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管研超市便利店免購物提款 照顧偏遠區長者 補銀行分行不足


    銀行在偏遠地區分行網絡不足,經常被詬病未能對弱勢社群提供方便的服務,金管局正與多家超級市場及便利店所屬集團,探討讓長者可以在超市或便利店,在不購物情況下提款的可行性。

    有立法會議員不反對有關做法,但強調提款只是銀行服務之一,有關安排不可全部取代銀行服務,重申銀行應在更多地區特別是新屋邨設立分行。
    倘政府分擔成本易成事

    消息人士指出,金管局與超市及便利店等所屬集團正商討構思是否可行,暫未悉技術上能否實施。他指出,若超市及便利店提供提款服務,會涉及一定交易成本,要研究由誰人承擔,如果由政府及銀行分擔,相信會較容易促成有關服務。

    金管局發言人回應,該局明白市民希望得到方便的提款服務,現時市民可以於21家商戶及其超過2500個銷售點,透過「易辦事提款易」在購物時提取現金,這亦是實體分行以外,較為簡單易用的途徑,「我們亦正探討如何通過合作安排,讓長者可以在不購物的情況下提款,目前仍在研究階段。」

    立法會議員黃碧雲指出,銀行分行愈來愈少,有些新屋邨並無銀行分行,銀行應在更多地點設立分行,其次就是設立更多自動櫃員機,但在無其他選擇下,她亦贊成讓市民可在超市或便利店提款的做法,但有關安排「並非可全部取代銀行服務」。她認為,銀行以商業營運,一旦落實有關安排,不應以公帑補貼交易成本。

    金管局上月初在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的工作滙報文件中顯示,截至去年底,本港零售銀行分行1174間,自動櫃員機3249部,較2005年分別增長4.6%及37.6%。不過,資料顯示,2003年銀行分行共有1294間,1998年底更多達1511間,較去年底的1174間為高。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在當日會議上引述有調查指出,天水圍北人口12萬,但只有一家銀行,美孚新邨只有3.9萬人,卻有16家銀行,出現銀行貧富懸殊的情況,「十多個屋邨在步行距離範圍並無分行服務。」

    銀行界議員贊成建議

    金管局副總裁阮國恒當時回應,有些屋邨仍有改善空間,並已要求銀行研究是否可在這些屋邨改善分行的覆蓋範圍及增設流動分行。

    代表銀行界的立法會議員陳振英在會上表示,銀行除了考慮經營成本,電子交易日趨普及下,很多市民習慣使用電子渠道,而社區中有不同銀行的客戶,單是一家銀行開設分行亦未必解決到所有市民的需求,由於市民日常最大的問題是提款,因此,建議在流動銀行及自動櫃員機以外,當局亦可考慮容許弱勢社群在超市及便利店,在毋須購物情況下亦可提款。

    採訪、撰文:陳玉珍

    資料來源:
    信報財經新聞 2016-12-28 A02 | 要聞 金管研超市便利店免購物提款 照顧偏遠區長者 補銀行分行不足

  • 精神病者院舍被關門院友被失業


    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將開展重建工程,5 座員工宿舍需拆卸,多家租用該處的智障人士及精神病康復者院舍要搬走,其中包括心理衛生會精神病康復者輔助居所「蓮覺樓」。部分已習慣自我照顧、半獨立生活的舍友只能「倒退」入住照顧程度較高的中途宿舍或長期護理院,甚至放棄工作。
    原半獨立生活「倒退」入中度照顧院舍

    在蓮覺樓居往7 年的阿敏(化名)稱,舍友如一家人,常一起煮飯,大家是同路人,會互相提醒服藥和陪對方覆診, 「在這裏住好開心,如果自己一個住,可能無好(康復)得咁快」。因蓮覺樓被逼遷,阿敏不想打擾親友,亦不願一人生活,近月只好搬到政府買位的私人殘疾院舍。

