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包容司長僭建 縱容劏房惡化


    最近,新上任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住宅僭建問題引起滿城風雨,除了屯門的物業涉及僭建外,其南區的物業亦有僭建問題。此外,鄭若驊亦被揭發使用首次置業身分購入南區物業,涉嫌避稅及違反政策原意,節省近六百七十萬元的印花稅。

    全球最難負擔樓價地區

    當政府高官的房屋僭建、避稅的醜聞層出不窮之際,香港的樓價卻是同樣節節向上。據國際公共政策顧問機構Demographia調查,香港連續八年成為全球最難負擔樓價的地區,樓價對入息比率由一六年的十八點一倍進一步惡化至十九點四倍,遠遠拋離第二及三位分別為澳洲雪梨及加拿大溫哥華,兩地分別為十二點九倍和十二點六倍。港人不吃不喝近十九年才能買得起一個住宅單位。

    在高樓價之下,居住劏房的人數亦創出新高。統計處數據顯示,一六年全港有約九萬二千多個劏房單位,有近二十一萬人住在這些劏房,較一五年的數字多出百分之五。數字顯示,有較多兒童和青中年人士居於分間樓宇單位,約兩成為十五歲以下,一成為十五歲至二十五歲,四成為二十五至四十四歲。此外,十七萬名居於分間樓宇單位的十五歲及以上人士中,六成為已婚人士。

    至於居住情況,居於分間樓宇單位的住戶中,人均居所樓面面積中位數為五點三平方米,低於房屋署的公屋住戶人均室內樓面面積最低標準七平方米,亦遠低於公屋人均居住面積平均數十三點二平方米。

    以上都是冷冰冰的數字,背後反映的,卻是無數家庭的悲歌,尤其是四萬個兒童屈居在劏房中,對他們的學業、身心發展都構成不良影響。社區組織協會及兒童權利關注會,聯同香港脊骨神經科醫學院基金會,指出貧窮兒童住屋環境與脊骨健康有莫大關係,因為居住環境、營養的吸收及教育都會影響脊柱健康,會窒礙日後成長。關注團體指出劏房環境狹窄,兒童若長期使用尺寸不合適的桌子、睡牀,或會引發脊柱彎曲等問題。 閱讀更多

  • 街市風波 政府責無旁貸


    香港的貧窮問題嚴重,早不是新鮮事,政府的扶貧策略,以發放津貼以改善收入為主,然而,收入多了,不代表生活改善,還要計算開支,包括租金、食物、交通,收入略升,但開支大增,生活其實苦了。對於開支,政府卻一直懶理,不但無法控制住屋開支,近期市民連買平價餸菜的地方也沒有,街市一個又一個被殺被豪裝,政府至今仍坐視不理。

    屋邨街市 應服務公眾市民

    近日香港掀起街市風波,各區街市豪華裝修、趕走舊度,如天水圍天盛街市、青衣長發街市、沙田隆亨街市、馬鞍山頌安街市;甚至整個被殺,如天水圍天耀街市,黃大仙街市也將面臨關閉。屋邨街市,其設計、興建至落成,本應是為著服務公眾市民,給他們一個購買日常用品的地方,事實上,2009年前,政府有制定《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標準是為每55至65戶家庭設有一個公眾街市檔位,或每10000人設有約40至45個檔位,有關準則雖然未有法定效力,但最少政府部門能以此作指標進行地區規劃,然而,政府在2009年修訂準則,不再提街市規劃,近年政府也有興建公眾街市。

    反之,現時的屋邨街市,自2005年房署變賣公眾資產後,更多是由領匯(領展前身)管理,當時,房委會在出售豁下設施予領匯時,曾發表資料「房屋委員會分拆出售轄下零售和停車場設施的計劃」指出,在推行投資策略時,領匯管理將緊守指引︰「以便利為本的零售物業︰主要為滿足毗鄰屋邨及其他訪客之基本消費需求」、「合資格福利和幼稚園租戶,現時享有優惠或一半市值租金安排,日後可享有這安排」。然而至今,眾所周知,領展是間上市公司,關注的是股東利益、盈業額、公司業務,至於居民需要、社區意見,並不是最重要的考慮;豪華裝修、引入連鎖店、瘋狂加租,並非市民所願,卻不停發生。政府當年犯下大錯,今天豈能街市風波視而不見?

