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撤回針對台灣殺人案單次性移交私人草案之聲明


    就本人提出針對台灣殺人案單次性移交的私人草案,民間提出很多善意的聲音,我理解民間對於現階段提出相關草案有很多質疑;為免令反送中運動失焦及造成爭議,我決定撤回私人草案,並已去信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表達立場。我亦為在這敏感時刻提出私人草案表示歉意。

    律政司在本月初接納相關草案的法律格式,但不等於政府已接納草案;而律政司接納草案格式,正正顯示有其他方法去處理台灣殺人案,達到為台灣殺人案伸張公義的目的。惟整個反送中運動至今,政府過橋抽板,對潘家毫無承擔,我仍然要在此對林鄭月娥予以強烈譴責。

    這場運動中,我一路走來,都堅持民間五大訴求,並繼續與香港人同行。

  • 修改法例 單次個案移交安排適用台灣


    1. 為何提出修訂?點解呢個時機提出,是否幫政府尋找下台階?

      雖然楊岳橋議員及尹兆堅議員提出域外法權的議員法案,但政府以各種理由推搪。為了解決台灣殺人案,我提出把台灣包括在現時單次個案移的安排中,讓政府不能再作迴避。我著眼於處理台灣殺人案。如果解決到,更能證明政府和建制派之前的虛偽。

    2. 修訂內容是甚麼?

      修訂內容只是把現有條例中「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除外」更為改為「大陸或澳門除外」。客觀效果便是把台灣加進現有的單次個案移交安排之中,並且繼續原有經立法會審議的安排。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指出,保安局的建議範圍太闊,為香港法院造成壓力,建議政府只將台灣納入適用範圍。

    3. 政府或建制派會否乘機修訂,使送中條例復活?

      如果政府或建制派有任何不合理的修訂,我將會撤回草案。

    4. 政府會否藉此把香港市民移交到親中的國家,變相送中?

      修訂內容並沒有增加政府任何權力,只是把單次個案移交安排適用於台灣。根據原有法例,任何單次個案移交安排都要經立法會審議。

    5. 現在身處台灣的香港人會否因此而被引渡回港?

      不會。草案可加設日落條款,讓法庭可一次性處理台灣殺人案,相關權力於案件完成後自動失效。

    6. 台灣會否接受有關安排?

      現有的條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除外」,意味著台灣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我把上述字句替換為「大陸或澳門除外」,因此沒有涉及以上爭議。

    有關文件:

  • 繁榮經濟下的下流老人


    長者勞碌大半生,退休後本應是開展安享晚年的生活。然而,他們卻是面對不盡的挑戰(住房、醫療及社會福利方面尤為顯著)。本港的安老政策千瘡百孔,令長者的生活往往舉步維艱。今年二月,政府堅決把新申領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由六十歲調高至六十五歲,令六十歲至六十四歲的長者未能獲得足夠的支援。近日透過傳媒報道,得悉社署將於年底完成更新安老服務統一評估機制(下稱機制)。據知,新機制將取消雙重選項,不允許新申請的體弱長者同時輪候院舍及社區照顧服務。

    安老服務統一評估機制是用來評估長者的缺損程度,從而為他們配對合適的資助長期護理服務,包括“只適合住宿照顧服務”、“只適合社區照顧服務”或“雙重選擇”。機制由零零年十一月起一直使用至今逾十八年。更新評估機制的消息一出,已引來不少社會的回響。政府至今並沒有就更新機制提供任何的政策文件,公眾無法預料機制改動所帶來的影響(包括個案分類的評分、輪候時間及服務提供的情況等)。邵家臻議員和我已經要求在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召開特別會議,要政府作詳細交代。

