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為社會基建的全民退休保障


    星島日報 2016-01-08 A18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高鐵超支200億,造價853億;港珠澳大橋超支54億,造價達359億;第三條跑道,造價1415億。當勞工及褔利局局長張建宗被問及政府為何寧願興建以上「大白象」工程,而不制定全民退休保障時,張建宗直指兩者完全不同,認為基建工程是一次性開支,而退休保障則是持續性的政策。

    可是,張建宗卻忘記了,全民退休保障其實亦是社會投資、社會基建,讓香港長者可以有基本的退休保障。全民退休保障令到香港人有安全感、團結感,有公民的身份,任何一個香港人到年老的時候,就會有社會的支持,無需擔憂自己老年無依。

    事實上,面對退休生活,市民均面對不少風險,包括:1. 長壽風險:長者害怕過於長壽,又擔心會在有生之年耗盡積蓄,因此會盡量節衣縮食,以致晚年生活貧困;2. 市場風險:強積金的投資回報沒有保證,到65歲退休時市況難以預料;3. 經濟風險:面對經濟轉型或衰退,打工仔女會導至失業、收入下降,從而影響儲蓄,這些都超乎個人能力的控制範圍。

    最近,180名學者(包括我),聯署提出全民退休保障的學者方案,建議政府在已預留的500億基金之上,增加500億,作為全民退休障的啟動基金。這對政府而言,與一般基建一樣,同樣是一次性開支。根據推算,學者的方案將能夠持續至2064年,渡過人口老的高峰期。

    林鄭月娥及張建宗罔顧學者的建議,聲稱推行全民退保將導致大幅加稅來恫嚇市民,例如增加利得稅平均4.2個百分點,或增加薪俸稅標準稅8.3個百分點,甚至乎開徵銷售稅的話,便要增加4.5%等等。可是,香港人過往民意的取態卻十分清楚,便是支持全民退休保障。

    根據周基利教授在2014年7月至8月中期間進行了一項有關的民意調查,發現有八成二的受訪者贊成「政府應該實施全民退休保障,並由僱員、僱主及政府共同支付」,而只有一成三的受訪者反對。此外,假如全民退保由一般稅收支付而非勞資官三方供款的話,支持率降至六成三,而反對比率卻大增至超過兩成。

    對退休保障討論有所認識的朋友都會知道,周基利教授向來對全民退保有所保留。故此,由他策劃及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進行的民意調查,我們不用懷疑調查的中立性。這可能解釋了政府為何要無所不用其極地貶稱「全民」為「不論貧富」,以及大幅降低勞動力增長預測,當中更假設到 2064 年,每3名女性有1名維持未婚,比率遠較2014年的約每 7 名女性有 1 名未婚為高!

    從政府處理全民退休保障的議題上,我們可以看到,政府無論是在拋棄周永新研究成果、退休保障當作扶貧、提出八萬元資產審查方案,抑或恫嚇大幅加稅,都展現出政府極不理性,只會不斷重覆「低稅制」、「資源有限」、「破壞競爭力」等空洞修辭,而拒絕認真進入政策的討論,令到三分一的香港長者仍活於貧窮之中。

  • 理性務實推行全民退休保障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

    星島日報 2014-07-11 A18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扶貧委員會委託學者周永新教授研究的退休保障已經完成報告,並且已遞交予政府,估計一至兩星期內公布。周永新教授表示,香港現時的退休保障制度存在很大漏洞,如果單靠強積金,市民退休後不足夠維持生活,建議政府考慮設立「全民老年金」。

    周永新倡議設立「全民老年金」後,立刻引起不少商界人士及經濟學者反對。雖然反對的聲音都是陳腔濫調,但是經過梁振英放棄「取消強積金對沖」的選舉承諾後,很少人仍相信梁振英會敢於違背商界的意願。

    事實勝於雄辯,在全民退休保障一拖再拖下,二○一二年有近三十萬的長者,即三位長者中有一位長者是處於貧窮綫下。此外,現時的長者生活津貼及長者綜援制度均設有入息及資產審查,具有標籤性及行政費用高昂的害處。要就長者貧窮對症下藥,全民老年金實在至為重要。 閱讀更多

  • 長津是否退休保障的出路?