    政府責無旁貸 回購街市 與建街市

    各區街市面臨商戶迫遷及加租,都曾提出反對聲音,然而,由於街市由私人公司管理,一句「自由市場」、「業務考慮」便可將抗議聲音擋住,小商戶被迫投降,市民亦成受害者,只能光顧大企業,食物及日用品開支越來越大。對此,高舉「民生無小事」及「超額完成扶貧工作」的梁振英政府卻仍無動於衷,容讓街市被摧毀、小商戶被遷走、市民被迫買貴餸。

    要解決這糾結多年的問題,並非無計可施。長遠而言,逐步回購領展或個別街市,這方面,其實梁振英在候任時也表示過研究回購的可能性,而回購個別街市,動用資金相對有限,可逐步購回近90個由領展管理的街市。另一方面,是在各區積極興建公眾街市,以及維修或推廣一些空置率較高的公眾街市,提供低廉租金鋪位給商戶,在較低成本下提供廉價商品;此外,政府也要盡快推動小販及墟市政策,在各區為市民提供更多廉價選擇,也可增加基層就業機會。
    改善民生,非不能也,實不為也。財政司今年派糖三百多億,而且大部份給中上階層,何不集中資源,長遠處理民生問題呢?

  • 工廈劏房居民何去何去?


    星島日報 2015-04-25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工廈劏房居民何去何去?

    審計署於本星期公布《第六十四號報告書》,指出屋宇署自二○一一年至今進行七次大規模巡查行動,目標涉及千幢樓宇、三萬多個單位,發現當中二至三成單位屬劏房單位,情況非常嚴重!事實上,梁振英上任特首之來,香港住屋問題不斷惡化,樓價、租金、公屋輪候個案屢創新高,近期「廁所劏房」等惡劣環境引起公眾嘩然,也有愈來愈多住戶被逼蝸居於由工廈改建的劏房單位。基層住屋問題嚴峻,政府不但未有大幅增建公屋,反之繼續賣地建豪宅,最近更在欠缺安置政策的情況下加強取締工廈劏房,令不少基層家庭受苦。

      近年傳媒廣泛報道工廈劏房問題,發現屯門、荃灣、大角嘴等工廈集中地都有大量劏房出租,居民大多為基層市民,由於租金狂升,收入遠遠落後,被逼入住違法改建的工廈單位,有團體估計全港涉及過萬家庭。政府應對的方法就是清拆,梁振英於今年《施政報告》再次強調取締工廈劏房,表示屋宇署會繼續全面取締,不過住客被逼遷後能往哪裏去,政府並不關心。

    律租客以嚴 待業主以寬

      租客被逼遷後,大多只會再租住另一家劏房,政府所謂的安置選擇,主要是屯門寶田的臨時收容中心,而房委會的中轉屋,一般需要先入住臨時收容中心一段時間,證明無家可歸,才能入住。不過,臨時收容中心地點偏遠,環境惡劣,情況如露宿者之家,大部分居民不會選擇入住,真正入住中轉屋的工廈劏房居民少之又少,一般只能申請關愛基金的搬遷津貼,要合乎入息限額,大多也無力支付新居的上期、佣金、租金等費用。

    有關安置政策,梁振英於問答大會再次表示,安置會變相鼓勵更多人入住工廈劏房。不過,真正鼓勵工廈劏房的,卻是政府自己。政府資料顯示,屋宇署約於三年前開始進行大規模取締工廈劏房行動,至今出七十二張清拆命令及中止更改用途命令,對未有遵從者提出刑事檢控,惟每項控罪罰款最多二萬元,比業主一個月收取的租金更低,毫無阻嚇作用。審計署《報告》亦指出,屋宇署巡查出現延誤、未有妥善處理清拆令等問題,而傳媒亦有報道不少以營運劏房致富的業主,至今租金收入仍然豐厚,政府卻不打擊,只是一味將租客驅趕,實在是「律租客以嚴,待業主以寬」。
    清拆之外 多管齊下