    閱讀更多
  • 「院舍革命 終結虐老」——院舍改革民間方案


  • 張超雄:特殊需要信託不是財務工具


      多年前我寫過一篇,「白頭人送黑頭人的福氣」的文章,說出我們作為智障人士家長的無奈,雖然沒有人樂見兒女比自己更早過身,但我們眼見不能自我照顧的兒女,卻也很難放心。

      在家長多年來的倡議下,政府終於在二○一七年的《施政報告》提出成立特殊需要信託,經過兩年多的探討,社會福利署終在今年三月推出特殊需要信託。香港大學法律學院聯同監護制度及財產管理關注組於二○一六年,進行「評估特殊需要信託在香港的需求」的問卷調查,當中有百分之八十二家長希望由政府擔任受託人,並希望有個案經理照顧子女需要,可見家長極需要一個安全可靠,並且能夠為特殊需要人士作長遠福祉而設的個人照顧及財產管理機制。然而,政府推出的信託的政策目標錯誤,令各家長大失所望。

    所有特殊需要家庭的社保

      有特殊需要子女的家長的共同心願,就是希望自己離世後子女可以得到妥善的照顧,不論錢財的多寡,都希望子女可以維持原有的生活質素。特殊需要信託並非如政府高官所言只有「中產」家庭才需要,而是為所有有特殊需要子女的家庭而設的社會服務。羅局長雖曾言特殊需要信託是「不設門檻」,但「首次注資」的最低金額已高達二十四萬元,再加上年費二萬一千元,根本不是一般普羅家庭可以參加。

      成立特殊需要信託的初衷,是希望能在家長有能力時,為有特殊需要子女作合適的安排,以確保子女長遠享有具質素的生活,解決長遠照顧需要。故此,特殊需要信託的重點為「照顧」而非財務安排。社署的角色應是確保落實家長生前訂立的照顧計畫,並監管照顧者如何執行,而不是從投資的角度解決特殊需要人士需要。故此社署應設立「個案經理」而非「戶口經理」,提供真正個案經理系統,以保障家長離世後子女的照顧需要。

      現時在政府的公布的文件中,都沒有訂明機制監察信託服務及照顧者。社署只在簡介會中表示,如照顧者不再合適擔任時會由戶口經理撤換。但最令人擔憂的是,當中戶口經理的權限及職能並沒有清楚列明,而現在亦未有設立完整機制監察服務及保障子女。

    缺乏機制監察服務及照顧者

      根據立法會文件,信託年費劃一為二萬一千元,但特殊需要信託應為社會服務,政府何以以收回成本為前提?而且如信託收費以劃一計算,將來只會佔資金的比例愈來愈重,難以惠及一般普羅家庭,恐怕參與人數亦會遠低預期。根據「評估特殊需要信託在香港的需求」的問卷調查,百分之三十五點三的受訪者願意支付信託戶口資產的百分之一以下為受託人年費。故此我認為信託的收費應按信託戶口的資金計算,以少於資產百分之一收取年費。

      特殊需要信託的服務不應只限於每月定期發放款項,而是希望當特殊需要人士在生活上出現某些需要但未能負擔時,可透過信託發放款項,如:購買質素較佳的復康用品、自費藥物、更換家電家具器材、支付維修費用、入住質素較有保證的院舍等。這些基本生活開支都是現時綜援無法涵蓋的額外項目。兩者性質有異,不應互相排斥。

      我重申,特殊需要信託應為社會服務,是對特殊需要子女的保障,而非財務工具。信託的受惠家庭不應只局限於中產或以上的家庭,而是所有有特殊需要子女的家庭。如政府繼續以現時的方向推行,實是有違成立信託的初衷,相信將會大大減低普羅家庭參與動機,最終只會服務一些有錢人。

    張超雄

    工黨立法會議員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2019-03-22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 立法保障罕見疾病


      兩個星期前,立法會大會通過了我動議的「立法保障罕見疾病的病人權益」議案。除了一張棄權票外,議案得到了建制派及民主派的支持。

      我在議案中提出「美國、歐盟成員國以及香港鄰近的國家及地區,例如新加坡、日本、澳洲、台灣及韓國亦早已為罕見疾病訂立定義、制定支援政策、設立罕見疾病個案及資料庫等;然而,香港政府至今仍未就罕見疾病訂立任何定義及制訂任何具體政策,為罕見疾病病人提供支援;就此,本會促請政府就罕見疾病立法,以保障和促進罕見疾病病人的權利,讓他們得到適切的診斷、治療及照顧,以履行《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的規定」。

