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體驗老後「共居」


    近年,香港社會開始流行「共居」。不知道以下的共居條件又會否吸引到你入住:月租八千元,居住面積約六點五平方米,室友數十人不等,需要共用浴室,早午晚三餐全包。也許以上的條件一點也算不上優厚,但事實上香港正有超過七萬名長者生活在類似條件的共居空間——安老院舍。同一空間內,數十名的長者共同生活,牀與牀之間只用木板或者拉簾將其分隔。一張三呎單人牀,一個小小的牀頭櫃,往往已經是一位長者所擁有的所有私人空間。

    人均面積標準不合時宜

    現時安老院舍條例訂明,院舍的最低人均面積為六點五平方米,這個擁有二十年歷史的標準時至今日還合理嗎?我們參照現時公屋的人均居住面積平均數為十三點二平方米,而高度設防監獄則為七平方米。通過比較,方能知道院舍人均面積六點五平方米標準實屬偏低﹗值得注意的是,六點五平方米這個標準並非單單指長者的寢室空間,而是同時包括了寢室以及其他共享空間。由於法例中沒有具體列明對房間牀位及非牀位、共用空間、洗手間等各項面積的要求及分布,因此實際情況中,有院舍雖然符合法例人均面積的要求,但房間面積竟然小得不能讓輪椅進出﹗再者,由於法例沒有訂明各空間的人均面積,加上對空間用途的設定較為簡陋,導致部分院舍欠缺了康復治療室或活動室等不可或缺的空間,令長者的生活質素大打折扣。

    近月,社會福利署下的檢視院舍實務守則及法例工作小組正就人均面積修訂進行討論。我與邵家臻議員、劉小麗,聯同多位照顧服務相關的專業人員,包括護士、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等等,就提升院舍人均面積標準提出「八加八方案」。方案建議大幅提升人均面積標準,寢室以及住客共用空間應各八平方米,換言之,總人均面積為十六平方米。寢室作為最基本及最主要的院舍生活空間,必須要預留充夠空間讓長者使用輪椅、助行器等輔助器材進出移動。而寢室以外的住客共用空間,包括多用途室、休息室、進餐間、活動或團體活動室等,其人均面積亦不應少於八平方米。 閱讀更多

  • 包容司長僭建 縱容劏房惡化


    最近,新上任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住宅僭建問題引起滿城風雨,除了屯門的物業涉及僭建外,其南區的物業亦有僭建問題。此外,鄭若驊亦被揭發使用首次置業身分購入南區物業,涉嫌避稅及違反政策原意,節省近六百七十萬元的印花稅。

    全球最難負擔樓價地區

    當政府高官的房屋僭建、避稅的醜聞層出不窮之際,香港的樓價卻是同樣節節向上。據國際公共政策顧問機構Demographia調查,香港連續八年成為全球最難負擔樓價的地區,樓價對入息比率由一六年的十八點一倍進一步惡化至十九點四倍,遠遠拋離第二及三位分別為澳洲雪梨及加拿大溫哥華,兩地分別為十二點九倍和十二點六倍。港人不吃不喝近十九年才能買得起一個住宅單位。

    在高樓價之下,居住劏房的人數亦創出新高。統計處數據顯示,一六年全港有約九萬二千多個劏房單位,有近二十一萬人住在這些劏房,較一五年的數字多出百分之五。數字顯示,有較多兒童和青中年人士居於分間樓宇單位,約兩成為十五歲以下,一成為十五歲至二十五歲,四成為二十五至四十四歲。此外,十七萬名居於分間樓宇單位的十五歲及以上人士中,六成為已婚人士。

    至於居住情況,居於分間樓宇單位的住戶中,人均居所樓面面積中位數為五點三平方米,低於房屋署的公屋住戶人均室內樓面面積最低標準七平方米,亦遠低於公屋人均居住面積平均數十三點二平方米。

