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黨張超雄郭永健 NOW TV 2012立法會選舉論壇 (新界東) 發言全記錄


    自我介紹

    各位,我們是工黨十號張超雄、郭永健。我們回歸了十五年,我們看社會的素質,不是看它擁有多少財富,而是看它怎樣對待弱小。我們財富很多,卻貧富懸殊;我們這個國際金融中心,有老人家要拾紙皮;我們有病人有藥沒錢醫。我們過去如何對待這些弱小呢?請各位與我們、與弱勢同行,支持十號張超雄、郭永健。

    閱讀更多

  • 八月廿五日 – 窩心大戰


    八月廿五日 – 打風不成熱到死

    今天早上商台加港台的論壇接著舉行,睡了還不到五小時的我一大清早就到廣播道參與這場世紀大戰;不過有趣的是我在整個五小時有多的過程裡面,感受到的其實是窩心與喜悅多於其他,在戰火硝煙互拉後腿你攻我守之間,我多次感到的卻是「自在」和「安全」;事實上如果大家有聽到或看到論壇的內容,不論是被抽中向我發問的長毛還是其他所有候選人,他們在過程中都沒有傷害過我一句或抽過我一下後腿;反而隱隱然在大家之間似乎都在努力的在營造一個保護罩,竭力地讓我那些弱勢社群、百分之九十九的權益、全民公決、貧富懸殊等的議題和論述得到保護;在意識形態、從政往績以至是黨團派系爭鬥之間,我認為我和我所代表的都得到了尊重和庇護,今日的張超雄很滿意自己的表現,如果大家有意見給我,請到http://programme.rthk.hk/rthk/tv/player_popup.php?pid=5605&eid=188147&d=2012-08-25&player=media&type=archive&channel=tv看港台的片或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lx77RjymHKA&feature=youtu.be&t=12m8s看商台的片斷。

    晚上我到大圍與大學再叫兩個小時咪後還是要回家休息,明天早上還有TVB的論壇,各位想看請在下午三時轉到「83無線互動新聞台」。

  • 八月廿四日 – 生命無常


    八月廿四日 – 又是打風前夕

    今日是大戰前夕,明天一早我得要連續應付兩個電台的選舉論壇,因此整天我只敢出席早上在大圍的街站叫咪工作,下午和夜晚就留著來作準備和休息;事實上連日來我每天都睡不足五小時,昨晚更是只睡了三個多小時,團隊成員已經在警告我要多點留力,但我認為總不成丟下攤子任由義工們去努力,而且除了努力加努力,我還真想不出有其他法門可以讓自己勝出。

    雖然今天就只出席了一個早上的街站工作,但見聞與感受卻是多樣而複雜的,其中最震撼我的就是一位老婆婆(說是婆婆看上去也不過六十多歲,比我年長不了多少年)在我派傳單時忽然在我背後暈倒了,當時她撞傷了後腦門令鮮血直流,第一個報警的還是幫我派傳單的義工學生。當時我看見婆婆趟在地上血流得很多,雖然意識清醒而且救護車來的也很快,但短短的幾分鐘卻讓我感受到生命是多麼的脆弱:原來就這麼一個腳步踉蹌,人就可能會就此離開世界。有人說既然生命無常就更加要闖一番事業,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一種人生比較精彩,反正現在我做的也不見得有回頭路;不是不可以,而是我也不想走另一條路。

    而既然我亦不打算走另一條路,處理完婆婆的事我就轉到其他就近的地方繼續派單張;說起來真有點奇怪,近兩天肯接我單張的人的比率比之前是高了很多,粗略估算是足有五分之一,而且一個早上下來主動過來要跟我握手的銜坊也有幾十位,這對於比常較為低調的我真是個很大的鼓舞,團隊說可能是因為我的街站工作開始收效令選民開始認得我,而接下來我就希望更多人將手上的單張細閱,並且因為認同我的理念和工作而投我一票。

    今天晚上是久違了的一家四口共晉晚餐,正好為我明天的辯論戰加油。明天空氣中見!

