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聯署關注家居照顧服務

    家居服務

    由十多個長者和殘疾人士團體、民間團體和前線社工組織所組成的「關注家居照顧服務大聯盟」(下稱「關顧聯」),今早在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討論『「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資助模式及服務競爭性投標事宜』前,到立法會門外請願,要求延續現有服務,反對將服務重新招標。

    除喊口號外,請願人士也上演街頭短劇。飾演社署署長葉文娟的請願者用繩綁著體弱長者,以示社署強行要體弱長者接受綑綁式服務。受邀的立法會議員幫助長者鬆綁,比喻取消綑綁的服務提供模式,讓長者可自由選擇所需服務項目。

    七名立法會議員,包括工黨張超雄及張國柱、民主黨何俊仁、公民黨郭家麒、街工梁耀忠、民協馮檢基及工聯會陳婉嫻即席簽署支持「關顧聯」針對「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提出的六大訴求:

    1. 反對重新招標,延續現有服務,並即時進行檢討
    2. 服務需按地區人口需要作出規劃
    3. 訂立輪侯時間指標
    4. 加強服務質素的監察
    5. 取消綑綁式服務模式
    6. 促請福利事務委員會整體家居照顧服務召開公聽會聽取服務使用者意見

    「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將於2015年2月28日合約完結,政府正打算將現有約 5,600 個服務名額以重新招標形式批出,此舉將可能造成「洗牌」效應,現正使用服務的體弱長者將面臨更換服務提供者的問題,重新適應服務將對長者造成混亂,同時亦可能影響服務質素。另外,「關顧聯」亦關注「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之下的綑綁服務模式問題,服務使用者未能自行選擇服務,必須要強制接受所有服務內容才可獲得服務。

  • 民間融合教育系列(五):緊守成長黃金期

    融合教育系列

    (來源:《星島日報》教育評論)  立法會議員、工黨副主席 張超雄

    三歲定八十,小孩子最初成長的每一年也十分重要,對於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來說,初生至六歲更是他們成長的黃金期,若能提供充足而到位的治療或訓練,將影響其一生的發展。政府也深知黃金期的重要性,多份政策文件也有提及,但政策口號背後的真像究竟是如何?

     

    服務不足欠協調

     

    現在懷疑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不同的殘障可能需要到不同的部門求助,例如衞生署兒童評估中心、醫管局專科服務、教育局教育心理學家、視光學或聽力學家等。這些評估服務輪候情況嚴峻,往往需時超過九個月,最長的是兒童精神科,輪候期需要超過一百周。問題重點是,專職人員人手極為不足,而且在轉介制度上往往出現漏洞。為滿足政府的服務承諾,要在若干時間內完成評估,有個別機構甚至會把「轉介日期」延後,以達致轉介後獲取評估服務是在服務承諾範圍中,故家長不斷投訴等候漫長,政府數字卻非常漂亮。

     

    輪候評估已經太長,輪候服務更是災難。現時輪候各項學前康復服務的人數達七千八百人,最長輪候進行服務的個案已超過二十個月。根據政府回應議員提問,輪候此等服務的人數和所需時間更是按年上升。以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為例,輪候時間由○八/○九年度的平均八點六個月,上升至一二/一三年度的十五點二個月。如家長於三歲發現孩子有特別需要,由輪候評估到真正接受服務,可能需要兩年多的時間,孩子已達五歲。曾有極端個案,孩子於五歲最後一天輪候到服務,卻因服務規定只能讓六歲以下兒童使用,此個案只用了一天服務便被逼離開,荒謬至此。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二十三條指出:「簽約國承認殘障兒童有受特別照顧之權利」、「應以保障殘障者能夠全面參加社會活動,並有效利用教育、訓練、保健服務、復健服務、職業訓練以及休閒機會,以達成個人在文化與精神上之發展為原則。」若香港政府為特殊教育需要兒童所提供的特別照顧,是讓孩子花極大部分時間在等候,白白錯失成長黃金期,那孩子在成長階段將有更大的康復需要,其實是讓社會成本增加,是極不值得和不能接受的。

     

    法律與口號

     

    另一個重要的問題是:為何前述的學前康復服務以六歲為分界?健康的孩子也不可以於幼稚園重讀或延長就讀時間嗎?原來現時香港的學前服務,由社會福利署負責提供,其資助制度和服務安排,主要以康復和福利角度處理,較不重視教育、成長和發展的角度。

     

    國際經驗和教育理念,應以孩子的成長作為最主要關注,以教育和兒童權利去分析,應超越於康復和醫療。有為特殊教育立法的國家,例如英國以教育部門處理學前的教育服務;香港則走在社會發展的尾部,從福利和照顧角度處理。

     

    通過理性政策分析,發現政策問題叢多,政府的口號實是不能令人信服。有進行特殊教育立法的國家,均有規定在一定時間內,必須為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作及早識別和介入。只有把緊守成長黃金期,以及真正的融合教育精神寫進法律,才能真正保障孩子的成長。本文只集中分析了數字,還未有空間討論教育服務的質素。孩子的成長和發展是不能等候的!

