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老爸不敢做的事 張超雄


    「有些東西放在心裏很久,有些moment (時刻) 可能塑造了我一世,但爸爸究竟想法如何,在他那邊的意義又是什麼,原來是個謎。」

    2015-08-13 特約撰稿人鄭美姿

    記者問張超雄,可否替他父子倆拍張照片,阿Fer(張的簡稱)這就問問張父意願,但遭他拒絕,反正八十幾歲的老爸不想高調。張超雄回心一想,才發現手頭上竟然沒幾張跟爸爸的合照:「我想,為何要等到有傳媒走來問我,我才找爸爸拍照?我和他兩個人,去拍拍照片,一起做些事情都可以呀。有些東西我想問他很久了,卻一直沒有好好詳談。」

    我們都知道張超雄的故事(香港泛民立法會議員,常為弱勢社群發聲),他是一個爸爸,次女盈盈智障。他曾說過,盈盈每天都在提醒他,一個弱勢社群的生活是如何的,然而他幾乎沒怎麼談及過父親。他廿四歲就在加拿大註冊結婚,只透過一通長途電話知會雙親。隨後他留美十五載,再回流香港時,已由當日出國的「宅男」(頹廢青年)變為帶着五口之家的「中坑」(中年男人),但父母卻又從香港移居加國了。

    然後他的母親就去世了。「未試過這樣的痛,那個Loss好痛。我對媽媽的歉疚是,覺得她很慘,覺得她一生也不開心,離世時只有她一個人在加拿大。而我也沒有給她帶來特別開心的日子。大家相聚的時間太少了。」 閱讀更多

  • 一哥:由市民評我是否「賴貓」


    【本報訊】警方早前拉錯智障男更一度落案控告誤殺,家屬今向投訴警察課投訴。上任當日曾稱若警方做錯不會「賴貓」的警務處長盧偉聰,昨仍不肯親口道歉,被問是否賴貓?他說這交由市民評論。警方消息指不會主動內部調查是否有警務人員違規,協助事主及家屬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批評警方逃避責任。

    家屬今投訴

    盧偉聰昨在北京會見傳媒時,再被追問會否就拉錯人親口向事主道歉,他繼續以關注事件、已發聲明、無補充等舊調回應,重申警方會進行內部檢討拘捕程序,及處理無行為能力人士的指引。他說警方收到不少社福機構及相關專業團體意見,會詳細研究及改善。警方早前發出的聲明只表示抱歉。

    被追問不道歉是否「賴貓」,盧說:「我係咪咁嘅人呢,我交番畀市民去評論。」至於警方會否主動作內部調查,跟進是否有警務人員違規?警方高層消息稱不會主動內部調查,因相信家屬會投訴,投訴警察課屆時會調查。

    一直協助事主的張超雄指,家屬今向投訴警察課投訴,包括沒處理事主服藥的需要;事主所住院舍提供不在場證據後仍不放人;錄影顯示警方引導作供;質疑書面口供屬堆砌而成;及事後發放虛假消息,稱找不到院舍職員等。他說上述情況反映不只個別警員出錯,或牽涉更高層人員,警仍不主動調查要等家屬投訴,是不肯面對過錯,有違專業精神。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 2015-05-21 A06 | 要聞 一哥:由市民評我是否「賴貓」

  • 智障男作供全實錄 警長老屈手口並用


    本月初,一名七十三歲老伯在沙田美林邨籃球場放狗期間,懷疑被虐打至心臟病發暴斃。沙田警區重案組第一隊以公眾知情權為由,翌日高調通知傳媒拍攝該隊拘捕疑犯的「盛況」,卻原來拉錯一名早有不在場證據的智障人士,兩日後才低調撤銷起訴兼放人。

    本刊根據智障男錄影作供聲帶,以及陪同他錄口供的二哥歐先生親自描述,警員老屈智障男的細節全面曝光。負責錄口供的青年督察和中年警長,明知事主是智障人士及患有自閉症,卻叫只有小學程度智商的事主,在艱深難明的被捕通知書上指出所需法律權利,又問事主何時開始自閉;為求得到心目中的答案,警長親自上場,示範兩手「雙龍出海」動作,誘導事主模仿,再把案情套入事主口中,成功老屈事主推跌伯伯,錄得一份完美殺人口供,再進行起訴。