  • 嚴正聲明:張超雄、郭永健沒有接受任何「家庭價值議題」訪問


    我們留意到有網站(http://2012familyvotersguide.weebly.com/260323002826481.html)列有張超雄、郭永健團隊有關「家庭價值議題」的立場。

    我們在此嚴正聲明,張超雄、郭永健沒有接受任何相關訪問。我們要求明光社、維護家庭基金、香港性文化學會有限公司立刻作出更正,並公開澄清。

    我們重申反對性傾向歧視。

    張超雄、郭永健

    2012年8月23日

  • 八月廿三日 – 同路人


    八月廿三日 – 酷熱天氣又警告

    現在距離選舉只有17天,越是接近那日子,作為候選人要處理的事就越多,尤其以我們工黨才初成立,因著財政與人力的限制,有很多事情仍然要候選人自己去處理,小至要印何種款式與大小的單張,大至整體宣傳的策略和重點等都要我們親身關注,而今天的一早一晚,我都是花在與團隊的會議上;坦白說,非常累人。

    既然一早一夜沒有了,唯有加緊參與下午至黃昏的街站工作,說起來今日在威爾斯醫院擺的街站,是我選戰開始以來反應最好的一次;不知是不是因為有幾位肌萎和四肢殘障的朋友來了支持我的原故,今天經過威爾斯的病友、家屬和醫護人員等大都以微笑來回應我的出現,而且途人接下單張的比例是前所未有地高,很多人更是特意停下腳步過來鼓勵我;其中一位騎單車的女士在經過我面前時就特別下車,說一定會支持我重返議會,並且要我記住一定要特別照顧那些缺乏人照顧的傷殘老弱者。在此我先對這位「正氣大姐」承諾:不論我是不是議員或是在任何位置,我對弱勢社群的關顧,由始至終都不會改變。

    黃昏完成大圍的街站後我返理工的辦公室拿點東西,不巧卻在行人天橋上碰到一位老朋友,這位四肢傷殘不能說話的青年人當年因為我的協助而脫離了院舍生活,現在可以一個人住在公屋由工人和家人照顧,而今天他來這裡原來是要幫另一位新東的候選人助選;雖然現在他不在我的陣營之內,但對他今時今日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甚至還參與令社會改變的工程,我心裡還是感到很欣慰。畢竟我所付出的所有努力,其實就是為了給他們有尊嚴和可以選擇的生活,而世上實在沒有比這更重要的東西了。

     

  • 張超雄與女兒盈盈


    我的家人全部都是天賜給我禮物。

    盈盈出世的時候,已經知道她有問題,

    我年輕的時候,我是一個相當自負的人。
    其實盈盈令我學懂謙卑

    我會是一個永遠的爸爸,我要照顧她一生一世,
    我有一個責任,也有一個使命,也令我有一個清楚的人生目標
    因為她是一個長不大的小朋友,那個責任就更大了。 閱讀更多

  • 八月廿二日 – 摘下他們的冠冕


    八月廿二日 – 天晴有煙霞

    今天下午是NOW電視的選舉辯論,為此我嚴陣以待,早上送女兒上學之後便又再埋首準備,雖然我都知道自己的辯才沒可能在三幾個小時內有很大改進,但最少我希望自己能將論述和見解清楚地表達。不過到得辯論開始,我很快便發現其實自己有權發言的時間總共不過七分鐘,除了三十秒的自我介紹和總結,其餘就是三分鐘向其他候選人作質詢,另三分鐘就由嘉賓主持向我發問。

    其實之前一晚團隊成員已經跟我研究在質詢時段究竟應該向誰發問,我想也不想便說要向民建聯的候選人「開火」;我用「開火」這個字眼是因為我心中真的有氣,大家試想一下今時今日他們貴為執政聯盟的成員和政府的不二伙伴,究竟在民生政策上做過什麼事情?近年我更發現一件怪事,就是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們亦以「建制派」三個字來標籤自己,完全無視這名號的荒謬性和負面性(全球民主國家只有人會認自己是右派和保守派,從不會有人認是建制派),彷彿他們認為這是一頂漂亮的冠冕,十分享受能夠助紂為虐的虛榮感。