    以上都是冷冰冰的數字,背後反映的,卻是無數家庭的悲歌,尤其是四萬個兒童屈居在劏房中,對他們的學業、身心發展都構成不良影響。社區組織協會及兒童權利關注會,聯同香港脊骨神經科醫學院基金會,指出貧窮兒童住屋環境與脊骨健康有莫大關係,因為居住環境、營養的吸收及教育都會影響脊柱健康,會窒礙日後成長。關注團體指出劏房環境狹窄,兒童若長期使用尺寸不合適的桌子、睡牀,或會引發脊柱彎曲等問題。 閱讀更多

  • 殘疾人權才是政策規劃的「大道理」


    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於剛過去的星期一(一月八日)舉行了一次公聽會,討論關於《香港康復計畫方案》檢討諮詢的相關事宜,標誌着已經拖延數年的諮詢工作快將展開。公眾對於《方案》未必有深入認識,然而,當中「康復」一詞已經令人知道政府對殘疾人士政策的落後思維。對上一次《方案》的檢討工作距今已經超過十年,亦都是中國政府簽署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後的第一次殘疾人士政策規劃方案,隨着公約的落實,以及社會對殘疾人士需要的意識有所提升,我們對於相關政策規劃的理念、方向和內容都抱有更高的期望。

    拒以「康復」和「福利」作政策主導

    通過《方案》作殘疾人士政策作規劃的方式可以追溯至七十年代,當中得出的規劃文件都配以「口號式」的主題,但缺乏前瞻性的理念,未能帶領不同政策議題達到一致的目的和願景,發展進度未能配合社會及人口變遷。但是,《方案》一直以「康復」為本位,政策制定者期望通過政策及服務等,以「康復」的概念,提升殘疾人士的自我能力,好讓他們融入社會。 閱讀更多

  • 院舍事故頻 政府宜檢視政策


    星期二凌晨(十九日),有護老院發生謀殺案。一名七十八歲男院友襲擊一名九十三歲同房院友。連同今次案件,本港過去五年內已發四宗護老院舍謀殺案。回望過去所發生的院舍事故,最觸動社會反應的多是職員施以虐待或院舍管理不當。然而,當護老院院友之間發生衝突或襲擊的事件時,社會卻是沉默應對。這些事件雖看來是院友間的衝突,然而潛藏着政府就院舍政策的失當。

    院舍空間窄小易生摩擦

    美國醫生學者Mark S. Lachs在一三年曾就長期護理照顧中出現的虐老問題進行研究,分析指出護老院裏院友與院友之間產生的實際傷害為最高。研究對象中有二成二會作出言語性傷害(包括尖叫或咒罵別人),有百分之十六點一會出現肢體衝突(包括打或踢)。研究認為,院舍職員的工作量多及院友的社交活動小,甚至不能外出,都是令院友間容易產生摩擦和襲擊的成因。而在香港,院舍空間窄小,最低人均面積僅為六點五平方米,不少院舍出現「牀貼牀」的情況。院舍空間會間接影響院友的社交和情緒。近月,永別劍橋康橋工作小組、邵家臻議員和我就院舍的人均面積進行探討,建議以寢室方面,人均面積最低為八平方米,而各種空間亦提出不同的指標。院舍的空間規劃不但是保持生活質素的基本條件,也是保障住院長者自主和尊嚴的基本生活權利。 閱讀更多

  • 製造就業貧窮的政府外判


    扶貧委員會最近公布香港貧窮人口創新高,其中就業人口在政策介入後仍有百分之八屬於貧窮,相信大部分為散工和拿最低工資的基層員工。目前領最低工資的僱員只佔就業人口的百分之一點八、約七萬人。我們有理由相信,其中超過一半為政府的外判工人。換句話說,其實是政府在製造就業貧窮!問題的根源,就是目前極不合理的招標制度。

    招標制度 重價錢

    目前政府部門的採購服務如涉及僱用大量非技術員工,大多會採用評分制度去審批標書。三大外判員工部門(房屋署、食環署及康文署,合共近五萬五千名員工)的評分比重,是三成技術,七成價格。這樣的評分準則,無疑是鼓勵入標者無所不用其極地壓低成本。然而,這些合約最大的成本就是員工的薪酬待遇,導致大多數的工友只領取最低工資。政府曾表示三成的技術評分是包括工友的工資及工時,而且各部門是必須考慮這兩方面。但是各部門的評分指引中,工資佔總評分只有百分之二至三,這根本沒有誘因令承辦商去改善工友待遇。據一二年有關政府外判服務的調查,有百分之八十的合約都是給予最低的及格投標者,說明了現時的外判是「價低者得」。 閱讀更多