    警方明砌生豬肉,東窗事發後才發表聲明,為事主及家屬帶來「不愉快經歷」表示「抱歉」。儘管二哥稱不會深究聲明字眼,但堅持本週四下午到投訴警察課作出投訴。

    五月二日下午,二哥歐先生收到母親電話,表示警方拘捕了他的中度智障、三十歲弟弟。警員在距離案發現場近十分鐘路程的美田邨美秀樓住所,聲稱搜出智障男行兇時所穿的衣物。戴上頭套、扣上手銬的智障男,在記者鎂光燈下被押上警車。

    甫上警車立即盤問

    根據警隊內部指引,警務人員如接見任何懷疑或已知是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士,進行查詢或錄取口供時,不論是否涉嫌犯罪,應盡量安排親人、監護人、社工等第三者在場。然而,後來負責錄取口供的便衣警長,甫上警車立即盤問智障男,先入為主認定他因討厭狗隻而推伯伯,再自行把「動機」及「案情」杜撰成智障男的口供,待二哥去到警署,便要求他加簽這份簿錄口供。「我一睇,就知道唔係細佬講嘅,佢平時好似鸚鵡咁,淨係會重複人哋講嘢後面幾個字,或者只係識答有定冇、係同唔係,唔會係簿錄口供上嘅完整句子。我喺份口供度寫番我唔同意呢份口供我先簽名。」二哥本週日接受訪問時憶述落口供的情況。然而,這只是噩夢的前奏。擾攘到晚上十一時許,疲憊不堪的智障男在二哥陪同下,接受兩名探員盤問,錄影作供。二哥拒絕透露探員身份,但另有消息稱,較年輕的警察是姓顧的督察,另一人則是貌似中年的姓張警長。

    警方老屈智障男

    老作口供:警方首次向智障男錄取口供時捏造案情,家人或監護人並不在場。即使家屬陪同進行錄影口供,警員仍誘導智障男認罪。說謊卸責:警方聲稱週六、日找不到院舍職員求證,但該院舍聖公會福利協會踢爆警方拘捕事主翌日已取得院舍閉路電視片段及相關出入記錄。虐待疑犯:智障男被囚兩日,其間未有被安排服藥,警方竟指是智障男沒提出要求。胡亂落案:警方未有足夠證據證明智障男涉案,仍落案起訴他誤殺。要求認人:智障男有不在場證據,警方撤銷起訴後翌日,仍要求智障男進行認人程序,但被拒絕,最終無條件釋放。

    捏造案情誘導認罪

    二哥憶述,較年輕的探員沒有在拘捕現場出現,盤問時亦算跟隨指引,以開放式問題查問智障男,「不過佢拎張紙出嚟,問細佬需要啲咩權利。細佬唔識睇,亂咁指,警察就話佢指中要求有親人陪同,當時我已經喺度。」經過近十分鐘開放式問題盤問,包括「四月十三日晚上七時三十分,你喺邊度」,智障男未能提供答案,只是重複問題最後幾個字,坐在他對面、較年長探員開始不耐煩,索性把來歷不明的「案情」塞入智障男口中,節錄如下︰警長︰嗱,我咁樣啦,同你再回憶番……嗱,頭先晏晝喺美致樓(警員截停智障男的地方),我都喺度係咪?你喺小巴(警車)話想返屋企係咪?……你同我講過,喺四月十三日夜晚,咪落過美林村,推跌咗個伯伯?智障男︰嗯……警長︰係咪呀?智障男︰係……警長︰係喇。好喇。咁你都有同我講過,你話因為個伯伯喺度放狗,你唔鍾意吖嘛,係咪呀?智障男︰係……警長︰係喺美林村吖嘛,記唔記得呀?智障男︰記得……警長︰記得嘛,係咪呀?好喇,咁個伯伯喺邊放狗呀?你記唔記得?智障男︰記得……警長︰喺邊度呀?……係喇,伯伯,係咪籃球場度呀?智障男︰係……「呢個警員係想問到佢想要嘅答案,好快學識掌握點問。」二哥無奈地苦笑。