      面對工廈劏房問題,長遠而言,政府必須重新修訂未來十年建屋目標,減少賣地建豪宅,增建公屋。中短期而言,政府並非無計可施,一方面可加強對劏房業主的懲罰,不應只是等待租客入住後才清拆逼遷,而是減少業主以劏房獲利的誘因,尤其於工廠大廈分間單位,加強刑事檢控;另一方面,亦可運用面積較小的市區用地興建過渡性的中轉房屋,由志願團體營運,提供短期安置,例如現時長沙灣的曦華樓,正是九十年代因實施《牀位寓所條例》取締籠屋而興建的宿舍,最近市建局更被「踢爆」於市區有大量單位「有屋無人住」,政府應急市民所急,參考當年安置籠屋居民的經驗,多給市民安身之所。至於其他房屋政策,如重訂租金管制、恢復租住權保障、設立空置稅、房產稅等,都不用等待覓地起屋亦能紓緩房屋問題,梁振英卻一概不理,所謂「重中之重」,不過只是語言偽術罷。

    張超雄工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

  • 梁政府「容讓」房屋問題惡化


    星島日報 2014-08-22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讓每個全民安居樂業,是每個政府的基本責任。以房屋政策為「重中之重」的梁振英政府,卻容讓市民跌落住屋困境,而且每下愈放,買屋無能、租屋無奈、輪屋無期。所謂「容讓」,是因為政府並非無可作為,而是可以通過施政以改善現況,可惜,近期樓價、租金、公屋輪候的各大指標屢破紀錄,顯示香港市民水深火熱的住屋情況,更凸顯梁振英政府施政的無力。

    樓價第一高 拋離全球

      社會上有很多排名,如考試全班「第一」,運動比賽得「第一」,香港也有不少「第一」,如香港政府經常引以為傲的經濟自由,今年已連續第二十年獲傳統基金會,評選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對於這個世界「第一」,政府發稿發表歡迎。可是,其實「第一」未必值得驕傲,例如香港的堅尼系數高達零點五三七,貧富懸殊是全球發達地區中的「第一」,顧問公司 Demographia早前就房價調查全球近三百六十個城市,指香港已經連續四年成為房價最高的城市,全球「第一」,這個「第一」更是遠遠拋離其他城市,以房價中位數除以月入中位數計算,五點一或以上表示房價處於「極度無法負擔(severely unaffordable)」程度,香港的結果是十四點九,遠遠拋離第二的溫哥華(十點三)。最近,中大在公布香港生活質素調查時,亦指出港人要不吃不喝十四年,才能買到一個九龍區四百呎單位。樓價之高,難以置業,嚴重打擊港人結婚及生育意欲,要建立家庭絕不容易,更遑論安居。

      不少港人已對置業絕望,眼見單位動輒三、四百萬,即使能勉強動用全部身家給予一成首期,也擔心不知道何時加息後自己能否繼續承擔供款。剩下的選擇,便只有租住私人房屋,可是,根據差餉物業估價署資料,私人住宅租金指數由○九年六月的九十八點六,升至一四年六月的一百五十六點九,五年間升幅近六成,即五年前,你可以用四千元租一個單位,但現在已經要六千四百元,租金之高早已超越九七年高峰,為最少三十年以來新高(差估署網上資料至一九八○年),付不起租金,則唯有降低生活質素,被逼愈住愈細,更隨時被逼遷趕走,搬遷時再「唔見一籮穀」。基層市民,捱不起租金,便希望盡快申請公屋單位,然而,近期議員辦事處收到愈來愈多公屋輪候求助,動輒輪候四、五年仍未配屋,同時更被逼遷加租,苦不堪言。事實上,輪候冊個案在今年六月已達二十五點五八萬個,估計超過四十五萬人輪候,再創最少三十年以來新高,由於政府未來只會每年興建近二萬公屋,但近年每年新申請個案卻逾六萬,輪候個案預期有增無減。

