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Navigation
  • 《預算案》是否合乎公義?

    回應財政預算案

      今年《財政預算案》預料二○一六/一七年度的將有鉅額財政盈餘,高達九百二十八億元。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以打工仔為比喻──「情況就好比『打工仔』某年收到一筆大額的年終花紅時,會開心地增加一點消費,但不會因此而草率地作出長遠不能應付的財政承擔。」來闡釋政府的理財概念。

    先不論經濟學上政府支出與私人消費開支的性質及作用不同,現時特區政府面對的並不止是一年或兩年突然有巨額盈餘,而是過往十年財政盈餘平均每年有五百六十六億,足以讓政府有巨大空間改善民生。可是,同期政府的派糖措施平均每年為三百二十七億,即差不多六成的財政盈餘都用作派糖。如果以打工仔的比喻,即打工仔收到花紅後,並非修葺破爛不堪的家居、購入需要添置的家具,或者增加每月食物預算,購買更有營養的食物,而是派錢給不同的家庭成員花費。把金錢退回市民的做法象徵政府不懂運用金錢改善社會,寧願讓市民自行在市場消費。

    惠及基層金額不足兩成

      今年《財政預算案》中,財政司司長預留盈餘中的三百億元來加強安老和殘疾人士康復服務,這點值得欣賞。可是,《財政預算案》未有提出具體計畫,只是表示會推出措施「確保院舍照顧服務質素,並會加強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加強對殘疾人士學前訓練、住宿照顧、日間照顧、社區支援、就業、以及無障礙設施和交通等範疇的支援」。如果這三百億撥歸勞工及福利局,由官僚提出建議的話,恐怕只會故步自封。如果勞工及褔利局有能力的話,過往便應提出了有建設性的建議。因此,我建議成立一個高層次的委員會,加入不同的政策局官員及有識之士,更好地統籌安老和殘疾人士康復服務所牽涉的社會福利、衞生、醫療等不同方面的工作,亦讓民間的聲音、專家的意見更直接地反映,共同規劃這三百億的預留撥款。

      此外,超過三百億的一次性紓困措施中,能惠及基層市民的只有不足兩成。綜援、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傷殘津貼、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及鼓勵就業交通津貼受助人,獲發多一個月的開支為三十六億及公屋租戶獲得差餉寬免為二十一億,總共五十七億,但相比退還差餉、利得稅及薪俸稅,總共二百七十一億的開支,只是小巫見大巫。以上傾側中上層的紓困措施並沒有針對最有需要的一群,而俗積N無人士的劏房住戶亦沒有受惠,無助減低貧富懸殊。

    雖然,財政司司長誇誇其談,認為過去四年多政府已投入大量資源,社會福利經常開支在這五年間增加了百分之七十一,同期的貧窮數字整體向下,但是實際的貧窮率卻沒有印證這一點。根據最新的官方貧窮情況報告,一三年、一四年、一五年連續三年的貧窮率均維持在百分之十九點六至十九點九,一五年更較一四年略為提升。即使政策介入後,同期的貧窮率均維持在百分之十四點三至十四點五,並不見得有顯著向下。政府經常強調衡工量值,又要效法商界講求效率,但在卻不參考企業中的關鍵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的評估方法,用來評估政策的成效。

      總結而言,《財政預算案》好與壞,應以是否乎合公義、有否改善香港市民的質素,及迎對未來人口老化挑戰作指標。

    張超雄工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 2017-02-24 報章 |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 專訪:張超雄談香港殘疾人權利

    張超雄談香港殘疾人權利

    專訪:張超雄談香港殘疾人權利—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人權》雜誌第20期冬季號2016

    網上閱讀:請按此
    簡易圖文版:請按此

    問: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答:張超雄博士(立法會議員、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攝影師:戴毅龍

    問:為何你會致力爭取殘疾人權利?