    警長示範雙龍出海

    警長掌握發問技巧後,隨即要求智障男重演「案情」,他先伸出雙手示範推人動作,同時問智障男「咁你點樣推跌佢?」智障男有樣學樣,同樣伸出雙手並回答︰「推呀。」警長打蛇隨棍上,走到智障男左邊,着他模仿一次,「你當我係伯伯……係喇,你面對住我,記唔記得你用咩力度推伯伯?」智障男聽到「推」字,又重複伸出雙手的動作,並輕輕觸及警長兩邊膊頭。二哥直言該探員「扮向後跌一跌」,然後說︰「即係都有少少用力嘅……推跌咗個伯伯嘅,係咪呀?」智障男再一次鸚鵡學舌,回答「係」,警長才肯收貨。以上模式的對答重複又重複了逾十五分鐘,其間警長要求智障男再次做出推伯伯的動作,為他建構不曾存在的記憶,最後問他十歲、廿歲,還是一出生就自閉,令人摸不着頭腦。「我細佬只係會估警員想要咩答案。如果答『冇』,警員又再問多次,咁細佬就會答『有』。我記得當時另一警員(督察)都有少少錯愕表情。錄完口供差不多十一點九,佢(警長)仲同我講,『可能夜啦,我拉佢(智障男)嗰時講嘅嘢唔係咁』。唉!」

    靠小學生口供拉人

    拉錯人,顯示警方查證粗疏。究竟疑兇身高約一點八米、案發時穿橙色風褸的線索從何而來?警方聲稱曾翻看八百小時閉路電視,以及向街坊查問。不過有參與調查的警員私下透露,有關疑兇的特徵,只是由兩名自稱在籃球場見到疑兇的小學生提供,但二人對疑兇特徵的記憶相當模糊,更一度更改對疑兇的描述,現場搜證的警員須重新尋人,最後憑薄弱的線索就上門拘捕智障男。一名警員事後形容:「咁樣拉人好兒戲。」事件輾轉由工黨立法會議員、正言匯社社長張超雄跟進,五月九日首次召開記者會交代事件。輿論強烈要求新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道歉,家屬打算十三日再召開記者會,警方為撲火,記者會前一晚十時許致電智障男二哥並讀出一份聲明,指「為事主及其家屬帶來不愉快經歷」而表示「抱歉」,「個警察話份聲明會喺第二日出,結果當晚十一點就出咗……係唔係道歉,字眼留番俾公眾判斷,但我哋會去投訴警察課投訴。一年幾百單投訴都唔成立,都希望呢單會成立。」上任時曾聲稱「錯就係錯,不會賴貓」的新一哥,今次並未直接承認警員犯錯,只稱會進行內部檢討,又希望市民諒解。張超雄直斥事件是明砌生豬肉,「好彩今次呢間資助院舍有相當規模,有閉路電視同出入記錄,錄口供亦有錄影版本,事主先冇事。否則我懷疑今日佢仲喺監獄!」

    錯而不改輕視培訓

    執法機關處理殘疾人士個案,時有犯錯。早在二千年,自閉症男童庾文翰自行經羅湖過關到大陸後失蹤至今,入境處未能察覺他有輕度智障;一二年警方在街上截停中度智障男子陳錫存,捏造口供老屈他是偷渡客,陳險遭遣返,後證明他是失蹤人士。警方稱翻查資料需時,暫未能回覆這宗案件的內部調查結果。本週日,正言匯社及香港民權監察發起遊行,三百人由灣仔修頓球場遊行至警察總部,要求警方公開調查事件並成立獨立工作小組,檢討現行處理特殊需要人士的機制。參與遊行的麥太表示,她朋友的廿多歲輕度智障及自閉兒子,一向動作多多,兩年多前一次過馬路期間,不慎碰到一名女士的臀部,女士報警後該智障男被捕及帶返警署落口供,「嗰時小朋友個爸爸同埋我都喺度,我哋話唔知發生咩事,唔落口供,但警察話嗰份唔係口供,只係記錄當時情況。」後來要家屬在紙上加簽,「簽嗰陣警察話冇事,結果幾日之後律政司話要告佢,最後判守行為一年。依家諗番,真係覺得個警察係趕收工,呃我哋簽名。」