    於是今天辯論時,我就不斷質問民建聯的陳克勤,問他們今時今日既為執政黨與掌權者,為何可以無視報章上每日報導那些無錢買藥醫病的個案,為何多年來不反對中央藥物名冊,為什麼要不支持任民退保,怎麼可以對老弱傷殘遭逢不幸者的際遇視而不見?可笑那陳克勤面對我的質詢只能不斷說他們也很關注、明白、希望改善等等,卻完全交不出任何論述和保證來,而更可笑的是他對於「掌權者」及「執政黨」等叫法亦照單全收,看來這些建制人士真的以為自己在當家作主、頭上戴著堂皇的的冠冕。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就要來摘下他們那些偽冠冕。

    而今天辯論最令我開心的是我竟然沒有受到任何人的攻擊和質詢,如果這不是因為我太沒影響力,相信就是因為我的政綱主張關顧弱勢奪回主場,在座者恐怕都難以挑戰如此主張及我的往績,就算是嘉賓主持問我是否搞福利主義,我主觀相信都不過是如某位參選人般給我機會解釋公義的財富再分配是如何一回事。如果大家要看我的辯論表現,可以明晚看NOW的331台。

    辯論完後到了馬鞍山叫咪,坦白說是疲累不堪;過幾天還有兩場辯論大戰,我一定要再次將那些偽善的人的冠冕摘下來!

     

  • 八月二十一日 – 怎動得那鐵票如山


    八月二十一日  天晴

    昨晚工作至夜深,只睡了四小時便出發到沙田街站,可惜因為團隊成員相繼病倒,街站被臨時取消了。其實最近有很多義工的家中都發生了事,一些人的長輩去世了都沒太多時間處理喪事,而另一些成員的家人就病得很厲害需要照顧;有時面對一再而來的不愉快消息,自己亦難免感到有點低落和不好意思,感覺就是沒可能給這些犧牲了家庭生活的朋友支持和補償,始終時間是不會倒流,我可以做的就只有將選戰打好,為大家承載好那些公民社會夢。

    下午我專注地為明天的電視台辯論準備,接下來的幾天還會有再多兩場一樣的「搏擊SHOW」;其實這類辯論對我們泛民候選人而言十分不利,原因是我們大都有個默契不要攻擊同陣營理念的候選人以免漁人得利,但即使大家一同將矛頭指向建制派,最終除了算是在鏡頭前讓他們羞了一下外,大家都知道他們仍是會因為手上的鐵票而當選。有人曾經問我為什麼泛民就不可以建立自己的鐵票?問題是「鐵票」本身大多建立在舞弄、欺騙和誤導之上(例如以實用主義說明六四殺人造就了今日強勢中國,加上說抹黑學生說他們是想奪取政權,因此殺他們即使不對但亦是情有可原),根本不符合泛民的道德標準和價值。試問我們一群爭取民主自由的人,一生都希望選民用智慧作最好的選擇,到頭來又怎可能做得出愚弄他們的事?

    晚上與一群居屋業委見面,聽說以前這屋苑是建制派的盤據地,但今年因為業委會換了一些領導人,就有空襟跟我們溝通一下;席間一些人問到我的民生政綱如全民退保等是不是搞福利主義,擔心到政府最終有無能力長期承擔那些開支,但當知道我們的建議根本就有精算教授支持和參與制訂,他們就表現出放心。其實現在的社會對左、右兩營的經濟政策討論根本不多亦不理性,很多時只流於情緒和「想當然」的爭論,例如當年最低工資推出有人曾說會有很多人失業,最終香港的經濟向上發展而失業率就下降,當年的爭論以至拖拉就變得毫無意思。我一向以理服人不怕挑戰,就算對手打心理戰、傳媒戰,我還是會勇於以道理跟他們辯論,怕只怕是對手龜縮沒膽,最終仍是以權勢壓人,令我等文人「有理說不清」。

第 30 頁,共 40 頁« 最新...1020...2829303132...40...最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