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常見疾病及藥物名冊


    以下是今日(五月二十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張超雄議員的提問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的答覆:

    問題:

    醫院管理局現時採用實證為本的方針和依循藥物的安全性、療效和成本效益三大原則,評審藥物納入其藥物名冊的申請。現時有不少治療不常見疾病的藥物尚未納入藥物名冊,因此病人需自費購買該等藥物。近日,一名無法負擔高昂藥費的結節性硬化症女病人離世,引起社會關注。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鑑於不常見疾病藥物因用藥個案少而難以取得證明「療效」的臨床數據,而且因價格高昂而難以符合「成本效益」原則,當局會否參考其他國家或地區的做法(例如美國透過制定《孤兒藥品法》訂立指定某藥物為不常見疾病藥物的準則),為不常見疾病藥物另訂較常用藥物寬鬆的臨床實證要求,以降低其納入藥物名冊的門檻;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二)鑑於有病人組織反映,現時病人須通過以家庭為單位的經濟審查才可獲關愛基金或撒瑪利亞基金提供藥物資助,因此有不少中產家庭為其患有不常見疾病成員支付每年百萬元計的藥費以致耗盡積蓄,令生活水平驟降和家庭成員之間因經濟壓力而不和,當局會否考慮取消經濟審查須以家庭為單位進行的規定,並降低病人須分擔藥費的上限;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及

    (三)鑑於政府在今年的《施政綱領》中提出邀請關愛基金考慮為合資格的不常見疾病患者提供藥物資助試驗計劃,當局會否訂定「不常見疾病」的定義,以利便該試驗計劃於落實後為各類不常見疾病患者提供資助;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閱讀更多

  • 立法會十四題:殘疾人士就業


    以下是今日(六月二十二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張超雄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的書面答覆:

    問題:

    二○一三年,殘疾人口的貧窮率在政策介入前後分別為45.3%和29.5%,較同期整體人口的19.9%及14.5%為高;在18至64歲適齡工作的殘疾人士中,從事經濟活動及失業的百分比分別為39.1%及6.7%,遠遜於同期整體人口的72.8%及3.7%。關於(i)整體人口、(ii)殘疾人口及(iii)視障人口的統計數字,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二○一三年,上述三類人口及當中持有專上教育學歷人士的就業數據(包括失業人口、非從事經濟活動人口及就業不足人口的數字及百分比)分別為何,並按年齡組別分別使用與表一相同格式的表格列出分項數字;

    (二)二○一三年,上述三類人口中持有專上教育學歷人士的職業及每月就業收入的分布數字分別為何,並按(i)非學位持有人及(ii)學位持有人分別使用與表二相同格式的表格列出分項數字;及

    (三)有何新政策協助視障人士及其他殘疾人士就業,以改善他們的貧窮情況及生活質素?

    答覆:

    主席:

    就張超雄議員的提問,我現答覆如下:

    (一)及(二)根據政府統計處的「綜合住戶統計調查」及於二○一三年就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進行的「殘疾人士專題訪問」,二○一三年本港15至64歲的整體人口(註)、殘疾人士及視障人士的失業人口、非從事經濟活動人口及就業不足人口的數字載於附件一;持有大專學歷的就業人士的職業和收入載於附件二。

    (三)政府的政策目標是為殘疾人士(其中包括視障人士),提供訓練及支援服務,使他們憑自己的能力(而非因其殘疾)覓得合適的工作,並同時為僱主提供協助,以及致力推廣傷健共融的社會。有關措施包括:

    (i)為殘疾人士提供在職培訓及各類職業康復服務,包括庇護工場、輔助就業、綜合職業康復服務中心、綜合職業訓練中心、在職培訓計劃等;

    (ii)為殘疾求職人士提供免費的個人化就業服務和為有意聘用殘疾人士的僱主提供免費招聘服務;

    (iii)為僱主提供津貼,符合規定的僱主每聘用一名有就業困難的殘疾人士,可就首兩個月的僱用期獲得相等於每月已支付予殘疾僱員薪金減去500元的津貼金額,最高以每月5,500元為限。在上述兩個月期間後,僱主可享有最高達六個月、相等於每月已支付薪金的三分之二(上限為每月4,000元)的津貼金額;

