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等教育的淪落


    《東方日報》09/03/2007

    這邊廂,「教院風波」愈鬧愈大;那邊廂,城大宴請百多名早年被借調到城大專上學院「開荒」的教職員大吃「無情雞」。專上教育學界一時風聲鶴唳。

    早年政府開拓副學士市場,城大由於被大幅削資,於是專上學院大舉開辦副學位課程,而這批教職員便是當時支持學院繼續發展的主要動力。現在市場情況未如理想,學院便過橋抽板,解聘這些教職員。城大這次決定勢將引來其他院校倣效,以「肥雞餐」或與教員簽訂新合約等同類手法,達到減省開支目的。

    本港大學一向沿用實任制,以終身聘約聘用教員。教員一方面可在免除續約憂慮下從事教學和長期研究工作,不受政治環境或管理壓迫等因素干擾;實任制另方面也不是教員鐵飯碗,因為他們在獲得長期聘約前必須經過長期觀察,嚴謹的考勤制度亦確保教員日後克盡己任。可惜本港近年已轉向以短期合約聘用大學教員,不但扼殺教員的創造力,研究也難以向深度發展,學術自由更備受打擊。

    這次城大專上學院大批解僱實任制教員,儼如正式宣告實任制已經終結,大學將遠離使命,走向短視近利、只有妥協、不談理想的另一世代。

    據稱,城大的行動更是在教資會鼓勵大學減少實任制僱員的背景下進行的,若屬實,政府便是間接干預學術自由。

    本港社會資源豐裕,政府卻不願投資高等教育,這次事件便是政府削減大學資助的惡果。高等教育的淪落,是政府之恥,也是我們下一代的悲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