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VB選舉論壇張超雄團隊發言


    TVB選舉論壇張超雄團隊發言

    自我介紹張超雄︰各位你好,我是工黨張超雄、郭永健。
    今日傳媒報導,有一個家庭被遺傳病折磨,現在只剩下媽媽和患上小腦萎縮的兒子。
    我過去也幫了不少這類的家庭,以這媽媽為例,如果她一旦有病,她兒子就需要暫時由其他人照顧,但原來社會並沒有這類服務。

    你看,我們教育局就只管兒童服務、院舍,但卻沒有暫托;而社署則只管成人服務。
    所以,我過去就在立法會上,指出了這些服務的漏洞。我們在主持會議時,迫使政府增撥資源,改變政策,令到這些有緊急暫托需要的殘疾家庭,不再徬徨。
    我過去立法會上的工作,其實大多都是在鏡頭後面,我們不是政治明星…
  • 八月廿六日 – 我自行我路


    八月廿六日  –  一號風球下的晴天

     

    今天一早便要出席TVB的選舉論壇,經過連日三個同類活動的歷鍊,感覺是自己說話的信心和從容程度都增加了,而根據過去幾次的經驗及團隊的建議,今天我除了保留在質詢環節向建制派發炮外(今天是罵了工聯會常常在民生議題上投棄權票,卻在強拍條例中投下肯定的贊成票,變相促成了地產商用奸招迫舊樓居民離開,情節就如近日TVB的劇集「怒火街頭」所說一樣),我在自己發言的兩分鐘蓄意改變了策略,就是爭取時間向大家介紹我過去的工作成果和政績,其中包括為罕見病患者及其照顧者爭取資源(此點我以今日蘋果日報頭版的三代同患罕見病個案作例子),以及我在立法會時爭取改善家暴社工的人手及房屋政策等等。坦白說在紛紛擾擾的黨派互攻之中,我佔不上亦絕不想沾上渾水,何況在政治上我的立場向來很清晰,與其「跟大隊」竭力地在政治上表態,不如貫徹我一直認為立法會議員除了立法和政治,重要的工作還包括跟進和推動跟進全港性議題及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案。而且我一談到自己的工作成果不單信心大增,其他候選人亦實在無從質疑只能支持,論壇之後兩位泛民朋友還特意過來說我表現得很好。是的,從來從來,我張超雄所談的公義都不是天上蜃樓,過去、現在和將來,我要做的都是實際影響著大眾而缺乏公義之事。

    論壇完成之後我到了將軍澳的街站叫咪,今天是星期天我的一家大小親屬長幼又全軍出動來協助我,其中太太的五歲姨甥女雖然剛剛病好,也特意穿上漂亮的水手服和高跟(其實也不過是點點)鞋來幫我,天真可愛的她的出現令大家都樂上了半天,只希望不會引來對手投訴我剝削兒童才好。而叫咪期間亦有很多人過來跟我打招呼和要求拍照,大家的態度都好像很親切地跟我閒話家常與社會問題,加上家人親友一直在我身邊穿梭,幾位姨甥更是踏著單車不斷在各區巡遊,令我感覺今天的街站工作就好像是家庭日一樣,在困難與刻苦的選戰中這還真叫我有點安慰。

    因為明天一早七時便要在大埔出席街站,今晚我就留了在大埔的親戚家中留宿(上屆我參選時也曾在新西一位在天水圍住的朋友處留宿一晚,他就是幾天前我說已投向另一候選人的四肢殘障的那位,當時他剛入住公屋,家中什麼傢俱都沒有,我只能睡在冰冷的地上,想來也真夠艱苦);聽一些團隊成員說他們今天在馬安山作「散步式」宣傳時,被在那兒擺了幡旗的民建聯團隊的義工報警投訴了,理由是他們「租了那處地方」(我真懷疑此說)故不容我們的人到訪,事件最後當然是不了了之。希望明天整天我在大埔不會碰上如斯荒謬的事,亦希望各團隊在選戰之間還真要保持理性客觀,這是參與民主活動最基本的要求和所需質素。

     

     

  • 工黨張超雄 商業電台2012立法會選舉論壇 (新界東) 發言全記錄


    回應區內選民問題

    問:現在打工仔很慘,放工想休息,卻因為怕老闆而不敢放工。我想問你們當選後,會否動議立法訂立最高或標準工時?

    張超雄:我是工黨張超雄。這條問題正正就是我們的政綱,我們絕對會要求立法制訂標準工時。

    現在真的是有返工無放工,在標題工時上,有些人會覺得有些人要做多點、長一點,收入多點,不行嗎?其實並不是的。

    標準工時就是要保障一般八小時工作之後,如果要加班,最重要就是有超時補水。

    如果用一倍半,甚至再加長一點,用兩倍去補償,那麼老闆才會知驚,不會再壓迫工人,勉強他們做長一點。

    閱讀更多

  • 工黨張超雄郭永健 NOW TV 2012立法會選舉論壇 (新界東) 發言全記錄


    自我介紹

    各位,我們是工黨十號張超雄、郭永健。我們回歸了十五年,我們看社會的素質,不是看它擁有多少財富,而是看它怎樣對待弱小。我們財富很多,卻貧富懸殊;我們這個國際金融中心,有老人家要拾紙皮;我們有病人有藥沒錢醫。我們過去如何對待這些弱小呢?請各位與我們、與弱勢同行,支持十號張超雄、郭永健。