    (iv)資助聘用殘疾僱員的僱主購買輔助儀器及改裝工作間,僱主可為每名殘疾僱員申請最多20,000元的資助以改裝工作間及╱或購買輔助儀器,或最多40,000元的資助以購置單一輔助儀器及其必要配件;以及

    (v)向合資格的企業撥款不超過200萬元,以作開業資本成本和應付業務運作首三年招致的營運虧損;受資助的企業必須最少一半僱員為殘疾人士,從而直接為殘疾人士創造就業機會。

    為進一步鼓勵殘疾人士就業,扶貧委員會在二○一六年六月十三日通過透過關愛基金撥款推行兩個試驗計劃:

    (i)提高在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下的殘疾受助人的豁免計算入息上限由現時每月2,500元提高至4,000元;和

    (ii)向領取「高額傷殘津貼」並從事受薪工作的合資格殘疾人士提供每月5,000元的額外津貼用作聘請照顧者。

    政府預計上述計劃可於二○一六年十月開始接受申請。

    此外,勞工處會在二○一六年下半年推行一項試驗計劃,聘用非政府機構支援有輔導服務需要的殘疾求職人士。

    註:整體人口是指政府統計處「綜合住戶統計調查」內的「陸上非住院人士」,涵蓋約佔居港人口的99%,並不包括公共機構╱社團院舍的住院人士及水上居民,亦即是附件中所提及的「陸上非住院人士」。

    2016年6月2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15分

     

    資料來源:  香港政府新聞 中文版 2016-06-22 新聞公報

     

     

     

     

     

     

  • 立法會十三題:委託非牟利機構營運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


    以下為今日(六月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張超雄議員的提問和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的書面答覆:

    問題:

    過去多年,當局不時邀請非牟利機構提交營運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支援服務中心)的建議書。有關的決策局及政府部門代表組成的評審委員會採用若干準則審批該等建議書。該等準則包括申請機構為少數族裔人士提供服務的經驗、過往表現、組織支援、服務網路,以及與其他團體合作的能力。本人近日得悉,評審委員會去年沒有把葵青區支援服務中心的服務合約,批予一個富經驗(已在該區提供有關服務逾十年)、具良好聲譽及服務質素獲好評的非牟利機構,反而把服務合約批予一個當時只得三個月服務經驗的非牟利機構。有部分社會福利界人士對該項結果感到不解,並認為審批準則欠缺透明度。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評審委員會現時採用哪些準則,審批非牟利機構就營運支援服務中心提交的建議書,以及當中是否包括相關的服務經驗和表現;如有包括,所佔比重為何;如不包括,原因為何;

    (二)為何當局把葵青區支援服務中心的服務合約批予一間經驗尚淺及未有往績顯示服務質素良好的非牟利機構;

    (三)自葵青區支援服務中心於去年六月啟用至今,當局有否就有關的非牟利機構的服務表現進行監察;如有,詳情為何;當局是否知悉該機構提供的各項服務(例如中英文班、課後輔導班、融入社區活動,以及諮詢、輔導、轉介、傳譯及翻譯等服務)至今的開支分別為何;

    (四)鑑於有社會福利界人士質疑現時營運葵青區支援服務中心的非牟利機構之所以獲批服務合約,主要原因是與內地相關機構關係密切,當局有否就該項質疑作出回應;如有,詳情為何;及

    (五)鑑於民政事務局將於本年第三季展開新一輪為內地來港定居未滿七年的人士及少數族裔人士提供支援服務的鄰里互助計劃,並正就此進行招標工作,有關的審批準則的詳情,以及每項準則所佔比重為何?