    答:因為我有個嚴重智障的女兒,亦是社工,更應利用自身位置,彰顯殘疾人權利。

    問:就「康橋之家」智障人士疑遭性侵犯事件,你對香港保障殘疾人法律身分(legal capacity)的情況有何評論?

    答:就殘疾人法律身分而言,香港保障相對落後,因為仍然採用醫療角度,視殘疾為疾病,需要治療。當某人的殘疾達至不能自理的程度,無法為自己打算,可屬「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

    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法律權利,亟需檢討

    在康橋事件,「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身分既是保障,亦屬剝削。當局基於公平審訊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用同一把尺,要求智障受害人接受辯方盤問,但這樣對她相對不利。性侵犯受害人可能會難以啟齒,智障人士更難以應付盤問。到底是否有制度,既可揭露性侵真相,同時減輕對智障受害人可能造成的傷害?我正在研究外國做法。至於本地保障,一九九三年,有一宗聾啞智障女生疑遭性侵犯案,當事人於庭上情緒崩潰,法官出於保護她而終止聆訊,被告無罪釋放。律政司遂於翌年制訂十七項協助「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出庭措施,但至今已二十二年,需要檢討。

    精神上無行為能力與殘疾人權利

    就殘疾人的法律身分,還有其他值得探討的議題。譬如若某人屬「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法律已假設他/她不能同意性交,亦不能投票,但他/她是否真的沒有能力?此外,現時若要成為成年「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監護人,必須按《精神健康條例》向監護委員會申請,但通常是家屬之間有爭拗才可成功申請。現時有關「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制度,只分「有」或「無」,但無中間,亦無國際倡議的「支援決策模式」(supported decision),即提供支援,解釋情況,以便殘疾人自決。

    閱讀更多

  • 那美好的仗已經打過 張超雄


    「同行」兩字,最近如潮語,先有特首參選人曾俊華,說只要港人與他「同行」,便無懼前路挑戰;林鄭月娥也把「同行」掛在口邊,稱自己與市民「同行」。真正「同行」,其實行得低調,就如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他參選時承諾與大家在「公義路上同行」;這些年來,弱勢社群中總有他的足印。不過,他從政身份之先,其實是學者,在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當講師;但這條教學路,本週後將畫上句號。「做議員幫到人感覺很好,但這種感覺在香港很難出現,如果要真的發揮到力量,始終都是要教育,要啟發年輕人,才能令整個社會文明提升。」當年由美國回港後,「悟」人子弟二十年的他如是說。張超雄的教學,是身教的示範。昔日林鄭月娥任社署署長時強推一筆過撥款,他在報章發動「筆戰」,結果被列入「黑名單」,往後競投政府合約總是落空。後悔嗎?「你如果是告訴學生一個公義的價值,不是只得個講字,是要實踐;社工行業是建基於這些價值上,如果這些價值守不住,我們就只會變成工具,再沒有能力在社會去把持公義。」

    在立法會內要幫手「拉布」,同時又要趕在本月廿三日六十歲生日前,搬離理大辦公室,張超雄近日頻撲於金鐘與紅磡之間。「坦白說,兼顧兩邊工作是很艱難,立法會本身不是一份工,是一個崗位,一個平台,責任很多,同時兼顧教學,其實相當難,過去不斷有掙扎,一方面覺得議員工作崗位非常重要,我需要盡責,另一方面,我教學那邊亦不可以鬆懈,不希望學生感到我只顧着議會工作,就忽略了教學。」放下教鞭,在未來三年多的會期,他會全心投入議會工作。
    閱讀更多

  • Letter to Hong Kong


    Dear Poi Lam,

    Happy New Year! I can’t believe it’s already 2017! I wish you a healthy, happy and productive 2017! It’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I wrote to you. You should understand that there is never a dull moment in Hong Kong. Although my intent is to use this platform at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to improve the livelihood of the most needy, I have been invariably dragged into endless political struggles. The most recent crisis is the government’s legal action to disqualify four pro-democracy legislators. With oppressive measures of such a scale in play,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stay focused. I must try, I know. Because to seek social justice for the poor and vulnerable is my purpose of being in this position.