    阿敏習慣在蓮覺樓自由出入,出門只要交代一聲,到私人院舍後則限制較多, 「出去食飯要通知,10 點前要返,過咗時間又要講原因」,另因不可同時享有政府買位和到庇護工場上班的雙重福利,阿敏不能再到庇護工場上班,私人院舍雖有不少活動,但阿敏仍希望上班實現個人價值。遷私人院舍失庇護工場工作資格

    心理衛生會總主任(服務)伍志華說,蓮覺樓現有11 男9 女居住,大部分住院者已安排搬遷。他稱蓮覺樓關閉,令屬低度照顧的輔助居所宿位減少,一些已過着半獨立生活的蓮覺樓舍友,反要倒退重回中度照顧的中途宿舍,甚至高度照顧的長期護理院,對他們復康進程是一大打擊。

    根據社署數字,全港共有12 間輔助院舍,其中5 間受政府資助,提供125 個宿位,現有262 人輪候;另除蓮覺樓外,有6 間由非政府機構營辦的自負盈虧輔助宿舍,提供約180 個宿位。

    社署回覆查詢時稱,蓮覺樓是自負盈虧院舍,選址、管理等均獨立運作,社署已多次與機構商討受影響院友的安排,其中8 名院友已獲編配受資助宿位或推薦體恤安置。

    張超雄批社署未積極處理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社署未積極為協會找地方搬遷,只是幫舍友各散東西,他說現時輪候輔助宿舍需年多兩年,證明服務有需要, 「社署應出手幫手,唔係任由佢哋(蓮覺樓)死」。明報記者陳展希

    資料來源:
    明報 2016-12-27 A04 | 港聞 | 特稿 精神病者院舍被關門院友被失業

  • 輪候殘疾院舍增6% 嚴重弱智須等16年


    【本報港聞部報道】社署數據顯示,輪候資助殘疾院舍人數首次突破1萬,較去年底增加近6%,但宿位只增加多了100多個,增幅1%。

    張超雄倡社區設小型家舍

    令嚴重弱智人士輪候宿位要等14至16年。有等候宿位的智障人士家長說,對照顧感到吃力,曾經有輕生念頭。學者認為,政府承擔照顧中度及嚴重殘疾人士,責無旁貸。有等候宿位的智障人士家長說,兒子排期等候院舍已有八年時間,對照顧感到吃力,因為藥物難以控制兒子病情,曾經試過要報警求助,亦曾經有輕生念頭。「平日當兒子發頑氣時,情況儼如打摔角一樣,有時候被兒子大力推開,腰骨都移了幾次位。」該家長又謂這28年來照顧兒子,真是不易走過。

    身兼關愛基金主席的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羅致光認為,私營院舍服務範圍廣,政府難以訂出標準服務要求,故監管困難,認為政府對承擔照顧中度及嚴重殘疾人士責無旁貸。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批評,政府沒有為殘疾人士規劃住宿,建議在社區建設小型家舍,例如打通一些公屋單位,便可以應付一些需求。

    資料來源:
    成報 2016-12-26 A05 | 港聞 輪候殘疾院舍增6% 嚴重弱智須等16年

  • 濫藥家庭兒童 被迫滯留醫院


      兒童及嬰幼兒難以自理,萬一家人濫藥或受家人虐待,其支援行動更為重要。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昨日舉行公聽會,討論對濫藥家庭兒童的支援。

      根據目前安排,若兒童出現家庭問題,家人無力照顧,可入住兒童院舍。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昨日在會上指出,截至今年六月,有六十一名有家庭問題的兒童滯留醫院,平均滯留四十二日,最長達六個月,反映兒童宿位「災難性不足」。勞工及福利局副局長蕭偉強引述數據指,現時三千四百二十七個院舍及非院舍的長期宿位,長期宿位的使用率接近八成六,緊急宿位達九成二,承認有關服務須加強改善。他指,局方會爭取資源改善服務,預計一七至一八年增加一百五十三個院舍服務名額?。