    閱讀更多
  • 就設立「加強版」綜合職業訓練中心的建議書


  • 欺「老」太甚的長者綜援


    政府收緊長者綜援申請年齡到六十五歲的措施繼續於社會鬧得熱烘烘,當中引發不少討論有關新措施背後的考量,以及對六十至六十四歲綜援申領人基本生活的實質影響。林鄭否認新措施與節省社會福利開支有關,並解釋措施只反映人口壽命延長、退休年齡上升等的社會現實。她更以自己年過六十歲,仍每天工作十多小時作例,認為與她年齡相近的人都同樣有能力繼續於就業市場打拼,硬將自己的情況和感受推展到基層「打工仔」身上。最終,林鄭不敵跨黨派議員和民間力量於議會內外的窮追猛打,才改口宣布為受影響年齡層的綜援受助人發放每月一千零六十元的「就業支援津貼」,試圖「補鑊」蒙混過關。

    標籤長者為「懶人」

    過去,我一直批評政府從沒有進行客觀及科學化的檢討,探討新措施的需要性和對該年齡層人士的影響。於近乎全民就業的環境下,失業綜援個案的比例維持低位,一七至一八年度,失業綜援個案只佔整體綜援個案百分之五點五,但於五十至五十九歲的綜援受助人年齡層中,雖然失業綜援個案未有下降趨勢,但於過去數年仍維持百分之十五至二十,比例明顯較其他年齡層高,可見即使在低失業率的情況下,接近六十歲年齡層的綜援受助人明顯競爭力較低,他們不少因為年長、身體勞損或健康狀況較差等問題,難以繼續從事基層體力勞動工作,未能被就業市場重新吸納,而當中他們大部分會於年滿六十歲後轉為領取長者綜援,將形成對長者綜援的剛性需求。然而,這群未能流動到就業市場的基層長者卻被政府貼上「懶人」的標籤,認為只要配合就業支援就定能「自力更生」。無奈的是,林鄭和官員卻從來沒有考慮民間疾苦,未有考慮這群年長基層人士的健康情況,未有就市場能夠為他們提供的就業機會作深入研究,便假設他們有能力於就業市場覓得工作。措施同時硬要長者作出「尋找工作申報」及「無能力工作申報」,直接對未能找到工作的長者形成負面標籤,更是對體弱長者的一種羞辱。

    就業支援津貼不能「補鑊」

    即使林鄭於備受社會壓力下,急忙推出一千零六十元「就業支援津貼」,強調新津貼補足的差額令六十至六十四歲人士的綜援標準金額提升至與長者綜援金額看齊,經已回應民間訴求,長者綜援內一系列特別津貼卻仍然失去蹤影,當中較為重要的包括長期個案補助金、社區生活津貼、租金按金津貼、牙科津貼等,相比長者綜援金額,新措施仍然令受影響的綜援受助人每年少收數千元津貼,直接剝削他們的基本生活需要。新津貼方案的提出明顯用以轉移視綫,亦為近日窮追猛打的建制派搭建了一個漂亮的下台階。

    當然,我們不能否定整體人均壽命及退休年齡上升的事實,然而我們亦無法將年紀愈大,就業機會愈少的趨勢逆轉,而現有的就業支援服務亦未能發揮大幅度改善中高年人士及長者就業情況的功效。就此,我絕不能接受林鄭單以「就業支援津貼」回應社會的訴求。

    我們的訴求非常簡單,政府必須即時撤回收緊長者綜援年齡限制的措施,亦需要同時推出針對提升中高年人士和銀髮就業市場的措施,鼓勵市場為長者提供更多就業機會,讓有能力亦有意公開就業的長者能夠找到工作。

    政府一日不撤回新措施,我們誓不罷休。我們將會於一月二十七日(星期日),下午兩時三十分發起遊行,由政府總部公民廣場步行到行政長官辦公室,繼續向特首施壓,到時見!

    張超雄

    工黨立法會議員

    資料來源:星島日報 2019-01-25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第 1 頁,共 107 頁12345...102030...最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