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黨擬動議不信任振英


    都市日報 P04 | 港聞 2012-06-25

    工黨擬動議不信任振英

    候任特首梁振英山頂大宅被揭發六處僭建,被泛民黨派質疑其誠信已告破產,工黨更計劃在立法會向梁振英提出不信任動議,不過,有支持梁振英的老伯昨早便到其大宅門外等候,梁振英外出時落車親手接過信件。曾任梁振英競選辦主席的張震遠亦為梁辯護,指事件不涉及誠信問題,只是疏忽,並希望政黨不要利用今次事件爭取選票。

    梁振英山頂貝璐道大宅,昨早除有大批傳媒在門外守候外,還有一名老伯在門外等候說要向梁振英送上支持。梁振英乘車外出時,特別下車親手接過該老伯信件,並跟他握手。該老伯向梁說:「你係香港人嘅福嚟呀,外邊嘅人做唔到。」梁振英除致謝外,亦表示希望香港可更上一層樓。梁振英其後乘車離開,沒回應記者任何提問。梁振英早前表示,會於今日起清拆屋內僭建物。

    梁振英離開大宅後不久,一批工黨成員亦到場示威,將一張印有梁振英和唐英年的改圖撕破,抗議他們不但有僭建問題,而且說謊。 工黨主席李卓人表示,將於今日去信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提出向梁振英提不信任動議,希望在本周三立法會大會上討論。李卓人認為,梁振英的誠信已破產,動議雖沒有法律效力,但希望能給予梁振英一個警誡。 曾鈺成則回應稱,目前已經超過通知期,但要了解有否足夠理據,才決定會不會批准此議案。 閱讀更多

  • 隔牆有耳:工黨籌旗獎券「廿蚊張」


    蘋果日報 A18 | 專欄專論 | 隔牆有耳 | By 李八方

    就快立法會選舉,各大政黨又係時候出嚟籌旗。噚日工黨就係銅鑼灣街頭首賣籌款獎券,咁啱咁橋係「廿蚊張」,唔知張宇人如果路過,會唔會幫襯番張呢?不過就算「張廿蚊」唔幫襯,都有大把市民捧場。工黨副主席張超雄話佢哋喺十幾分鐘內,已籌到過千蚊,唔少支持者都好闊綽放低紅衫魚,有人仲放低隻大牛入捐款箱。不過呢,工黨目標係要籌200萬,未來嘅日子仲要落區慢慢籌旗。梗係啦,冇阿爺呢支大水喉射住,係要努力啲o架喇。

  • 六月廿四日 – 香港人,靠自己


    六月廿四日   時晴時雨

    不知大家有沒有聽過香港曾經有一種社會服務單位叫「單親中心」,在九十年代由於單親家庭日漸增多,為了照顧這些家庭的獨特需要,政府資助一些NGO成立了不少這些中心,希望促進那些(主要是婦女)單親家長在就業、照顧子女及情感支持方面互相幫助,可惜後來政府以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取代該些中心,至現在就只剩下寥寥數間以自負盈虧的方式運作;前天我就應邀參觀了鄰舍輔導會在沙田辦的其中一間,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這間中心以接近「合作社」和社會企業的模式營辦了如「陪診」、「電腦班」等幾種服務,一方面協助了區內有需要的人士,同時又成功為百多名單親會員每月賺到千多元入息以幫補開支,成績令人欣喜,只可惜在現存的法例之下,這些單親兼職人士近乎完全沒有退休保障,就是連最「廢」的強積金都沒他們的份兒,將來如果我有機會重返議會,當要努力跟進此事。