    資料來源:
    頭條日報 2016-12-23 P38 | 港聞 濫藥家庭兒童 被迫滯留醫院

  • 滯留醫院3 歲童 遭綁約束衣 社工斥不人道醫局:跟進指引


    【明報專訊】不少兒童因受家人虐待或家人涉濫藥等問題需入住兒童院舍, 但其中61 人因院舍宿位不足而滯留醫院。在昨日立法會上,有前線社工指出,由於醫院人手不足,有滯留病房的兒童,包括3 歲小孩, 被穿上約束衣, 綁在牀上,直斥做法不人道。勞工及福利局副局長蕭偉強回應說,兒童滯留醫院情况 「不理想」。

    兒童院舍宿位不足61 童滯醫院在昨日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會議上, 蕭偉強表示, 本港現有3427 個兒童院舍宿位或寄養的長期宿位,以及249 個非緊急宿位。長期宿位的使用率近86%,緊急宿位則達92%。他預計,2017/18 年度將增加153 個院舍服務名額,又強調會爭取資源改善。

    醫局稱防自殘傷人團體指免走動

    醫管局高級行政經理陳衛彰昨於會上表示,醫管局對兒童或精神病患者使用約束衣有指引。該局昨書面回覆本報表示,醫護人員根據病人臨牀情况,判斷約束需要,除因病人有特別醫療需要,亦會以防範病人傷害自己或他人為考慮,強調是醫生及護士共同參與及決定的護理程序,醫管局會跟進有關指引。
    團體「PathFinders」高級個案經理周翠珊昨於會上提到,2014 年一宗個案,一名3 歲小孩因其染毒癮的母親失蹤,需入住伊利沙伯醫院兒科病房檢查,翌日她往探望時,發現院方以約束衣綁起小孩,免他走動,「日復日咁綁住佢, 直至找到宿位」,形容情况令人難過,周一度在會議上飲泣。她及後陸續發現多間醫院,如瑪嘉烈醫院及廣華醫院等,亦有滯留小孩有相同待遇,而滯留期可長逾半年。

    醫局前護士:缺人手無奈

    會議上,醫管局前護士張小姐發言,稱護士為小孩穿上約束衣綁起是「無可奈何」的做法,因醫院缺乏人手下,難以看管他們,認為政府應檢視制度保護這類兒童。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主席張超雄昨形容情况令人「震驚」,要求有關部門檢討。

    資料來源:
    明報 2016-12-23 A08 | 港聞 滯留醫院3 歲童 遭綁約束衣 社工斥不人道醫局:跟進指引

  • 智障人士被性侵犯的支援與法律保障


    去年十月,康橋之家院長曾涉與智障女非法性交案撤控,引起社會嘩然。社會討論刑事訴訟程序對智障人士是否公義。本港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士(下稱MIP)特定罪行的立法改革其實已嚴重滯後。早在2005年,法改會發表了《刑事法律程序中的傳聞證據諮詢文件》,建議證據由非屬原陳述者的人以轉述方式提出(即是傳聞證據) 應可被法庭接納。可惜政府聽而不聞,如果有關建議已立法,康橋之家性侵案的判決可能會被改寫。至今仍未見傳聞證據可接納性的法律草擬文件。另外,1994 年訂立的「脆弱證人作供特別程序措施」至今近二十二年未見檢討,有否徹底執行該十七項措施備受質疑。

    康橋事件發生後,我聯同郭榮鏗、楊岳橋、邵家臻等、邀請法政匯思的律師、社工、臨床心理學家等人,組成民間法改小組,探討智障人士(或MIP)在法律程序上的保障。前線工作者分享當前面對的困難,包括MIP遭性侵犯報案,警署難受理。MIP的表達方式有異於常人,可能一些用語未能叫前線警員理解,以致案件不受理。「拉錯智障男」事件也反映前線警員的培訓不足。除了制定指引,前線警員需加強培訓。再者,本港缺乏為成年MIP的一站式支援服務,依賴非政府團體的服務並不足夠。缺乏一名專責個案負責人會使MIP的不安感增加,也不能給予全面的情緒支援。再者,現行的訴訟程序必須要原告人出庭按受訊問,但要MIP將受性侵犯的經歷講出來,他們的心理能否承受這些壓力?我們的法律制度上可否有更好的安排呢?受害人若被安排藉電視直播聯繫(live television link)按受訊問,可否安排在他們熟悉的地方進行呢?

