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十五日 – 害死林煥光


     七月十五日  ….

    今日,早上出席了同根社的2012貧窮宴,很佩服這群新移民婦女,多年來在沒有資助沒有正規支援的情況下,從沒間斷地為同路人提供協助和推動政策改善,在剛過去的特首選委選舉甚至派出了成員參選社福界的席位,可惜的是我們的社會還未有足夠的胸襟承載她們,社福界雖然被認定是較開明的泛民陣地,但始終經過多年被功能組別選舉制度麻醉,註冊社工選民已經形成一個利益群體,即使多開明都未能打開心懷將票投給這些「草根持份者」(她們參選名單的名稱),讓他們親身向特首候選人爭取一點對話空間。

    不過其實相比殘疾人士一出生便飽受歧視,新移民的情況可能還不是最差(在這個社會弱勢社群居然要比較誰較慘來爭資源、爭政策,實在可悲),現時在香港流行的說法是要將殘疾人融合到正常人群中,其實說穿了就是要失去一隻腳的人裝上義肢跟正常人同步速行路,或是叫聽障人士學唇讀及(在聽覺失靈下)學習講話,而與此同時有另一批人就主張要主流社會包容和學習殘障人士的生活方式,例如正常人應學會手語和凸字。在我而言,其實兩者都有其道理,多年來我與兩邊不同主張的殘障人士團體都有溝通和合作,而昨天我就參加了主張推動手語的團體「聾耳」在一間融合小學舉辦的活動;令人大開眼界的是那些在台上表演的小學生,其中只有兩位是聽障的,但因為學校主張健聽健講的學生要學手語跟他們溝通,故此台上所有小孩都能流暢地完成為時幾十分鐘的手語劇表演,我認為其中帶出最重要的訊息是健全人士對不幸身體有問題人士的尊重和照顧。順帶一提,昨天出席活動的嘉賓之中還包括了康復專員蕭偉強,是一位政務官,很多人不知道一個歷史小片斷,就是這個崗位曾經一度因為政府不重視而由行政主任職系人員出任,而他們跟政務官的分別在於他們是政策執行者而非制訂者,後來我在立法會跟政府談判表明不滿,那崗位才又轉回由政務官出任。

    說起政務官,又想起那出爾反爾背棄平機會使命和工作的林煥光,我在想,究竟狼英有何能耐令這位相對而言較開明實幹的聰明人,弄到政府裡來還搞得他進退失據最終出賣理想?故事又一次教訓我們,從政若在如此不民主的制度之下,恐怕沒人能夠自由地實踐理想和人生使命,事實上包括不少立法會議員,在位時因為現實的政治原因都沒能跟良心說多少話,如此爛制度,究竟我們還要忍耐它多久?我們的99%運動,我們應當奪回當家作主的主場!

     

  • 七月十日 – 我的頑固


     七月十日      (又是)酷熱天氣警告

     最近幾天,繼續都是每天忙著出席不同的活動和街站,在酷熱天氣之下東走西跑,常常都感到下一分鐘就要暈倒,但其實除了我自己,今年有幾十位義工早已經在幾星期前開始持續地為我在各處擺街站和派單張,對於他們的無怨無悔無償付出,我最希望是用成功重返議會作報答。

    不過在辛苦中有時也是可以找到樂子,幾天前當我到西貢展出著名攝影師謝志德為我影的一系列相片時(謝從前是曾多次得獎的攝影記者,現在是自由攝影師,已經義務幫我影相多年,有時為了影到好的相片要陪我出出入入一整天,謹此向他致以最深的謝意),在海邊樹下聽著那悠揚的音樂,間中與經過的遊人傾談幾句,忽然感覺到久違已久的恬靜安寧。那天我最記得的是一對夫婦,起先是太太先看到我的展覽然後拉丈夫過來看,先生見到我時有點高興,說是已經知道我很久亦很支持我,接下來十多分鐘大家就談了很多社會問題;但最想不到的他們走後不久又再折返,手上卻是拿著半打冰凍的運動飲料,說要給我們打打氣消消暑。萍水相逢的朋友,帶來的卻是極大的感動和支持。