    其實香港真的是一處有情之地,在政府沒有智慧和承擔去協助弱勢社群時,每每是他們自己或是民間的自發力量做了最多數的好事,例如昨天我就參加了一個很有意義的「平等分享」活動,百多名來自不用地區和背景的人士響應呼籲,到深水埗的良心小店買了麵包食品日用品等分發給區內的露宿者,過程中我見證的除了是施予者的善心外,更深印象的卻是那些在深水埗的良心小店如何努力堅持以低價賣東西給區內的低收入人士,坦白說若以解單經濟學原理,當人人都知道深水埗物價低而搬去那兒或往專誠往那兒購物(我有幾個中產朋友真的間中就會專誠往那兒買奶粉米糧),區內的物價應該會因需求增加而上揚才對,但深水埗這個社區彷彿是被人情與愛包圍和保護著一樣,那些老店小店從來都不會因為需求增加而提高貨品價格,有一間在北河街的麵包店現在賣的菠蘿包仍是一元半一個,老闆說每天要很努力造幾千個才可以應付得了需求,賺的卻只是幾百元蠅頭小利,其實我認為他即使將價錢提高十多廿巴仙,生意仍是會很好,但他沒有這樣做,或許那些經濟右派人士會說這是「笨」,我呢,將這叫作人間有情!

    有時會想,究竟香港要到幾時,貧苦無依患病年老的人真的可以過點有尊嚴的生活?過去廿年,我不斷參與民間爭取殘疾人士交通優惠與建立精神健康政策,前者是如此一個合理、合情、完全無爭拗空間的訴求,最終卻要等到好大喜功的貪曾在將落台之時為了賺得掌聲,才用納稅人的錢推出所謂二元乘車優惠,雖然我們仍然可以算是慘勝了一仗,但結果「錢」卻並非如我們原本設想一樣是由那些食人的交通事業財團手上得來,說起來我仍是有點忿忿不平。而至於精神健康政策,今天我才剛出席民間幾個聯席團體趁「安安幼稚園慘劇」三十周年舉辦的研討會,雖然今次我見到的出席人數特別多,而出席的團體亦罕見地包含了不同派別和利益背景的人士在內,但一想起在三十年後的今天,我們五百多人坐在一起仍是提著一些我們已經提了幾十年的意見,究竟新的狼英政府(雖然我今早才去過他家門外示威要他下台)是不是就會聽從我們的訴求,成立精神健康委員會更具體和富前瞻性地處理這個課題,坦白說我也說不準。不過若然大家希望有真正的「改變」而不是狼英說的那些「五時花六時變」,在即將來臨的選舉就應該選那些真正代表民意的人而不是保皇黨!

     

  • 溫柔的抗爭者——張超雄


    教育局於2009年切實執行新高中學制,這同時意味著所有智障學生18歲時必須離校,張超雄(阿Fer) 與一班憤怒的家長組織了「關注特殊教育權益家長大聯盟」,在2009年的夏天開始了一場「十八歲 無書讀」的抗爭運動,Steve亦因此認識阿Fer。

    當年還是實習社工的Steve,以半義務半實習的身份參加運動。運動由5月舉辦第一次家長聲討大會到9月成功令政府全面讓步,十八歲有書讀。雖然只有短短的4個月,但經歷了多次上街遊行、立法會門外的示威,記者會、以至司法覆核敗訴及於遮打花園上新高中最後一課,一路走來,絕不簡單。

    對Steve來說,阿Fer不單是戰友,亦是良師,「人的價值不在於他多有錢、多聰明,而是人本身就有價值;愛不是憐憫,而是平等的關懷」,阿Fer這兩句說話,不單令Steve深受感動,更令他反思「社工」的身份。

    「以前一直認為社工是專業人士,要幫助受助人,但這亦是上而下的權力關係,而阿Fer卻沒有墮入這種專業的迷思,反而身體力行,告訴我社工如何扮演同行者的角色,與受助人在爭取的道路上同行」。 閱讀更多