    單單就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在刑事訴訟程序上的檢討改善是不足夠的,預防工作也很重要。根據外國的研究統計 1 ,近百分之九十七智障人士被性侵案的施虐者是受害者所認識的,其中百分之四十四施虐者是院舍職員及服務人員等。百分之三十二的施虐者是家庭成員或親友。非認識人士只佔整體百分之三。有見及此,訂立法律保護智障人士在社會福利及護理服務提供場所免受性侵犯,是十分重要的。在未來,我會繼續與民間法律團體,研究院舍條例的立法修訂,特別針對院舍經營者作出性侵犯、虐待及疏忽照顧的情況需負上刑責,保障院友的生活。

    法律的概念未必容易消化,然而我們也要捍衛應有的權利。透過積極發表意見,從而推動立法,為智障人士提供更好的法律保障。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2016年12月22日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張超雄

     

  • Children forced to remain in hospitals


    About 60 youngsters cannot be discharged as they do not have a safe home to go to; one has remained in hospital for as long as six months

    Around 60 children, who were considered fit to be discharged, have been stranded in public hospitals – with one staying for as long as six months – as they do not have a safe home to go back to.

    Child welfare concern groups warned that this could affect their emotional and physical health and education, and called on the government to increase the “catastrophically insufficient” number of places in shelters for vulnerable children and provide better support for their troubled families to facilitate reunion.

    The thorny issue will be discussed in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today.

    The Social Welfare Department provides residential services for those under the age of 21 who cannot be adequately cared for by their families because of issues such as domestic violence, having parents with drug problems and crises arising from illness and death. There were around 3,700 places available in June, according to official figures.

    But concern groups said these facilities were always full, resulting in some youngsters being stranded in hospitals even though they were fit to be discharged.

    The Hospital Authority estimates around 60 such children remain in hospitals.

    Lawmaker Fernando Cheung Chiu-hung, citing figures provided by the authority, said these children had been staying for an average of 42 days, with the longest around six months.

    Social workers noted that they had no choice but to leave these children in hospitals as there were no places available in shelters and sending them home was too risky.

    Wanda Hau Yuet-king, assistant director of Against Child Abuse, said the current situation was not ideal as there were a lot of germs in hospitals and schooling was affected as no one was available to take the children to school.

    “While there are schools in hospitals, the learning of these children would be affected as they are lacking socialisation with their usual teachers and classmates,” she said.

    “[We] should not deprive these children of a good, healthy development because of their family problems,” said Susan So Suk-yin, director of the Hong Kong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Children.

    According to official statistics, the average waiting time for residential child care services, excluding emergency services, is currently about three months.

    Child welfare groups urged the government to increase the number of places in homes and provide more support for troubled families.

    A spokeswoman for the Social Welfare Department said it would continue to review residential child care services and fight for resources for additional places.

    She noted that around 130 additional places would be available in the coming two years.

