及房屋局副秘書長王天予就多次重申,租管有正負面影響,外國實施租管後,部分業主加收雜費,私樓出租單位亦減少,反而刺激租金上升,「租管是否萬能藥方?會否在嘗試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帶出預期以外的反效果?」她強調未有定論,年底的長策報告會有交代。

    立法會議員就批評政府採「拖字訣」。工黨張超雄指出,住屋問題逼在眉捷,政府卻無任何短中期措施,「租津不可行,租管不可行,公屋是長遠措施。數二十項方法都說不行。政府可否提出一個可行的(方法)?」

    街工梁耀忠認為,政府應針對香港客觀環境,進行更深入的調查,「外國福利和房屋政策與香港不同,現在政府以外國例子來『撐』,推斷租管有反效果,做法偏頗」。

    本港有學者大力反對租管,中大地理及資源管理學系副教授姚松炎曾指出,租金高主因為房屋供應不足,不應以租管懲罰小業主,否則只會令業主封盤,甚至轉為經營賓館。他建議政府在市場承租大批單位,再轉租予市民。

    撮要來源:
    信報財經新聞 2014-07-25 A16 | 獨眼香江 | 獨眼香江 | By 紀曉風 租管正反意見壁壘分明 政府態度保留施拖字訣

第 1 頁,共 3 頁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