    以此作擋箭牌硬推發展

      面對房屋問題,政府的論調是增加供應,然後再將供應不足的責任,推到議員及市民阻礙土地及房屋發展,嘗試以房屋問題作擋箭牌,硬推程序及內容皆不公義的發展計畫,如新界東北。的確,增加供應是解決房屋問題的方法之一,但不是全部,事實上,多年來香港房屋的核心問題在於政府容讓炒賣囤積,更是助長地產商壟斷房屋市場,梁振英由競選至今所說的「住得更寬敞些」、「協助有經濟能力的中產市民自置居所」、「縮短非長者一人申請者的輪候時間」云云,無法兌現,全成泡影。梁振英政府不但沒有大幅增建公屋,更繼續容讓「珍貴」的土地資源留給富豪興建豪宅、打高爾夫球、作私人會所、甚至空置種草,政府以供應土地及房屋需時為理,將房屋問題拖下去,事實上政府卻並非無計可施,例如增設土地囤積稅、房產物業稅等,可增加囤積土地及空置房屋的成本;又如重訂租金管制及租住權保障,可避免基層住戶被瘋狂加租及逼遷;又如要求市建局撥出土地增建公屋,可縮短輪候公屋時間等。如此坐以待斃,容讓房屋問題惡化,房策何來是「重中之重」?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 殘疾人士的住屋困境

    殘疾人士住屋

    星島日報 2014-05-09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殘疾人士的住屋困境

    住劏房慘,殘疾人士住劏房,更慘。

    劏房環境惡劣、租金昂貴、危機四伏,基層的住屋情況相當惡劣,而殘疾人士居於劏房的情況更是令人悲痛。最近,我探訪一位居於土瓜灣的聽障女士,與七歲侄子同住一間數十呎的板間房,問及有否申請公屋,她便傷心痛哭,通過手語翻譯,表示她沒有監護權,只能以單身申請,已有五年卻未有回音。聽障不但令她難與鄰居溝通,不時發生衝突,更曾試過在住所發生火警時因聽不到警鐘,鄰居拍門也不知,險被燒死,幸有侄兒提醒逃生。 閱讀更多

  • 香港劏房小孩的哀歌


    星島日報  2013-11-14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香港劏房小孩的哀歌

    每個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子女有一個安全舒適的居所,有足夠的空間做功課、睡覺、玩遊戲。事實上,住在適切的居所,是兒童的基本人權,政府理應盡力維護,《兒童權利公約》第二十七條第三節指出︰「締約國按照本國條件並在其能力範圍內,應採取適當措施幫助父母或其他負責照顧兒童的人實現此項權利,並在需要時提供物質援助和資助方案,特別是在營養、衣着和住房方面」,《公約》特別強調住房對於兒童的重要性,可惜,現時香港仍有不少基層兒童居住在環境欠佳的住所。

    逾萬小孩蝸居

    香港劏房問題嚴重,不少兒童被逼蝸居其中。根據特區政府委託香港大學政策廿一的《香港-分間樓宇單位的調查》,居住在分間樓宇單位(俗稱「劏房」)估算人數有十七萬一千三百人,其中百分之十二點一是年齡介乎零至十四歲的兒童,即有超過二萬個兒童仍要蝸居劏房。事實上,政策廿一的研究範圍並未包括二十五年樓齡以下樓宇、工廠大廈、村屋、寮屋等劏房,民間團體的劏房統計數字,更高出政策廿一的逾三倍,因此,居住在劏房的兒童數目遠超二萬。