    For two consecutive days during the Christmas holidays, we went to visit a total of six residential homes for the elderly and the disabled. Our conclusion: that it is almost impossible to lead a life with dignity and autonomy when you loose your self care abilities. That’s a distressing thought because no one can escape from ageing and the possibility of becoming disabled.

    Is living in an institution the final destination for Hong Kong people? Do you want to die in an elderly home? These homes, unfortunately, are largely run by for-profit companies that offer low quality services in rather unpleasant facilities. Hong Kong has the highest institutionalisation rate among all developed places: seven institutional beds per 100 elderly people. Most other countries have less than five. And about 70% of these beds are provided in the market, a low-end market, that is.

    The moment you walk in to an elderly home, the urine and human body odour informs you that residents are not well cleaned. In the living room, typically, a group of residents would be sitting around a television set, seemingly watching a TV program. But if you look closer, most of them are actually starring in the air, without showing any interests or having any interactions with each other. Those sitting in the living room are the more active ones. There are many others who would choose to hide in their little cubicles or simply lie in beds, with quite a few on restraint. The cubicles are formed by low partitions, with usually two residents in each of them. It is not well lid or ventilated. Air conditioners are rarely used in order to save energy costs. Not much really goes on except for the daily routines: eating, sleeping, toileting, or taking medicine. Feeding and bathing would be done in a hurry because staffing is very thin. In fact, the law only requires a staff to resident ratio of 1:40 during the day and 1:60 during the night. Diapers are changed according to schedule, not to needs. There is no requirement for nurses, any therapists or social workers to be on site. And the space required for each resident is only 6.5 meters, including bathrooms, kitchens and all common areas.

    Why do we have such low standards? The government wants us to seek services from the market. And about 80% of the market is financed by CSSA, an income maintenance program that is designed to help the poor to sustain a basic living, not to pay for long term care. With about $8,000 per head, including room and board and everything else, and most importantly a profit margin, this is the kind of quality of care one can expect. If the standards are raised any higher, the operators of these private homes said they will go out of business. The government subsidised homes offer much better care but the queues are long. More than 30 thousands are waiting and about 6,000 of them died each year before they were offered a placement. The average wait is more than 3 years.

    Thus the choice is clear, if you call that a choice, that the final destination for those who cannot afford a foreign domestic worker is a poorly run private elderly home. It is truly ironic when we hear this government slogan of “ageing in place” when about 70 thousands of our elderly have to be institutionalised. What happens to community support services? Can day care and home care services help elderly and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to continue to live in the community? Of course they do. The only problem is insufficiency. The ratio of public resources devoted to community and residential services is 1:6. Government’s money doesn’t follow where its mouth is. Although it should be common sense that everyone wants independent living, our government does not seem to understand.

    With the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coming in March this year, we are hoping that the next government will be willing to look at the issues of long term care more seriously. The past governments have warned us many times about the rapid ageing of the population, only from an economic perspective. It is time for those in power to look at it from a social and human perspective.

    Fernando Cheung
    January 1, 2017

    http://podcasts.rthk.hk/podcast/item_epi.php?pid=162&rthk_cat=CurrentAffairs

  • 智障人士被性侵犯的支援與法律保障


    去年十月,康橋之家院長曾涉與智障女非法性交案撤控,引起社會嘩然。社會討論刑事訴訟程序對智障人士是否公義。本港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士(下稱MIP)特定罪行的立法改革其實已嚴重滯後。早在2005年,法改會發表了《刑事法律程序中的傳聞證據諮詢文件》,建議證據由非屬原陳述者的人以轉述方式提出(即是傳聞證據) 應可被法庭接納。可惜政府聽而不聞,如果有關建議已立法,康橋之家性侵案的判決可能會被改寫。至今仍未見傳聞證據可接納性的法律草擬文件。另外,1994 年訂立的「脆弱證人作供特別程序措施」至今近二十二年未見檢討,有否徹底執行該十七項措施備受質疑。