    Sourc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s 2016-12-22 Children forced to remain in hospitals

  • 防止學生自殺志在卸責


    自去年九月起,發生了多宗學生自殺事件,整個社會都感到傷心痛惜。在社會、民間團體施以極大的壓力下,教育局最終在本年三月尾宣佈成立「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目的全面了解及分析學生自殺的原因,並希望委員會能建議預防學生自殺的措施。

    官方報告高高舉起 輕輕放下

    經過八個月的時間,委員會終於在本月初發表「最終報告」,然而,委員會中的一句「學生自殺的可能成因涉及多方面因素,與教育系統並無明顯和直接關係」,再加上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演繹,相信原本對報告充滿期待的市民也會感到極為失望。在報告發表後,防止學生自殺民間聯席馬上作出問卷調查,結果顯示超過18000個中小學生、專上學生、學生家長及教職員也認為「香港學生自殺和教育制度有直接關係」,現行的教育制度不單令學生不能讓學生發展潛能和找到自我價值,更為學生帶來沉重的學習壓力。

    「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的組成固然是精英雲集,但是前線教師、前線社工、家長、學生、教育心理學家等的聲音更如鳳毛麟角,就算有根本問題在報告中的討論部分有所提及,但在建議部分就從未見徹底改革教育制度的蹤影,而且報告中的建議大多是充乏的原則,有的只是在既在的制度下小修小補,欠缺建議的具體內容。委員會就71宗個案進行分析,更是無視了一直徘徊在生死邊緣學生的痛苦和扼殺了一班正傾盡全力擔當「同行者」的前線教師、前線社工和家長的努力。報告的語調更一如教育局的語調,似為教育局推卸責任多於防止悲劇重演,姿態上高高舉起,實質建議卻輕輕放下。

    徹底改革教育制度為良方

    當然,學生自殺成因複雜,但是徹底改革教育制度就是防止學生自殺最重要的一環。面對學生自殺,其實前線教師可謂百般的無奈。自2000年教育改革,教師職務不斷膨脹,而人手就一直沒有增加,班級與教師的比例(班師比)就長年未被檢討,小學班師比的 1:1.5已經維持超過十年、初中1:1.7 及高中 1:2 也維持了七年之多,這比例已落後於其他華人地區,教師每周授課26節,更是兩岸四地華人社會之冠!若果能增設教席,改善班師比,讓教師可以釋放空間,相信這比培訓本已沒有空間的教師,更能直接防止學生自殺。

    自評準化(standardization)的浪潮流入香港,香港的幼兒、小學及初中教育階段,便衍生「自評」、「外評」、「全港性系統評估」等產物,香港教育由「評估為了改善教育」轉為「教育為了評估」,學童更因此受到不必要的考測和功課壓力困擾。根據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2011至2014年處理個案的數字,也發現10至19歲的青少年尋求協助,學業是家庭問題以外最重要的原因。由此可見,如立即取消TSA等,讓學生免受不必要考測困擾和壓力。

    在教育制度下,其實學校社工和教育心理學家等亦需要關心,社工和心理學家不但可以及時識別和支援高危學生,更能促進學生的精神健康。不過,在服務市場化的浪潮下,現時小學的輔導服務竟然是以「價低者得」投標的模式運作,並無常規的駐校社工,輔導人手的質素和穩定性令人質疑。而中學雖然得到社署常規資助,有「一校一社工」計劃,但是一位駐校社工要負責全校近千名學生,有關政策亦不見合理。因此,若不徹底改革教育制度,相信只會有更多的悲劇發生。

    除了教育制度,其實父母的處境亦極需要關注。學校只是學生的第二個家,他們最長時間在家庭。不過,在高工時,低工資及工作壓力極大的香港,作為「打工仔」又是家長的父母背負著極大的壓力。政府遲遲未落實標準工時、彈性上班時間、家庭假期等的家庭友善政策,更令特別是基層的家長面對更大的壓力。試問已經工作了十多個小時的雙親,又有幾多精力照顧家中的孩子呢?

    「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的報告令人失望,而學生自殺牽涉到的範疇亦十分廣泛。因此,我認為應該重組「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委員會由政務司司長支援,重做一份詳盡及具體的報告,方可以避免悲劇重演,對死者有一個合理的交代。

    2016年11月25日 星島日報

第 5 頁,共 106 頁« 最新...34567...102030...最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