    警內部指引禁引導

    警隊九八年曾向內部發出《查問疑犯及錄取口供的規則及指示》,列明警員錄取口供時不應引導疑犯答話,指引設專門章節講解弱智人士錄口供的權利和要求。保安局一二年曾向立法會指出,各執法部門現時均提供培訓和清晰指引,協助前線人員服務和處理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不過,有份協助智障男案的張超雄議員助理盧浩元指出,數年前他在其他智障人士機構擔任社工時,曾聯同家長到警署為警員分享與智障人士的溝通經驗,「坐前面嘅警員會留心啲,後面嘅就會喺度玩手機,都幾唔尊重。我唔知警方係咪當呢啲分享會就係培訓,但我唔會當係囉。」

    報導來源:
    壹週刊 2015-05-21 A044-047 | 時事 | 新聞追擊 智障男作供全實錄 警長老屈手口並用

  • 市建局違諾 逼遷衙前圍村刀工場


    因居民安置問題未解決,市建局衙前圍村重建項目拖延至今未有進展。市建局近日疑出招逼遷,在村內經營近60年的製刀工場范合利,原先獲市建局承諾讓工場在重建後原址復業,重建期間市建局更會墊支其他工廠單位租金作臨時安置補償。不過工場搬遷場地未落實,市建局疑違承諾,上周向工場發執達令,限本周二前遷出。工場主人范先生斥市建局愚弄市民,已入稟
    法院要求推翻執達令。

    范合利現由第二代掌舵人范先生經營,工場製作的刀器相當專門,主要為建築業搭棚工人專用的棚勾刀及長沙灣蔬果批發商專用的瓜刨。范先生今年67歲,是本港碩果僅存的刀匠,他希望製刀工藝可在港傳承,但工藝隨時因逼遷從此失傳。

    曾稱助安置

    突發執達令

    范說去年市建局承諾重建後會安排製刀工場在保育區石屋復業,重建期間也會為工場在工廈尋找合適單位臨時安置,並由市建局墊支租金作為補償。

    本月初市建局再與范商討臨時安置安排,過去兩周更兩度派人陪他睇樓,但未有結果。至上周二,市建局突「變臉」發執達令,限工場一周內遷出,未有再提補償。「市建局根本係愚弄緊村民」,范指市建局作為公營機構竟出爾反爾,工場每月只得數千元微利,逼遷後難承擔租金,只好結業。他已入稟要求推翻執達令,明天開庭。

    協助衙前圍村村民的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重建項目是涉及75億元的「大肥肉」,批評市建局只顧圖利,對受影響商戶及村民欠缺道義。市建局發言人指曾與范討論復業方案,但對方不接受,鑑於項目不能無限期延誤,需啟動法律程序收回物業。受影響人士遷離後,索償不會受影響。

    報導來源:
    蘋果日報 2015-05-17 A06 | 要聞 市建局違諾 逼遷衙前圍村刀工場

  • 左右紅藍綠:警方誤拉智障男


  • 智障自閉者挺身討公道 200 人遊行促查拘錯人新一哥開腔:全面檢討


    【明報專訊】警方在沙田遛狗翁兇殺案中「拉錯智障漢」後發稿表示「抱歉」,雖獲受影響家屬接納,惟仍惹起社會爭議,約30 個關注弱勢及智障人士團體昨午發起遊行往警察總部,要求警方在3個月內公開調查事件及交代,遊行隊伍中不乏智障及自閉人士冒雨現身。面對近200 人要「討回公道」,遠在北京的新任警隊「一哥」盧偉聰首開腔,但無親自道歉,只稱警方已充分解釋,對事件「無補充」,而警方將全面檢討。

    子與智障漢同院舍母:對警極失望

    由「正言匯社」及「香港民權警察」等約30 個團體昨中午發起遊行,由修頓球場往灣仔警察總部,近200人參與,當中不乏智障或自閉人士,他們冒着大雨參與,家長全程貼身照顧。黃太陪同有發展緩慢及自閉的35歲兒子出席,她稱兒子與被警方錯誤拘捕的歐姓智障漢住同一院舍,她對警方做法極度失望。
    閱讀更多

  • 118校特教津貼 未用盡須「回水」 議員批評不重視支援


    政府本學年起調高三成學習支援津貼,加強支援入讀主流學校的特殊教育需要學生,但教育局最新數據顯示,一百一十八所學校未用盡一二學年的津貼,須回撥餘款,要「回水」的學校較一一學年多逾一倍,有中學更累積接近七成津貼未用盡。有立法會議員批評,數字反映主流學校對特教生置之不理。

