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重振本地教育質素,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修正案發言


    張超雄議員:主席,首先我要申報,我在香港理工大學(“理大”)任教,歷時已有十多年。這項議案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正因為我在大學任教,而且曾代表教職員加入校董會,所以我能看到大學產業化、高等
    教育產業化的禍害。我目睹當一切都以做生意為目的,都以效率、賺錢為目標時,大學如何埋沒良心,大學高層如何喪失了大學的教育理想,大學如何走上一條歧途。我想在這裏和大家分享一下我過去十多
    年在香港的大學教學的經驗。

    大學本來是要培養年青的一輩。除了葉劉淑儀議員原議案中所說的德、智、體、羣、美之外,大學作為知識增長與產生之地,具有培養年青人的人格,為社會的未來培育一羣人才的使命,這些都是對大學的最基本要求。但是,在產業化的背景下,在大學營運越來越像是一盤生意的背景之下,大學已經不再談論這些東西。以我過去所見,大學所想的是如何不斷擴展市場,如何爭取一己的利益和利潤。簡單來說,以我在理大所見,大學高層所想的只是如何做好這一盤生意。
    閱讀更多

  • 張超雄議員動議修正葉劉淑儀議員關於「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的議案


    2012年12月20日:

    重振本地教育質素,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

    葉劉淑儀議員動議的議案如下:
    “鑒於前任行政長官於2009年提出發展教育產業,結果令謀利成為不少院校的辦學宗旨;諸如嶺南大學及香港大學的附屬社區學院接連被揭發超額收生及設施不足,反映本港專上學院近年為追求利潤而集中資源開設大量學費高昂但資歷成疑的自資大學學位及副學士學位課程,使持該等資歷的本地生甫畢業便需面對僱主質其學歷資格的窘境,以及因高昂學費而須背負巨額債務的問題;另外,部分私立大學及各大院校的附屬社區學院集中有限資源開辦以吸引內地生來港就讀為主要目標的課程,使大量本地生面對學位不足,即使符合入學資格亦無法獲
    得適當大專教育的難題;更有甚者,政府將珍貴的土地資源以象徵式價錢售予國際學校集團,並容許其向外地學生收取高昂學費以牟取暴利,既無益於吸引外資,亦攤薄本地學生的教育資源;上述做法,實無助本地學生投身社會,亦無益於本港大專院校提升學術水準,有損香港的長遠發展;就此,本會敦促政府採取以下措施: 閱讀更多

  • 促請關注香港賽馬會電話投注部員工的職業健康


    2012年12月19日:

    張超雄議員:主席,有不少香港賽馬會(“馬會”)的員工及工會代表指出,隨着馬會近年擴充電話投注設施和投注額屢創新高,電話投注部員工的工作量大增。然而,電話投注部的人手卻不加反減,而且大部分的工作由兼職員工承擔。馬會最近將“延遲呼叫系統”關掉,令員工需不停地接聽電話。在長期聽覺勞損下,有些員工出現耳鳴的症狀。此外,馬會收緊員工的休息時間,員工在一段長時間內不可離開崗位,因而不能如廁及休息。近日有報章報道,今年9月至11月期間,有兩名電話投注部的兼職員工分別於工作期間及下班返家途中猝死。關於馬會電話投注部員工的職業健康問題,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閱讀更多

  • 修正葉劉淑儀議員就“重振本地教育質素,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的議案


    2012年12月19日(星期三)立法會會議席上張超雄議員

    對葉劉淑儀議員就“重振本地教育質素,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所提議案作出的修正

    議案措辭

    鑒於前任行政長官於2009年提出發展教育產業,發展私立大學和自資大專課程,將教育責任推給家庭和個人,結果令謀利成為不少院校的辦學宗旨,更加重基層學生的承擔;諸如嶺南大學及香港大學的附屬社區學院接連被揭發超額收生及設施不足,反映本港專上學院近年為追求利潤而集中資源開設大量學費高昂但資歷成疑的自資大學學位及副學士學位課程,使持該等資歷的本地生甫畢業便需面對僱主質疑其學歷資格的窘境,以及因高昂學費而須背負巨額債務的問題;另外,部分私立大學及各大院校的附屬社區學院集中有限資源開辦以吸引內地生來港就讀為主要目標的課程,使大量本地生面對學位不足,即使符合入學資格亦無法獲得適當大專教育的難題;更有甚者,政府將珍貴的土地資源以象徵式價錢售予國際學校集團,並容許其向外地學生收取高昂學費以牟取暴利,既無益於吸引外資,亦攤薄本地學生的教育資源;上述做法,實無助本地學生投身社會,亦無益於本港大專院校提升學術水準,有損香港的長遠發展;就此,本會敦促政府採取以下措施:

     

    (一) 向社會重申教育乃用於提升學生德、智、體、羣、美五方面的素養, 並通過視野、知識和技能的增長,充分培育和發展個人的潛能,彰顯和承傳社會基礎價值,培養擁有自由和獨立人格,關懷社群和胸懷世界的未來公民,以及增進中產及基層向上流動的機會,拉近貧富差距,促進社會進步,而非價高者得,用以牟利的工具;

    (二) 擬訂規管大專院校有關開辦課程及收生的政策,確保所開辦的學位課程具備獲政府資歷架構認可的學術水準,以及在相同條件下優先錄取符合入讀資格的本地學生,盡量滿足本地居民對教育的殷切需求;

    (三) 成立獨立監察機制監管學位、副學位的自資課程;

    (四) 增加資助學士學額及資助銜接學士學額;

    (五) 立即停止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優配學額」機制,讓院校自行決定學額安排;

    (六) 改革教資會組成,引入本地教職員及學生的民選代表;

    (七) 協助殘障及少數族裔學生入讀高等院校,鼓勵各院校成立專責機制為他們提供適切支援;

    (三)(八) 確保公帑用作提升本地公立大學的師資、科研能力及校園設施、幫助符合入學資格的本地清貧學生,以及資助本地優秀學生到海外大學交流,以恪守公器公用的原則,並進一步裝備港人面對國際間與日俱增的挑戰,促進香港的全球競爭力,保持香港作為世界一流都市的地位;

    (四)(九) 採取適當政策以鼓勵大學集中資源提升科研能力及學術水準,並協助本地大學邀請境外一流學者來港交流甚至執教;及

    (五)(十) 借鑒先進國家的經驗,增加研究經費,投放更多資源以促進學界與業界合作研究,協助大學藉技術產業化以獲得更多科研資金,形成自我增值的‘科研―產業鏈’,使香港的大專院校能自我增值之餘,亦有助本港產業升級及轉型。

    http://www.legco.gov.hk/yr12-13/chinese/counmtg/motion/cm20121219m4.htm

  • 張超雄議員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


    2012年12月12日

    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

    張超雄議員:主席,我參選加入這個議會是希望能改善香港的民生。我希望擔當橋梁代表香港市民,尤其是一些弱勢社羣,在這個議會內替他們發聲,並在政策上協助政府糾正很多不公義、不民主,甚至是欺壓市民,幫助大財團的錯誤做法。

    可是,我們被這位特首的僭建風波纏繞着,阻擋着所有事情,我沒有辦法向前行,我們整個香港社會就在這裏卡着。兩天前,梁振英來到這裏,向我們說了這句金句:“記憶中,我沒有說過我沒有僭建”。這句說話已經說清楚他的問題所在–他沒有說過,是因為他刻意隱瞞。 閱讀更多

  • 推動敬老及老有所為


    2012年12月5日

    推動敬老及老有所為

    張超雄議員:
    主席,現在我們的退休年齡跟長者所取得的福利或保障很不協調。局長剛才在答覆時亦承認,香港現時並沒有法例規定僱員的退休年齡。我想請問局長,究竟打算何時訂立年齡歧視條例以禁止年齡歧視,以及取消強制性60歲退休這個制度呢?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
    多謝張議員的補充質詢。質詢的第一個部分關於是否需要就年齡歧視立法。事實上,先前兩屆立法會都曾討論這個課題,政府當局亦進行過一項民意調查,並向當時的人力事務委員會作交代,就是教育宣傳推廣等手法遠勝於硬性立法,尤以就業的角度為然,因為僱主有很多方法可以迴避規限。在防止年齡歧視方面,如果僱主想透過勞工處招聘一些職位,年齡不能是一個要求條件,這點我們很清楚寫明。所以,僱主如果表明60歲以下人士才願意聘請,我們便不會貼出其招聘告示。因此,到勞工處招聘職員是不需要、亦不能夠展示年齡要求,這點是很重要的,而這種文化其實亦正在外間推廣。這是第一點。 閱讀更多