    今年的聖誕特別冷,天文台數度發出霜凍警告,有些地區早晚氣溫降至十度以下,是香港十二年以來最冷的聖誕夜。《南華早報》十二月二十四日的頭版照片,是一名老翁瑟縮在西九的天橋底下露宿,看見此情景,令人心酸。今年的冬季,不知道又有多少老人家凍死。

    為甚麼一個富裕至人均公共儲備全球第二的香港,仍然有三分之一的老人要生活在貧窮之中?為甚麼竟然有很多露宿者或長期居於劏房及籠屋的是老人家?為甚麼在這繁華的都市腳下,仍有不少長者要靠拾紙皮維生?

    香港的長者福利有多好?我們是極少數經濟先進,卻沒有退休保障制度的地區。約一半的綜援個案是長者,若身體出現毛病,不能照顧自己起居生活的長者,往往要申請院舍服務,但資助安老院舍不足,每年只增加數百個宿位。許多長者被逼入住質素參差的私營院舍,去年有五千多名長者在輪候院舍期間過世;公營醫療服務不足,長者輪候專科往往要等數年,電話預約門診十之八九滿額;乘車優惠還是靠民間爭取了近十年,政府諸多藉口推搪,去年才終於落實;如需要領取綜援,還需要子女簽「衰仔紙」;香港唯一談得上全民性的長者福利,就是作為「敬老」一千零九十元的生果金,在這樣的福利制度下,長者活得有尊嚴嗎? 閱讀更多

  • 特惠生果金能否解決養老問題?


    明報
    A35 | 觀點 | By 張超雄 | 2012-10-25

    上屆特首曾蔭權曾經為香港被《時代雜誌》選為三大國際城市「紐倫港」而顯得洋洋得意。香港的繁華夜景的確舉世知名,但在華麗背後,有多少老人被困在劏房及板間房中?有多少老人要靠拾荒維持生活?

    究竟香港人的退休保障應該是一種權利或是福利?政府每年放在老人綜援及生果金逾150 億,加上新增的特惠生果金60 多億,未來每年靠稅收支付的扶助長者現金開支會逾200 億。再加上市民每年強制供款的強積金,每年香港經公共政策放在退休保障的資金將逾500 億。這並不是一個小規模的資金,但能否有效地發揮退休保障的功能?

    雖然香港有多項的保障計劃,但老人貧窮問題揮之不去。強積金實行了12 年,普遍評價是行政費高、回報低、透明度不足,對這一代的老人毫無幫助,對最有需要的弱勢社群更起不了任何保障功能。最大得益者只是作為中介的金融機構,以及省回遣散費的僱主。民間過去近20 年來一直爭取推行全民退休保障,提出具體及經精算的方案。可惜回歸後政府一直拖、避、逃!現在梁振英政府提出的特惠生果金,能否解決上述問題?我們認為要扶貧,最立竿見影的措施就是讓貧窮老人以個人申領綜援,即時讓10 多萬最貧窮的長者得到平均每月4700 多元的援助。可是政府捨本逐末,要硬推特惠生果金,並要擴大資產審查,我們當然反對走回頭路。但政府寸步不讓,有部分學者甚至指摘要求撤銷資產審查的政黨民粹和不道德,我們在此一一回應:
    閱讀更多

  • 退休保障 權利還是福利?


