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Navigation
  • 專訪:張超雄談香港殘疾人權利

    張超雄談香港殘疾人權利

    專訪:張超雄談香港殘疾人權利—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人權》雜誌第20期冬季號2016

    網上閱讀:請按此
    簡易圖文版:請按此

    問: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答:張超雄博士(立法會議員、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攝影師:戴毅龍

    問:為何你會致力爭取殘疾人權利?

    答:因為我有個嚴重智障的女兒,亦是社工,更應利用自身位置,彰顯殘疾人權利。

    問:就「康橋之家」智障人士疑遭性侵犯事件,你對香港保障殘疾人法律身分(legal capacity)的情況有何評論?

    答:就殘疾人法律身分而言,香港保障相對落後,因為仍然採用醫療角度,視殘疾為疾病,需要治療。當某人的殘疾達至不能自理的程度,無法為自己打算,可屬「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

    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法律權利,亟需檢討

    在康橋事件,「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身分既是保障,亦屬剝削。當局基於公平審訊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用同一把尺,要求智障受害人接受辯方盤問,但這樣對她相對不利。性侵犯受害人可能會難以啟齒,智障人士更難以應付盤問。到底是否有制度,既可揭露性侵真相,同時減輕對智障受害人可能造成的傷害?我正在研究外國做法。至於本地保障,一九九三年,有一宗聾啞智障女生疑遭性侵犯案,當事人於庭上情緒崩潰,法官出於保護她而終止聆訊,被告無罪釋放。律政司遂於翌年制訂十七項協助「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出庭措施,但至今已二十二年,需要檢討。

    精神上無行為能力與殘疾人權利

    就殘疾人的法律身分,還有其他值得探討的議題。譬如若某人屬「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法律已假設他/她不能同意性交,亦不能投票,但他/她是否真的沒有能力?此外,現時若要成為成年「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監護人,必須按《精神健康條例》向監護委員會申請,但通常是家屬之間有爭拗才可成功申請。現時有關「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制度,只分「有」或「無」,但無中間,亦無國際倡議的「支援決策模式」(supported decision),即提供支援,解釋情況,以便殘疾人自決。

    閱讀更多

  • 院舍修例 不容再拖

    劍橋護老院

    院舍又再出現虐待院友事件,《香港01》上星期揭發有私營殘疾院舍嫌疑虐待院友,將智障院友反綁在牀及坐廁,院舍環境及膳食惡劣,情況令人髮指,不能接受!一次都不能接受!我已向社署舉報要求盡快跟進個案,然而,要防止長者及殘疾院舍的虐待事件一再發生,政府必須從根本入手,修訂院舍條例、增設資助院舍及增加社區照顧資源,方能有效保障院友生活。

    虐待院友事件並非第一次發生,過往餵錯藥物、掃帚插頭、露天洗澡、餵食糞便……多次皆是由傳媒記者 發現,而非政府的監管機制,這正顯示現存的監管及巡察制度出現嚴重問題,而即使依從現時法例,也不代表院舍情況理想,因為院舍條例已多年未有修訂,例如《安老院條例》及《安老院規例》是在二十多年前訂立,至今仍未作出實質提升服務質素的修訂,政府仍依從二十多年前的標準檢視今天的院舍!我已多次促請政府修例,亦正與法律界、醫護界、社福界等專業團隊探討修例的內容,就居住面積、收費、人手編制、護理、巡查制度、私隱保障等作出具體建議,但政府仍然一拖再拖。最近,社署在社會壓力下提出增加監管院舍人手,卻未就修例提出時間表,我遂提出動議要求政府修例,竟然因建制派議員反對而未能通過,令人氣憤。

    另一方面,政府雖然於一一年推出《殘疾人士院舍條例》,但根據今年二月勞福局的回覆,全港三百一十二間殘疾人士院舍中,只有四十間獲發牌照,其餘的二百七十二間則獲有效期不超過十八個月的「豁免證明書」,仍未能滿足法定要求,在推動修例後,仍需要政府加強推動監管,保證院舍合乎法例標準,這才能逐步提升私院及津院的質素,保障院友基本生活權利。

    建資助院舍 增社區照顧

    除了修例、監管,政府更應大幅增建資助院舍及增加社區照顧服務,現在輪候長者資助院舍需要近三年,每年因輪候而離世的長者有五千多人!輪候殘疾院舍時間更要超過十年,增建院舍是刻不容緩的,可惜,政府竟然繼續推動私營化,將社會福利視為一盤生意,不但未能大幅增撥資源作資助服務,卻撥出八億作「院舍券」予私營院舍,即使在社福及民間團體大力反對下仍然強推,令人失望。