    至於今天的「主菜」節目,是出席「耀能協會」屬下三間肢體弱能學校的聯校畢業禮。多年來我曾為這些學校作過不少資源爭取,今天高福耀學校的家長及學生就特別為我們送上心意卡,感謝我曾為他們爭取宿舍。其實革命尚未成功,高福耀學校的校齡高,建築物陳舊,如是一般學校早就應該要重建,但不知是不是因為是弱能人士學校政府較為不重視,多年來重建的事都是不了了之,現時校舍破舊及不合規格,前幾天才跌了幾塊石屎下來!過了今年九月,不論我在何崗位,這件事一定要記在心上繼續跟進。

    如何大家有興趣知道我多年來跟進社會議題的過程和想法,甚至只是想知道我多年來是否一致而且持續地為公民理想而奮鬥,歡迎買我下星期一發佈的新書<白頭人送黑頭人的福氣>,裡面結集了我近幾年在報章發表的文章,透過這些文章,大家除了可以參考我對問題的分析,還可以看到我多年來的心路歷程,再決定是否支持我。是的,我從來無甚隱瞞亦從不「轉軚」,在狼英和保皇黨面前,我的「頑固」應該是我最大的優點!

  • 《白頭人送黑頭人的褔氣》新書發佈及分享會 ——貧者無立錐之地


    張超雄社區服務處‧主辦

    香港最新的堅尼系數為0.537,正反映貧富懸殊問題的越發惡化。張超雄博士一直關注貧窮問題,他在七月出版的新書《白頭人送黑頭人的褔氣》中,便對香港貧窮問題有十分具體的在地分析。在這次新書發佈及分享會,張博士與關心貧窮問題的講者分享他們的見解,一起為貧者爭取立錐之地。

    分享講者:

    • 張超雄(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 邵家臻(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系講師)
    • 郭永健(前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

    日期:2012年7月16日(星期一)
    時間:晚上7:30至9:30
    地點:序言書室
    旺角西洋菜南街68號7字樓(銀行中心Body Shop對面,電話:23950031)

    延伸閱讀:
    張超雄著,《白頭人送黑頭人的褔氣》(香港:次文化堂,2012年)。

    查詢電話:2586 1212
    查詢電郵:info@cheungchiuhung.org.hk

     

  • 九九吶喊:第一集《警察,公園嚟㗎!》


    九九吶喊:第一集
    草泥馬夫婦參與七月一日遊行,遊行之後,
    當兩公婆想去政府總部的草地時,一位警員竟然出手制止?! 然後遇到張超雄……
    真人真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cATRlsybXM

     

     

     

    閱讀更多

  • 殘疾人士苦候 梁未現身接信


    2012-07-04

    【明報專訊】新一屆行政會議昨日召開首次會議,殘疾人士監察特首施政大聯盟的數十名殘疾人士,頂着烈日在特首辦外苦候個半小時,但一直等不到首天上任的特首梁振英接請願信。其間輪椅人士羅偉祥(圖)一度不適,但行政處未有安排他進室內休息,他最後召救護車送院。

    工黨副主席張超雄表示,輪椅人士出入不便,花了半小時從中環走到政總,故未能趕及會議開始前到場。有使用呼吸機人士,需於現場借電源充電。他怒斥梁振英落區「做騷」,但殘疾人士向其發出邀請會面信件統統石沉大海,昨更連踏出政總接信也不願。

    另外,會議開始前約40名社協代表在場外請願,要求新政府關注基層困苦。梁振英接收社協的請願信,並與數名代表握手及交談。

  • 那些年,我們做社工很自豪 ﹣張超雄:十年社福路


    「我出身社工界在80年代初,那時社會氣氛很正面。還記得有電視劇叫北斗星(無線電視1976年劇集),港台電視節目獅子山下亦有好幾集提及社工。那些年,我地做社工好鬼自豪。我們代表著幫助弱勢社群,代表著正義能量。」