    明報
    P03 | 周日話題 | By 張超雄 | 2012-10-14

    每年美國社會保障局都會寄信給我,告訴我假如今天我達退休年齡,每月可享有一千多美元的退休金,我的配偶將獲得同樣保障。假若我不幸身故,我的遺屬、包括妻子和未成年子女,每月也可享有類似的生活費。又假設我不幸變成傷殘,同樣地,我及家人每月也可以獲發一筆足夠各人維持基本生活的金錢。我年輕時,曾在美國工作逾十年,因此被納入美國的社會保障制度。我的家人,不會因為我的老、病、死而頓時失去經濟依靠。我自己的退休生活,也獲得基本保障。每次收到美國社會保障局的信件,心裏總有一陣莫名的安慰和安全感,深感美國對該國人民的承擔。美國是否福利國家?非也!事實上,在國際經濟合作國家(OECD)之中,美國的福利可算是最保守的了。1996 年從美國回港,我跟隨老師莫泰基教授,與他在香港社會保障學會研究香港貧窮和退休保障。1997 年提出一個經精算的全民退休保障方案,此方案後來成為民間方案的基礎。1998 年加入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的社會保障委員會,其中主要的關注是老人貧窮及退休保障問題。我們邀請了香港大學精算系教授陳小舟,替我們的方案做了五十年的財務推算,證明民間方案在財政上可行。及後,我們將方案交予政府,並曾與中央政策組開會交流,以及籌備一個公開的研討會。

    很可惜,民間的努力並未得到政府正面回應。與中央政策組合辦的研討會無疾而終,七十多個民間團體繼而組成一個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轉眼間,這個爭取運動已十多年,莫教授已退休多年,陳教授亦在退休後不幸過身,不少參與爭取全民退休保障運動的長者,在爭取期間已離世;但在繁華的都市腳下,仍然有很多長者要靠執紙皮維生。請大家睜開眼睛看看,在街頭上負責粗重清潔工作的、在公廁內做清潔的,有多少是白髮蒼蒼的老人?根據社聯的研究,2011 年上半年竟有33.4%長者屬於貧窮住戶,老年貧窮人口達29 萬人。但在我們爭取期間,香港的人均本地總產值卻增加了超過五成!政府的外匯儲備亦增加了四倍,至兩萬三千多億!幾乎等於十年香港特區政府的經常開支!

    香港老人貧窮的問題,已達到可恥地步,任何爭取進入領導位置的政治力量,都不可能迴避這個問題。在競選特首期間,唐英年建議將生果金增加至每月三千元,梁振英也不甘後人,承諾將生果金倍增為「特惠生果金」。現在梁振英當選,當然要履行承諾。但他的建議一出台,立即引起廣泛爭議。因為資產審查制度不但要保留,而且更延伸至七十歲或以上的申請人,一律要申報。我們認為這是走回頭路,與民間推動全民養老金的方向剛好相反,因此堅決反對資產審查。

    長遠令香港破產?

    可是,我們的立場,迅速被打為民粹政客所為、不負責任、把香港的資源派乾派淨,甚至沒有政治道德!政府亦指取消資產審查會令每年「長者生活津貼」的開支由62 億增加至136 億。而且由於人口老化,有學者指出,到2039 年,每年額外開支達262 億元,甚至每名納稅人要為此負擔8700 元!

    讓我一一回應上述的指控。首先,我們認為這個「長者生活津貼」只是一個過渡方案,真正目的是要建立以社會保險方式亦即供款式的全民養老制度。我們從來沒有想像過,這個非驢非馬的四不像方案,會千秋萬代地延伸下去。因為只靠稅收支付的社會保障,往往最不穩定,甚至不能持續。所以我們建議不設資產審查的雙倍生果金,最多只行五年。在五年內,我們應該過渡至一個全民的退休保障制度。把額外支出推算至二、三十年後的天文數字,把我們打造為不負責任的民粹政客,不是有心抹黑,就是完全捉錯用神。

    只幫助有需要長者勿浪費公帑?

    政府重申,此計劃旨在扶貧。把寶貴資源派給沒有需要的長者,是浪費公帑。這一點也得到最多學者認同。沒錯,既然扶貧,當然要審查。但我們不是已有綜援制度去幫助窮人嗎?為什麼要多加一張扶貧網?關鍵就在於目前的綜援制度失效。樂施會研究指出,現在有十八萬長者申領綜援,但同時有十六萬長者雖然符合申領資格卻沒有領取綜援。問題就在於「衰仔紙」及以家庭為單位的申領制度,令這些貧窮長者卻步。要有效地扶貧,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改革上述制度,讓貧窮老人可以以個人身分申領綜援。况且新方案只有2200 元,根本不夠生活,怎樣扶貧?