    更值得投放資源的,應是社區照顧服務,其實大部分人都不希望入住院舍,偏偏香港長者入住院舍比率在世界名列前茅,為甚麼?因為被照顧者及家人根本沒有選擇。若然政府能提供更多日間中心及家居照顧服務,家人可以在外出工作時寄託長者或殘疾人士於日間中心,放工後接他們回家照顧;若然有更多上門送飯、清潔、陪診服務,獨居的也不必要到院舍,可以留在社區。

    虐待院友事件已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希望政府高官能痛定思痛,視院友為自己家屬,盡快從根本解決問題。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2016-07-08 A17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院舍修例 不容再拖 張超雄

  • 立法會十四題:殘疾人士就業


    以下是今日(六月二十二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張超雄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的書面答覆:

    問題:

    二○一三年,殘疾人口的貧窮率在政策介入前後分別為45.3%和29.5%,較同期整體人口的19.9%及14.5%為高;在18至64歲適齡工作的殘疾人士中,從事經濟活動及失業的百分比分別為39.1%及6.7%,遠遜於同期整體人口的72.8%及3.7%。關於(i)整體人口、(ii)殘疾人口及(iii)視障人口的統計數字,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二○一三年,上述三類人口及當中持有專上教育學歷人士的就業數據(包括失業人口、非從事經濟活動人口及就業不足人口的數字及百分比)分別為何,並按年齡組別分別使用與表一相同格式的表格列出分項數字;

    (二)二○一三年,上述三類人口中持有專上教育學歷人士的職業及每月就業收入的分布數字分別為何,並按(i)非學位持有人及(ii)學位持有人分別使用與表二相同格式的表格列出分項數字;及

    (三)有何新政策協助視障人士及其他殘疾人士就業,以改善他們的貧窮情況及生活質素?

    答覆:

    主席:

    就張超雄議員的提問,我現答覆如下:

    (一)及(二)根據政府統計處的「綜合住戶統計調查」及於二○一三年就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進行的「殘疾人士專題訪問」,二○一三年本港15至64歲的整體人口(註)、殘疾人士及視障人士的失業人口、非從事經濟活動人口及就業不足人口的數字載於附件一;持有大專學歷的就業人士的職業和收入載於附件二。

    (三)政府的政策目標是為殘疾人士(其中包括視障人士),提供訓練及支援服務,使他們憑自己的能力(而非因其殘疾)覓得合適的工作,並同時為僱主提供協助,以及致力推廣傷健共融的社會。有關措施包括:

    (i)為殘疾人士提供在職培訓及各類職業康復服務,包括庇護工場、輔助就業、綜合職業康復服務中心、綜合職業訓練中心、在職培訓計劃等;

    (ii)為殘疾求職人士提供免費的個人化就業服務和為有意聘用殘疾人士的僱主提供免費招聘服務;

    (iii)為僱主提供津貼,符合規定的僱主每聘用一名有就業困難的殘疾人士,可就首兩個月的僱用期獲得相等於每月已支付予殘疾僱員薪金減去500元的津貼金額,最高以每月5,500元為限。在上述兩個月期間後,僱主可享有最高達六個月、相等於每月已支付薪金的三分之二(上限為每月4,000元)的津貼金額;

    (iv)資助聘用殘疾僱員的僱主購買輔助儀器及改裝工作間,僱主可為每名殘疾僱員申請最多20,000元的資助以改裝工作間及╱或購買輔助儀器,或最多40,000元的資助以購置單一輔助儀器及其必要配件;以及

    (v)向合資格的企業撥款不超過200萬元,以作開業資本成本和應付業務運作首三年招致的營運虧損;受資助的企業必須最少一半僱員為殘疾人士,從而直接為殘疾人士創造就業機會。

    為進一步鼓勵殘疾人士就業,扶貧委員會在二○一六年六月十三日通過透過關愛基金撥款推行兩個試驗計劃:

    (i)提高在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下的殘疾受助人的豁免計算入息上限由現時每月2,500元提高至4,000元;和

    (ii)向領取「高額傷殘津貼」並從事受薪工作的合資格殘疾人士提供每月5,000元的額外津貼用作聘請照顧者。

    政府預計上述計劃可於二○一六年十月開始接受申請。

    此外,勞工處會在二○一六年下半年推行一項試驗計劃,聘用非政府機構支援有輔導服務需要的殘疾求職人士。

    註:整體人口是指政府統計處「綜合住戶統計調查」內的「陸上非住院人士」,涵蓋約佔居港人口的99%,並不包括公共機構╱社團院舍的住院人士及水上居民,亦即是附件中所提及的「陸上非住院人士」。