  • 張超雄就《紓解貧窮》議案修正案發言


    張超雄就《紓解貧窮》議案修正案發言

    日 期: 2012年11月14日(三)
    時 間: 上午11時正
    地 點: 立法會綜合大樓會議廳

    議程:
    http://www.legco.gov.hk/yr12-13/chinese/counmtg/agenda/cm20121114.htm

    就修正案發言

    主席,首先多謝陳婉嫻議員提出這項議案,我亦當然支持馮檢基議員提出的修正案。不過,就馮檢基議員剛才的發言,我要在此作出一些澄清,因為馮議員剛才提到我們制訂貧窮線的定位,是個人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這是所謂50th percentile,我必須用英文,因為我不清楚percentile中文應怎樣翻譯。

    馮議員提到個人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即有四分之一人是貧窮的,其實這是一個很常見的謬誤,我們分不清甚麼是percent及percentile。在學理上,就這個定義,個人入息中位數的一半 (50th percentile)數值並非純粹是相對的,其實有一個絕對的意義。如果我們用這個定義來設立一條貧窮線,正如許多國家的做法一樣,是不等於永遠有四分之一人是貧窮的。其實,我們是可以滅貧的。這條線是一條絕對的線,我們可以有一些社會保障制度,將入息在這條線之下的所有人,提升到這條線以上。即使這條線不變,我們仍然可以滅貧,即是一個人也不跌落這條貧窮線以下,但這條線仍然符合我們現在所說的國際貧窮線的定義,就是個人入息中位數的一半。
    閱讀更多

  • 張超雄議員贊成何秀蘭議員動議《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的平等機會及基本權利展開公眾諮詢》


    張超雄議員贊成何秀蘭議員動議《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的平等機會及基本權利展開公眾諮詢》

    2012年11月7日

    議程:http://www.legco.gov.hk/yr12-13/chinese/counmtg/agenda/cm20121107.htm

     

    主席,究竟我們應否立法或最低限度考慮立法保障性小眾?這當然須視乎社會上究竟有沒有歧視性小眾的現象或行為。在這方面,我相信其實已毋庸置疑。

    從剛才多位同事的發言可以發現,反對現在考慮立法的論調,基本上是這些性小眾現象,無論是同性戀或一般異性戀以外的其他性傾向,所衍生的行為均會破壞傳統,破壞倫理。有些宗教界人士甚至認為,這種行為是不道德的。單從這一點,其實已可很清楚看到社會上有一種言論壓力,對這類性小眾造成一種不平等的對待。單是“出櫃”這兩個字,已可清楚看到他們面對的壓力和社會的歧視,是多麼的沉重。所以,若說香港社會對性小眾並無歧視,那根本就是睜眼說瞎話。

    歧視情況之嚴重,是當有關情況發生在我們的親人、家人或朋友之間時,也沒有膽量面對,也不願意表達出來,由此可以想像那情況是多麼的嚴重。

    主席,我過去曾在美國的三藩市灣區生活了十多年,當地對不同性傾向人士的接納程度,比美國任何地方都要高得多。事實上,當地甚至每年有慶祝性小眾的節日,也有很多對不同性傾向人士提供基本保障的法例或政策。在這方面,聯合國其實也在不斷催促我們這樣做。聯合國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清楚訂明,“人人得享受人權法案所確認之權利,無分種族、膚色、性別……或其他身分等”,而國際人權組織也把性傾向包括在性別這個身份之上。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亦在2001年促請香港特區政府禁止有關性傾向歧視的行為,所以,國際社會及先進地區早已就禁止性傾向歧視的立法工作,下了不少工夫。 閱讀更多

第 4 頁,共 5 頁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