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典型肺炎與弱勢社群


    《信報財經新聞》15/04/2003

    非典型肺炎病毒是公平的,它不會因人類的種族、年齡、性別、或社會階級而歧視他們,或只選擇性地感染某種人。但此疫症在人類社會所引起的社會、政治和經濟後果,卻未必如此公平地分布。

    在海外,由於非典型肺炎明顯是從亞洲地區傳播至歐美各國,此疫症極可能引發起一場種族歧視及排斥亞裔浪潮。在香港,我們不會歧視中國人,但歧視淘大花園居民的事件卻已發生,甚至有殯儀館拒收非典型肺炎死者,連死人也不放過。

    基層家庭經濟能力不逮

    為防止疫症蔓延,大家都知道外出要帶口罩、保持個人及環境衞生、飲食營養要均衡、子女應盡量留在家中、家人若有發燒咳嗽等症狀應及早求醫等。這些看似普通常識,人人都必須做的事情,對於很多基層家庭來說,卻是相當困難的。口罩要兩至三元一個,一家四口外出一次就要花十多元;於是有些家庭連紙口罩也要洗淨循環再用,其實已經失去保護作用。很多綜援家庭及低收入人士也沒有多餘的錢去購買額外的手套、清潔劑和漂白水。

    要維持營養豐富的飲食也非易事,缺乏經濟能力之家庭,在疫症發生前已要節衣縮食,綜援家庭又要面對綜援金削減,更遑論維持飲食營養均衡。幼稚園及中小學停課三周,家中卻環境陝窄,又沒有錢上網,難道要看足三星期電視?對於中產家庭,停課可能是個難得的親子機會,但對於貧窮家庭,一家人在一個擠迫沒趣的環境朝夕相對,反而會引發很多衝突和爭執。對於雙職及單親家庭,若缺乏親友支持,則在沒有選擇下,部分時間要把子女獨留在家中。

    若家人出現發燒,往公立醫院急症室求診要冒的風險不小,看私家醫生的診費則不輕。對於一些低收入、手停口停的打工仔女,更加是寧死莫病。例如外判下的清潔工人,平時連休息日也沒有,政府現呼籲僱主給予受疫症影響的僱員有薪病假,對她們來說是近乎天方夜譚。這是否香港社會的最佳寫照:在非典型肺炎肆虐下,我們高度讚揚醫護人員的專業精神,卻忽略了同樣面對高危工作的清潔工友。此外,一些直接受疫症影響的行業,已開始削減人手或逼員工放無薪假期,裁員減薪之風可能會吹得烈。

    院舍護理人手嚴重短缺

    非典型肺炎從醫院傳到社區,引起極大恐慌和危機,但若疫症再從社區傳回院舍,則後果更不堪設想。本港有數以千計的私營及非牟利安老院和殘疾人士院舍,若疫症一旦入侵,後果恐怕會是災難性的。就算能及時制止疫症在院舍擴散,但因隔離而需要的額外人手和設施,又由誰負責和安排?迄今至少已有一間護理安老院的一位老人可能受到感染,衞生署要求該院兩名護士要留家隔離,另一名護士又剛告病假,全院本來五名護士的工作,現由兩名護士去負責,照顧全院一百三十多名體弱老人,嚴重缺乏護理人員。衞生署又不建議該機構由其他院舍調配人手,因為恐防導致交叉傳染。若不幸證實該名老人染上非典型肺炎,隔離的要求可能會更嚴格,若要進一步隔離院友和有關之工作人員,極可能超越一間機構所能應付。一間院舍已經引起這麽多問題,若同時出現在多間院舍,我們有否能力應付?社署及有關機構,是否要為防萬一,盡快做好應變計劃?

    商界的議員要修改財政預算案,寬免一些受影響行業的稅項和排污費,特別要照顧中小企,甚至倡議政府撥五十億助飲食業過渡此難關;我們是否也應該提供一些緊急援助基金,去幫助上述的各類特別而迫切的需要呢?在這個非常時期,我們千萬不要忽略弱勢社群面對的困境。

Comments are closed.