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N學習支援津貼 學校竟未用盡

    SEN學習支援津貼

    今日《星島日報》報道,指45所中小學未能用盡教育局發放的SEN學習支援津貼,須向當局「回水」,當中逾半學校回撥比例達一成以上,更有學校剩餘的津貼超逾三成。  我認為,回撥情況反映學校根本不重視支援SEN學生,也反映學校既不懂得也無心把資源用於SEN學生身上。

  • 促教育局支援雙語教學計劃

    今日《都市日報》報道「雙語」教學如何有助聽障和健聽學生共融。 目前,政府一方面極力推動融合教育,令目前約九成聽障學生也在主流中小學就讀;然而,政府對在學校推行手語口語計劃,卻一直缺乏支援。不少研究已證實,手語與口語不但不是互相排斥,反而有改善聽障學生的口語、書面語等發展。 若學童在學習階段被剝奪學習手語的機會,恐怕會影響他們的學習、成長和融入社會。 我認為,既然「雙語」教學證實有成效,教育局很值得把計劃納入經常性撥款。

    今日《都市日報》報道「雙語」教學如何有助聽障和健聽學生共融。

    目前,政府一方面極力推動融合教育,令目前約九成聽障學生也在主流中小學就讀;然而,政府對在學校推行手語口語計劃,卻一直缺乏支援。不少研究已證實,手語與口語不但不是互相排斥,反而有改善聽障學生的口語、書面語等發展。

    若學童在學習階段被剝奪學習手語的機會,恐怕會影響他們的學習、成長和融入社會。

    我認為,既然「雙語」教學證實有成效,教育局很值得把計劃納入經常性撥款。

     

     

  • SEN文憑試考生可望「以口代筆」


    今日與梁耀忠議員在立法會聽取個案申訴──特殊學習需要(SEN)學童應考中學文憑試通識科的安排。與會的考評局竟然一反常態,對SEN考生在考試上的安排採開放和積極的態度。

    考評局秘書長唐創時及總監(公開試)李王鍏在會上指出,原則上同意不適合書寫的SEN考生用「以口代筆」方法應試,但要待「測試軟件」的結果。其實,當局聲稱要「測試軟件」,已「測試」了10年之久,但二人在會上言之鑿鑿,表示現階段已就相關操作找來中文大學研發的軟件進行測試,測試結果能反映公平性,最快可望在2016年讓SEN考生應用。

    對於考評局今次的積極態度,我和梁耀忠議員也認為值得一讚。本港終於能追上其他先進城市對SEN考生應試安排的制度(如台灣),讓讀寫障礙等SEN學生有機會因制度改善而考進大學,繼而改變一生……

    目前,考評局網頁設有SEN Corner,若SEN家長對考評局在考試安排上有任何意見,可透過這個Corner直接向考評局反映意見。

  • 手語教學小學憂新學年需放棄收聽障學童

    手語教學小學資源不足

    全港唯一一間以手語口語雙語教育的主流學校,面臨資源不足情況,可能需要停收聽障學生。

    其實,手語在國際間有法定地位,殘疾人權利公約第21條指出:「在正式事務中允許和便利使用手語、盲文、輔助和替代性交流方式及殘疾人選用的其他一切無障礙交流手段、方式和模式」第30條指出:「殘疾人特有的文化和語言特性,包括手語和聾文化,應當有權在與其他人平等的基礎上獲得承認和支持。」

    香港以往一直沒有重視手語對聾童早期成長的重要性。口語教育是香港聾童的唯一選擇,香港中文大學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的研究發現,42.9%主流學校的聾童出現嚴重的語言發展遲緩,嚴重影響聾童的課堂參與、成績表現和社交發展。

    我們的香港政府,除了看錢外,還懂得教育、人人平等的理念嗎?

    有關新聞報導

  • 張超雄議員責「真鐸學校517聲明」不盡不實


    真鐸學校於2013年5月17日發表聲明,指控校內滋事老師、個別學生聯同「校外人士」及「個別熱心議員」借助傳媒炒作新聞。本辦事處有合理懷疑真鐸學校的抹黑指控「個別熱心議員」是指張超雄議員。本辦事處現就聲明各點作出嚴正回應。

    1. 該聲明指:個別議員及人士「涉嫌多次對一眾學生及家長作出騷擾行為、教唆學生擾亂學校秩序,以至聯同「校外人士」擅用他人家長證冒充家長接走學童等事件」

    回應:張超雄議員從沒有作出上述所有行為。從收到第一位投訴人的求助時,張超雄即要求學生把自身經歷用文字記錄,同時邀請學生告訴身邊同學和校友,若曾遭遇欺凌的話,也把經歷記下來。張超雄收集相關記錄後,隨即轉介至教育局跟進。若真鐸學校認為,張超雄請學生邀請身邊同學記下自己的經歷,是「騷擾行為、學生擾亂學校秩序」,令人懷疑校方有意打壓及隱瞞學生的投訴。

    至於「校外人士」擅用他人家長證冒充家長接走學童等事件,當事人已多次向傳媒公開解釋,所謂「校外人士」,其實是學生家長認識的義工朋友,在家長同意下接走學生。反而校方當時單方面報警,對學生及其家長造成騷擾。