    答覆:

    主席:

    (一)特區政府一直以公平、公開和公正的既定程序,揀選非牟利機構營辦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我們透過不同渠道,包括報章廣告、新聞公告和民政事務總署(民政總署)網站等,廣泛邀請非牟利機構就營辦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提交建議書。我們並舉辦簡介會,讓有興趣遞交建議書的機構更了解項目的服務要求和評審準則。在截止申請後,收到的建議書會交由獨立的跨部門評審小組按照預先訂立及公開的評審準則仔細評核。評審小組的成員包括民政總署、社會福利署和勞工處代表。特區政府會根據評審小組的建議委託獲得最高分數的非牟利機構營辦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

    獨立評審小組採用的評審準則及其所佔比重如下:

    *服務設計及運作概況(35%);

    *服務質素管理(20%);

    *人力計劃(10%);

    *計劃的推行時間表(10%);

    *相關的營運經驗及統籌策略(10%);及

    *財政預算及成本效益等(15%)。

    上述資料包括評審準則及比重等均詳細載於計劃說明書,並上載民政總署網站,讓有興趣人士和機構參閱。

    (二)行政長官在二○一四年《施政報告》中宣布,在葵青區開設一間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政府按照如第(一)部分答覆所述的既定程序,揀選非牟利機構營辦該中心,包括由獨立評審小組根據上述評審準則評核收到的建議書。「相關的營運經驗及統籌策略」是其中一項準則,佔總分數10%,除機構本身的營運經驗,評審小組亦會考慮機構負責人及其團隊成員的相關經驗。經評審小組評核所有建議書後,政府委託了獲得最高分數的非牟利機構營辦葵青區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

    (三)葵青區的LINK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於二○一四年十月底開始提供服務,民政總署一直密切監察中心的運作,包括:

    *審核營辦機構每季提交的詳細進度報告;

    *多次進行實地考察,以及與服務使用者面談,直接了解他們對中心的意見;

    *仔細審查中心的財務記錄及單據;及

    *恆常與營辦機構檢討工作進度和表現等。

    中心自投入服務以來,運作暢順,服務使用者評價正面。

    全港六間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及兩間分中心的支出主要劃分為薪酬、租金、行政開支和其他營運費用等,我們沒有以各項服務劃分的開支數字。

    (四)在揀選非牟利機構營辦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時,獨立評審小組只會按照既定的評審準則評核每份建議書,申請機構是否與內地機構有關係並不在考慮之列。

    (五)根據鄰里互助計劃(計劃)的計劃說明書,計劃項目必須屬於民政事務局有關地區及社區關係的政策綱領下,並能達致社區發展的政策目標。計劃的評審標準包括:

    *計劃能滿足服務對象需要的程度;

    *申請機構在建議計劃的服務範疇的相關經驗;

    *計劃預期的服務水平╱成效是否切實可行並可持續;

    *計劃的預算是否審慎、務實,並符合成本效益;及

    *人手編制須包括至少一名註冊社會工作者。

    民政總署現正為計劃招標,在申請截止後會聯同相關決策局及╱或部門審批收到的計劃申請。

    2016年6月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1時45分

     

    資料來源: 香港政府新聞 中文版 2016-06-08 新聞公報

     

     

     

