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一天空下的夢想


    《星島日報》10/12/2008

    這一年來,少了教院事件一類干預學術自由的風波,高等教育界卻一點也不平靜。大專院校各自頭腦發熱,忙於為三三四新學制做好準備。不過,對絕大部分殘疾學童而言,大學「三改四」後更形豐富的學習體驗,似乎與他們毫不相干,因為能夠升讀大學的殘疾人士,可說是屈指可數,更遑論畢業後能踏上事業坦途,一圓自己的夢想。

    殘疾童佔大學資助學額1%

    事實上,能在本港升讀大學的殘疾學童,每年就只有區區的百多人,僅佔全部四萬三千五百個大學資助學額的約百分之一,這個數字無論與哪個發達地區相比,均相距甚遠。以加拿大安大略省為例,這個數字便達到百分之八點九(OECD,2003)。究竟這些學童離校後可以往哪裏去?為何外國的殘疾學童可以擺脫千篇一律的升學或培訓模式,本港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卻只能在局限中作出無奈的抉擇? 閱讀更多

  • 我和你的一切,不言而喻


    《明報》02/12/2008

    世紀. 給女兒的信

    文╱ 張超雄

    編按:前立法會社福界議員張超雄有一個嚴重弱智的女兒,盈盈。今次他將定期為世紀版撰寫「給女兒的信」系列,與盈盈對話。

    盈盈:

    從沒想過會用這種方法和你溝通,因為我和你的一切,都是不言而喻,無聲勝有聲。但寫這封信,讓我更加珍惜和你相處的日子。回望過去,更覺現在的一切得來不易,因為沒人能夠保證將來會是怎樣。

    這樣的心情,相信每一個殘障孩子的父母親也能理解。孩子不論傷健,始終都是父母眼中的寶貝。

    若你問我有沒有一刻嫌棄你那嚴重弱智的身軀,是的,18 年前你來到世上,我和你媽媽也曾經反覆地問自己,上天為何賜予我一個這樣的女兒?選中的為何偏偏是我?像這樣的問題,當然是永遠沒能找到答案。

    無論怎樣,日子總得要過。我們很快便從茫然中走過來,開始憂心如何照料常常出入醫院的你,亦同時嘗試打開心窗,認真看看自己的女兒。縱然你從不能跟我說上一句簡單話,以言語表達簡單的情感,但你的那雙大眼,一直以來就是我們最好的溝通橋樑。微妙而深刻的眼神交流,勝過別人的千言萬語,讓我感到彼此的親近和默契。

    自小你便喜歡看電視。雖然我們永遠無法得知你能看懂的節目會是多少,我卻敢說你是最有要求、也最忠實的觀眾。遇上喜歡的節目,可以一看再看,家裏數以百計的錄影帶和VCD╱DVD,也是為你而設;但只要是不喜歡的,你連一秒也不能忍耐,懶理誰在看得津津樂道。為了表達不滿,要麼使勁地拍打自己頭顱,要麼在別人的臂膀上的咬牙切齒,家人都給你弄得遍體鱗傷。

    我最知道你的心意,多能替你選中合心的影碟,但總有時候即使千挑萬選,也找不上你心儀的,令你感到不快樂。你不快樂,我會讓你盡情發怒;你有要求,我會讓你盡量表達,為的只是讓不能言語的你,也像普通人一樣,有選擇的權利。 閱讀更多

  • 金融海嘯下的「小諗頭」


    《星島日報》12/11/2008

    美國次按風暴引發信貸緊縮危機,環球股市連月暴跌不止。各國政府紛紛出手救市,除了購買金融機構不良資產,又向銀行直接注資,歐美央行更入市穩定匯價。世界金融體制在危機面前不堪一擊,讓人認識到市場原教旨主義已成明日黃花,將步進歷史。

    在全球化的今天,金融海嘯帶來的震盪,遠比上世紀三十年代來得猛烈。作為全球化典範的香港首當其衝,在還未真的成為世界金融中心前,先要上一堂代價高昂的課,而且代價將會是曠日持久。 閱讀更多

  • 增加生果金捉錯用神


    《明報》22/10/2008

    生果金水平的爭議,由年初延續至立法會選戰,直至近日施政報告,特首終於有個說法。為回應各政黨建議的生果金水平,特首宣告擬將生果金由每月625 至700 元,劃一調升至1000 元。這個做法本來能讓政黨「加分」,偏偏特首卻要加上一個資產審查機制。政黨為爭取增加生果金不遺餘力,卻令特首借勢將生果金變相推翻,愛你變成害你,政黨無不群起攻之。