    閱讀更多

  • 八月廿五日 – 窩心大戰


    八月廿五日 – 打風不成熱到死

    今天早上商台加港台的論壇接著舉行,睡了還不到五小時的我一大清早就到廣播道參與這場世紀大戰;不過有趣的是我在整個五小時有多的過程裡面,感受到的其實是窩心與喜悅多於其他,在戰火硝煙互拉後腿你攻我守之間,我多次感到的卻是「自在」和「安全」;事實上如果大家有聽到或看到論壇的內容,不論是被抽中向我發問的長毛還是其他所有候選人,他們在過程中都沒有傷害過我一句或抽過我一下後腿;反而隱隱然在大家之間似乎都在努力的在營造一個保護罩,竭力地讓我那些弱勢社群、百分之九十九的權益、全民公決、貧富懸殊等的議題和論述得到保護;在意識形態、從政往績以至是黨團派系爭鬥之間,我認為我和我所代表的都得到了尊重和庇護,今日的張超雄很滿意自己的表現,如果大家有意見給我,請到http://programme.rthk.hk/rthk/tv/player_popup.php?pid=5605&eid=188147&d=2012-08-25&player=media&type=archive&channel=tv看港台的片或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lx77RjymHKA&feature=youtu.be&t=12m8s看商台的片斷。

    晚上我到大圍與大學再叫兩個小時咪後還是要回家休息,明天早上還有TVB的論壇,各位想看請在下午三時轉到「83無線互動新聞台」。

  • 八月廿四日 – 生命無常


    八月廿四日 – 又是打風前夕

    今日是大戰前夕,明天一早我得要連續應付兩個電台的選舉論壇,因此整天我只敢出席早上在大圍的街站叫咪工作,下午和夜晚就留著來作準備和休息;事實上連日來我每天都睡不足五小時,昨晚更是只睡了三個多小時,團隊成員已經在警告我要多點留力,但我認為總不成丟下攤子任由義工們去努力,而且除了努力加努力,我還真想不出有其他法門可以讓自己勝出。

    雖然今天就只出席了一個早上的街站工作,但見聞與感受卻是多樣而複雜的,其中最震撼我的就是一位老婆婆(說是婆婆看上去也不過六十多歲,比我年長不了多少年)在我派傳單時忽然在我背後暈倒了,當時她撞傷了後腦門令鮮血直流,第一個報警的還是幫我派傳單的義工學生。當時我看見婆婆趟在地上血流得很多,雖然意識清醒而且救護車來的也很快,但短短的幾分鐘卻讓我感受到生命是多麼的脆弱:原來就這麼一個腳步踉蹌,人就可能會就此離開世界。有人說既然生命無常就更加要闖一番事業,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一種人生比較精彩,反正現在我做的也不見得有回頭路;不是不可以,而是我也不想走另一條路。

    而既然我亦不打算走另一條路,處理完婆婆的事我就轉到其他就近的地方繼續派單張;說起來真有點奇怪,近兩天肯接我單張的人的比率比之前是高了很多,粗略估算是足有五分之一,而且一個早上下來主動過來要跟我握手的銜坊也有幾十位,這對於比常較為低調的我真是個很大的鼓舞,團隊說可能是因為我的街站工作開始收效令選民開始認得我,而接下來我就希望更多人將手上的單張細閱,並且因為認同我的理念和工作而投我一票。

    今天晚上是久違了的一家四口共晉晚餐,正好為我明天的辯論戰加油。明天空氣中見!

  • 嚴正聲明:張超雄、郭永健沒有接受任何「家庭價值議題」訪問


    我們留意到有網站(http://2012familyvotersguide.weebly.com/260323002826481.html)列有張超雄、郭永健團隊有關「家庭價值議題」的立場。

    我們在此嚴正聲明,張超雄、郭永健沒有接受任何相關訪問。我們要求明光社、維護家庭基金、香港性文化學會有限公司立刻作出更正,並公開澄清。

    我們重申反對性傾向歧視。

    張超雄、郭永健

    2012年8月23日

  • 八月廿三日 – 同路人


    八月廿三日 – 酷熱天氣又警告

    現在距離選舉只有17天,越是接近那日子,作為候選人要處理的事就越多,尤其以我們工黨才初成立,因著財政與人力的限制,有很多事情仍然要候選人自己去處理,小至要印何種款式與大小的單張,大至整體宣傳的策略和重點等都要我們親身關注,而今天的一早一晚,我都是花在與團隊的會議上;坦白說,非常累人。

    既然一早一夜沒有了,唯有加緊參與下午至黃昏的街站工作,說起來今日在威爾斯醫院擺的街站,是我選戰開始以來反應最好的一次;不知是不是因為有幾位肌萎和四肢殘障的朋友來了支持我的原故,今天經過威爾斯的病友、家屬和醫護人員等大都以微笑來回應我的出現,而且途人接下單張的比例是前所未有地高,很多人更是特意停下腳步過來鼓勵我;其中一位騎單車的女士在經過我面前時就特別下車,說一定會支持我重返議會,並且要我記住一定要特別照顧那些缺乏人照顧的傷殘老弱者。在此我先對這位「正氣大姐」承諾:不論我是不是議員或是在任何位置,我對弱勢社群的關顧,由始至終都不會改變。

    黃昏完成大圍的街站後我返理工的辦公室拿點東西,不巧卻在行人天橋上碰到一位老朋友,這位四肢傷殘不能說話的青年人當年因為我的協助而脫離了院舍生活,現在可以一個人住在公屋由工人和家人照顧,而今天他來這裡原來是要幫另一位新東的候選人助選;雖然現在他不在我的陣營之內,但對他今時今日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甚至還參與令社會改變的工程,我心裡還是感到很欣慰。畢竟我所付出的所有努力,其實就是為了給他們有尊嚴和可以選擇的生活,而世上實在沒有比這更重要的東西了。

     

第 30 頁,共 40 頁« 最新...1020...2829303132...40...最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