  • 自由花 張超雄X張國柱


  • 譴責保安局與民建聯「裏應外合」

    裏應外合聲明

    在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上(3/6/2014),梁國雄議員在會議室內撿獲民建聯的文件,文件顯示由保安局建議民建聯議員跟進的問題,顯示雙方有「裏應外合」之嫌。就此,我作出以下聲明:

    1. 譴責保安局與建制派議員私相授受。保安局與民建聯有「裏應外合」之嫌,前者向後者提供具體跟進問題。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在回答議員有關質詢時只支吾以對,辯稱政府與議員會面解釋政策及提供資料是平常事。但本人早於本年二月已去信保安局要求會面,局方卻一直拒絕。保安局的做法顯然是不透明、不公平。

    2. 譴責保安局向民建聯提供的跟進問題有抹黑難民之嫌。據該份民建聯的文件顯示,保安局提供的跟進問題甚具引導性,例如假設難民在港14個月以「打黑工」為生,顯示局方對難民議題有偏向性,更欠公允。

  • 隔牆有耳: 鬍鬚俠出App講民生

    張超雄手機程式

  • 立法會討論「雙語」教育

    雙語教育

    立法會融合教育小組委員會於今天(28/05)討論「在主流學校推廣手語雙語」及「跨界別協作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事宜。會議前約40位聽障學生及家長於立法會外請願,要求教育局撥出資源,支持手語口語雙語融合教育,教育局副局長楊潤雄先生到場接過請願信及學生心聲。

    目前,全港首個「手語口語」雙語融合教育計劃,是香港中文大學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和九龍灣聖若翰天主教小學合作推動。計劃之特色,是健聽老師和聾人老師共同備課、共同教學,健聽學生擔當小小手語翻譯員,充分體現聾健一家的融合精神,如今計劃面臨資金不足而有可能需要結束。

    融合教育小組委員會會議期間,中文大學計劃負責人鄧慧蘭教授、中文大學言語治療科李月裳教授、計劃小學之校長、學生以理據分析,以經驗分享,力證計劃的成效。鄧教授引用數據指出,為聽障學生以手語口語雙語教學,比單以口語教育,學生的中、英、數成績均有顯著分別,以手語教學的聽障學生的成績平均高於口語教學的聽障學生約30%。立法會早前安排了一個參觀,各位議員基本上一致贊同計劃的果效,為融合教育的發展帶來正面啟示。

    不過,教育局副局長表示,雖然該局承認計劃推動共融氣氛有極大果效,但由於未有實證證明手語口語雙語教育的成效,其「學與教」的效能也未能證明,以及手語教育是否比其他方法為好,故未能作出經常性撥款的承諾。

    教育局指,學校可透過恆常的融合教育資助或申請基金以繼續運作。然而,計劃所需資助每年不多於100萬,對於政府從原則上未能回應雙語教育的真確成果和對財政的緊縮,不少與會議員也表示失望。

    委員會最後通過一項沒有約束力的動議,表達委員會對計劃、手語口語雙語教育的支持,同時促請政府正視計劃面對欠缺資源,面臨結束的問題,以及對融合教育發展的啟示。

  • 社區照顧服務 社署監管不足

    社區照顧服務


    自從「嚴重殘疾人士家居照顧服務」在今年3月常規化後,殘疾人士所得的支援沒加反減。有纖維肌痛症患者指上月底遭服務機構終止服務,令她病情惡化。

    我認為,社署對社區照顧服務監管不善,導致服務銜接存在問題,當局該改善協調和設立申訴機制。

  • 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仍需改善

    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

    原刊於主場新聞

    根據今日的傳媒報導,政府計劃放寬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的工時要求,由原本每月工作208小時才可拿全額津貼,放寬到192小時,並交由學生資助辦事處負責審批,預計最快明年年底接受申請。

    我認為當局雖然聽取了多個團體的批評後,摡工時門檻稍為放寬到,但計劃仍有不少需要改善的地方,才能有效協助有需要的住戶,達到減貧效果。

    工時門檻仍需降低

    現時政府雖然把工時要求放寬到192小時,每周平均44.7小時(=192X12÷52),高於鄰近地區韓國、日本、內地的標準工時(即每周40小時)限制 ,亦較其他發達地區如英國(42.6小時)、法國(41小時)及德國(41.2小時) 的全職僱員平均每周工時為高。

    補貼金額未有調整

    雖然政府放寬了工時的要求,但是補貼的金額卻沒有任何調整。以一個有兩名合資格兒童的四人家庭為例,如果兩名符合192工作小時的成員只是賺取最低工資,每月的收入只有11,520元(=30X192X2),即使加上補貼的2,600元,亦只有14,120元,仍低於貧窮線(2013年第4季的4人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為30,700元 ,一半即為15,350元)。

    政府應調整計劃的基本津貼額,讓低收入家庭能應付基本的生活開支。 閱讀更多

第 20 頁,共 40 頁« 最新...10...1819202122...3040...最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