    2016年6月2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15分

     

    資料來源:  香港政府新聞 中文版 2016-06-22 新聞公報

     

     

     

     

     

     

  • 殘疾冀退保免審查


    一項調查發現,近七成受訪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均支持毋須經濟審查的全民退保方案,亦有近八成受訪者認為全民退保是市民的權利。有團體促請政府盡快落實全民退保計劃。
    有關研究由殘疾人士退保聯席委託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和復康會在4月7日至5月26日進行,成功訪問708名18歲或以上的殘疾人士、長期病患者及照顧者。結果顯示,受訪者對現時的退休保障系統,包括綜援、個人資產和強積金的信心偏低,平均信心值不足一成。調查又發現,有45%受訪者沒有任何個人入息,16.7%受訪者的家庭完全沒有任何入息。另外,雖有43%受訪者為在職人士,但其個人入息和家庭中位數入息偏低,反映殘疾人士無法單靠強積金和個人儲蓄應付退休生活。
    為保尊嚴 寧減金額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稱,調查結果令他「大開眼界」,雖然設有經濟審查的退保計劃可令殘疾人士獲得更多援助,但他們願意拋開個人利益,反映社會文明水平比政府高,「唔似政府只係諗住慳錢」。
    柏金遜患者陳燕補充,殘疾者不想被標籤為弱勢人群,他們都想過有尊嚴的退休生活,她直言願意減少退保金額,都不願意讓政府審查自己財況後才發放退休金。
    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昨天舉行退保公聽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表示,政府在過去半年共收到1100多份意見書,進行了108場諮詢會。政府現已委託獨立顧問整理各界意見,預料年底向扶貧委員會提交報告,再於明年第一季定下清晰的政策方向。

    資料來源: 信報財經新聞 2016-06-21 A13 | 政情 殘疾冀退保免審查

  • 轟政府諮詢預設立場  5,000人上街爭全民退保  「要有尊嚴過晚年」


    為期半年的全民退休保障公眾諮詢於明日結束,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與多個民間團體和政黨昨日發起集會及遊行,要求落實全民養老金2064方案。大會表示有5,000人參與遊行,人數是歷年來爭取全民退保最多,當中有300名輪椅人士,參與團體約85至90個。遊行人士橫跨老中青三代,其中有由青年人推着坐輪椅的老弱傷殘人士,表達下一代願意照顧、關心長者。

    遊行期間酷熱天氣警告生效,有長者中途感不適需退出,大部份長者出來遊行是為了「長者要有尊嚴過晚年」。今年78歲游婆婆表示,過去多次上街爭取全民退保,昨日即使坐着輪椅也要出來遊行。她與其81歲丈夫現居住柴灣,每人每月有1,200多元的高齡津貼(俗稱生果金),由於戶口僅存約10多萬元的存款,政府以資產超過上限為由,拒絕兩老申請其他生活津貼,「我年輕時也有交稅予政府,為何老來沒有保障?」

    今次遊行主題為「反對又審又查方案落實全民退休保障安心渡晚年活得有尊嚴」,聯席組織幹事陳學風重申,全民養老金2064方案建議來自《3-5-2融資方法》,當中三成由僱主僱員將共同強積金供款轉移,五成來自政府注資1,000億及原有長者社會保障開支,其餘兩成來自大企業及投資回報。在無入息及資產審查下,每月可為年滿65歲長者發放3,500元養老金,經精算後可持續至2064年仍錄得逾1,600億元盈餘。

    斥梁特走數誠信破產

    陳學風批評,特首梁振英於2011年競選時提到「搞全民退休保障,唔使轟轟烈烈,要認認真真」,但上任後卻「走數」,誠信破產。他呼籲9月立法會選舉和明年特首選舉,競選人將全民退保納入競選政剛。今次遊行終點在特首辦,大會在門外設置的紙板,讓遊行人士在板上貼上「梁振英咪走數」、「撐全民養老金2064方案」貼紙。

    多名政黨和學者表示,暫時未見到政府推全民退保誠意,批評政府諮詢文件早已預設立場。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指,現時政府姿態較硬,對短期內推行不樂觀。工黨張超雄則指政府假諮詢。