    2. 該聲明指:「有關議員一直聲稱關注學童訴求,選擇性地跟進當中與校方記錄不符的投訴個案並高調炒作」

    回應:首先,學校未有公開相關記錄,故無法對證。第二,張超雄所收到的學生個案,已有近30宗。近30位學生及家長所表達的情況,包括遭受欺凌;教師教學態度惡劣;遭受老師襲擊、非禮等刑事案件等,都是十多年來在學校發生的。我們相信,學生集體說謊、誣蔑學校的機會極微。反之,若學校認為校方保存的記錄,與學生表達的情況不符,學校應檢討處理投訴的機制,是否能真正容讓學生及家長作出投訴。事件也令人懷疑校方記錄是否完全真實無誤地記錄十多年來所有投訴資料。我們認為,學校有必要向教育局仔細交代相關資料。

    3. 該聲明指:「惟有關議員及人等對於被要求同時處理其懷疑合作伙伴滋事女性老師之教學及操守問題時,態度則未見積極,令人懷疑當中原因。」

    回應:張超雄議員從來沒有接收過校方的「要求」,若校方無法提出曾經「要求」張超雄處理這位老師問題的證據,等同校方嚴重失實和有誹謗成分。校方的失實聲明,實在令人遺憾,也應予以遣責。張超雄在事件中,一直站在殘疾學生福祉問題上,涉及人權、欺凌,或襲擊及非禮等刑事罪行,議員便有責任跟進,包括敦促教育局、平機會及警方等徹查事件,盡快還真相一個公道。所以,莫說張超雄沒收過校方的「要求」,就算收到,作為立法會議員也沒有權力調查有關「老師教學及操守」的事件。

    張超雄議員重申,一直的工作及關注,是站在殘疾學生的需要及福祉的一方,如學生人權被剝削、遭受欺凌、或其他不合理對待,社會是絕不能容忍這些事情發生。傳媒、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誰在說實話及做實事,自有判斷。校方聲明指「熱心議員」「以不道德手法來換取曝光率及市民支持」,校方未免過於看輕傳媒的專業判斷及市民的目光。

    在短期未來的時間,張超雄議員會繼續密切跟進教育局直接調查的工作,在教育局有初步調查結果後,將會邀約一個三方會議,包括校方代表、教育局代表及申訴學生和家長。另外,立法會融合教育小組委員會將於2013年6月18日,討論聽障學生在融合教育面對的問題。真鐸學校在近年開始轉為接收更多主流學生的融合教育學校,是次事件,亦顯示出聽障學生在教育上面對的種種問題。小組委員會將以公聽會形式進行,聆聽團體、家長、學生的意見,是次會議會邀請教育局及相關部門出席。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2013年5月22日

    ﹣﹣﹣﹣﹣

    真鐸學校517聲明
    http://www.cts.edu.hk/php/upload_files/File/CTS-PressStatement2013-5-17.pdf

  • 八月二日 – 我不做犬懦!


    八月二日  攝氏三十四度?!

    今天一早去了將軍澳坑口叫咪和派單張,最近因為要奔走於不同的街站,多了機會在早上搭公共交通公具,然後我留意到原來在早上六、七時的地鐵上,出現的大多是四十歲以上、看起來是從事體力勞動的男性,想來他們這麼早出門應該是因為要去很遠的地方開工,或可能因為要節省交通費而採取了較迂迴的上班路線。其實香港的交通費真的貴得驚人,雖然我們的地方不大去那兒的途程都不算遠(相較外國而言),但我們要付出的交通費卻是不合理地高,基層市民若要省交通費便要計算各項優惠和路線組合後,用自己的睡眠時間來換取較低的車資支出。想來今天接下我的單張的大多是較早出門的一批朋友(單在七至八時已派了一千張),可能就是因為他們處身基層渴望有政治人物為他們的困境帶來改變。

    下午我跟幾位分別患自閉、聽障和學障的小朋友和他們的家長見面,討論現時融合教育的問題和需要改善的地方,我的得獎攝影師朋友就義務為我攝錄了會面的過程上載互聯網。傾談中那自閉症孩子的家長提到他兒子的學校本來很著重融合教育和多元智能發展,令一般和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都有所裨益,可惜今年換了一位一心要將學校帶上第一組別的校長(其實原本每年都有三成學生可以升上第一組別中學),在她的改革和「迫害」之下很多特殊學習需要孩子的家長被迫要為孩子轉校,而部份家長和老師向教局投訴也迅即被消音和滅聲。有時真不明白究竟什麼人可以做得出如此的壞事?難道我們的屁股真的可以決定我們的腦袋和人格?當大權在握有政治任務在身時,我們就可以為一已的私利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晚上回家,再為連日來準備的選舉報作定稿,其中我就寫了這麼兩句:「我不會因為金錢和地位而放棄發聲」和「莫以善小而不為」,過去我就曾挑戰和批評僱用我的理大管理層,到現在我仍然沒有被迫走仍在那兒任教,當然我要當個什麼教授恐怕是不可能的了,但我說真話做真事,正是「行無愧作心常坦」。我張超雄,絕不會當個犬儒!

     

第 2 頁,共 2 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