  • 6月19日誌 – 酷暑有感


    六月十九日    酷熱天氣警告

    今天天文台發出酷熱天氣警告,市區溫度最高有33度,天文台並呼籲市民如非必要不要外出。晚上我到大圍為工黨獎劵酬款叫了兩個小時的咪,感覺就像是在透不過氣的桑拿房內不斷說話,累得差點中暑昏厥,不禁想起那些地盤工人和不論任何天氣都要穿著西裝在街上跑的「打工仔」,在如此這樣的天氣之下還要工作超長時間,如何可能捱得住?聽說在大陸及一些國家,酷熱天氣之下若要工人開工,政府是會發放所謂「高溫津貼」以作補償,問題是若然天氣太熱,為何就不可以在某些時段停些或減少經濟活動以讓工人休息?如果工人真的中暑了,那些津貼又有何作用?我們真的應該繼續如此這般地生活,在不合理的情況下工作,然後用得來的錢購買冷氣機帶來的涼快,以及從醫生處買回我們原本擁有的健康?最近因為協助馬屎埔村居民處理因城市和地產發展帶來的區內治安問題,見得樹木和擇居鄉郊的人多,就更加會想,為何我們要選擇在如此城市如此異化地生活?過度的經濟活動帶來財富,我們用財富購買人工合成的涼快,然後環境因為我們的活動而進一步被污染,我們的天氣一天比一天熱,我們的生活一天比一天難過。

    不過我認為最可恨的,卻是即使我們如何努力地適應如此不合理和不健全的社會運作方式,我們可以賺回的卻只是不合理地低的回報。在剛過去的星期日我代表工黨發表了一個有關香港人工時的調查報告,發現六成以上的男士每星期都要工作48小時以上,超長的工作時間令他們之中四成出現筋骨酸痛的問題,兩成六表示因工作時間長而令家庭關係疏離,不少人都遇到家庭問題。若大家將這些情況配合政府剛發表的超高堅尼系數數字一看,便會發現原來普羅大眾在惡劣的環境中竭力地工作,拿到的回報卻是完全不合理地低於那些高收入階層人士,而最令人氣憤的是政府面對如此「羞家」的數據,居然還狡辯說我們的情況並不比其他發達地區差,卻沒有提到人家美國等發達地區透過福利與徵稅作出了有效的財富再分配,往往可以將堅尼系數調低二至三成。由此又可見,我們的政府是如何地無恥和不願意承認問題。

    其實我真的很慶幸,雖然我的工時也很長,單是今天我便由早上九時工作到晚上十時,中間共走了電視台、大學、大圍街站和工盟四個地方,但我的工作是為理想,我有我的滿足感作為回報,相比之下那些被迫為生活而長時間工作的99%市民真的比我無奈很多。而我更慶幸的是,在我走這條不易行但有意義的社運路時,永遠有那麼一群朋友願意陪伴我和分擔我的工作,今天我就收到了在病塌中的設計師朋友為我的新書「香港我主場」(記載323 全民選特首活動)做的設計稿,然後一班學生為了讓新書能在七一前面世為開了一晚通宵去作修改,還有那些每天為我擺街站的義工朋友,大家都在為「我們的99%運動」無償地奮鬥。在此我要向各位致以最深的謝意!

  • 梁振英「示威」有地產霸權力撐 鄭家純變扶貧主將


    Apple Daily A05  |   港聞 2012-06-20

    【本報訊】有份提名唐英年參選特首,但最後甘願做「牆頭草」轉軚支持梁振英,並為他站台的新世界集團主席鄭家純,終獲邀加入扶貧委員會籌備工作小組,更是唯一的商界代表。有立法會議員和社福團體批評,梁振英意圖為地產霸權形象「洗底」,並質疑欺壓基層的大財團如何扶貧。

    記者:王家文、蔡建豪、陳雪玲

    統計處前日意圖淡化本港貧富懸殊惡化,堅尼系數達0.537歷史新高。梁振英於周日搶先公佈成立扶貧委員會籌備工作小組,昨日極速訂定小組名單,由他自己任主席,新任政務司司長和勞福局局長則任官方成員;其餘4名成員包括關愛基金執行委員會主席羅致光、社會服務聯會行政總裁方敏生、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喜華,及新世界集團主席鄭家純,7月1日起運作。

    梁振英指,工作小組將就扶貧委員會的職能和人選草擬建議報告,又暗批前財政司司長唐年英出任主席時的扶貧委員會,漠視持份者聲音,扶貧不濟。他引述前委員指,當時委員會成立時,其職能已全由政府界定,「唔一定從佢哋角度嚟睇係符合社會扶貧嘅需要」,扶貧措施實施後也無法解決貧窮問題。