  • 濫用私刑非良方 關注少年犯被虐


      電影《同囚》上映,少年犯人權與待遇問題令人關注。及後,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就「感化院舍及懲教所內的兒童權利」召開會議,有「過來人」現身說法,講述少年犯在獄中的待遇,情況令人側目。事件經過發酵後,有傳媒訪問五十名少年犯及已退休或已離職的懲教人員,均證實獄中有虐待事件發生,其中更有涉及疑似使用酷刑對待少年犯,可惜,懲教署至今仍未就事件有具建設性的回應。

      根據退休或已離職的懲教人員所描述,獄中虐待並非單一事件。一些前懲教職員指,虐待犯人為署方根深柢固的文化,若只按法例、正常途徑及不行私刑來管理犯人,他們只會被高層視為懦弱的「怕事者」,不會獲器重。有懲教職員更去信傳媒,直指署內「鷹派」當道,僅「鷹派」可升職。

      其中,署方更有流傳「打人方程式」,每當對犯人執行私刑時,便把犯人帶到無閉路電視的地方,然後懲教員便拳打腳踢,甚至出動胡椒噴霧等,再按內部警鐘通報增援,把過程解釋為犯人情緒失控,叫囂、擲物、「撼頭埋牆」等,「職員用最低武力制服」,以此標準答案開脫「打犯」責任。 閱讀更多

  • 設立200億「蒲公英藥物基金」 解決「有藥無錢醫」的悲歌


    文: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

    政府一直宣稱,沒有市民會因為經濟困難,而得不到適切的醫療照顧。但現實卻相反,每天都發生「有藥無錢醫」的悲劇。

    醫院管理局的藥物名冊制度原意為統一公立醫院和診所的藥物政策和用藥,確保病人可獲處方具「成本效益」、且經過驗證安全和有效的藥物。可惜現實中,醫管局在名冊上設有種種行政限制,令系統變成「成本凌駕效益」。香港引進新藥的速度,較英國及法國分別慢三及四倍。患有癌症、罕有病的病人,不但因病失去生活質素及尊嚴,更有不少人因經濟困難,或因「安全網」(即撒瑪利亞基金及關愛基金的入息及資產審查制度)的荒謬,造成有藥無錢醫,只能無奈等死。

    藥物開支嚴重不足

    2015/16年度醫管局數據顯示,藥物成本為57.1億元,佔總開支一成。即使計及衛生署藥物費用的2.8億(截至2016年2月底為止)。2015-16年度公共藥物開支只有約為60.1億,佔公共衛生開支10.7%,及佔本地生產總值的0.25%,遠低於其他先進國家。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公共藥物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OECD29 public expenditure on pharmaceuticals as a share of GDP)平均為0.8%,加拿大及美國為0.6%,南韓及日本分別為0.8%及1.5% 。(2013年數字)
    閱讀更多

  • 香港的「下流老人」


    近年,日本和台灣均面對人口老化,社會出現一個新辭:「下流老人」。「下流老人」源於日本學者藤田孝典在二零一五年出版的《下流老人:總計一億人老後崩壞的衝擊》,書中探討了老後貧窮引發的各種社會問題。

    什麼是「下流老人」?「下流老人」的「流」字在日文中有「階層」的意思,從社會學角度而言,就是老後階層向下流動。換言之,就是日漸趨向貧窮化的老人。藤田孝典提出「所有人都可能變成下流老人」,即使我們現在擁有穩定有收入,甚至是中產階層,同時亦有計劃地儲蓄為晚年生活作好打算,我們的未來仍將又老又窮又孤獨。當我們面對退休保障制度的不足、接受長期照顧服務的條件日漸提高、長期照顧服務缺乏人力資源、醫療系統不勝負荷等問題,一旦遇上預期之外的疾病而要面對龐大的醫療及照顧開支時,最後便會墮入貧窮和孤獨的夾縫之中。 閱讀更多

第 1 頁,共 38 頁12345...102030...最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