    康橋事件發生後,我聯同郭榮鏗、楊岳橋、邵家臻等、邀請法政匯思的律師、社工、臨床心理學家等人,組成民間法改小組,探討智障人士(或MIP)在法律程序上的保障。前線工作者分享當前面對的困難,包括MIP遭性侵犯報案,警署難受理。MIP的表達方式有異於常人,可能一些用語未能叫前線警員理解,以致案件不受理。「拉錯智障男」事件也反映前線警員的培訓不足。除了制定指引,前線警員需加強培訓。再者,本港缺乏為成年MIP的一站式支援服務,依賴非政府團體的服務並不足夠。缺乏一名專責個案負責人會使MIP的不安感增加,也不能給予全面的情緒支援。再者,現行的訴訟程序必須要原告人出庭按受訊問,但要MIP將受性侵犯的經歷講出來,他們的心理能否承受這些壓力?我們的法律制度上可否有更好的安排呢?受害人若被安排藉電視直播聯繫(live television link)按受訊問,可否安排在他們熟悉的地方進行呢?

    單單就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在刑事訴訟程序上的檢討改善是不足夠的,預防工作也很重要。根據外國的研究統計 1 ,近百分之九十七智障人士被性侵案的施虐者是受害者所認識的,其中百分之四十四施虐者是院舍職員及服務人員等。百分之三十二的施虐者是家庭成員或親友。非認識人士只佔整體百分之三。有見及此,訂立法律保護智障人士在社會福利及護理服務提供場所免受性侵犯,是十分重要的。在未來,我會繼續與民間法律團體,研究院舍條例的立法修訂,特別針對院舍經營者作出性侵犯、虐待及疏忽照顧的情況需負上刑責,保障院友的生活。

    法律的概念未必容易消化,然而我們也要捍衛應有的權利。透過積極發表意見,從而推動立法,為智障人士提供更好的法律保障。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2016年12月22日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張超雄

     

  • 防止學生自殺志在卸責


    自去年九月起,發生了多宗學生自殺事件,整個社會都感到傷心痛惜。在社會、民間團體施以極大的壓力下,教育局最終在本年三月尾宣佈成立「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目的全面了解及分析學生自殺的原因,並希望委員會能建議預防學生自殺的措施。

    官方報告高高舉起 輕輕放下

    經過八個月的時間,委員會終於在本月初發表「最終報告」,然而,委員會中的一句「學生自殺的可能成因涉及多方面因素,與教育系統並無明顯和直接關係」,再加上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演繹,相信原本對報告充滿期待的市民也會感到極為失望。在報告發表後,防止學生自殺民間聯席馬上作出問卷調查,結果顯示超過18000個中小學生、專上學生、學生家長及教職員也認為「香港學生自殺和教育制度有直接關係」,現行的教育制度不單令學生不能讓學生發展潛能和找到自我價值,更為學生帶來沉重的學習壓力。

    「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的組成固然是精英雲集,但是前線教師、前線社工、家長、學生、教育心理學家等的聲音更如鳳毛麟角,就算有根本問題在報告中的討論部分有所提及,但在建議部分就從未見徹底改革教育制度的蹤影,而且報告中的建議大多是充乏的原則,有的只是在既在的制度下小修小補,欠缺建議的具體內容。委員會就71宗個案進行分析,更是無視了一直徘徊在生死邊緣學生的痛苦和扼殺了一班正傾盡全力擔當「同行者」的前線教師、前線社工和家長的努力。報告的語調更一如教育局的語調,似為教育局推卸責任多於防止悲劇重演,姿態上高高舉起,實質建議卻輕輕放下。