    最近環球經濟急速轉壞,直接衝擊很多清貧長者的基本生活。當「紙皮沒價」的年代徐徐降臨,拾荒的利錢加上生果金,再也不能維生。現在生果金再要多加一度鎖閘,政府咄咄逼人,無異將清貧長者趕盡殺絕。

    仰賴生果金維生的長者究竟有多少?這個數字或許不好計算,但長者領取綜援和生果金的數字,加起來便達長者人口約九成,當中兩成多領取綜援,另外六成多領取生果金。有數據同時顯示,三成多長者正處於貧窮狀態。由此推斷,未有領取綜援而僅靠生果金餬口的長者約佔一成,人數多達8 至10 萬。

    審查機制「篩走」有真正需要長者本來增加生果金並無不可,亦是必需之舉,問題只是要協助清貧長者,重點不應是調整生果金,而是徹底檢討綜援制度的不足。目前長者佔整體綜援個案超過一半,但要申領綜援並非易事,很多長者因為種種原因,並不符合資格。不要說長者綜援的資產限額甚為嚴苛,長者若與家人同住,政府假定家人必定支援長者生活,於是要申領綜援,便需全家一起申請,否則即使家人沒有供養亦無法申領,除非子女願意簽署俗稱「衰仔紙」的不供養父母證明書,令長者陷於尷尬的境地。這種以家庭為單位的社會援助制度,環顧外國絕無僅有。

    但綜援的「創舉」,加上其負面標籤,已令無數清貧長者卻步,選擇只以生果金維生。一旦落實生果金審查機制,制度縱然如何寬鬆,總難避免部分被「篩走」的長者,其實是有真正需要。特首要將生果金這道保障長者最後的安全網一手摧毁,日後這些長者可能再無退路。 閱讀更多

  • 最低工資對殘疾人士有另一標準?


    《明報》08/10/2008

    10 月特首發表施政報告,預料工資保障運動將正式壽終正寢。不過,在部分商會和勞顧會資方代表已表態支持跨行業最低工資的同時,一些商界人士和擁抱新自由主義的經濟學者仍然認為,最低工資破壞市場供求,導致人手緊縮、資金撤走和經濟衰退。對殘疾人士就業「忽然」關注的他們更強調,僱主不願以最低工資支付殘疾人士薪酬,最終只會令他們被市場淘汰。

    雖然我認為部分人祭出殘疾人士的關注只為轉移視線和製造分化,但不良的意圖不代表當中無理可依。事實上,特別是在沒有殘疾就業配額的香港,大部分有工作能力的殘疾人士為換取僅有的工作機會,均願意接受極低的工錢。他們的月薪很多只有千多元,在庇護工場工作的一般更不逾千元。目前聘用較多殘疾僱員的為一些非政府機構,其餘的則受聘於庇護工場、社會企業,或接受輔助就業服務。這些機構帶着傷健共融的社會使命,為殘疾人士提供較「友善」的工作環境;而殘疾人士較低的薪酬,則令機構在競投合約時更具競爭力,同時為殘疾人士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有謂「一個願打,一個願捱」,機構和殘疾人士各取所需,低薪可說是建基於一種「互利」關係。

    最低工資的立法,反而可能削弱機構的競爭力,直接衝擊殘疾人士的就業機會。 閱讀更多

  • 我有話,向社民連說


    《明報》17/09/2008

    編按:公民黨張超雄首次由功能組別轉至直選,遭到同為「泛民」陣營的社會民主連線「攻擊」——除了嚷着「別內訌」,民主政黨光譜裏的容與不容透現出什麼根本問題,及解決之可能?立法會選舉落幕,世紀版特邀當中幾位將走入、或步出議會的「當事人」撰文抒感;今天,落敗的「鬍鬚俠」張超雄,對於社民連,有話要說。

    文╱ 張超雄

    四年一度的立法會選舉終

    於塵埃落定,苦心經營選舉工程數月的我最終未能重返議事堂, 心裏難免感到失望。但既然民主選舉是一場淘汰賽,有贏就必會有輸,我亦不打算要辯解什麼。不過作為一位曾經親歷其境的社會學者,對於選舉過程中出現的不公義事,我還是有些話要說。

    有人說今次我的失敗,很大程度上源自社民連對公民黨的攻擊。固然,對於對方不顧道義地向同是泛民黨派的我們宣戰,我是十分不滿的,但令我更為憤怒的卻是他們的所謂「有理指控」,根本全是誤導信息和偽邏輯。選民若是毫不保留地相信該些道理,最終便會墮入思考的縫隙,繼而發展出不理性的政治理念。