    警方指昨日有1,900人參與遊行,秩序大致良好。政府發言人指,去年底起展開為期六個月的退休保障諮詢,收集公眾意見。迄今一共舉行或參與105場不同形式的公眾參與活動和收到約1,000份意見書。政府將委託獨立顧問團隊將整理及分析所有收集到的意見,預計在年底前提交諮詢報告予扶貧委員會,目標是希望在本屆政府任期結束前,能為退休保障訂出政策性的方向。

    巿民心聲

    黃修平(導演)

    「(全民退保)係應該做嘅,唔應該再有任何審查。而林鄭話資產8萬蚊,完全係離地。」

    余先生(社工)

    「如果你(政府)覺得全民退休保障可以真正幫到老人家,咁你(政府)就應該去做好佢。」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2016-06-20 A07 |港聞   轟政府諮詢預設立場  5,000人上街爭全民退保「要有尊嚴過晚年」

  • 「一帶一路」獎學金 泛民建制反對硬闖 提交財委會 教局未決定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昨討論耗資十億元成立的「一帶一路」獎學金,雖方案改為雙向,但泛民議員火力全開,批評當局寧花錢吸引沿綫國家學生來港升學,不願增加本地生的資助大學學額,更揚言當局提上財委會撥款必定「拉布到天昏地暗」;建制議員則呼籲政府不宜「闖關」,應先尋求商界贊助。教育局局長吳克儉重申,獎學金是考慮到本港學生福祉與發展而設。記者 梁子健

    立法會教委會昨討論「一帶一路」獎學金,在建制派議員反對下,未能加時審議議員提出的無約束力動議。教育局發言人在會後指,將綜合不同議員及社會各界的意見後再作考慮,現仍未決定提上財委會安排。

    會上泛民議員一致反對計畫,批評當局寧願資助「一帶一路」沿綫國家學生來港升學,卻未解決本地公帑大學學額不足問題。民主黨黃碧雲批評當局是「手指拗出唔拗入」,工黨張超雄亦指每年有一萬名考獲大學取錄門檻的文憑試畢業生,未能入讀資助學位,批評當局做法只向中央政府「擦鞋」。公民黨陳家洛亦批評獎學金是利用公帑為特首梁振英連任「鋪路貼金」。

    揚言「拉布」力阻

    議員黃毓民更揚言,當局若執意把「一帶一路」獎學金提上財委會申請撥款,將拉布到「天昏地暗」,「來到財委會要不拉布,就是我們神經有問題,你想都不用想」。多名議員亦質疑「一帶一路」沿綫國家並非港生升學選擇,人民力量陳志全更要求特首梁振英應先送三名子女到沿綫國家升學,「大家捫心自問,有仔女的會送到『一帶一路』國家讀書,而非英美加澳跟歐洲?」

    建制派議員亦取態保留,教委會主席林大輝質疑當局質然鼓勵學生到陌生的「一帶一路」沿綫國家升學,「難免令人覺得是政職的籌碼」。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建議政府先內部調撥資源推行部分項目,再評估是否申請撥款,「你要『闖關』煩請排最尾啦」。同黨的譚耀宗更勸當局應先尋求商界贊助成立獎學金,不宜堅持申請撥款。

    面對猛烈批評,教育局局長吳克儉重申「一帶一路」獎學金並非零和遊戲,不影響本地生入讀資助學位機會,亦不影響政府投放在本地生的資源,又指早於一三年已開始推動計畫,「與擦鞋是兩碼子的事」,強調雙向的「一帶一路」獎學金能豐富本港人才庫,為港生拓闊前途發展的機會,長遠提升本港競爭力。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2016-06-14 F01 | 教育「一帶一路」獎學金 泛民建制反對硬闖 提交財委會 教局未決定

  • 不能讓楊智維白白死去!

    動議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檢討保護兒童制度

  • 我們可以對我們的下一代更誠實嗎?


    感謝兒科醫學會頒奬,這是我回港十九年來第一個獎項。為兒童發聲,讓兒童發聲,推動兒童權利,是我的使命。

    我在發言中指岀,香港社會實在存在太多謊言,這些謊言更是當權者,政府發岀。

    我們可以對我們的下一代更誠實嗎?我們有否真正聆聽兒童的聲音?在教育制度,社會服務,青年參與,社會實是欠了下一代很多。接連的學生自殺,一位智障幼童中冰毒離世,很多特殊教育需要孩子錯失成長黃金期,實是令人痛心。我會繼續努力與兒童同行,倡議兒童權利。

     

第 1 頁,共 26 頁12345...1020...最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