    徹底改革教育制度為良方

    當然,學生自殺成因複雜,但是徹底改革教育制度就是防止學生自殺最重要的一環。面對學生自殺,其實前線教師可謂百般的無奈。自2000年教育改革,教師職務不斷膨脹,而人手就一直沒有增加,班級與教師的比例(班師比)就長年未被檢討,小學班師比的 1:1.5已經維持超過十年、初中1:1.7 及高中 1:2 也維持了七年之多,這比例已落後於其他華人地區,教師每周授課26節,更是兩岸四地華人社會之冠!若果能增設教席,改善班師比,讓教師可以釋放空間,相信這比培訓本已沒有空間的教師,更能直接防止學生自殺。

    自評準化(standardization)的浪潮流入香港,香港的幼兒、小學及初中教育階段,便衍生「自評」、「外評」、「全港性系統評估」等產物,香港教育由「評估為了改善教育」轉為「教育為了評估」,學童更因此受到不必要的考測和功課壓力困擾。根據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2011至2014年處理個案的數字,也發現10至19歲的青少年尋求協助,學業是家庭問題以外最重要的原因。由此可見,如立即取消TSA等,讓學生免受不必要考測困擾和壓力。

    在教育制度下,其實學校社工和教育心理學家等亦需要關心,社工和心理學家不但可以及時識別和支援高危學生,更能促進學生的精神健康。不過,在服務市場化的浪潮下,現時小學的輔導服務竟然是以「價低者得」投標的模式運作,並無常規的駐校社工,輔導人手的質素和穩定性令人質疑。而中學雖然得到社署常規資助,有「一校一社工」計劃,但是一位駐校社工要負責全校近千名學生,有關政策亦不見合理。因此,若不徹底改革教育制度,相信只會有更多的悲劇發生。

    除了教育制度,其實父母的處境亦極需要關注。學校只是學生的第二個家,他們最長時間在家庭。不過,在高工時,低工資及工作壓力極大的香港,作為「打工仔」又是家長的父母背負著極大的壓力。政府遲遲未落實標準工時、彈性上班時間、家庭假期等的家庭友善政策,更令特別是基層的家長面對更大的壓力。試問已經工作了十多個小時的雙親,又有幾多精力照顧家中的孩子呢?

    「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的報告令人失望,而學生自殺牽涉到的範疇亦十分廣泛。因此,我認為應該重組「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委員會由政務司司長支援,重做一份詳盡及具體的報告,方可以避免悲劇重演,對死者有一個合理的交代。

    2016年11月25日 星島日報

  • 聽聽兒童的聲音


    香港的弱勢兒童
    今年年初,死因裁判處就一名五歲智障男童在家猝死個案進行聆訊,調查後發現男童血液內含有冰毒,揭發男童母親及其男友一直有在家中吸食毒品的習慣,懷疑因毒品儲存不當,男童誤服冰毒而中毒死亡,死因裁判官最後裁定男童死於不幸。以上事件引起社會關注,因為案發前,社會福利署、警方、醫院等部門曾召開跨專業個案會議,認為母親未有足夠能力照顧男童,建議將男童送到兒童院舍。惟因有關院舍未能在短期內提供宿舍,決定將男童先交回母親照顧,最後卻發生意外引致男童死亡。明明是有跡可尋的高危個案,為何在現行的保護兒童機制下仍無法為其提供足夠的保障?社會福利署表示會檢討處理虐兒的程序,但男童經歷多重的保障制度,由各政府部門跟進,結果都是失敗,難道問題只是出現在處理程序上嗎?

    以上個案只是冰山一角,現時全港有超過110萬名18歲以下的兒童,當中有不少是處於弱勢的兒童,包括殘疾兒童、少數族裔兒童、曾遭受家庭暴力的兒童、貧窮兒童等。但本港一直缺乏全面的兒童政策,亦沒有一個專責部門維護兒童權益,面對隱藏危機的弱勢兒童更是難以受到保障。