    跳入臭河的理由

    例如社民連說公民黨反對功能組別選舉卻又同時參與是無邏輯和不道德的行徑,但我必須指出當處理政改議題時,泛民現實上必須擁有足夠的議席,假如我們不參與功能組別選舉,就等同將30 席議席拱手讓予建制派,到時即使政府提出不合理的方案,我們亦沒有足夠票數將之否決。現時的功能組別選舉就好比一條臭河,若今日我們必須要游過它才可以到達對岸的沙池取沙將河填平的話,我們便無可選擇地必須跳入河中。在這環節上,那些「惜肉」地不肯跳入臭河弄髒身體的人,才是真正的不道德。

    此外,社民連又用譚香文在非選舉期間一個富爭議行動來攻擊公民黨。問題是譚香文在處理該件事件前根本沒有諮詢過公民黨,那麼黨和黨友又如何可以為她負責任呢? 閱讀更多

  • 四川之行的社福體驗


    《明報》12/07/2008

    我從四川災區回來了,但山坡崩塌、房屋夷平的情景,帶給我的依然是無比的震撼。在天災人禍間,公民社會的自發力量,往往顯得難能可貴。只是,當民間的力量遇上官僚的介入,機動性容易消失,隨時好事變壞事。

    就在我出訪四川的前夕,有社會服務機構向我反映,自特首到訪四川後吹風撥款100 億元賑災、同時宣布成立賑災協調機制後,他們隨即收到內地有關部門通知,表示原已萬事俱備的支援項目必須暫時擱置,一切有待特區政府統籌。事實上,以上情况絕非特例。在抵達成都當晚,我便相約負責四川重建項目的在港國際救援組織主管見面,他們亦有相同遭遇。

    如今,部分團體與當地部門建立了的工作安排被擱置下來,連月來的努力可能將付諸東流。他們憂慮政府的官僚程序,反會成為窒礙救災重建的樽頸,扼殺民間動機。本來我想藉着與省領導人會面的機會,就這個重大問題與省方面討論,可惜答問時間取消了,我們無法進行雙向溝通。

    這不是說特區政府在抗震救災方面沒有角色,相反,特區政府可作為促進者,協調不同機構間的信息管理,避免出現重覆的援助項目。這個角色不代表所有項目需獲政府批准,機構行事也不應經由政府策劃。 閱讀更多

  • 政治現實主義與跛腳鴨政權


    《星島日報》10/07/2008

    美國總統民主黨候選人資格爭奪戰,終於塵埃落定。民主黨的奧巴馬勝出了黨內初選,取得了終極大選的入場券。而落敗的希拉莉,則欠下一屁股的選舉債,甚至要尋求「口袋水浸」的奧巴馬協助還債。

    曾經在美國生活過的人都知道,美國人民的政治參與度很高,即使是最基層的市民,大都有自己信奉的一套政治信念,而在相關的政黨作政治和選舉募捐時,他們都會毫不吝嗇地作出奉獻,因為他們心裏面都希望,自己的百元十塊,可以將自己信任的候選人與黨派,送上國家的最高司令台。

    港政黨政治理念模糊

    有人說,如此情況不可能在香港發生,因為香港人甚至政黨們壓根兒就沒有信奉甚麼主義。不論是人們口中的「泛民」還是「建制派」,政治理念都是模糊的。特別是後者,由「建制派」到「保皇黨」這些通俗名字,都可以知道他們所支持的,不是甚麼理想與主義,而是任何當權與在位的人所提出的任何理念。

    然而奇怪的是,如此模糊的政治理念,卻在多次選舉中獲得大量的基層市民支持,而且很多時這種支持都是「非彈性供應」,即所謂「鐵票」。我認為,這除反映了市民在不民主的制度下,學懂了政治的現實課外,實在也與香港的民主黨派沒有傳揚其道有關。

    曾經有機會與一些傳媒人隔着中間人談話,他們說其實香港的傳媒很多人都患上性格分裂症。你說政治理念麼?他們心裏大都相信西方的民主制度。但在本地的現實生活中,他們卻對現時泛民黨派的「逢政府必反」與「事事要求政府介入」不很滿意。尤其是其中一兩間傳媒機構,對自由經濟理念與所謂「香港人逆境自強」的「獅子山故事」很是擁抱,對於類近外國社會民主黨的中間偏左理念,根本就不認同。更何況現時香港的「泛民」,表現有時比這些黨派更「左」。 閱讀更多

第 1 頁,共 8 頁12345...最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