    針對性總較全民性好?

    嶺南大學經濟學家指出, 「長者生活津貼」不但不公平,因為它對有物業而不用交租的長者傾斜;而且引來道德風險,因為有長者會將資產轉移至其他人以符合申領資格,更大的問題,是資產審查不鼓勵儲蓄,令中低收入長者寧願盡花費積蓄,因為儲蓄的後果,會令自己損失每月兩千多元的收入。此外,審查還有標籤效應,令部分長者感到難堪。審查工作亦會帶來額外不少的行政費,去年社署審批長者綜援和生果金的行政費達四億多元。

    要求撤銷資產審查不道德?

    退休保障制度應該是全民性還是針對性,在學界和社會爭論多年。例如自七十多年前美國實施了全民退休以來,一直仍有此兩派的爭論。上任小布殊當總統時,亦曾嘗試把退休制度私有化。有學者認為全民性的保障制度必然帶領社會走向破產,亦有不少學者指出全民參與的制度才有持續性,互相用道理和數據去爭論。不過卻鮮有攻擊對方不道德。為了打擊政見不同的政黨或學者而採用抹黑或人身攻擊,實有欠風度。

    我亦聽聞過一些經濟學者說,若香港最終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他一定會移民!但我敢保證,他要移民去的國家,一定有全民退休保障!

    始終「長者生活津貼」只是一個未經諮詢的小圈子候選人政綱,為什麼不容許別人反對?我們在退休保障制度上有清楚具體的目的地,梁振英的方案並非我們認為的正路。走了這步回頭路,要推動全民退休保障就更艱難了。用免審查的生果金過渡五年,政府財政上完全負擔得起,長者供獻了一生,讓他們生活得好一點,有何不可?

    文張超雄

  • 反對資產審查=有違政治道德?


    A16 | 每日雜誌 | 一家之言 | By 張超雄 | 2012-10-10
      
    連日來,有關特惠生果金應否設資產審查引起廣泛討論。不但政府上下齊來說項,更有身為扶貧委員會籌委會成員的社福界學者挺身護航,大罵推動特惠生果金免資產審查的政黨趨向民粹,有違政治道德。成敗得失,盡此一鋪。

      究竟誰鼓吹民粹、誰有違政治道德?讀者首先必須明白特惠生果金的政策含義。所謂特惠生果金,簡單來說就是在高齡津貼和長者綜援之間多置一層福利網。在香港,俗稱生果金的高齡津貼幾乎是全民性質,七十歲或以上長者皆可獲得每月一千零九十元的津貼,六十五至六十九歲的長者如要申領則須通過審查。綜援的門檻則很高,單身長者的資產總值不得超過三萬八千元,與家人同住的長者要將全家收入和資產納入計算;獨立生活的長者則要子女簽署所謂的「衰仔紙」。在這樣的政策下,很多長者不願放下尊嚴,唯有依靠生果金過活,但生果金的原意並非生活津貼,故此實際上只夠長者每月購買生果之用。

    爭取五年內過渡至全民退保

      今天,不論是繁華大街還是偏僻陋巷,皆見頭髮花白的長者俯身執拾紙皮,這樣的情景幾已成為香港都市現象。政府說,特惠生果金就是針對這群現有政策照顧不了的長者,他們只須申報資產,符合現時生果金的資產和入息上限,便可獲得二千二百元的生活補助。政府反覆強調任何涉及經常性支出的政策,都必須顧及可持續性,即使設置審查,特惠生果金的受惠人數仍會逾四十萬。不過關卡既設,自然便有長者因各種原因被篩出,審查制度只花心思如何杜絕向富者「濫發」公帑,卻無考慮如何確保所有有需要者皆受保障。

      九十年代以來,民間不斷要求政府推行全民退休保障,換來的卻是強積金這個四不像。今天長者貧窮問題逼在眉睫,梁特首便利用市民對長者的同情,企圖以特惠生果金蒙混過去,博得關注長者的名聲。或許他不能解釋的是,為何世界所有先進地區的長者福利皆不設審查,惟獨香港設限?當內地、日本、台灣等地長者皆受全民退休保障,惟獨港人老來無依?