    記者 魏綺婷

    為支援取錄特教生的學校,教育局一直根據校內特教生數目及所需支援層級,計算學習支援津貼。當局一四學年將津貼額增加三成,每名第二、三層學生可分別獲一萬三千元及二萬六千元款項。若學校在學年完結時,累積津貼餘款超過學習支援津貼十二個月撥款的三成,超額餘款將被收回。

    教局:定期訪校跟進

    政府雖大力「泵水」,學校用津貼的情況卻未如理想。教育局回覆本報查詢時透露,截至今年二月,分別有二十九所小學及八十九所中學須回撥一二學年的津貼(見附表),其中多達三十所中學回撥逾三成。反觀一一年,僅四十九所中小學須回撥盈餘。
    當局以「可能會有誤導性」為由,拒絕透露回撥的具體金額。不過,立法會財委會文件披露全港中學在一二學年,每校未用盡的學習支援津貼平均約八萬八千元,最高一所餘款更接近七十萬元,以當年津貼上限每年一百萬元計算,即近七成津貼未用盡。

    教育局解釋,回撥措施一一年於官校實施,翌年起在資助小學及津貼中學實施,學校可能未用盡津貼額,又獲新增津貼,造成累積餘款,故須回撥超額餘款的中學較小學多,可以理解。當局有定期派人訪校,若發現運用津貼情況不理想,會發信提醒改善跟進。

    關愛基金撥款聘主任

    立法會融合教育小組委員會主席張超雄批評,當局聲稱有監管學校,但數字反映部分學校未有盡力善用津貼,認為一些主流學校對特教生置之不理,「對怎用這筆錢毫不着緊,更可能忘記了要用。」張超雄指,曾經有學校向他反映,局方遲遲未有公布學校獲得的撥款,令他們無所適從,「可能要待開學後才知可用的金額,怎樣聘請人手?」

    關愛基金九月起推行試驗計畫,向一百一十八所學校撥款約兩億元,聘請特教統籌主任。張超雄認為,該職位可能有助學校靈活用錢,但涵蓋的學校太少,促請學校增加透明度,「讓家長知道學校如何支援特教生,由他們監管學校。」

    報導來源:
    星島日報 2015-05-19 F01 | 教育 118校特教津貼 未用盡須「回水」 議員批評不重視支援

  • 警科技罪案組升格受阻


    【本報港聞部報道】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本月初上任後首度會見傳媒時,已明言警隊未來的首要任務之一,是加強打擊科技罪行。而警方去年獲政府增撥資源,將商業罪案調查科內的「科技罪案組」,升格為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以加強打擊網上罪行,然而早前警方在立法會申請增設該科的總警司職位時,在泛民議員阻撓下遭到否決。

    不滿未能參觀網安中心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明言,本港治安一向良好,自己上任後除了希望在現時基礎上令警隊繼續發展外,亦希望集中處理科技罪案及反恐工作。他指出近年本港的科技罪案呈上升趨勢,警隊今年初成立了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科,冀能加強訓練、裝備和調查能力,並與海外執法部門加強合作和聯繫。

    鑑於網絡罪行日趨猖獗,行政長官梁振英在2014年施政綱領中公布,將警務處的科技罪案組升格,成立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以防止及打擊科技罪行,並應付網絡安全事故。該科已於今年年初正式成立,現有180名成員。

    然而早前警方就該科向立法會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申請增設總警司一職時,卻遭泛民議員否決。當時工黨李卓人擔心,開設的職位最終不是用作商業罪案之用,而是用最新科技監控市民的生活;工黨張超雄則稱,警方安排行政會議成員參觀有關網絡安全中心,但立法會議員卻不容許,做法明顯屬親疏有別;民主黨劉慧卿亦批評,議員有責任了解公帑是否用得其所,如不讓議員了解,就不要向立法會申請撥款。

    保安局副局長李家超解釋,行會成員是在中心成立初期、未全面運作時參觀,但中心現時已正式運作,基於保安理由,中心運作以至其位置均須保密,又強調外國亦有同樣做法,甚至連他本人亦未曾去過中心。最終在泛民議員佔多數下,表決結果以9票贊成,14票反對,最終否決了警方的申請。

    報導來源:
    成報 2015-05-13 A02 | 要聞 警科技罪案組升格受阻

第 10 頁,共 106 頁« 最新...89101112...203040...最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