    兒童事務委員會
    一群致力爭取兒童權利的機構及團體,在2007年組成「爭取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聯盟」,要求港府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並期望委員會負責向公眾推廣兒童權利、倡議及監督與兒童有關的政策、與非政府組織協調、交流和合作,並對違反兒童權利的個案進行調查和提出建議。在我的議員生涯中,我曾先後在2007年及2013年的立法會大會上提出議案,動議促請政府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兩次議案均獲得通過,卻遭政府回應指現時不會考慮。政府表示現時已設有「家庭議會」,能涵蓋青少年以及兒童事務,因此並沒有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的逼切需要。以上說法反映政府並無將兒童視為權利獨立的利益個體,並將兒童的福祉與家庭捆綁考慮,忽略了家庭不一定能夠為兒童提供理想的發展環境。兒童有可能面對來自家庭的學業壓力、失去遊戲權利、嚴重者甚至會發生疏忽照顧或虐兒等情况。再者,家庭議會僅屬諮詢組織,並未能監察兒童權利及制訂相關政策。

    外國經驗
    事實上,設立部門專責處理兒童事務乃國際趨勢。目前,超過七十個國家、二百個地區已設立兒童事務委員會或兒童事務專員,搜集兒童意見、考慮兒童需要、捍衛兒童福祉,藉以協助政府制定周詳的政策。不少國家均設有兒童諮詢機制,推行兒童政策成效評估以及建立兒童數據庫,透過收集兒童意見和數據來制定兒童政策。香港卻長年缺乏這些機制,兒童往往由成人代言,兒童的聲音和需要並未得到真正接納。

    制定兒童政策刻不容緩
    本屆我重返議會的其中一項重點工作,是希望推動政府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促進兒童權利發展。兒童權利,其實反映了一個文明社會願意為下一代設立的基本生活條件和發展空間。即使是弱勢兒童,如有相關政策配合,以及得到適切的服務介入,也可以得到充分的保障以及發展機會。兒童一天一天在成長,但兒童政策卻多年沒有追上步伐。香港必需要盡快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讓社會可以清晰聽見兒童的聲音和理解他們的需要。

    2016年10月27日 星島日報

  • 智障男遭誤拘 胞兄研提訴訟


    監警會前日公布去年美林邨命案中,針對警方錯誤拘捕及起訴一名智障男子的十項投訴證明屬實,包括濫用職權、行為不當等,涉案九名警務人員須處分。智障男哥哥對監警會裁決還弟弟公道感到滿意,促請警方盡快交代改善制度的方向及時間表,不排除將來會提出訴訟。

    智障漢兄長歐先生昨表示,家屬滿意調查結果,認為監警會處理態度認真公正,還弟弟一個公道。但歐兄指,弟弟誤以為因做錯事被警察拘捕,由於早前心理學家的報告建議不要再向事主提及事件,加上事主看見警察和警車圖片時會表現抗拒,家人未向事主解釋報告。

    促警公開檢討指引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認為,事件中警隊一連串行為屬不能接受,猶如「九人聯合起來冤枉一個人」,更稱曾接獲有其他家屬求助指精神上無行為能力者被控非禮、縱火、偷竊等,但多涉及誤會,誤捕情況並非罕見,期望警方公布處理特殊需要人士錄取口供程序的檢討時間表和相關指引。歐先生則不希望再有同類事件發生,又指非針對個別警務人員,去年已向平機會投訴,不排除將來會提出訴訟,望成案例。

    局方研被捕即獲法援

    歐兄妻子又指,當時曾向法援求助,但獲回覆指事主被落案起訴後才能提供協助,呼籲民間的義務律師為特殊需要人士提供法律協助。張超雄曾建議法援署在此類人士被捕後開始提供協助,他引述署方同意建議,但需獲政府增撥資源。

    民政事務局表示,有關法援協助建議對政府財政和部門運作等方面,均可能帶來重大影響,須與相關部門仔細研究建議的可行性,局方會向立法會匯報研究結果。平機會表示,有關投訴的跟進工作仍在進行中,若調停不成功,投訴人可向平機會申請法律協助。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2016-07-13 A13 | 港聞  智障男遭誤拘 胞兄研提訴訟

第 3 頁,共 39 頁12345...102030...最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