    「那時是羅曼蒂克的時候,雖然70-80年代社會還是貧窮,但真正是有種獅子山下精神,互相關懷的氣氛。各種非政府組織,有自己的理念,可能是教會價值,或者是照顧鄉里,扶助弱小。雖然當時社福制度不是很完備,但這些組織回應社會需要,發展各種服務。而政府亦樂意有非政府機構的存在,隨著社會經濟資源增多,政府就進行撥款和服務標準化。那時社福界很蓬勃,欣欣向榮。整個社會是一心搞好服務,把最好給最有需要的人。當時的氣氛,社會運動和社工的理想是活出來了。」

    「那時候,政府和非政府組織是伙伴關係,當時大家有傾有講。例如港英政府就有白皮書政策規劃,是很好的。那時,社署、社聯、大小社福組織、服務使用者等,會一起就不同範疇每年交流意見,制定計劃。例如就社會需要設立新服務,服務的人手,資源,理念,實行方案等。這種規劃,是民間、政府和服務使用者一起參與制定的,有理性、透明度高。大家都知道未來社福發展的方向。」 閱讀更多

  • 7月1日 – 交叉狼英,當家作主


     七月一日      雨後陽光

    連日來為了準備今天的遊行而不斷奔走,忙得連寫網誌的時間都沒有,今天大業終於完成,身體雖然疲累不堪,但趙在床上就是興奮得有點難眠,因此還是爬起來記下今日的點滴片斷。

    今日,我早在中午十二時便已到達工黨在天后那邊的街站,準備「叫咪」賣T-SHIRT籌款,雖然天文台今天沒發出酷熱天氣警告,但三十一度的當頭日照也實在不是容易熬,最想不到的是在這樣的天氣之下,一時多開始便有市民開始魚貫入場,其中有些更是扶老攜幼的,想想他們這麼早便到場,應該一早便預計到要在烈日下「煎」足兩小時才可以開步走,比起我這些算是有任務的人來說,他們的付出其實更加偉大。亦正正因為有這些一早到場的市民,我們的99%運動「吶喊」T-SHIRT在三時遊行開始前已差不多全數賣完,成績可喜。

    賣完了T-SHIRT,因為還未吃午餐的關係,便跑到附近的麵店吃點東西,誰不知不出去還自可,一出去我才發現原來有很多很多很多(我用三個「很多」,是因為真的很多)人滯留在外面的路上和地鐵站,根本就進不了場,當時我就想到,若以剛才在入口處見到的人流規模(其實已經不算小,人都是不停地進場的,不過過人與人之間都是有空隙的,跟年宵的情況差不多),真不知要多久才可以將這些市民全部放進維園。當時就有人跟我說警方蓄意管制了進入維園的人流令人群積聚,以我現場所見實在是無法懷疑此說。

    四時左右,我轉到了天樂里附近自己的街站,今年我的團隊為我制作了一塊梁振英樣貌街板,我在人群中就不斷叫著這樣的口號:「大家如果不信任梁振英,就應該來用個交叉印在他的面上,大家要延續3.2.3.精神,我們當日用二十幾萬白票表態希望流選,最終梁振英只以六百多選委票便當選成為我們的特首,大家如果不信任他,就應該過來表態….」三個小時下來,如此的表態活動引來了過萬個家庭的參與,梁先生的卡通像差不多是「體無完膚」全面粉紅(那印仔是粉紅色的)。令人感動的是有不少朋友過來並不是為了「交叉」狠英,而是專程過來跟我說一句「加油」之類的說話,還有幾位小朋友特意為我送上喉糖,實在令人窩心。

    今日,我在遊行隊伍中看見港英政府年代的香港旗,感覺是既熟悉又悲哀,在回歸15年後的今日,居然有人懷念的是我們寄人籬下作二等公民的日子(如果不認為這樣,大可看看家中的BNO就知道),實在令人感嘆。如果大家不想以後仍是要仰人鼻息被人欺侮,就要握緊手上僅有的自由和選票,告訴當權者我們香港人當家作主的決心。

    我們香港人,決不受人擺佈!

  • 十五年,你的生活好了,還是差了?


第 37 頁,共 40 頁« 最新...102030...3536373839...最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