    工作小組名單中,羅致光、方敏生和何喜華均是前扶貧委員會成員,全來自社福界;鄭家純則有份提名唐英年選特首,投票當日卻「轉軚」支持梁振英及為他站台,曾揚言不怕被人視為「牆頭草」。

    「高調畀番個位置佢」

    立法會社福界議員張國柱認為,梁振英邀請鄭家純加入工作小組,而鄭是四大地產商之一,背後意義顯然是向外界宣稱,有地產商支持新政府,也同時向其餘三大地產商示威,「你唔支持我,都有人會支持我」。他指小組引入商界代表,問題不大,但質疑「純官(鄭家純)都唔知係咪真係關心扶貧」。

    工黨副主席張超雄認為,鄭家純在梁展文事件中跟政府打官司,表現地產如惡霸,質疑他如何去協助基層脫貧,他不諱言鄭為梁振英站台,故極速獲邀任公職,「高調畀番個位置佢」。 閱讀更多

  • 工黨 「父親節」工時問卷調查報告



    下載完整報告 PDF

    現況分析

    香港長工時問題一直嚴重。在沒有標準工時法例保障下,僱員往往被迫無償加班。而部份行業的合約規定工時更長達每天12小時,對工人的健康及家庭生活構成重大傷害。

    無償加班佔7

    政府統計處於2008年製作《第五十號專題報告書 僱員工作時數模式》,統計當時約2,680,100名非政府僱員的工時狀況。根據報告書,絕大部分僱員有固定的每天協議工時和每周工作日數,當中約六成半僱員每天工作8小時或以下,而有接近三成半僱員每天工作8小時以上;當中接近七成僱員每周須工作5天以上至6天。在是次統計當中,約兩成僱員有超時工作,而當中更只有兩成僱員,即159

    691名僱員有超時工作津貼或補假作為補償。另外,是次統計結果顯示僱員平均工作時數為44.8小時,當中超時工作平均
    2.2
    小時。當中7成屬沒有任何補薪或補假的無償加班。

      閱讀更多

  • 單靠經濟發展難惠及基層


    Hong Kong Daily News A05  |   港聞  |   各界反應2012-06-19

    社會服務聯會指,經濟連年增長,但貧富懸殊的問題並無改善,本身就是一個警號,反映單靠發展經濟惠及基層的漏斗效應不可行,促請政府訂立消貧目標和扶貧政策。港大教授周永新建議政府推行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紓緩人口老化對貧富懸殊的影響。

    倡訂全民退休保障

    社聯行政總裁方敏生指,過去5年經濟增長強勁,但貧富懸殊的問題並無改善,顯示單靠發展經濟惠及基層的漏斗效應並不可行,政府必須採取更積極的政策支援基層人士,並且必須訂立中、長期的消貧目標和消貧策略,又期望候任特首梁振英日後成立的扶貧委員會,會密切留意長者及兒童的貧窮問題。

    她又說,堅尼系數只是量度收入差距的其中一個指標,當局應作更詳細的調查,分區份及年齡,了解本港貧窮問題。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周永新說,數字反映貧富問題嚴峻,即使政府推出各項福利政策,仍無法解決產業結構失衡的根本問題。他又建議政府推行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紓緩人口老化對貧富懸殊的影響。

    具體政策補貼生活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張超雄指,在實施最低工資後,堅尼系數不跌反升,反映貧富差距問題嚴重。他指社會的整體資源及財富分配都集中在上層,這與少數寡頭壟斷市場有關。

    工黨主席李卓人表示,即使撇除無經濟收入的住戶,相關數字令人驚訝,反映香港貧富懸殊的情況十多年來都沒有改善。他又指,候任特首梁振英只提扶貧,但沒有指明縮窄貧富差距,希望新政府訂出具體政策,例如為低收入家庭提供生活補貼,改善基層人士生活。
    社區組織幹事施麗珊亦建議政府放寬申請交通津貼的要求,增加退休保障及租金津貼,以紓緩低收入人士的經濟困難。新報記者

第 38 頁,共 40 頁« 最新...102030...3637383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