  • 立法會四題:長期護理及福利設施的供應


    以下是今日(五月二十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張超雄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的答覆:
    問題:
    隨着香港近年人口老化及殘疾人口上升,社會對長期護理服務的需求不斷增加。截至本年三月三十一日,分別有3 753人及9 691人正輪候各類為殘疾人士而設的日間服務及住宿服務,亦有近32 000人正輪候各項受資助長者住宿服務。然而,政府經常以覓地困難作為難以在短期內增加該等服務的理由。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會否考慮在規劃租住公屋及居者有其屋計劃項目時,撥出不少於十分之一的建築面積,以供設置長期護理及福利設施,以增加該等設施的供應,以及讓服務使用者融入社區;如會,實施時間表及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二)政府作為香港鐵路有限公司的大股東,會否要求該公司在進行鐵路沿線住宅物業發展項目時,撥出不少於十分之一的建築面積,以供設置長期護理及福利設施;如會,落實時間表及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及
    (三)會否考慮日後在出售住宅用地時,在土地契約加入條款,規定發展商須撥出不少於十分之一的建築面積,以供設置長期護理及福利設施;如會,落實時間表及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代主席:
    一直以來,政府採取多管齊下的方式,增加安老及康復服務設施的供應,其中包括興建安老院舍、長者日間護理中心或單位及殘疾人士院舍等。就張超雄議員的問題,我現答覆如下:
    (一)根據現行機制,規劃署或房屋署會就具潛質作公營房屋發展的新發展區或用地,與包括社會福利署(社署)在內的各相關部門及機構商議,及諮詢區議會的意見,從而在有關公營房屋項目中,就社區設施(包括福利、教育、康樂等設施)的供應作出規劃。在這個安排下,社署會在房屋署就公營房屋發展的初步規劃階段,研究在公營房屋項目內提供福利設施的需要及可行性。一般來說,社署會考慮區內的需要、福利服務的整體需求、不同福利設施的樓面面積要求、用地的位置及其交通便利程度,以及各相關部門就用地限制及發展參數和局限所提出的意見(包括環境因素,例如噪音和空氣質素),以訂定適宜的福利設施建議,回應因公營房屋發展所帶來的服務需求,並照顧社會整體的需要。房屋署在考慮是否在新公營房屋項目設置社區設施時,會考慮個別用地的限制、設置所需設施的可行性及適切性、不同社區設施的需求、所涉及設施的撥款安排、相關的條例、規則與規例等。
    鑑於現行機制可讓公營房屋得以地盡其用及靈活回應社會對房屋及不同類別的社區設施的需求,政府無意硬性規定公營房屋項目劃出指定比例的建築面積作設置福利設施之用。
    (二)及(三)在私人發展項目(包括鐵路物業發展項目)方面,規劃署會因應不同政府部門提出的要求協助物色合適的用地或項目,在規劃及技術可行並且有實質需要的情況下,通過在合適的政府擬售土地或鐵路物業發展項目中,加入適當的要求以提供政府、機構或社區設施(包括福利設施)所需的樓面。現行機制具靈活性,能有效回應社會上對各類設施的不同需求。由於應否於私人發展項目加入有關設施,需視乎前述多項因素,包括整體需求,以及發展項目是否合適等,政府無意就所有私人發展項目(包括鐵路物業發展項目)須提供的福利設施樓面訂下硬性指標。
    我須重申,除了透過上述機制增加包括安老及康復服務的福利設施外,勞工及福利局(勞福局)及社署亦積極物色空置的公共房屋單位及空置校舍改作安老及康復服務設施,並會善用津助院舍的空間及透過購買有質素的私營院舍宿位等,以增加資助服務的供應。
    此外,政府在二○一三年推出了「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鼓勵非政府機構透過擴建、重建或新發展,善用其擁有的土地,提供多元化的安老及康復服務。
    勞福局及社署會繼續與相關政府部門共同努力,為包括長期護理在內的福利設施作出合適的籌劃。


    2016年5月2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26分

    資料來源: 香港政府新聞 中文版 2016-05-25 新聞公報

  • 「一帶一路」獎學金 泛民建制反對硬闖 提交財委會 教局未決定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昨討論耗資十億元成立的「一帶一路」獎學金,雖方案改為雙向,但泛民議員火力全開,批評當局寧花錢吸引沿綫國家學生來港升學,不願增加本地生的資助大學學額,更揚言當局提上財委會撥款必定「拉布到天昏地暗」;建制議員則呼籲政府不宜「闖關」,應先尋求商界贊助。教育局局長吳克儉重申,獎學金是考慮到本港學生福祉與發展而設。記者 梁子健

    立法會教委會昨討論「一帶一路」獎學金,在建制派議員反對下,未能加時審議議員提出的無約束力動議。教育局發言人在會後指,將綜合不同議員及社會各界的意見後再作考慮,現仍未決定提上財委會安排。

    會上泛民議員一致反對計畫,批評當局寧願資助「一帶一路」沿綫國家學生來港升學,卻未解決本地公帑大學學額不足問題。民主黨黃碧雲批評當局是「手指拗出唔拗入」,工黨張超雄亦指每年有一萬名考獲大學取錄門檻的文憑試畢業生,未能入讀資助學位,批評當局做法只向中央政府「擦鞋」。公民黨陳家洛亦批評獎學金是利用公帑為特首梁振英連任「鋪路貼金」。