      民間大力反對特惠生果金設置資產審查,是基於爭取實現全民退保的遠景。目前政府所推的特惠生果金,以稅收作資金來源,長遠根本不能持續。政府表示特惠生果金若不設審查,每年額外開支可達一百三十六億元。筆者必須強調此非我們的原意,我們主張的是以不設審查的特惠生果金,五年內過渡至全民退保制度。全民退保制度由政府、僱主及僱員三方供款,非以稅收作支持,資金來源穩定。相反,目前香港的長者福利制度完全依靠稅收支撐,資助水平受制於經濟條件變化。回歸以來政府便曾兩度大幅削減長者福利,令貧窮長者苦不堪言。當然,推行全民退保意味政府全面改變長者資助模式,政府不願長遠承擔,才會在特惠生果金審查制度問題上寸步不讓。

      市民誤信不設審查的特惠生果金造成資源錯配,這並不奇怪,奇就奇在社福學者竟也盲從附和。社會學有個基本課,就是社會保險,核心概念是風險分擔。在全民退保制度下,富者的供款無可避免較貧者多,但制度可令他們自己受到保障之餘,全民亦可受保,惠及沒有或供款能力較低的殘疾朋友和主婦等,避免風險由個人獨自承擔。而且全民退保是專款專項,政府收入高低不會影響保障水平,遇有財務持續問題也能輕易察覺,能有效確保長者維持基本生活需要。

      今天,長者貧窮問題正挑戰社會道德底綫,但特惠生果金只是新瓶酒,無法長遠解決問題。我們反對資產審查,是要推動全民退休保障制度。政府推出有資產審查的生果金,只會與社會保險愈走愈遠。究竟退休保障是一種基本權利,還是社會救濟?以今天香港的經濟,我們認為是權利。你可以不同意,但請不要說我們不道德!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 強積金變關愛基金?


    《明報》 2011年7月25日

    張超雄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正言匯社社長

    市民對強積金積怨之深,足令政府180度大轉向,預算案建議由注資強積金戶口,一改而成向市民派發現金六千元。政府深知強積金問題多多,近期動作也不少,積金局主席胡紅玉近日便表示,考慮放寬提早取款的限制,讓市民可在一些「恩恤」的情況下,在65歲前取回部分強積金供款。胡紅玉解釋「恩恤」的情況可包括危疾、家庭突變、子女升學、置業、甚至是失業等。她認為提取上限不應超過五成,方案會於年底諮詢公眾。

    閱讀更多

  • 這是蓋棺定論的時候:就強積金與雷鼎鳴商榷


    這是蓋棺定論的時候:就強積金與雷鼎鳴商榷

    《星島日報》一家之言 2011年1月12日
    張超雄 正言匯社社長/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強積金推行已有十年,最近有關討論被炒熱。強積金雖劣跡斑斑,但在輿論大力鞭撻之餘,仍有學者一再否定建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的迫切性,繼續為強積金保駕護航。

    科大經濟學系教授雷鼎鳴於去年12月13日便曾在《信報》發表文章,直指本港不宜實行「隨收隨支」(pay-as-you-go)退保制度,因為西方經驗已證明此路不通。而隨著本港出生率下降及人均預期壽命上升,每名工作人口扶養退休長者的負擔將不斷增加。雷教授認為這種制度對年輕人不公,快將退休者和新移民則是贏家,因他們不須或只須稍稍付出,便能伸手領取福利。他又重提九十年代彭定康的老人金計劃,最終因有包括他在內的78位學者聯署反對而泡湯,而強積金則取而代之。

    閱讀更多

第 1 頁,共 2 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