    劏房調查亦顯示,三人或以上的家庭(一般有兒童的家庭),人均居住面積少於五十方呎,兒童莫說要求遊戲空間,甚至連開書枱做功課的空間也沒有,有些居住在板間房的兒童,只能在牀上弓起身子做功課,嚴重影響發育,更甚者,有小孩被木蝨咬至全身痛癢不堪,徹夜難眠。我曾探訪過一個低收入家庭,孩子被木蝨咬得雙手通紅,學校竟然不准小朋友返學!亦有年輕一點的,寧願放學在街上到處逛也不願回家逼在板房。今年七月,小童群益會訪問過百個住在不適合居所的兒童,當中近三成認為在家中做家課和溫習時地方不足,以及有五成四受訪者認為在家中玩樂時地方不足,有近兩成因此情緒受到影響。

    另一方面,劏房危機處處,社聯今年九月公布的《私樓低收入住戶的房屋市場處境研究》,八百多位受訪者當中,近半表示有天花或牆身漏水或剝落的問題,牆身有裂縫、水渠漏水等,劏房在風(通風不足)、火(走火通道問題)、水(廁所倒灌)、電(電力負荷過大)各方面的問題早已為人詬病,現實中,兒童比成人更沒有意識避免意外發生,孩子實在不應再生活在危機四伏的劏房中。可惜,有兒童的基層家庭選擇並不多,調查中受訪者認為他們租屋被拒的原因,第一位竟是「有年幼子女」,佔百分之四十二點七,顯示這些有兒童的基層住戶,在尋找住屋比一般住戶更加困難。

    長策無助上樓

    要改善基層兒童的居住環境,最重要就是增建公屋,讓兒童盡快上樓,可惜,政府剛於九月公布的《長遠房屋策略諮詢文件》,內容有談及社會上特定群組住屋需要,包括長者、單身人士、年輕人等,卻隻字沒有提及兒童。長策會提及的四十七萬建屋目標,以現時的六比四公私比例,未來十年公屋興建量只有約二十三萬,正與現時輪候個案數目一樣,但近兩年,公屋新申請個案每年約有六萬(一般家庭及非長者單位各半),可預見,這些劏房小孩上樓時間只會愈來愈長。政府的高官們,你們願意你們的孩子要在劏房中成長嗎?若不盡快提高公屋建屋目標,相信十年後,我們仍要看見孩子們繼續蝸居劏房。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 新移民太多令房屋土地不足?


    星島日報 2013-09-12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較早前我因為退出由譚凱邦和范國威發起的「換特首、抗融合」聲明而引起小風波。我同意聲明的部分內容,但對於聲明把香港的房屋問題歸咎於新移民,指他們的數目太多,並要以「源頭減人」的方式針對房屋問題的核心,我實在不能同意。消息傳出後引起一些網上討論,不少活躍於社運的朋友互相批評,對於新移民與目前香港面對的困境的關係,各有不同分析。

    最近政府發表長遠房屋策略諮詢文件,表示未來十年房屋需要達四十七萬單位;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網誌撰文表示土地供應不足,面對大量房屋需要下,要考慮發展郊野公園,進一步引起土地資源不足而要限制新移民人口的爭議。

    特首上任前後說法有異

      首先,香港的土地是否不足?梁振英作為產業測量師,一早提供了專業答案:他在競選政綱中指出:「香港並不缺乏土地,只缺乏長遠規劃」。他還說明:「香港的土地利用率偏低。目前所有公私營住宅只佔全港百分之六點九的土地,商業用地佔百分之零點四,工業用地佔百分之二點三,農業用地佔百分之六點一,市區及郊野公園以外,全港仍有大量未開發土地。」究竟是甚麼土地?他再具體說明:應「盡快檢討政府的中、短期規劃。考慮將空置的政府用地、廢棄的政府建築、短期租約用地、鄉郊和工業用地,在基建配套許可下,更改土地用途,興建房屋……」。究竟香港是否缺乏土地興建房屋,還是梁振英上任後沒有盡力開發土地?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