    揚言「拉布」力阻

    議員黃毓民更揚言,當局若執意把「一帶一路」獎學金提上財委會申請撥款,將拉布到「天昏地暗」,「來到財委會要不拉布,就是我們神經有問題,你想都不用想」。多名議員亦質疑「一帶一路」沿綫國家並非港生升學選擇,人民力量陳志全更要求特首梁振英應先送三名子女到沿綫國家升學,「大家捫心自問,有仔女的會送到『一帶一路』國家讀書,而非英美加澳跟歐洲?」

    建制派議員亦取態保留,教委會主席林大輝質疑當局質然鼓勵學生到陌生的「一帶一路」沿綫國家升學,「難免令人覺得是政職的籌碼」。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建議政府先內部調撥資源推行部分項目,再評估是否申請撥款,「你要『闖關』煩請排最尾啦」。同黨的譚耀宗更勸當局應先尋求商界贊助成立獎學金,不宜堅持申請撥款。

    面對猛烈批評,教育局局長吳克儉重申「一帶一路」獎學金並非零和遊戲,不影響本地生入讀資助學位機會,亦不影響政府投放在本地生的資源,又指早於一三年已開始推動計畫,「與擦鞋是兩碼子的事」,強調雙向的「一帶一路」獎學金能豐富本港人才庫,為港生拓闊前途發展的機會,長遠提升本港競爭力。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2016-06-14 F01 | 教育「一帶一路」獎學金 泛民建制反對硬闖 提交財委會 教局未決定

  • 討論增加一社署助理署長職位加強院舍質素監管


    2016年5月9日福利事務委員會

    討論增加一社署助理署長職位加強院舍質素監管

    張超雄:

    加強規管院舍的原則,沒有人會反對,但今次社署提交的文件中,我看不到具體的政策改變和工作計劃,只是加強現行的巡查云云,是現有的工作。說實在如果單靠巡查是有效話,就不會連年出現如劍橋一般的事件。在未有新計劃和實質法律修訂、加強罰則下,要增加一助理署長職位,和40個人手去擴充院舍牌照部,我不知是增加了長者生活質素,還是增加了新助理署長的生活質素。我要求政府在上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及財委會時,提交更具體的工作計劃,而不是開一個升職位就收工。

  • 「(為TSA)操練係為左大人!」


    立法會會議 2015/11/25 : 盡快取消小學三年級的全港性系統評估 張超雄議員發言

    「(為TSA)操練係為左大人!」當教育局官員對學校進行校評時,會以其TSA的成績作檢討,TSA成績亦作為教育局決定學校會否被殺校、學生派位數字的一個考量。TSA 已不是用來評核學生,而是評核學校、評核老師是否盡責,最後卻將所有壓力及負擔放予學生身上,學生操練是為了滿足大人的需要。

    如果TSA對於普通學生來說,是一種虐待;對SEN學生來說,是一種災難。
    TSA在聽障家長與健聽子女之間在引起矛盾。對於聽障家長,並知悉TSA,而校方則說其是公開考試。聽障家長其後則鞭策健聽子女、讓健聽子女不斷操練去應付此「公開考試」,而令雙方衝突,需要社工作調適。
    「點解(教育制度)要父母為左子女可以有好成績,以致子女可以入到大學,以致子女有好生活、好前途,就從小學一級開始就要係咁迫佢,係咁操練呢?已經夠啦現時的考試制度,仲要整多個TSA?」

  • 福利事務委員會會議2015/11/09 : 按年調整綜合社會保障援助(下稱”綜援”)計劃和公共福利金計劃的社會保障金額,以及有關綜援計劃下租金津貼的事宜


    福利事務委員會會議2015/11/09 : 按年調整綜合社會保障援助(下稱”綜援”)計劃和公共福利金計劃的社會保障金額,以及有關綜援計劃下租金津貼的事宜 發言

    追問標準金額有否計算眼鏡及牙科費用。
    署長則表示標準金額並沒有計眼鏡及牙科費用,權數入面包含什麼開支會以每五年會檢視一次。
    到底眼鏡及牙科費用是否基本需要?如是,綜援的標準金額為何不將其直接計算在內?

第 1 頁,共 18 頁12345...10...最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