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的「下流老人」


    近年,日本和台灣均面對人口老化,社會出現一個新辭:「下流老人」。「下流老人」源於日本學者藤田孝典在二零一五年出版的《下流老人:總計一億人老後崩壞的衝擊》,書中探討了老後貧窮引發的各種社會問題。

    什麼是「下流老人」?「下流老人」的「流」字在日文中有「階層」的意思,從社會學角度而言,就是老後階層向下流動。換言之,就是日漸趨向貧窮化的老人。藤田孝典提出「所有人都可能變成下流老人」,即使我們現在擁有穩定有收入,甚至是中產階層,同時亦有計劃地儲蓄為晚年生活作好打算,我們的未來仍將又老又窮又孤獨。當我們面對退休保障制度的不足、接受長期照顧服務的條件日漸提高、長期照顧服務缺乏人力資源、醫療系統不勝負荷等問題,一旦遇上預期之外的疾病而要面對龐大的醫療及照顧開支時,最後便會墮入貧窮和孤獨的夾縫之中。

    一次跌倒、中風、或者意料之外的疾病,就是香港「下流老人」故事的開始。現時社區中雖然有非政府機構提供由政府資助的社區照顧服務,以支援長者居家生活,但因為服務供不應求,往往需要數以月計地長時間輪候。資助服務一席難求,想要寄望子女親友照顧,但在欠缺標準工時保障的香港,打工仔女都面臨長工時問題,即使願意照顧家中的體弱長者,也是分身乏術。

    近年政府傾向以市場化的手段解決長期照顧服務不足的問題。由「社區照顧服務券」、「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再到即將透過關愛基金推出的「支援在公立醫院接受治療後離院的長者」試驗計劃等,全都是以「錢跟人走」的方式,透過經濟審查,按服務使用者的經濟能力再與政府共同付款購買私營服務。面對日益上升的長期護理服務需求,政府不但沒有增加資助服務名額,反而是透過「能者多付」的共同付款模式,要收入驟減的長者自掏錢包購買服務,一點一滴地蠶食長者的儲蓄。

    若不幸地患上癌症等無法預期的疾病,要負擔不在預期之內的高額醫療費、藥物費等,將會加速墮入老後貧窮的危機之中。以治療癌症為例,手術、化療電療等費用動輒數十萬,而不少標靶藥物更屬自費藥物。單是治療疾病的費用,已讓人花光養老的積蓄,長期療養的費用還沒有算進去,遑論安老?

    香港是全世界壽齡最長的社會,活到九十歲的長者已不罕見。當我們要面對長達二十多年,甚至三十多年的晚年生活,就算已經做好生活計畫,仍不代表我們就能倖免成為「下流老人」。藤田孝典曾指出,當中產階級亦淪為下流老人,這並非長者本身或其家人的錯,而是整個社會的結構性問題。面對千瘡百孔的社會制度,包括全民退休保障的願望落空、長期照顧服務走向市場化、醫療體系不勝負荷而逐漸崩潰,長壽對於香港人而言,還是一種祝福嗎?

    張超雄

    2017年8月24日

    (刊於星島日報<工字出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